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荫尸出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9本章字数:3740字

    何小猫如同灵异的法师一样跳上来,将白雨扑倒在地,一阵乱抓,抓得白雨脸上和身上都破相。我落在地上,摔得骨头咯咯痛。我把地上的七颗鬼泪珠捡起来。装进荷包里面,鬼泪珠是少有的灵物,以后一定有很大的用处。

    留给韩宗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不想打扰他们,把鬼泪珠带走了,或许就能带走悲伤了吧。我流下来的泪,又有谁能带走?嘿嘿,我就从来没有流过泪吧。

    韩宗楠和白雨说了人生最后的一段对话,什么内容我一句都没听到。

    何小猫动作凶猛,爪子锋利,灵性十强,黑色的白雨抵不住,被何小猫死得粉碎,散成一团强烈的阴气。何小猫喵喵地叫着,露出了一排锋利的牙齿,阴气顺着走廊的尽头飘出去。

    刀疤医生已经没有了踪影。他是杀人凶手,不能让他走了,抓住他才慰藉死去的白雨和十年的磨难。

    何小猫灵敏地跳上我的肩膀,我快速地下楼,回望了一眼走廊里的韩宗楠,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了。

    又是一个漆黑的晚上,树林里面的虫子叫着,刀疤医生已经不见踪影。

    黑猫身上背着一把发光的玉尺,呵,小猫是背着玉尺来的,我的心也稍微有了点底。

    下了一层,从另外一个小门我看到,男厕所里面走出了一个提着黑色朔料袋的女子,皮肤光滑,如同美玉一样。

    黑猫怪怪地叫着。

    我叫道,你站住,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女子脸上的笑容很畸形很奇怪,我看到了笑的时候,脖子处无法掩盖突兀的喉结。

    艹。是个男人。

    你是刀疤医生?我问道。女子把黑包放在地上,病态地问道,你觉得我美吗?说话的声音也是个男的,而且就是刀疤医生的声音。

    美,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美,真是一只恶鬼一样,你还一个人吗?我骂道。一个内心丑陋的人,却要把自己化装成一个女人,他到底是疯子还是傻子或者是又疯又傻。

    刀疤医生凄惨地笑道,我原本有一个美好的前程,我曾经是一个年轻的医生,我想着只是施展生平所学。可是一切都毁掉了,只不过因为发生一次小小的意外。我被发配到如此破败的校医院里面,耗尽了我的余生,而且我的脸也毁掉了。正好那个晚上,白雨来了,有人告诉我,用女人的皮肤或许可以恢复肌肤,所以我把她杀了。

    我骂道,女人的皮肤,谁告诉你这样恶心的办法,你他妈现在就是一只恶魔,相信那样的话。

    刀疤医生从黑包里面抽搐一根长长的电棍,开动按钮,噗呲噗呲地作响,强电力可以瞬间把一个人电晕过去。

    何小猫喵喵地叫着。

    声音刺耳,我不知道为何要叫。刀疤医生慢慢地走上前。我下意识抱紧了小猫,你要干什么?刀疤医生笑道,我要试一试我的刀法生疏没有,还能不能把人的皮肤完整地撕下来?

    我胃部的苦水开始翻滚,从他的话里面,我听懂了所有的细节。他因为一次医疗事故被分到校医院,家属找人把他打了一顿而且毁掉他的脸,为了得到一张好的脸。四月三十号前来看病的白雨成为他刀下亡魂,他用他的手术刀割下了白雨的皮肤。

    我问道,别人的皮肤怎么能成为你的皮肤?

    刀疤医生笑道,不妨告诉你吧,用女人屁股上的皮肤经过十九种工序,就可以制成人皮面具,然后找人买一种小虫子,就能把皮肤上面的伤口咬碎,吸收了人皮面具里的养分,就能长成新的皮肤。

    我喉结下意识动了一下,又是虫术。我问道,那你成功了吗?卖虫子给你的人叫做虫老五吗?

