• 第二十三章 小鬼买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8本章字数:3152字

    谢灵玉点点头,说我瞧着铜罐子的模样,不像是你们鬼派的东西,或许虫老五除了五只虫子,还想要那个铜罐子。

    谢灵玉说的也不是没那个可能。我拉着小贱出了门,开着五菱车回到租房的小区,房子在四楼,还是四单元,因为楼层和牌号的不吉利租下来省了不少钱。

    平时也没太注意,今天回来的时候觉得阴嗖嗖的凉风吹来。小贱吠得很快,很快就没有了怪的感觉。

    我心想怕是有些游魂来到这里。把房门打开,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放在角落里面的铜罐子拿了出来。东西还在,上面的古文字图案的确奇奇怪怪,里面摇动的声音好似什么液体。

    外公为什么要把它给我,还嘱咐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打开。

    我决定把它带在身上,等着明天抽空去大学一趟,问一问研究古文字的老师,看能不能解读出上面的古文字。

    我怕谢灵玉在店里面不放心,戴着陶罐开着五菱回到了白梦花店。

    我问她,我们住的地方有没有问题,感觉阴嗖嗖的。

    谢灵玉笑道,你看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你没发觉。不过没什么事情,有我呢,明天给你做一个法器,把游魂收一收。

    我悻悻地知道自己担忧太多了,谢灵玉谜一样深不可测,寻常女鬼存在世上充满怨念的,像谢灵玉这样的女鬼,世上怕是没有第二只了,可以用鬼身剪花,可以睡在玉尺里面,还如此纯真可爱。

    谢灵玉欢喜雀跃笑道,对了,我们刚有第一单生意,你回去的时候,一个学生打电话订了一束红玫瑰,明天你送过去。

    我接过纸上面的地址,正好是我学校的地址,明天正好想去找老师看一看铜罐子的文字,正好顺路,便把电话抄在纸上面。

    谢灵玉第一天开花店就有了生意,自然高兴,很晚才收工。到了十二点的时候,小贱躺在地上睡着了。小猫何小姐居然睡在它的身上,一猫一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了好朋友。我目前主要任务是坐在书店里重温风水奥秘来源《易经》这本书。

    小猫何小姐忽然探出脑袋,喵喵地叫了两声。

    门被推开了,问道,卖花吗?

    谢灵玉停下手上的活,笑道,你要什么花呢?玫瑰百合康乃馨都有。

    我抬头一看,是一个八岁大的小男孩,我给我妈妈送一朵花,明天是她的生日,我想给他一个惊喜。小男孩眼睛很黑,进门的时候悄无声息。小贱习惯性地站了起来,朝小男孩吠叫了起来。

    我怕把小男孩吓到,把小贱拉到后面,骂了几句,它才消停。

    谢灵玉笑道,送妈妈的花那么就来一朵康乃馨,表达了你对母亲的思念。

    小男孩点点头选了一朵康乃馨,紧紧握着的小手松开,放了一块小石头在谢灵玉手上。

    我瞪大眼睛看着谢灵玉。

    谢灵玉却点头道,好乖的小孩,刚刚好,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记得把花送给母亲给她一个惊喜。谢灵玉的手还在男孩的脸上捏了一下.

    小男孩也露出了笑容,拿着花就出了店门。等他走远,我才问谢灵玉,小男孩给你的是一块黑色的小石头啊?

    谢灵玉把石头收了起来装在口袋里面,神秘地说道,我知道。

    我知道里面有原因,不再追问。

    十二点一刻的时候,我催促大家回去休息。谢灵玉高兴地笑道,除了来了五只癞蛤蟆,今天生意不错,有了两单生意,明天再接再厉。我把铁门拉上,脸上肌肉抽搐,是一桩生意,什么两桩啊?

    何小猫和狗小贱已经酣睡如泥,我和谢姑娘一人抱了一个上了五菱开回小区,半路上电话响了,是沈易虎打来的电话,谢灵玉帮我按了免提,说晚上发生了点事情,没能来参加开张典礼很抱歉。

    我说:“没事,你帮我查一查虫老五的消息。他今天给我送来了五只毒蛤蟆,而且很有可能黄氏也被他控制了。沈警官,我不得不告诉你。黄氏的记忆里面,除了我的气味,还有你的气味。”

    我靠,沈易虎骂了一通,向我问了一些虫老五的基本信息,骂骂咧咧说现在还有人带斗笠,是不是神经病啊,要是虫老五带着黄氏出现的话,应该很好找的,叫我耐心等他的消息。

    车子停在小区门口,门口的两个保安还不太认识我,见我大半夜回来,有点不高兴,开着个破车副驾驶上还坐着一猫和一狗。检查了我的身份证才把我放进去。

    车子刚开动。保安就说了,那傻逼租了四单元四楼的四号房间。后面我就没听到了。

    狗小贱和何小猫从车上跳下来,走在前面。我怕打扰休息的邻居一类的,不让它们发出声音。小区里面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多余的声音,几家灯火还通明的传来麻将声,忽然从楼中传来一声暴喝:“打你妹的红中赖子杠,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之前没觉得自己住的地方有什么不安逸,晚上中间回来的时候愈发觉得有些瘆人,不过谢灵玉说没什么事情,我也不用太担心。

