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三尸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9本章字数:3460字

    我走过去,把袋子放在梦流川身边。

    梦流川双手发抖,不断地念叨着,祖先啊,祖先啊,祖先啊,你可以瞑目了……竟不让其他人上前拿袋子,一定要亲眼见证千百年奇迹的发生。

    我把纱布慢慢地往下退,等着梦流川伸袋子里面拿书。

    梦流川真的把手伸进去了,似乎忽然觉得菊花一紧。滑滑的黏黏的感觉,脸上表情变得像一朵菊花一样,怎么袋子里面这么多杂碎的东西,书呢。

    他的眼睛一瞬间充满了怒火,尤其是他的手从蛇皮袋子里面拿出来的时候,上面吊着八只蜈蚣和三条小蛇和一百三十七只黑蚂蚁和一百一十三只白蚂蚁,黑白蚂蚁加起来一共两百五十只。他叫道,八嘎呀路。

    我艹,老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词语。你家笨蛋,你家全部是笨蛋。

    我叫道,咬死他咬他的jb咬他的奶头,袋子里面爬出的蚂蚁蜈蚣蛇全部冲上前,梦流川叫道,你居然跟虫师合作了,是河东郭家吗?哎呀……估计是蜈蚣咬到了小弟弟,痛苦地叫了一声……

    郭家?我没听过,难道是百年的虫师家族……

    我已然把纱布褪去,露出了消防斧,丑鬼龟田似乎感觉到了危险,为了保护主人朝我爬过来。

    我喝道,你可曾记得大龙山砍下你脑袋的那把沥血宝剑和背剑的大侠吗?今日让大爷我再断一回你的鬼头。

    龟田的眼睛露出了恐惧,转身就往房间里面跑去,原本生前脑袋断掉了,后来被安倍家阴阳师收回去,给自己装了一个鬼头,在森森寒气的斧头面前,一下子吓得要死。两个忍者前后跳跃,又要跳上了电扇,很快就冲了上来。

    不管三七二十一,四八三十二,斧头高高跃起。龟田的眼中似乎看到多年前大龙山,握着沥血宝剑的男子通体沾满了鲜血……

    龟田被斧头劈下来,脑袋被斧头带的疾风割下来,鬼身拼命地扑上来,从脖子里面乌溜溜的液体流出来,我一脚踢上前。龟田还没有落地就被我踢飞,整个身子落在墙上,白色的墙面一下子变黑了,三个累得刚醒来的女人看了墙面忽然变黑又吓晕了过去。

    祖上,我终于把狗东西了结了。

    梦流川全身都是蚂蚁蜈蚣密密麻麻爬满了身子,成为了白虫的食物的。

    梦流川跌跌撞撞跑到了卫生间开了水龙头。

    我呀提着斧头一边走一边抡动,叫道,你们不怕死就过来,管你妈什么忍者,手里剑个垃圾。

    连忙就往门口退,一枚飞剑射了过来,噗呲一声刺在了我的手臂上,鲜血顺着手臂流出来,咬着牙我退到门口,侧身开门的时候,发现门打不开,果然布了一个结界。

    梦流川变成了一只落汤鸡,脸上被蜈蚣和蚂蚁咬成了月球表面发狂地喊道,估计小弟弟也没逃过蜈蚣的慰问,梦流川喝道,都给我散开。两个跳在吊灯上面嘴上刁着的匕首,一动不动。

    梦流川唧唧歪歪地说着话,念着奇怪的咒语。墙面上爬出了两只、三只、四只……黑色丑鬼,头上带着黄色的军帽,身上套着旧式的日本军服,张着嘴巴的留着黑色的污渍,满身上下都是肮脏的汗味,厚厚的毛发上面爬满了鬼虱……个子不大挺爱蹦跶,张着嘴巴露出一排细小如同锯子一样的牙齿……

    我骂道,你们阴阳家不是收鬼的吗,怎么玩起鬼了?

    梦流川眼睛已经被蚂蚁咬肿了,嘴巴也肿起来了,我说话的瞬间,狗日的他自己的手居然也长出了长长的指甲,看样子这老小子给自己炼成了鬼身。

    消防斧原本是军哥打架用的,上面沾了不少人的鲜血,原本就是就是一件凶器,倒有些威慑作用……

    两只胆大的鬼虱跳上来,咬了一口,我忍着痛一巴掌拍下去,散成一团黑气,咬过的地方现出指甲大小的黑点……

    梦流川呀呀叫道:我带了一个小队对付你的.可怜嘴巴被咬了之后,原本充满了愤怒的虎变得格外地搞笑。

    豢养二战侵华士兵的鬼魂。

    这老东西,绝对不能放过。

    我默默地告诉自己。

    瞬间,梦流川锋利的指甲咔咔将蜈蚣割成了十段。我把斧头撑在面前,叫道,你不能找个衣服穿,日本阴阳师把自己弄成人不人鬼不鬼,我若向你认输,就是乌龟王八蛋的孙子。

    梦流川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碎了,几只丑鬼跳到他的肩膀上,咔咔组合一样,变成了八只手,身后两个忍者也是吓得脸色大变了从吊灯上面掉了下来。

    妈的巴子,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活生生地接住了,太残暴了。

    梦流川伸手压住了我的双手,另外的鬼手把插在手臂上面的刀抽出来,然后又插进去了。

    我艹,不带这么玩的吧。死虫子,你们都躲在哪里了?