    刀疤医生美丽的肌肤下面,露出一双惊讶的眼睛,你认识他?他叫虫老五吗?我远远见过一次,那一次他带着一顶斗笠,神秘莫测。我冷笑道,我不光认识他,他还要剥我皮,而我下回见到他也要把他的皮剥掉。

    何小猫的眼睛看着刀疤医生手上冒着电光的电棍,全身不断发抖,嘴巴使劲地叫着,越发刺耳。

    猫刀疤医生骂道,妈个贱货,等下把你的猫皮给剥掉了,做一张猫皮拿来擦鞋子。

    何小猫的叫声越来越刺耳。我脚底开始冒冷汗。刀疤医生和我对望了两眼。

    他的手开始有些颤抖。

    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的眼睛睁开了。而且和何小猫刺耳的尖叫声有些关系。

    民间有一个说法,死人的旁边千万不能让五猫经过,所谓的五猫就是第五只出生的猫仔,和五猫相关的还有六狗,顾名思义就是第六只出生的狗也不能养。只要一出生就必要摔死。

    因为猫和狗都是一种能够通灵的动物,第五只产的猫和第六只产的狗是阴间黑白无常派往人间的使者,带有极大阴气,对活人不利。

    一旦有这样的猫和狗在带有怨气的尸体边长鸣三声,就会引起尸变。何小猫带有极强的阴气,被谢灵玉和外公龙游水的饲养后,阴气消除了,在万分危急的时候,它拼命地叫着,有着一股强大的念力。

    半空之中盘旋的阴气忽然钻进了一扇窗户里面。我再次确定是有东西睁开了眼睛。刀疤医生做贼心虚,不再在我身上拖延时间,提着黑包就往外面跑。一堵墙被一股强大的力气撞开了。跳出两个浸泡在福尔马林的尸体。

    身子赤裸着,一丝不挂,通体发白,身上的毛发也被刮得干干净净,因为灯光线的原因,关键部分还是看不清楚。

    刀疤医生的去路被堵住了。

    我摸着何小猫,原来它拼命地叫就是为了把泡在福尔马林的尸体给叫醒,不由地夸道,小猫果然厉害。摸着何小猫脑袋的手忍不住在发抖,从杂物室里面跳出的尸变,让人看着有点害怕。有点害怕是假的,我很想说是真的特别害怕。

    我看了好半天才清清楚楚,两只尸变的荫尸,他们的屁股上面的皮肤已经没有了。我草……这他妈也太不美观了,能不能穿条裤子再出来啊。

    看他们把刀疤医生围在中间,我才放心了一点。荫尸算比较单纯的。估计刀疤医生身上的气味让他们想起了什么。暂时不会伤害我。

    十八种僵尸里面,荫尸是最初形态的一种,一些刚死的时候形成的,死后指甲和头发还会接着生长,就好像最厉害的僵尸会打一套降龙十八掌,荫尸可以打十八个喷嚏。

    那么荫尸分为干荫尸和湿荫尸。估计很多人和我一样,第一回看到这两字的时候,心想,我靠,世上还有叫做萌尸。我只能说眼睛不好真可怕。

    我摸着何小猫的脑袋说道,“怕你看不懂,给你介绍介绍。干荫尸一般出生在沙漠里面。像2004年小河墓葬群里面出土的小河公主面带微笑,就是干荫尸,还有埃及的木乃伊都属于这一类。挖出来发现指甲长了老长了。”

    小猫叫了两声,我赶紧捂紧它的嘴巴,别叫了。

    “那湿荫尸呢?”沈易虎提着一筐鸡蛋和红线来看我了,找到我就问。

    我说道:“这也难不倒我,湿荫尸就是死后皮肤和生前一样,若是女的生前怀孕,肚子里面的孩子还能继续生存。生出来就是鬼婴,什么时候有机会说不定我们还能碰到。”

