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韩宗楠之人鬼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8本章字数:4021字

     佛家说有三千大千世界,或许真的存在冥府,那个地方是谢灵玉要去的地方吗?

     我又该去往哪里呢?你们呢?哲人说,我们一生就是往死而生。

     谢灵玉玩笑的一样话如同水波里面的涟漪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我回来住处,把鬼灵石用锤子敲碎,磨成了黑色的粉末,路上买回了上好的宣纸、毛笔和墨水,先用墨汁试着画了两张,才用鬼灵石来画,墨质量并不好,把碾磨好的灵石粉兑上水倒进去。

     “甲辰乙宫符”和“东陵子捕鬼符”各画了一张。

     “东陵子捕鬼符”上面圈着一排牙齿,中间均匀地分布八把飞刀,样式古朴,和电视电影里面看到的那种笔走龙蛇的黄纸完全不一样。

     我心中犯怵,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外公和东陵子两个人若是喜欢开玩笑的,那我就被开了。

     正琢磨怎么使用的时候。屋外又传来了“钉钉钉……”的敲钉子声音。节奏明快,动作熟练。

     谁啊?一到晚上就钉钉子。趴在地上的狗小贱汪汪地叫了起来,竖起尾巴静静的看着门口。我身上的毛孔也竖起来,钉钉子的那人要不是变态就是被老婆虐待,大半夜钉钉子。敢情你专门钉钉子消遣人生的吗?

     我犹豫了一下,站在门口吼了两句,谁大半夜钉钉子,还让不让睡觉啊?走廊里阴沉沉的没有回音,钉钉子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两张捕鬼符已经画好,还要收集一些竹叶、鸡蛋、红线带在身上,把玉尺装好,牵着小黑狗关门出去。

     走楼梯下来的时候,我总感觉头顶上有个什么东西跟着一样,抬头一看什么都没有,阴嗖嗖的。

     小贱一路叫个不停,走出门口的时候,灯闪了一些,一丝花瓣缓缓地飘了下来,正好落在我的鼻尖处,是一瓣康乃馨的花瓣。芳香的花瓣不偏不倚的落在我的鼻子上。

     我回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妈个比,知道谁捉弄我骂不死他。从小区出来,远远看见黑暗之中一个戴着帽子的人,站在一棵梧桐树下看着我。我大叫一声,虫老五,你狗日胆子够大的,有种别走。

     冲上前的时候,虫老五已经没有了踪影。原本站的位置落了一地的烟头,估摸自己刚才看错了,虫老五养虫子肯定不会抽烟,因为很多虫类都不喜欢烟味。那会是谁呢?戴着一顶帽子在下面张望,是小偷吗?

     我到超市里面买了鸡蛋,又找了一捆红线,装在袋子里面,想起学校里面应该有竹子、竹叶应该好采的。回到白梦花店的时候,发现了沈易虎坐在花店里面等我,他的突然造访,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

     谢灵玉笑道,是我把他叫来,晚上你们一起去,也有个照应。我呵呵笑道吗,沈警官,没想到咱们又要搭档。

     沈易虎哭脸说道,算我倒霉。临出门的时候,我把花泥拿了两块放在袋子里面,领着小黑、沈易虎上了五菱。

     我看着路边收废品的小店还没关门,招呼沈易虎一起帮忙,把车后的废纸卖了。沈易虎一脸不情愿,一边搬一边骂,没想到你混到卖废品的份上了。

     我笑道,这叫勤劳致富。

     六毛钱一公斤收来的纸张九毛钱卖出,中间赚了三毛钱,小收入一笔,也不错。

     到了学校,保安再一次拦住不让我们进去。沈易虎不耐烦地把警官证拿出来车子才进去的。沈易虎原本慵懒地坐在副驾驶上,猛地一个机灵,你是来查白雨的案子吗?

