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十年阴魂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8本章字数:3239字

    我在走神的时候。

    电话里面传来沉闷的声音,说我在图书馆门口,穿黑色衣服打了一把黑伞,很好认的。

    我把车子停在路边车位上面,把花抱出来。路过的学生以为是我送花,纷纷投来好奇羡慕的眼光。

    小路边,穿着迷彩服两个大叔坐在面包车面前,抽着烟抱怨,现在生意太难做了,收个破烂都被人给截糊了,又不是打麻将。

    我抱着花悄悄地经过他们,生怕被他们发现截糊的人就是我。

    很快看到了打着黑伞穿着黑衣的男子,天已经黑了又没下雨打个黑伞好奇怪。

    等我靠近他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眼睛深深地陷下去了。接花的手一直在抖,抖得不太明显很容易就发现了。脸上是一股病态的气息,盖住了年轻人朝气蓬勃的神态。

    你是韩宗楠吗?我问道。

    男子接过花,没怎么说话,把一百块钱给了我,说剩下的不用找了,然后打着黑伞穿着黑衣的手上抱着鲜红的玫瑰花消失在我眼前。

    过了一会,从主干道马路上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然后一股热闹的叫声,然后是狂暴的暴喝声。我以为是有人求爱或者有学生打架。

    下午的事情都忙完了,剩下来等沈易虎和姚豹豹教授的通知。上了五菱小货车准备回去吃饭,开到主干道上,才发现前面的车都被堵住了。一大群学生手拉手把路给堵住,前面发生了车祸,学生们手拉手在保护车祸现场等待交通警察和救护车到来。

    天渐渐暗了下来,下起了小雨。一时之间怕是走不了,我给谢灵玉打了电话,说遇到车祸把路给堵住要晚点回去,你先给家里面的猫狗做点饭。

    谢灵玉说,你小心了,下雨了路上会很滑的。

    我把车子熄火从车上下来,想到前面看一下。又遇到收破烂的两个大叔,还在抱怨几百斤废纸被人收住了,我心中有些不安,上去给他俩一人发了一根烟,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

    “怎么刚好这么多学生把路给堵住了?”我问道。大叔笑道:“明天不是五一放假吗?出去玩的人,约会的人都有了。估计晚上赶火车,大家都撞上车祸现场。”

    我夹在手上装样子的烟落在地上,心中咯噔了一下。明天就是五月一号,今天也就是四月三十号,事情不会有那么巧吧。

    我是2006年毕业的,当年就听过一起离奇的无头案。1999年四月三十后,发生了一起命案,虽然过去了很多年,案子一直都没有破,每一届学生都会从上一届口中得到整个故事各种各样的猜想。案子用一句话概括:死了一个叫做白雨的女生,她的头骨一直都没有找到。

    我连忙往前面跑,小雨密密麻麻地打在我的脸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佛教说有因果报应,整个世界要因果证道。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让我不得不相信这样的事实,难道是白雨回来了?我的心中一阵发麻,这种感觉越来越浓烈。

    或许整整十年,白雨就从未离开过!读过一些风水典籍后,我知道学校的风水在布局上是很讲科学的,符合建筑规划,有几处稍显阴寒的地方都有石狮子或者麒麟兽镇着,白雨怎么会呆上十年。我希望自己猜错了。

    学生们把案发现场给围住了,车子里面是个年轻的孩子,紧锁着车门不肯出来。一队人很快就到了车祸现场,因为案件发生在学校,相关部门在处理上面都保持一定宽容度,对于学生的热情不作过大的打压。

    人墙之中受伤的学生还有呼吸,校医院的几个医生闻讯做急救。

    伤者终于被抬上了120急救担架,紧急送到最好的市中心医院。校领导也承诺先垫付所有的费用,交警和警察勘探现场,定责拍照。有个医生,脸上有两条刀疤,看着车子里面的学生,瞬间充满了怒恨,冲上前猛地踢了两脚,被一个警察给喝开,冷静一点,认责还没有开始,不要带头闹事。

    校领导拿着扩音器,明天放假了,大家该旅游该旅游,要相信警察,相信学校。

    人群中打黑伞的韩宗楠,又出现我的眼前,无情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十年阴魂路,十年的时间里面没想到又回来了。

    晚上的雨很小,把车开回白梦花店,谢灵玉已经开店门做生意了。见我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问我晚上发生什么事情。

    我说,第一件事情是姚教授没能解读出铜罐子上面的文字图案;第二件事情发生了车祸,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无头碎尸案件,二者正好是同一日。

    谢灵玉道,如果真的被你遇上了,你就去看一看,总不能当做没发生,如果是碎尸而死,积攒下来的怨念可能很重,十年生死局,难走阴魂路,她若回来了,还会有人因此而死的。

    人死之后,罪大恶极的是牛头马面来勾魂的,普通善良的人是黑白无常来索命。白雨是一个寻常的女孩子,她死后应该是黑白无常索命的,为什么还会回来,难道是真的有冤屈吗?黑白无常放过了她吗?

