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杨炮现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9本章字数:2564字

    我那个汗,简直长江给流满了。

    钟离气得发抖大骂一句,色狼,敢占我的便宜。拿着酒就浇在小和尚的脸上,一声不吭扭腰就回来。

    小和尚抹掉脸上的酒,唱了两声阿弥陀佛,倒也不生气,还是双手合十,把翻帽拉上盖住了脑袋,好似专心致志地等什么人,一动不动地好似佛祖就在他的心里面,闹市之中如同一尊雕像一样。

    酒吧里面天天都会发生把妹失败被泼酒,争风吃醋打架事件,大家司空见惯,接着勾搭妹子撩黑丝吸引汉子。

    我转念一想,酒吧的这种氛围正和陈荼荼、钟离她们截然相反,面对死亡的一生,总需要一个合适的场合来宣泄内心的苦闷。繁华生活的人躲到寺庙。寂寞苦闷的人来到这里。这种氛围正好弥补了她们几人内心对于正常生活的渴望。

    我呢?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又为什么来到这里?

    钟离怒气冲冲坐下来,忿忿不平地骂道,真是个大色狼装清纯,咱喝酒玩色子。高墨和陈荼荼玩的方式也算简单,那色子玩吹牛,不玩“大西瓜小西瓜”“五魁首”……

    我手上有伤,不能喝兰姆酒葡萄酒,点了两瓶青岛啤酒,陪着她们玩。陈荼荼心思细腻,观察入微。高墨善断人面变化,稍微有些假话都能看出来。钟离也不是弱者。摇到最后多半是我倒霉,输掉局面喝半杯啤酒……

    “其实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酒吧驻唱悠扬的歌声响了起来,我的手忽然愣住了。

    陈荼荼微微有了酒性,不耐烦地喊道,喂喂,萧大师,你输了要喝酒……

    我转头看过去,酒吧上面坐着驻唱的歌手正是纪千千,画着淡妆,一身深蓝色连衣裙,头发也盘起了,眼神放空看着前面,避免和任何人的目光,安静地唱着歌,如同喧闹酒吧里面一朵安静的蓝莲花。

    《再见二丁目》是纪千千最喜欢的一首歌曲,我听她唱过很多遍。

    嗖地一声,只见一沓红色的钞票飞了上去,喊道,唱得不错,这是我们赏你的,下来做到哥哥怀里面唱一曲十八摸……

    台下几个喝得差不多的瘪三在发酒疯,我站起来要过去,纪千千无意之中投来的眼神哀求我,这是她的工作。

    我不知道纪千千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听过她嫁了一个不错的人。那天还看着她带着玉人一样的女儿,自己也跟天使一样,怎么晚上会沦落到这里卖唱。

    高墨问道,怎么,你认识?

    我点点头,是我的一个……一个同学……

    高墨说,没事,我找人削他们。说完拿电话打了起来,不到十分钟就有人来,两个骨骼硬朗的汉子走到高墨身边,问道,怎么了,高秘书。高墨微醺地说道,那一桌发酒疯的人,你们给拎出去喝点江水。

    孟小鱼的产业有不少就在附近,来人自然很快。

    老板见出事,认出了高墨,连连点头认错,上前道歉,原来是高秘书。高墨道,没事,唱歌的歌手是我们朋友,我们是来捧场的。

    老板赶紧让人送来酒水和水果拼盘,孟总最近生意还好吧,有机会也来我这坐坐……发现高墨脸色不好,连忙又说孟总什么身份,怎么回来这种小地方喝酒……

    纪千千又唱了一首王菲的《但愿人长久》。嗖地一声,忽然五沓钞票飞上去,我看看你下面是不是镶钻石了,老子出五万。我怒火中烧,穿着背心身上全部是肌肉的光头汉子翘着二郎腿,老子捧了你一个月场了,还跟我装正经……

    小和尚一拍桌子,喝道,妖孽,哪里走?

