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收服小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9本章字数:3901字

     除了一朵凋谢的康乃馨外,客厅中间还有一个瓷娃娃,样式古怪,仔细一看,眼珠子似乎还在转动。

     茶几上面放着一张合影。照片上面除了男子,还有一个年轻的妈妈,他们手上抱着一个小孩子,年纪大概一岁左右。和刚才见到的小男孩不一样,难道我进错了房间。

     保安指着相片里面的男人说,这个人好像我见过,出现在小区门口好几次,鬼鬼祟祟不肯进来。

     我问道,是不是戴着顶帽子一般天黑时候过来,抽完一包烟就走。是的是的,保安连连点头,神人一般地看着我。

     我当然不会告诉小保安差点把照片上的男人当成了虫老五的。

     几人一起在屋里面找了一会,没有什么奇怪,倒是卫生间里面有一个灌好水泥铁桶,旁边还放着几袋子水泥,地面上也凝固了,旁边放着一把锤子和几根钉子,和我看到的那幅鬼画十分相似。

     我伸手抹在铁桶外面,一股透心凉的感觉传来,阴寒直接渗透到骨子里面,直觉告诉我,水泥里面灌着一具尸体。

     我告诉物业经理说,赶快报警,水泥块里面有古怪。物业经理犹豫地看着我,他心理清楚,真的出了人命,小区以后肯定不安生,犹犹豫豫不太愿意报警,还说进了住户家里本来就违法了,人家在卫生间里面玩艺术怎么牵扯到人命,是艺术品,我们看不懂就不要乱动。

     我毫不留情地骂道,你们家这样玩艺术的。最后还是颤颤巍巍的保安拨通了报警电话。

     霎时。瓷娃娃里面跳出一个小孩子,红眼睛,头发很长很长,牙齿很尖很尖的样子,整个客厅里面的灯变得暗红暗红。我心中大感不好,今天还真的遇到了小鬼。这只小鬼很可能养了多年了。

     小男孩煞气逼人,红色眼珠子越来越红,整个人也几乎变成红色。

     红色的阴气是凶猛之极,夺人性命就在转眼之间。

     我朝物业经理和保安大喊,快跑,你们快跑。三个人前后跑了出去,手电筒落在地板上,有一束光芒正好照在了小男孩脸上,一股阴风吹来,小贱贱忍不住抖了两下。恰有另一束的光芒照在我的脸上,小男孩看了也有些摸不着边际。

     我把玉尺握在手上。

     玉尺为历代鬼派传承人所用,是克制鬼怪的至宝,经过两次捕鬼的经历,与我的感应能力也越来越强。

     尺子原本是鲁班发明出来丈量万物,代表了人类的智慧。是鬼怪最怕的东西之一。 有些木匠晚上回来,手里握着就是一把木尺,大半夜赶路阴气最重的时候都不会有恶鬼靠近。

     小男孩龇牙地恐吓我。小贱嘴里咬着两张捕鬼符,盯着黑暗之中的小男孩,我们一前一后把小男孩逼到了角落里面。我怕小鬼发飙,安慰道,妈妈回来没有,我带你去找妈妈吧。小男孩的声音发出刺耳的声音,不知道说些什么,我修为远远不够,尚不能与鬼魂沟通,特别是这种无意识被人种养的小鬼。

     小男孩呸地一声,吐出一口口水,我连忙往身后一退,口水落在沙发上面,冒出一股黑烟,两个香水瓶子也破了,屋里散开一股清香,更加馥郁芳香。

     见机而动。我把玉尺插在腰带上面,从狗嘴里面拿出一张捕鬼符,上前一扑,小男孩挣扎得厉害,被我用捕鬼符贴在脑袋上,怕小男孩就此魂飞魄散,并没有下全力,单脚压在小男孩身上,把桌上的瓷娃娃拿了下来,将小男孩逼进了瓷娃娃。

     大概二十分钟,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过了一会,3号房间灯重新亮了。经理也没见到鬼,却把我单手抓鬼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幸亏遇到了大师,不然就有恶鬼横行了。