     我点点头,是的。沈易虎骂道,你早说,老子以为你过来干什么,原来是查白雨。说起白雨,我门儿清,那个时候我刚当警察,遇到的第一个案子就是白雨断头案,至今还没有找到她的脑袋。当时耗费了大量警力和人力查找排查,连凶手的毛都没看,这么多年都成了悬案了。

     我说道,不瞒你说,白雨很可能回来了。

     沈易虎额头上汗水往下流,擦,要不要叫支援。我说先别急,先找到白雨在哪里再说。

     那天,因为放假的原因校园里面人很少,加上下了小雨,空气之中泛着一股泥土的味道,闷,似乎需要一场大雨。

     大半夜开着车子在校园里面溜达了一会,小贱也没有一点点不安的情绪。我猛地踩了一脚刹车,沈易虎没系安全带差点撞在玻璃上。

     “你要死啊。”沈易虎骂道。

     一把黑伞,一身黑衣服,一束红玫瑰。韩宗楠如同游魂一样走在晚上的校园里面。沈易虎和我两人目瞪口呆,我看了一眼小贱的反应,它除了刹车没站稳差点摔个狗吃屎以外,其他都好。韩宗楠难道是失恋了,花没送出去才如此落魄。

     我把车门打开,沈易虎也出来了。此刻电话响了,吓得我和小贱都一哆嗦。沈易虎说,镇定一点,白雨没见到,一个电话给吓死不划算。

     电话是孟小鱼问这么晚没回来是不是鬼混?沈易虎把电话给了我,我连忙解释说在外面办案子。孟小鱼才把电话挂上了。典型的妻管严啊。

     我说,跟上去,看看他在干什么?沈易虎一言不发点点头。我说那小子手上的花还是我卖给他的。沈易虎瞪了我一眼,跟你在一起真是没好事。

     我呵呵笑了两声,咱们彼此彼此。和沈易虎那种潜移默化的熟悉,是在黄氏被抓我们劫后余生,好像男人之间不用说什么彼此就认同的感觉。

     他是个闷油瓶,而我看了祖师爷的书后,似乎整个人也古灵精怪一点。两个人搭档起来奇奇怪怪的,不过给年轻的生活增添不少回忆。

     韩宗楠抱着玫瑰花失魂落魄的走在前面,丝毫没有发现我们两人跟着。沈易虎是正规的警官学院毕业,盯人跟梢是一条好狗,我把小贱抱在身上,生怕他叫出来被韩宗楠发现了。

     韩宗楠走了一圈又一圈。沈易虎终于忍无可忍地骂道,无聊吧,他是在找人还是在找鬼啊?我冷不丁说道,难不成他是真的在找鬼!

     韩宗楠最终坐在了椅子上面,把黑伞收起来,把玫瑰花也放在椅子上面。发了一会呆,然后把玫瑰花瓣一瓣一瓣的摘下来,丢在地上,如同摊开流出的鲜血。

     十八朵玫瑰花还剩下一朵的时候,小贱忽然张开嘴巴要叫了,被我紧紧抓着的手挡住了,留两个鼻孔给它出气。

     是白雨,以前在BBS上面我见过有人贴出照片。忽然出现的真人远比照片还要漂亮一点,一身白色连衣裙如同夜晚的灯火,点亮了四周。校园里面已经没有人在走动。除了我和沈易虎、小贱之外,不可能有人看到这一幕。

     我手有点发抖,毕竟这是继谢灵玉之外遇到的第二只鬼。

     十年阴魂路,走来多不易。可是,为何她拉住了韩宗楠的手,我决定把“甲辰乙宫符”“东陵子捕鬼符”先压一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易虎见我神情大变,随身拿出了一个眼药瓶,滴了两滴在手指上,在眼皮上面抹了几抹,嘀咕道,看看牛眼泪有没有用。牛是一种很特别的动物,善良勤恳,它的眼泪更是神奇,抹在眼皮上面,你可以看到很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精、怪、鬼、女鬼都可以看到。牛一生只流一次眼泪,在被宰杀之前,落下对生的眷恋。

     沈易虎用胳膊顶了我一下,小声说道,那不是白雨吗?比真人还要漂亮。我点点头,说道,到底怎么一回事还不清楚,可韩宗楠是一个活人,他怎么可能遇到白雨,而且还要送她玫瑰花。

     如同春光一样的深情几乎充满了韩宗楠的心脏、大脑和所有身体的部分。从刚才失魂落魄的样子到现在的满心欢喜,狗都知道他爱上了白雨。

     沈易虎说那就再看看。

     白雨笑道,玫瑰花是送给我的吗?为什么又把花毁了?

