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深仇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9本章字数:3021字

    就在这时。

    盘着手枪的大黑蛇刺刺地吐着信子,已经爬到仓库的屋檐上面。其他的小蛇已经到齐。我单脚屈膝的瞬间,喝道,咬死他们。大黑蛇从空中掉下来,我高高跃起将黑星手枪接着上手,快步跑上,黑森森的枪口对准了一米外的梦流川。

    梦流川看着枪口,一滴汗水慢慢地留下来,萧棋,你狗日居然真的带枪来了,我们玄门中人比斗怎能用枪。我骂道,别跟我说道义,你不放人,我就打死你。

    梦流川笑道,你真的以为一把枪能够打死我吗?在我和梦流川说话的时候,两个忍者身上不知道涂了什么香料一类,毒蝎子和毒蛇在一米外再也无法靠近。

    梦流川摇摇头,有些失望,没想到你就这点本事,用大自然里面寻常毒虫,能有个什么杀伤力,你若弄两条虫界至尊食脑虫来,或许我还畏惧你几分。

    梦流川眼睛如同毒蛇一样,把我逼到了绝境,最后的底牌已经拿了出来,手枪和毒虫都用上了,我稳定自己的内心,杀伤力惊人的手枪,真的打不死你吗?

    我上前两步,一手抓住梦流川的胸襟,看看你是什么骨头,我能不能一颗子弹打穿你的脑袋壳子。梦流川眼神中孕了一丝惊慌,你把我杀了,等待你的将是几十年牢狱生活。杨炮在楼上喊道,安倍先生,现在怎么办?

    梦流川咬牙道,你把女人衣服给撕掉了,看他能怎么样?梦流川吃准了我,一声喝道。就在此刻,小贱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心思,冲到门口,朝着杨炮一阵乱叫。杨炮看着小黑狗,天啊,世上还真有这样的狗,扑通跪在地上,握着自己的脑袋在地上打转。

    梦流川骂道,没有的畜生。说完话看了一眼被自己两个被上百字虫子缠住的两个忍者,两人身边已经落下厚厚的一层毒蛇的尸体,暂时无法动手。

    我拉着梦流川,就往二楼上去。梦流川边走边笑,萧桑,你就是太重感情,所以你注定会输的,你要心情硬一点,就不会输在我的手上。

    我用枪托砸在梦流川脸上,你给我闭嘴。

    杨炮被小贱的叫声击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纪千千惊恐万分。谢灵玉现出身形,上前解开了纪千千的绳索。梦流川叹道,原来有一只女鬼军师给你参谋。

    纪千千不知道我都干了什么,又是手枪又是毒虫,一只满身鬃毛的怪物,惊慌失措将女儿晓晓抱起来,萧棋,你还是那个我认识的人吗?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还是原来的我,话到了嘴边再也说不下去,我无奈地看着她。纪千千抱着晓晓就楼下而去。咚咚咚……好快的心跳声。纪千千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捂着胸口,脸上爬满了痛楚……

    我看着失望之极惊慌难堪的纪千千跑下楼梯,看着她的身影永远无法触摸一样……

    谢灵玉幽幽地叹气,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忽地大声喊道,萧棋,小心……

    原来两个被毒虫围住的忍者已经把赶来的毒虫杀光,乘着我失神的时候,两把匕首同时朝我飞了过来,快而狠,一把打我手里的枪,一把直奔喉咙里面。我听了谢灵玉的叫喊,本能地往旁边一闪,两把匕首钉在墙上。

    梦流川得空翻身从二楼跳了下来,嘴巴催动咒语,两个忍者快速地跟了上来,护卫在梦流川身边。

    正往下跑的纪千千痛苦地叫了一声,还没跑完楼梯整个人失去了力量往前面扑去。纪千千本能地一个转身,自己的后背重重撞击在地面上,晓晓落在妈妈的身上,受了惊吓,也醒了过来。

    哇哇地大哭起来。

    纪千千嘴角不经意地流出了一丝黑色的血液。谢灵玉看了变故,勃然大怒,叫道,好你个扶桑浪人,做事太没有底线。

    我咚咚地跑了下来,纪千千脸色苍白,已经没有了气息,眼睛已经没有力气勉强睁开着。

    纪千千笑道,终于,终于我还是要死在你的怀抱里了,萧棋,你还是躲不过,你还是躲不过……

    纪千千眼睛浮现出之前种种映像,当日的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如今生离死别。和纪千千相遇是偶然的一次机会,我只知道她总会有无尽的笑容,似乎永远没有忧伤,没想到她原来把忧伤藏得如此之深。

    我把纪千千抱在怀里,脸上含着两行热泪,我不让你死在我的怀抱里面,你要是活在世界上,我不会让你死掉。纪千千无力的玉手摸着晓晓的脸,他是爸爸……晓晓喊道,他不是爸爸,不是爸爸,我要妈妈……