     我笑道,我哪能抓鬼,老是感觉三号房间里面钉钉子才进来看的。刚才房间里面跑了一只老鼠,我以为是恶鬼,就把它们喊出去了,被一只老鼠吓死了,真是丢脸。

     民警杜轩看着我,有些不信,你的意思是说三号房间里面钉钉子?我说,你别光问我一个人,好多人都听到楼上,有钉钉子的声音,水泥墩立在卫生间里面,你最好去看一下,是不是真的有凶杀案。

     杜轩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瓷娃娃,问道,这是什么?我说,就是一玩具,拿出来遛狗玩的。

     水泥铁桶重新被大家合伙给砸开,露出一只干硬的手,五根手指佝偻着,瓷娃娃已经不安分了。物业经理狐疑看了我一眼,说,你看吧,我说是艺术品,把手做得如此逼真,我去年在卢浮宫游玩的时候就看过这样的雕像……

     说完伸着手准备摸一下手指,杜轩伸手抓住了经理欣赏艺术的手,杜轩脸色已经变了,急忙打电话上报情况,判断很可能是一起恶性凶杀案,毁尸灭迹。很快就有大部队的刑侦人员赶来,把三号房拉起了警戒线。

     杜轩显然还是不放过我,警察办案就是讲求一个真凭实据。如果真的有钉子声音,那个钉钉子的人会是谁?我极想摆脱杜轩,回去研究瓷娃娃,可能真的有鬼住在里面也说不定,指不定就是死者的冤魂天天敲打墙面。

     杜轩一脸茫然看着我。我从三号房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了陈荼荼。陈荼荼冷若冰霜盯着我看了几眼,冷笑道,怎么有你的地方就有命案,你难道是柯南吗?

     我说,别这么说,我只是帮警察破案,如果非要说我是谁的话,你应该说我是包拯,但愿这一次凶手等着你们去抓。陈荼荼喊了一句无聊,提着箱子很快就进了房间。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瓷娃娃拿出来,镇在上面捕鬼符蠢蠢欲动似乎镇不住了,我又加了一张,把瓷娃娃放在桌子上,小贱摇着尾巴四处打转,十分地不安。

     楼梯上面的鬼画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枚钉子。

     我把手放在瓷娃娃上端,试着与里面的小男孩沟通,只感觉到一股凶顽之气,无法到达小男孩内心深处。一连试了好几次,都宣告失败,原本想把小男孩从瓷娃娃请出来交流,怕收不回去,只好作罢。

     过了一会,有警察来敲门,问我对3号房里面的住户有没有印象。我说没有来几天,不清楚。警察问了几下不着边际的问题,说有需要再联系我。

     谢灵玉十二点左右就赶回来了,我把瓷娃娃拿给她看,告诉她,说小男孩虽然念力很强,但是和白雨比起来差远了,没有太费力气就抓住了。

     谢灵玉说,把捕鬼符拿下来,我之前问过他,他说从小就被养成了古曼童,一直长到现在七八岁的样子。后来妈妈发疯要把他扔掉,爸爸不肯,就把妈妈杀。

     我问为什么会这样?

     谢灵玉说,养小鬼原本就很危险,小男孩都已经死了,还要把它鬼魂留在世上,那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妈妈肯定是不愿意如此,想孩子早点超生,没想到被自己老公给害了。

     我把瓷娃娃上面的捕鬼符撕了下来。

     谢灵玉抱着娃娃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只留给我一扇关闭的房门。我想起白雨落下的鬼泪珠,敲了敲谢灵玉的门,问七颗鬼泪珠还需不需要。

     谢灵玉开了虚掩的门,惊叹道,鬼泪珠,是少有的灵物,给我吧,我正有用,还有,不要偷看里面。

     我脸一红,耸耸肩膀,我可没那个爱好。偷看女鬼洗澡换衣服一类,的确不是我的爱好,倒是楼上有一家三十出头的少妇肤色不错……有几次见了暗暗撩动春心……

     关门的瞬间,我不经意间看见里面发着幽幽的蓝光。

     是火苗吗?还是鬼火?

