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佛门小僧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9本章字数:2791字

    我说,行啊,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我正好想感谢你那天的助人为乐。

    从本质上讲,高墨和我几乎是一类人,她是个相师,一见生人,很可能不自觉把人给看穿了;我是个风水师,一到黑夜,就能把鬼给看透了。在一起吃饭也不用害怕彼此影响,相互克制。若不是她宣称自己有男神了,我或许可能要追她。

    高墨补充道,早点来,有惊喜。我呵呵笑道,难道是你自己不好意思,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了。高墨说来了就知道了,晚上早点到江边酒吧来吧,晚上吹吹风喝喝酒。

    我一想到出门,下意识地给沈易虎打电话,虫老五虽然被抓了,黄氏还没有线索。沈易虎说在办大案子,忘了跟你说了,赶到虫老五落脚点,黄氏已经跑了。

    到了七点钟,谢灵玉要去花店,我问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喝酒玩一下。谢灵玉说,你们一起吃饭我就不去了,几个人玩得开开心心,我一只鬼去也不合适。

    为了提防黄氏半路偷袭我,我找了背包把玉尺放进去,把两张画好的镇尸符和一把花泥装在包里面才出门,毕竟是和美女喝酒,还有惊喜,我摸摸狗贱贱的脑袋,你跟谢姑娘一起去店里面还是在家里面睡觉,哥晚上出门就不带你去了。

    狗贱贱鄙视地叫了两声,摇着尾巴和谢灵玉一起去白梦花店,临走前抬起后腿,不满地在门口尿了一泡。

    到了江边酒吧,远远看到了高墨,没想到陈荼荼也在,难道惊喜就是陈荼荼吗?这算什么惊喜,顿时心就冷了。

    酒吧边江风阵阵,到了五月中下旬,天气渐渐热了起来,放眼看去都清一色吊带加黑丝,几个浓妆艳抹的小妹嘴角叼着一根烟,我低头看了一下脚上“阿迪王”的鞋子,原本自卑的心情顿时信心爆棚。

    没等我说话,陈荼荼冰冷冷道,是这个灾星啊?

    陈荼荼是上海人,说普通话的时候就有一股上海吴语的腔调,今天来的时候穿着一条高帮牛仔裤,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衣一类,一看就是都市丽人,就站了那么一会,就有几个好汉上前勾搭了,被她直勾勾阴测测的眼睛给逼退了。

    高墨笑道,没事,就是他了,难不成你们已经是欢喜冤家了。

    我说陈法医好久不见。陈荼荼回了昨天晚上刚见到的,好久不见个屁。高墨叹道,我还说你们两个挺配的,一个摸人一个摸鬼。

    我心中大叫,她是摸死人的。

    进了酒吧坐了一会,临江的风吹来。高墨看着眼珠子恶狠狠的陈荼荼连忙道歉,别啊,好姐姐,下一次给你介绍一个家财万贯,天下无双的好男人,今天就当找了一个来埋单的。

    我说,当我面说这个不好吧。陈荼荼一咬牙,怎么地,让你买单不乐意了。我说,法医大人,你说话我还能不听吗?当然是乐意得很。

    陈荼荼嘴角微微一笑。

    大概半个小时过去,又看到一个冰冷冷的女人走来,比陈荼荼还要冷。高墨伸手喊道,这里,钟离,这里。

    女人很快就过来坐下来,眼睛红得很,好像哭过一样。看了一眼我,怎么还有男的?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一双樱桃小嘴,扎着马尾辫子,洁白的牙齿,穿着得体十分素雅,属于那种面容姣好,甜美的小孩子。

    也不知道怎么地,我刚坐来就迎面感觉到一股死人的气息。

    不过,我感兴趣的是她眼角下面的一颗泪痣。深符相书说的:一生流水,半世飘蓬。可谓孤星入命。

    这个钟离,不知道红鸾之配会在哪里。一生多半是为情所困,半世飘零的命运。

    高墨笑道,他叫萧棋,是个灾星,这个是钟离,在殡仪馆上班,研究过占梦术,有什么梦境可以跟她讲讲,或许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等等,你说她在哪里上班……我打断了高墨滔滔不绝的声音。

    钟离一拍桌子,你耳朵聋了吗?我是在殡仪馆上班的,你要是怕了就掉头快跑,别让女鬼把你吃了,我天天跟女鬼打交道。

    我说看起来怎么这么冷,原来是殡仪馆上班的?