    光头汉子猛地一回头,看着勃然大怒的小和尚,骂道,我操你妹,又追来了,一脚跳上桌上,哐当哐当往外面跑。

    我一看,那不是杨炮吗?起身就要追出去。纪千千见我跑出去,喊道,萧棋,我的电话号码……

    高墨说,你追吧,我抄电话号码给你……

    我应道,谢谢

    钟离推了推陈荼荼,那小色狼刚才说什么了。陈荼荼一字一顿地说道,妖孽,哪里走?

    我靠,难不成他是孙悟空,钟离有点后悔刚才倒在小和尚脸上那杯酒了……

    我夺门而出,看见江边上面密密麻麻的人。两个光头很好辨认,一前一后紧紧追着……

    小和尚边走喊道,杨炮你哪里走,还不快快现身。两个大波妹子躲闪不过,被小和尚迎面撞在地上,站起来骂道,你个王八蛋没长眼睛。小和尚也是急了,伸手一推,大波妹又倒在地上,单脚一跃从两人头顶越过去,背后传来一阵谩骂声,惹得围观的人流一阵哄笑,有几个大胆的二流子上前拍了两巴掌翘起的屁股。

    我是冲杨炮去的。实在没想到,沈易虎口中的牛逼男尸被人撵着跑,当真是见鬼。杨炮估计是被小和尚追惨了,跑得贼快,小和尚腿也不慢,撵着屁股后面发誓要追上菊花。

    杨炮慌不择路,走了一条少有人烟的小路,结果走的没路跳到了一艘旧的挖沙船上面,望着滚滚长江水,再也跑不了。

    杨炮呀呀叫道,小和尚,你是不是想死。老子不是打不过你,只是怕把你打死了,你师父师叔师祖追来。只要你不再追我,一百万给你,红尘世界可以睡多少个美女子,总比你天天吃斋念佛要强,怎么样,小和尚,我最近发还发现了一条财路,要不也分给你了……

    我也跟着跳上了旧船,笑道,乖乖的大爷,开口就是一百万,那我能分多少?

    杨炮骂道,你他娘又是哪根葱?斜着眼看着我一只手受伤,一只手握着一把破尺子,难道是出来抢劫的傻逼吗?瞧着玉尺,似乎有些不对劲,觉得好像是宝物,问道,你又是那个寺庙里面跑出来的和尚道士……

    小和尚急着道,哎呀,我没说要钱,你跟他分什么?

    杨炮笑道,好啊,你把和尚给掐死了,我给你两百万,再给你十颗大补丸,保准你逍遥花丛,快活人生,夜战八女。

    小和尚急道,施主你别胡来,这光头不是人是一只妖,天天晚上杀狗喝血,过一段时间等他可以喝人血了就惨了,就很难收复了。

    两百万,杨炮得卖多少条狗干多少恶心的勾当……

    原来新闻上死的狗是你杀的,你可真恶心。我指着杨炮骂道。老子平生最恨就是杀狗的人。

    杨炮有点气愤,你们天天打狗拿去炖火锅,我不就是喝点血吗,至于那么恶心吗?你们两个别赶尽杀绝,上次有个杂毛老道我只给他四百块钱就把我放了,我看你们出身名门正派,就多给点……

    哪个杂毛老道四百块钱就把它给放了……

    真是穷到一定地步了。

    和尚一本正经地说道,除魔卫道是我的职责,一百万!我要那么多干什么,一天吃五个馒头要不了那么多钱,你口袋里面要是有个二十块钱,可以给我,等下我动手温柔一些就是了,把你脑袋砍下来不会觉得痛的……

    杨炮撞墙的心都有,这世界上面居然有人还嫌钱咬手的……结果找自己要二十块钱,到底是哪根筋长错了,还是自己倒霉遇到了怪胎。

    我可对小和尚佩服的不行,不由竖起大拇指,小师父高风亮节,不谈金钱,乃是我八零后的学习瞻仰的楷模。在下鬼派弟子萧棋,不知小师父如何称呼?

    小和尚被戴了高帽子,哪里哪里,小僧谨遵师父教诲而言。你说你是龟派高手,那你绝招是龟派气功吗?小僧戒色。戒是戒烟的戒。色是色相的色,不是女色的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