     韩宗楠眼睛里面满是泪水,他说如果没有爱情,再美的花都是一片虚无,留着花还有什么用。

     白雨故意嗔怒道,那么我现在来了,你到哪给我找花去,,幸好还剩下一朵。

     不得不说,这是我目前看到的年度最有爱情的一个故事,在我之后接触到的多个鬼怪当中,唯有眼前这个爱情故事超越诸多限制。爱情当中阴阳这个限制最大。活着会有很多机会,但死了什么都没有。阴阳相隔那就一线机会都没有了

     那晚我并没有动手,不知道为什么,白雨居然有向往纯洁爱情的一面。我在等收服白雨的机会,而收服之前必须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沈易虎收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韩宗楠和白雨坐在长椅子上面,说一些话什么都没有做纯洁的如同天上的白云一样。

     第二天,进花的时候,我问花圃老板禹帆,有没有白色的彼岸花。

     禹帆看着我,摇摇头很肯定地告诉我,彼岸花会种植出售,不少痴男怨女迷惑彼岸花,花期一般都在七八月。不过养了这么多年花,我也没有看到过白色的彼岸花。

     我说没事,要是看到记得联系我,出多少钱我都愿意。

     进完花回来,我便去学校单独的跟着韩宗楠。韩宗楠的脸色越发苍白,身上还套着一件很薄的羊毛衫。在风水上讲,人是属于阳性的一面,鬼属于阴气的一面。阴阳之间原本是可以相互交会的,但是白雨的不一样,她的阴气太重太浓。就连青春正盛的韩宗楠也无法抵抗,所以他会出现体力不支,头昏眼花,最严重的是阳气耗尽猝死,这在风水上讲,阳耗而死。鬼故事常讲,精气被女鬼吸干而亡。

     下午六点钟的时候,韩宗楠到超市里面买了一把水果刀,不大不小,装在口袋里面无人可以发现。

     我想,可能要出事情了。韩宗楠很可能中了白雨的夺魂法,成为白雨的道具了。可他在过马路的时候,和雷锋一样扶了老奶奶过马路,说明他心智还是善良的。并不是被女鬼控制,鬼上身的表现。

     难道他买水果刀是真的削苹果?老奶奶感谢他的时候,韩宗楠脸上的笑容十分勉强。

     七点钟的时候,他捂着肚子到校医院挂急症。我跟了过去,在医院里面看到了值夜班的刀疤医生。韩宗楠坚持要求在校医院过夜打针,在校医院破旧的病房里面睡一晚。

     校医院和外面医院不一样,凡是重症患者都会转出去,很少有人死在里面。

     我在四周晃悠一下,根本没有阴气游魂一类的存在。刀疤医生见我在门口,温柔地问道,你有什么不舒服吗?

     我撒谎道,进来找个厕所上一下。刀疤医生指着前面,厕所在那边,你去看一下,可能灯不太好。

     厕所里面的灯年久失修,一亮一亮地闪动,出奇意外的是里面并没有太大的异味。我低下头看地面的时候,准备解开八匹狼皮带上厕所的时候。忽然看到地面上鲜红的血,从墙角一丝一丝地流下来。

     我扑通一声一屁股跌倒,这段日子来,跌倒成为了常有的姿态。血流出来得很古快,很离奇,赶得上鬼故事里面的情节了。我看到了,若沈易虎没有擦牛眼泪,他肯定看不到的。

     血流的上方,一只走了十年阴魂路的女鬼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白雨!穿着黑色衣服的白雨!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骂道:“地上好滑,撒泡尿都摔倒了。真他娘的没倒霉,学校也不好好修一下。”站了起来,汗水滴答滴答滴往下流。顺着墙爬下来的白雨离我眼前还有三十厘米的时候。

     就在这个时候,没错,就在这个时候。我把口袋里面的“甲辰乙宫符”拿了出来,上面沾满了尿水和地面84消毒液,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你滚回去。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你又想害人吗?”我大叫一声,把白纸黑符贴了上去。

     我是从厕所里面跑出去,我感觉她已经追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