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9本章字数:3123字

    杨炮虽然修行了上百年,但实在是因为猪脑子太笨,除了全身鬃毛变硬,把自己炼成铜皮铁骨之外,基本上没练成什么杀手锏。

    不是所有的猪都可以修炼成猪八戒。猪八戒之所以威震天下,不是因为他是一头猪,而是错投猪身。

    杨炮撞在大手印上面,咬着牙扛着皮肤上面的痛楚,越发用力,逼得我连退几步,玉尺发出低鸣声音极力抵抗。我猛地一用力,最终还是挡不住百年山猪精的撞击,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了鲜血。

    杨炮咬牙忍痛,拔出两根鬃毛,直接朝我心脏和眉心插来。

    我在地上一滚。猪鬃毛硬生生插进了水泥地板上面拔不出来了。杨炮跟着追上来,我一连打出几张杀妖符,都被杨炮躲过,有一张贴在他脑门上,他一用力撕掉了白纸黑符的杀妖符,连带着把脸上的猪皮和猪毛都撕下来。

    半边脸血肉模糊。

    血钩钩,阴测测地越发疯狂。

    哲人说,欲要其灭亡,必要其疯狂。

    看来,杨炮灭亡的时间就要来了。

    戒色追踪奔着杨炮而来,换上了风衣墨镜大皮鞋,还没来得及和杨炮打上,就被两个忍者拦住。

    两个忍者自小艰苦训练,视主人命令为生命。两把短刃握在手上,刀刀夺命。

    戒色有苦叫不出,花了八十八块钱买来的风衣瞬间割成了破烂,一地的碎片和腊月遍地的烟花纸一样,有几次差点被利刃刺中,一命呜呼。

    最可恨的是,墨镜只剩下一个镜片了。

    戒色叫道,我不是来和你们打架的,我也不想伤人。忍者手上动作更快,哪由戒色分说。

    戒色终究是忍无可忍,打小练习功夫是防身所用。这些防身的招数并不是电视里面看起来那样好看,招招狠毒,是以每学会一招,戒色就必须背诵一本佛经,借此佛法来化解武功带来的戾气。

    所以,别看戒色面相和善,但手底的确有不少狠毒的功夫。忽地,只见戒色左右两手各立三根手指,在地上一滚,嗖地就朝两个忍者的眼睛啄去。

    这一招叫做鹰啄眼,速度极快,讲求的是在瞬间打击对方的攻击力,而眼睛被啄瞎,实力必定大减。戒色用上了五分猛力,两个忍者眼睛被啄伤,而戒色自己双臂也受了皮外伤,流出两道血口子。

    打得半斤对八两,不分胜负。

    梦流川似乎一心看上了谢灵玉,被谢灵玉喝了一声,似乎还不死心,又绕上前两步,通体变黑,从嘴里吐出了黑得要命的臭气。谢灵玉脸色一变,尸气,你居然也练习了这样的邪术。

    梦流川笑道,哈哈,算你有见识,怎么样,跟我一起走吧。

    我来不及急多想把玉尺握在手上,杨炮迎面扑来,脸上还流着血,半个猪鼻子就朝命根子拱来,绝后的打法实在是太阴险了。杨炮拱鼻子是绝招,疯狂得很。狗小贱小腿手上,见了主人为难,汪汪地叫喊着。

    穷途末路的杨炮不再惧怕狗小贱的叫声,獠牙越来越长,两个猪蹄比铁还硬。

    戒色叫道,施主,你们鬼派原来擅长地上打滚,这个十八滚似乎举世无双。

    我心中暗骂,这个关头还不忘挖苦我。不过戒色似乎没有挖苦我的意思,难道真的是滚得太潇洒了。一连滚了十八个,口袋里面的杀妖符已经用光了,手中的玉尺万万不敢捅向杨炮,不然就要碎成十多节。

    忽然一声巨响,仓库的半边铁门被哐当一声撞开,军哥开着高墨女式车压过铁门,咆哮着冲了进来,一个蛮横的甩尾将杨炮撞飞了,落在了几米开外,杨炮撞蒙了头,站了起来。

    车门弹开,张大胆下车,手里面提着一篮杀猪工具,有刮毛开膛的,捅脖子房血的。张大胆嘴角叼着白沙烟,喝道,终于让我遇到你了。所谓艺高人胆大,张大胆晚上喝了半斤酒,酒气壮胆越发旺盛,将篮子往旁边一扔,看着杨炮,呸地吐掉了最里面的烟嘴。