    整个案件是这样的:一九九九年,十八岁的白雨失踪。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清洁大妈在垃圾桶里面捡到了一个黑色袋子,发现里面装的肉。以为是猪肉带回家准备熬汤,清洗的时候发现了一根人手指,很快就报案了。

    死的人就是白雨,只要回想起整个案子,我就觉得不寒而栗,如果真的走了十年的阴魂路,我这次面对的怕是一只极为厉害的女鬼。

    传言至今,还没有找到白雨的人头。事情传来传去,越发的恐怖,而且白雨成为了一个箭垛,各种离奇事件都被演义和白雨发生关联。

    《集成》一书上说道:鬼,存于世乃不得已也。意思是讲它们留在世上并不是自己想留,而是有些机缘。

    毕竟阳间的世界不是它们的世界,要饱受三苦:一是白日之痛,终日游荡在阴暗苦闷之地,无法预见阳光;

    二是漂泊之苦,没有一个真实存在的身体,鬼身难修,遇到大风都可能吹跑了,还要整日躲避恶人恶狗恶妖恶精的欺负;

    三是,无尽之苦,游魂野鬼超生之难,面临时间无情的折磨,有些运气好的,飘到了古刹听高僧诵道或许可以超度,只是极少数。

    留下来的恶鬼里面只占鬼数的万分之一,留在世上饱受各种折磨,它们不报仇肯定誓不罢休。问题难就难在这里。

    要想找到白雨的阴魂,要耗费一点时间,能不能把它收复还不知道。

    我表现出来犹豫是很正常的,更何况,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虫老五和黄氏,令我不能安心。

    谢灵玉说,按照哲学上的讲的知行合一,你每日研究打基础,再加上出去历练,反而进步更大,你说对不对?

    谢灵玉的话醍醐灌顶,经过到社会上的磨练,进步的速度才快。我点点头,我试一试。

    谢灵玉把昨天收到的小石头给我,把石头碾碎,按照《集成》里面的讲的办法,你画几张捕鬼的灵符,把需要准备的材料收集齐了就可以了。

    谢灵玉给我的黑石叫做灵鬼石,原本是普通的小石子,被小鬼带在身上,久而久之就成为灵鬼石,用它碾成粉画符收恶鬼是最有效的。

    有人会问,小鬼为什么带着小石头不带大石头。自古以来的鬼都是“三两重”,根本是装不了大石头。小鬼带着小石头晚上出来玩,看着人就打他们,很多人夜半赶路,似乎有什么东西碰他,就是被小石子打的。

    还有一种说法是,小鬼带着小石头在身上,是防止被自己大风吹走,散落在地上。

    我一看小石头,这不是昨晚八岁小男孩带来的吗?难不成小男孩是小鬼,真的给母亲送花。

    小鬼拿鬼灵石来换花朵,得了花之后,重新捡一块石头在身上就可以,倒也不失为一种好的买卖。

    谢灵玉说,你回去自己画,鬼派画符都用白纸黑墨,不像道教的辰州纸是黄色的,选什么样的符箓好,你自己看着办。

    我想大概谢灵玉也是惧怕我画出来的符箓,在花店画肯定对她不利,牵着小黑狗回到租的房子去。

    到门口的时候,谢灵玉说,明天你去花市的时候,看一看有没有白色的彼岸花买回来?

    我答应下来。

    彼岸花又称为曼珠沙华,因为花和叶子不能见面,所以称为彼岸花。有人说生长在冥河边上,其实没有那么玄。小红色的彼岸花生长在幽暗处,当然是在人间不是在冥河。

    常见的彼岸花是一种医药药材,清火降压还可以美容美颜。这种花多少带有神秘色彩,多以红色为主。谢灵玉收集了有什么用呢,而且是白色。

    我好奇问道:“你要白色的彼岸花干什么?是上火了,上火的话可以泡金银花配菊花。美容的话弄点面膜或者黄瓜就可以了。”说完之后,发现自己说了一堆废话。

    她是女鬼,上什么火啊?

    谢灵玉幽幽地说道:“我想去冥河对岸见一个人……”

    我笑道,你是一只鬼,去冥河找人,还不被巡逻在岸边的日游神、夜游神抓走把你丢到刀山火海油锅里面,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谢灵玉一言不发。愣了一会,说道,你快点去找白雨,别让她害人再添罪业。

    我小时候听过老人常说的,棺木是人最后的摇篮,顺着冥河一直漂到时间和世界的尽头。

    后来,我才明白,当时的谢灵玉并没有开玩笑,她后来真的去了冥府。

    这都是后话,后面慢慢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