    纪千千沉重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谢灵玉叫道,还没有死,只是心脏被梦流川用阴气所伤,你让开,我把鬼泪珠制成的项链带着她的脖子上,防止魂魄散掉,还有办法把她救活……

    七颗鬼泪珠,是白雨留下来,十分有灵性。除了鬼泪珠外,还有几颗小黑石。用红线串成戴在纪千千脖子上,原来渐渐没有生气的身躯也停止了变冷。

    站在一旁看着我痛苦折磨的梦流川也是惊讶不已,居然还有这个东西,没想到,真没想到。

    汪汪汪……小贱朝梦流川叫了两声。梦流川说,弄死它。两个忍者又是丢飞镖匕首,小贱躲闪不过,小腿被匕首射伤,汪汪地躲到破箱子后面,有心无力地看着我。

    杨炮捂着脑袋从楼上跑下来,妈的,差点死掉了,多谢安倍先生救命,以后定当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看了一眼地上面的纪千千,叹道,可惜一个大姑娘。

    梦流川道,猪妖大仙去日本的话,我给你安排,现在先替你报仇。

    杨炮道,一切听先生的。杨炮说完站在安倍先生面前,指着我手中的枪道,先生,让我帮你挡挡子弹。

    谢灵玉扶着纪千千,萧棋,别难过,做你该做的事情。

    我见机把玉尺拿了出来。

    阿弥陀佛,小僧来也。突突的摩托车奔腾而来,停在了仓库正中间,落下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戒色。

    杨炮骂道,装逼有点过了,大晚上戴墨镜。

    戒色从车上下来,看着安倍梦流川和他身后的两个忍者,看着满是悲愤的我,道,看来我来迟了。杨炮道,没来迟,刚刚好,正好被我杀死。戒色怒道,畜生,休要猖狂,看小僧怎么收拾你。梦流川两根手指动了一下,身后忍者往前一跃,就朝戒色而去,就在这个时候,杨炮也奔我而来。

    我知道子弹打不穿他,取出了玉尺,手上捏上了三张杀妖符,暗暗催动直奔杨炮的颜面。

    戒色两个后空翻退了两步,喊道,你们是日本人,来我华夏中原干什么。两个忍者没有话,目光锐利之处,都是戒色死穴所在,只要戒色稍不留神,就命丧敌手。

    梦流川绕到前面,看着谢灵玉,啧啧赞道,不错,不错,抓回去,绝对是一只上等的女鬼。谢灵玉全心全意护着纪千千,鬼眼瞪了一下梦流川,你祖上见了我,也不敢如此嚣张,赶紧给我滚开,别害老娘动手。

    很显然,谢灵玉也动怒了。

    梦流川依旧死心不改,不要说大话,除了那个人,我祖上就没怕过什么人,但绝不是你这养一只灵性的女鬼,怎么样,你考虑考虑,何必跟着一个没能力的小白脸,跟着我,我可以给你找上等的灵石,药材给你修炼。

    谢灵玉猛地一抬头,喝道,滚开。梦流川眼中一震,两只守着他的丑鬼拼命冲上来,挡住了谢灵玉那一喝,整个鬼身碎成一堆的黑血……

    杨炮躲过三张杀妖符,朝我面前而来。祖师爷说过,一般的妖怪不管再怎么修炼都难以避开自身的弱点,比如修炼多年的蛇妖会害怕雄黄,修炼多年的蜈蚣精见到雄鸡就俯首称臣。

    杨炮畏惧的是小黑狗,最怕其实还不是小黑狗,而是杀猪佬。寻常家猪远远感觉到杀猪佬的气味,就吓得要死。杨炮修炼多年,一般杀猪佬是不会怕。

    我喝道,杨炮,我已经请来宝刀杀你,让你再蹦跶一会,到时候手起刀落,砍下你的脑袋。杨炮咬牙切词,青面獠牙,躲过了三张杀妖符,已经到了我面前,叫道,我倒也看看是谁要谁的性命,我杨炮纵横山林上百年,岂会怕一个杀猪佬。

    杨炮声音叫得粗鲁,但依旧能听出微微颤动,他的内心果然无法克服自己的本能。它父亲是野猪,母亲是家猪,本能地遗传了家猪老母对于杀猪佬的天然畏惧。

    若是张大胆带着宝刀来了,它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我把玉尺握在手上,暗暗地默念,结,印,大手印。一伸手,打出一股蓝色的光芒,结成了一个印。我欣喜不已。

    第一次结出了杀妖的大手印,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从玉尺传来一股暖流,绵绵不绝地传到了手上……

    大手印上面的光芒也渐渐有了威力……

    我惊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