     早上起来洗了个澡,看了一眼谢灵玉的门还是关着的,敲门问要不要吃饭。谢灵玉骂道,我是女鬼,吃什么早饭,以后大早上别叫我。

     讨了个没好,牵着小贱贱一起下了楼,出了小区,两个保安大老远喊道,大师出来遛狗啊。

     我说,恩,不要声张,低调一点。保安点头道,晓得,大师做好事不留名,是大英雄,昨晚把水泥块搬走后果然整个小区都要亮一点了,今天我们都感觉身上轻松不少,要不大师,你帮我看一下,我什么时候可以中双色球头等大奖。

     大师,你给我算算我的桃花何时开?

     说着说着,两人齐齐站立身子,一个身材窈窕的年轻少妇开着小车出门。透过镜子可以看出精致的脸庞,布满了傲慢和高价格。

     业主,早上好。两年轻保安清脆响亮地喊道.

     两个狗东西见了美女就把大师给忘记了,懒得跟他们再说下去,拉着小贱贱出了小区,走了几十米找了一家“红红热干面”面馆。

     女老板抓面、烫面,动作娴熟,热情喊道,里面坐,里面坐,有位置。我叫了热干面和豆浆,给贱贱要了两个鸡蛋,贱贱可高兴了。

     昨晚办案的小民警杜轩正在擦桌子,见我进来,疑惑了一下,你也进来吃面。我笑,是啊,这人不都得吃面!你不是做民警的吗,怎么干起兼职。

     杜轩笑道,不算兼职吧,老板是我老婆。我怕她辛苦过来帮忙的,反正昨晚上了夜班,今天轮休。

     我知道这种小区片警收入微薄,赶来帮忙也是为了省下一个小工费多赚点钱,求生不易。

     女老板雷红红,手上活忙着不停,喊道,老杜你认识,是熟人给他加两块干子。

     杜轩得了应了一声给我加了两块干子,依旧好奇地问道怎么知道3单元有问题的。

     我笑道,我小时候出生的时候,梦到土地公公伸手摸了我头,就老是可以听到奇怪的声音,后来又一次到道观里面,看着太上老君朝我微笑呢。杜轩说,大师,我不问就是了,省得你把玉皇大帝都拉出来。

     热干面拌了一下,我便问案子破了没有?杜轩道,几个小时不到就破了。那家夫妻早些年儿子出车祸死了,后来老婆好像也患病,老公实在是受不了把老婆给杀了,今天早上就把他老公抓住了,听审讯的说已经招。不过说来奇怪,我的辖区内一些化妆品销售店面总是报警丢失了香水,结果全部在3号房间里面找到的,真是奇怪了。我笑着迎合道,有点古怪。

     那些香水十有八九是小男孩带回来送给妈妈的。

     雷红红抱怨道,都怪计划生育,只能生一个。孩子一旦夭折了,苦的是夫妻,若是多生几个娃就不会出这档子事情了。

     吃完热干面,把钱放在桌上,起身告别。雷红红问道,老杜,怎么心绪不宁的。杜轩道,老婆,匪夷所思,神鬼莫测,牵着一条小黑狗,估计是隐居都市的少年高人了。昨晚的案子就是他发现的……他刚来小区也就个把月不到……

     雷红红怒道,大师,大个屁……还不滚去擦桌子,是不是骨头发痒了。杜轩低声道,老婆,给点面子,我好歹是人民警察。

     回到家里面,小贱贱原本两个鸡蛋分一个给何小猫,自己一脸幸福的样子,我把梅花易数的书拿起来接着看。

     发明梅花易数这人叫做邵雍,还写了一本《皇极经世书》,一听名字就很牛气,是用先天八卦来预测未来发生的事情,号称读了他的书可以看透未来。看了半天,还是觉得可操作性太少,可能是在流传的时候,把方法给丢了只剩下一些内容。

     看到一半的时候,电话响了,是高墨的电话,问我今晚有没有空,要不一起出来吃饭,有惊喜的哦。

    (改正之后错字应该没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