    天掉下来有高个子顶着,鬼来了有女鬼挡着,我怕个啥。

    一路有惊无险地回到房间里面,除了何小猫发出两声喵喵,其余一切都没什么异常。我先洗澡,洗澡的时候想帮狗小贱洗一个。狗小贱死活都不肯,估计是白水村天天趴在泥巴地板上面习惯了,洗澡这个东西根本不在它的世界观里面。何小猫就不一样,洗得别提多开心。好不容易把狗小贱抓来洗澡,狗东西嗷嗷叫,洗完之后坐在地上如同被人夺走了童子之身一样。

    三点钟一阵尿急憋醒,从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钉钉子的声音。

    叮叮叮叮……

    这丫是要把自己钉墙上吗?想着谢灵玉的话,把狗小贱拉在手上,把门打开,听听到底是哪一家发出钉钉子的声音。

    门打开后,一只鸟都没有。重新回来睡觉。为此小贱对我颇为不满,打断了和白水村村长隔壁家小白狗的梦中约会。哈喇子都流成一条长江了。

    第二天我上午在房子里面看书,谢灵玉一个上午都在房间里面,偶尔过来检查一下我学习的怎么样。

    到了下午,我自己开着五菱车去白梦花店把花拿了,把铜罐子装在身上,吩咐狗小贱好好呆在家里面,就去大学找姚豹豹教授,顺便把订的花送去。一束十八朵的红玫瑰,估计男生追女孩子用,说要晚上八点之前送到。

    开着五菱车进校门的时候被保安叔叔给拦住了,说,没有出入证进不去。

    我笑道,大哥,我是收废纸的,一会就出来,您老让开一条路,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

    保安叔叔心中有些不忍叹道,从学校毕业的混成收破烂,你也有脸回来……进去吧。

    安全杆抬开了,我挂了挡上了一段上坡路,在学院门口遇到了姚豹豹教授。几个花痴女学生围在他身边,教授,姚老师,你帮我看看今年有没有桃花运。

    姚豹豹捏着女生的柔若无骨的小手,用了几分力气,你这个桃花远被挡住了,估计今年是没有。

    我哈哈大笑,喊道,教授,你也帮我看看桃花远怎么样吧?别光给女生看不给男生看。

    姚豹豹道,你们先回去。萧棋,你怎么来看我了?

    我和姚豹豹相识算起来,有点搞笑,有一次出去吃饭刚好遇到我了,他没带钱是我付钱,后来就认识了,不像一般的教授,姚豹豹没有架子,平时喜欢找我打个乒乓球后来就熟悉了,喜欢和女学生打交道也是出名了的。

    院门口看门的大叔喊道,收破烂的,把车打开,怎么还把车门关上了?我说,教授等一下,我去把门开了。真不料想,还真有人要卖破烂。

    我把铜罐子拿出来,姚教授拿了放大镜看了一会,龙篆凤章,是个好东西,你问我上面写什么,我一时之间看不出来,或许是某些古老门派用的暗号一类的。

    看了一会,姚豹豹忽然问我,你不会是去做文物勾当了?

    我笑道,教授,说哪里话呢,我是收破烂的勾当嘛。

    姚教授笑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好好干。最后在纸上把铜罐子的文字临摹出来,姚教授说还要研究,总能找出一点线索出来。

    姚教授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吃玄门中的饭了?

    我知道瞒不住,姚教授研究《易经》有些怪招,他这么问,我便承认接了外公的班了。姚教授沉默了一会,不知道如何评价,最后默默一句话都没有说了。

    萧棋,你先忙吧,等我答复吧,破解不了我也会告诉你的。姚豹豹说完话,算是把我赶出去了。

    多少有些失望。

    “你和纪千千已经分手了吧?”姚豹豹忽然问道。

    我点点头,连饭都没和姚豹豹教授吃就走了。

    到了远门,门口大叔说,我已经称过了两百五十公斤,要不要你再称一下。我说六毛钱一公斤,给了他一百五。

    开着车离开了学院,给订花的人打了电话,喂,你好,我是送花的。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校园的夜色,虽置身在里面却感觉已经很遥远了。

    纪千千是谁呢?你知道吗?我已经忘记了。

    人有情感,所以会遗忘,会痛苦,会温柔,会缠绵,也会装作毫无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