    眼前三个美女的组合,真是暴殄天物,一个是法医,一个是相师,还有一个是入殓师。怕都是天煞孤星之命,都要孤独终老,世上怕是没有一个男人愿意接受这样的老婆。高墨或许还好点,但是钟离和陈荼荼必须有极爱她们的男人才行。

    陈荼荼白了我一眼,道,钟离,他就是一张乌鸦嘴,就当个屁放了,点东西喝了。

    高墨笑道,小美人,别怪萧棋,他也好不到哪里,是个抓鬼的风水师,还真不怕鬼,也没有多少好朋友,反正觉得我们四个人,同是天涯沦落人,就喊着一起坐一下。对了,小美人眼睛怎么红了?

    或许是因为我们四人身份比较独特,钟离怒气也消掉了。

    钟离道说来之前,殡仪馆里面忽然来了两个双胞胎姐妹,出车祸死了,脸被划破了,我化完之后才来的,原本忍着不哭,结果他们父母哭得死去活来,说今天是孩子们的生日,刚好出来玩没想到出车祸白发人送黑人,我也控制不住流泪了,哭得稀里哗啦。

    陈荼荼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车祸一类的都司空见惯,安慰了钟离两句。高墨却不行,听了一般也跟着哗哗地开始掉眼泪,几乎哭得昏天暗地。好不容易过了大半个小时,两个女人才收住了眼泪,结果妆花掉了要去卫生间的补妆。剩下我和陈荼荼尴尬地看着彼此,陈荼荼瞪了我一眼,狗眼睛再看给你挖掉。

    我说,陈法医,别这么凶啊,以后你嫁给谁啊?现在有人看你就不错了。

    陈荼荼,死远一点,没人嫁也不会看上你,小心我用刀子把你解剖了。

    我说,好啊,到时候别来求我啊。看着陈荼荼要发飙,赶紧说道,大姐,那个刀疤医生案子结了没有,那天发生车祸的时候,为什么他上前踢了一脚,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想通。

    陈荼荼喝了一口面前的水,绵绵不断地说道,车子里面少年就是划破秦准脸蛋的那个少年。当时他姐姐重伤进了医院,秦准操刀,结果姐姐死了,十几岁的弟弟带了一帮小混混把秦准给破相了,没到法定年纪,劳改所呆了两星期就花钱弄了出来。

    陈荼荼的解释倒也说得过去,十年后也才二十多一点。至于四月三十号少年车子失控撞人,白雨有没有作怪就不知情了。

    我道,算了,已经过去了,再纠结也没有用。

    高墨和钟离又明艳动人地回来了,酒吧里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氛围越来越热闹。钟离指着酒吧一个桌子上面,看,快看,那边有个小和尚,叫了一杯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地念叨着。

    我扭过看了过去,还真有个一个和尚,头上长着密密麻麻的短头发,隐隐还可以看到头上的戒疤。

    钟离坐下位子,说虚竹从山上下来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要不过去捉弄一下他吧、高墨拍拍巴掌笑道,谁过去呢,要不荼荼过去?

    陈荼荼摆摆头,生厌地说道,指不定现在流行扮和尚来钓妹子,装成纯洁的样子,本质上是一条色狼,我才不去呢。

    高墨直勾勾地看了一眼钟离。

    钟离笑道,我过去看一下。刚好点的酒已经到了。我还没见过女入殓师在酒吧里面钓男人,而且还是钓个和尚。钟离端了两杯酒,走到年轻和尚面前,道,帅哥,你好,我跟朋友打赌输了,要找一个异性喝一杯,你能不能赏脸喝一杯酒?

    小和尚看着打扮清雅的钟离,摇摇头道,我不能喝酒。

    钟离道,可是我打赌输掉了,要是不喝酒的话,就要找一个男生亲一口。

    小和尚合着的手张开犹豫了一下,伸手挠了挠脑袋,把几个戒疤挠得亮闪闪的,为难地说道,既然这样,小僧就为难一下。话说到一半就停了。

    我正想着是不是要解钟离的围了,喝下钟离端上来的酒了。

    小和尚似乎下了很大决心说道,既然这样的话,小僧为难一下,让女施主亲一下,这样也不算破色戒了。

    哈哈哈哈。

    高墨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冰山一样的陈荼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