    我心中叫道,虫子虫子,哪里有虫子?奈何楼上面离地面太高除了几只蚊子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虫子了。

    不能用捕鬼术收服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虫术。我虽然成为了五行全能的驱虫师,除了能够控制虫子之外,却没有属于自己的虫子。在虫师一族里面,都有自己专门饲养的虫子,以自己的精气豢养,带在身上,到了危难时候可以救自己一条命。

    咕噜咕噜的声音传来,好像是从梦流川的肚里面传来的。我心中一喜,忘记了大自然有虫子,人的体内也是住满了虫子。

    梦流川指甲锋利,又加了八只鬼手,我一斧头劈上去,两只鬼手发狠一样把我的斧头给接住了。

    翻个跟斗玩一下,身后的两个忍者哎呀叫了一声,捂着肚子开始痛了。梦流川脸上的肌肉也开始抽搐了,空出的两只鬼手捂着肚子,嘴巴漏风地叫道,今日我就算完蛋了,鬼派也要绝后,最终还是我们阴阳家赢。

    我骂道,这也算,把人杀了就算你赢。

    我鬼派一个人单纯,你们安倍家族上千人,一天来一个杀我,我也斗不赢。

    老小子完全是无赖无信的打法……

    虫子,再翻个跟斗。

    梦流川脸上的肌肉抽搐得更厉害了,只感觉自己身体的气流转动越来越乱,原来靠鬼养身,自己身体筋骨炼得特别好了,怎么会忽然痛了,难道是昨晚喝的人奶有问题。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握着斧头的手松开。

    我心中哈哈笑道,是三尸虫作祟。

    中国古代道教医学的寄生虫学。道教认为人体中有三尸,亦称三虫、三彭,又名青姑、白姑、血姑。上尸名彭琚,好宝物,中尸名彭瓒,好五味,下尸名彭矫,好色欲。而且上尸居脑宫,中尸居明堂,下尸居腹胃,三尸常居在人体,是欲望产生的根源,是毒害人体的邪魔。

    历来修道的人都想把三尸虫从体内赶出来。耗费多年的时间才把它赶出来,成就自己修道上面的成功。

    真正的三尸虫估计比一根细线长不了多少。还有一些虫师独辟蹊径,推陈出新,把三尸虫养起来,可以变得很大,最大可以有指头那样粗。这样的三尸虫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人的体内,那可是要命。

    我想通这样的思路,继续催动三尸虫。毕竟和安倍梦流川体内的三尸虫还不是很熟,让它们翻两个跟斗没问题,但是要它们把梦流川咬死了,它们断然不肯,因为梦流川一死,它们也活不了了。

    梦流川在地上打滚,合体的四只丑鬼也失去了主心骨在房间里面四处爬。梦流川偶尔忍不住一连放了两个臭屁,当真是臭得要死,另外两个忍者已经晕死过去了。梦流川双眼爆红,叫道,大侠,少侠,老夫一时不小心中了你的三尸虫,我是你们的外宾,难不成你要杀死我吗?

    我笑道,不敢不敢,只是大师你为什么要一直放屁好不臭人啊?

    梦流川脸色不好看,知道着了我的道,求道,能不能给我拿个盆子来的,老夫要解溲……

    我指铜盒说道,要不那个试一试。

    梦流川叹道,祖先的东西让我糟蹋了,不过洗干净还是可以急用的。坐在铜盒上面,一用力,噗呲一声猛地用地,肛门用力,没想到力用猛了,一条蛔虫被拉了出来。

    我连连叹道,怎么日本卫生条件这么差啊?现在人还长蛔虫……

    梦流川脸笑肉不笑道,没有没有,就是我喜欢吃些生肉,可能不太干净,所以长了蛔虫了……低头看了一下铜盒子,叽歪道,怎么没有三尸虫……

    三个昏迷的中国女人被臭气给臭醒过来,抱着高跟鞋从里面破出来,看着套房里面睡在地上的两个和服男子,裤裆处爬满了蛔虫,全身乌黑的梦流川赤裸身子坐在铜盒上面拉大便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牙签一样的小弟弟好似被虫子咬过一样,完全肿起来……

    看着我提着一把斧头,似乎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女人的叫喊声总是刺耳可怕的。啊啊啊啊,一阵刺耳声传来三个女人花容失色,跑出了总统套房,边跑边喊变态两个字,服务员和安保很快打了电话报警。

    我问道,你现在服不服啊?

    梦流川说,服了,不要用三尸虫弄死我好不好,好不好……我服气了,鬼派天下第一,世界第一,日本阴阳师全球倒数第一。

    我把消防斧头捡起来,把几只躲在地面上的丑鬼全部劈得粉碎。我就是大龙山下的爷爷,你们记得我样子,以后来报仇。我骂道。

    狗逼连队都被我砍成稀烂。

    梦流川肛门拉得通红,用沙发上的毛巾擦了很多遍,还是没有看到三尸虫的影子。

    我一巴掌把梦流川打昏过去……我提着消防斧头乘着警察来之前离开了总统套房,负责办案的附近派出所知道有人报案。来了三个人,见梦流川衣冠不整,屋里面屎尿横飞,几个男的衣服不整躺在地上,到处都不堪入目的液体,看着梦流川被蜈蚣咬过发肿的小弟弟……

    把报案的徐磊叫道一边,责怪道,日本人都有这种习俗,怎么说来着,是SM吧,都是外宾就算了。

    徐磊连连点头,说看错了。

    我办完事情,把斧头装上车,就给军哥电话。

    “你好,你拔打的号码已经关机……”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