    娘的,也怪自己当时乌鸦嘴,后来还真遇到鬼婴了……

    很显然,刀疤医生后来杀害的人放在福尔马林泡着,虽然遏止了尸体的腐化,也在一定程度上为形成荫尸创造了条件,被第五胎出生的何小猫一阵歇斯底里地狂叫。结果,娘的,把他们给唤醒了。

    除了何小猫的超强灵力之外,两个泡在福尔马林的荫尸本身也是死不瞑目的类型。

    沈易虎骂道,我草,还能这样。

    两只跳出来的荫尸和平常一样,指甲长得很快,刚才被何小猫扑倒的白雨散成的阴气,成为他们醒来的第一口气。

    沈易虎指着眼前的美人,要不要帮忙啊?不能让大美人吃亏啊,你怎么一点爱美之心都没有。

    就在这时,荫尸利爪一划,刀疤医生贴在脸上的面皮掉了一地。

    沈易虎又是大骂,我艹,吓我啊,原来是个男人扮成女的,是出去站街吗?

    我说,差点当冤大头了,他就是杀白雨的凶手,一切都有报应,我们先抽根烟看一会先。沈易虎骂道,狗日不是不抽烟浪费装么比?我深沉地说道,关键时候装装也不错……

    被两只荫尸围住的刀疤医生大声喊着,救命啊,救命。两只荫尸似乎一时之间刚醒过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和黄氏刚出来一样,觉得刀疤医生好玩,只是吸入了白雨的怨气,知道刀疤医生不是好东西。

    刀疤医生身上女人的皮、女人的衣服全部撕掉了。

    沈易虎点燃了烟丝,吐出一股烟。

    我点燃了烟说道,这件事情和虫老五有关。这医生说当时就找了戴斗笠的人买的虫子,可是十年前的虫老五怕只有十多岁,怎么会和刀疤医生接上头呢?

    沈易虎呵呵笑道,人不可貌相,傻比不可斗量。虫老五今年五十四岁了。

    我骂道,我艹……五十四岁的年纪比我还年轻,要不去找他买点虫子算了,看起来仪态万千,风情绝代。

    沈易虎指着刀疤医生,你是想跟他一样变成男不男女不女吗?

    我连忙摇头,不想,打死也不想,还是看起来沧桑脸皮厚点好。

    荫尸活动久了,身体慢慢地恢复了往常,脸上鼓起,屁股上面割掉的皮肤也长好了。刀疤医生手中的电棍嗞嗞的响几乎用的电光火闪,完全对荫尸失去了作用。两只荫尸似乎看清了刀疤医生身上的脸,一个拉手一个拉脚。

    刀疤医生嗷嗷叫,要被撕碎了。

    沈易虎把烟蒂踩灭,萧棋,要被撕碎了。我看了一眼,花篮里面装着的正是红线、鸡蛋和一些钢钉、两包花泥,东西都齐全了。

    我笑着问道,要不要跟嫂子打个电话,说你今晚在外面按摩。

    沈易虎瞪了我一眼,这你都想得出来。

    拿来吧,我上前把沈易虎的手机给抢了过来,第一个号码就是孟小鱼的。

    喂,老沈什么时候回家……孟小鱼睡意惺忪的声音传来。

    喂,嫂子吗?我是萧棋啊……沈警官带我出来按摩,不回家,你先睡吧……我说完就把电话给了沈易虎。

    老娘信了你的邪,沈易虎……按摩……有本事你按一辈子别回来……沈易虎依旧按了免提,诺基亚轰鸣声传来。

    大哥,手艺不错,两荫尸可以啊……我喊道。

    荫尸……你他妈怎么不叫僵尸啊……是艺名吗?给老娘死远一点……

    我将鸡蛋抓起五个,喊道,来,吃个蛋……

    手中的红线绕在一起,荫尸刚刚形成,吸的气息本来就不多,本身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鸡蛋蛋黄具有一点的腐蚀作用,加上诺基亚有爆发力的国骂。

    我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一团红线绕在了地上,缠住了一个荫尸。

    另一个见我杀了上来,拖着刀疤医生往外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