    杨炮被一撞,疯狂状态清醒了不少,瞧着一篮子熟悉的工具,顿时双腿发软,哭着鼻涕和眼泪直往外冒。张大胆二话不说,将腰间缀着铜钱的宝刀握着手上。

    杨炮见苦求无用,鬃毛一跟跟血亮亮化成了一只彪悍的野山猪,鼻子孔出着气,后脚跟蹭地,一头就朝张大胆撞上来。

    我喊道,小心他的鼻子和鬃毛。

    张大胆一个躲闪,偏开了杨炮。杨炮一个转身,调头杀来。

    张大胆也是胜券在握,迎面就是跳起,只见宝刀耀眼夺目发出金光,噗呲一身戳在了杨炮猪皮上面。破了杨炮的铜皮铁骨。

    杨炮杀猪声嗷嗷地叫着……

    军哥手里提着一根铁棍,直奔戒色那边而去,嘿,咱练练,军哥一身健美的肌肉,动起手来干净利落,一个照面,就把两个忍者打晕在地。

    戒色风衣残破,汗流浃背,看着前来救难的刘军,差一点要跪在刘军面前。

    英雄,你终于来了。

    军哥把铁棍往地上一扔,点了一根白沙烟,各提一只脚拉着两忍者就往仓库中间走。

    戒色叫道,我来帮你。张大胆虽捅了一刀杨炮,但百年猪妖还在垂死挣扎。张大胆破了杨炮的铜皮铁骨,一手勾住猪头,大腿上面已经刺进去了两根硬鬃毛。

    张大胆平静无比地说道,师父,你休息一下,出家人帮忙杀猪也不是个事。

    杨炮吱呀挣扎,从菊花台的地方拉出黑色猪屎。张大胆提刀就准备放学,见戒色没事人一样站在一边,师父,给我点根烟……

    烟起……

    刀落……

    喉结里面的鲜血开始往外面冒。

    杨炮留在人间最后一句话是,你们杀了我,我师父飞天蜈蚣姬如月是不会放过你的。

    张大胆,你托梦去叫那个妖道来找我,告诉我的名字叫张大胆,我父亲唤作张大炮。

    话说多年之前,飞天蜈蚣姬如月游历江西湖北交界,从张大胆父亲的手上救下了山猪,赐名点化了杨炮,让他可以脱得猪身换个人样……

    张大胆换了一把大刀,顺着山猪脖子,轻车熟路地把猪头给下下来了……

    刘军把两个忍者往旁边一扔,喂,东洋人,还要不要打。

    我知道梦流川有点鬼术,怕他对军哥下手,中了宗宝一样的招术,说军哥小心一点,那家伙没有底线的。刘军瞧着梦流川的变化,怎么人越来越黑了?身上冒出的无名尸气着实让人害怕……

    谢灵玉道,你们几个人都躲远一点,他练了妖法。梦流川果然黑的不成样子,露出的双手都变黑了。谢灵玉说话的时候,精神头越发虚弱,原来刚才她和梦流川之间有过恶斗。

    若是妖法,又是什么样的妖法?

    梦流川见过大世面,扫过一群人,你们来了,正好黄泉路上有个伴侣。军哥一脸迷糊看着梦流川,牛皮别吹到天上去了,现在呢一个人戳在哪里,我一拳就能放倒你。

    我一把拉住了军哥。

    谢灵玉,叫道,你们都退后一点,他会吸人气息,瞬间夺命,杀人无形。

    什么?军哥有点不信自己的耳朵,世上还有这种玩意,还要打仗干什么,直接练一批出来,跑去吸人气就可以了。

    我知道谢灵玉不会说假话,把玉尺握在手上,大喝一声,你们都退后,我来。话一落下就朝梦流川扑去。梦流川轻易可以让几只鬼趴在他的身上,变出八只手,现在还能吸人气,还不逆天了,这种妖物,实在是不能留了。

    玉尺灵性极强,对付得了鬼手,谢灵玉精力消耗,戒色手臂手上,军哥和大胆叔不懂玄术,也只有我可以扑上去。

    梦流川见我扑上来,小子,自不量力。阴阳服一炸,露出了通体乌黑的驱赶,身上面还可以看见尸斑,纯粹是个活死人。

    四只恶鬼如影随形钻进他的体内。梦流川刺啦叫一声,极为享受这一过程。

    我还未扑到梦流川,脚上缠着了两股黑气,霸道异常,用玉尺击打都不能摆脱。整个人失去重心,被梦流川一拉,落到他的跟前,四肢被鬼手缠住,力气变大,要对我进行五马分尸。

    玉尺也被两只鬼手夺取,瞬间就要折断。

    谢灵玉扶着心口,看着发生的一切,叫道,青菱。整个夜晚都没有出现的何小猫,从屋顶上面落下,如同最后压轴的大将军一样。

    利爪横飞,缠在梦流川身上的鬼手抓个稀巴烂,两只前爪抓在梦流川身上,瞬间拉出两口黑色血口子,从口子中间冒出一团黑色的尸气。

    戒色惊道,我听师父说过,古往今来玄门中有人为了修行,挖人坟墓,吸棺材里面死人腹部残留的气息,以求道法猛进,练到极致往往可以通体变黑,灯光之下再无身影。眼前的这个日本必是修行此等法门的。

    谢灵玉低声道,正是如此。大胆和刘军顺眼看去,吊灯下面的梦流川赫然没有身影,饶是两人胆肥,也流了一声冷汗,打了一冷颤。

    还是不是个人?

    何小猫灵异程度远远超过了小贱,低鸣数声可以激发荫尸尸变,而落在梦流川身上,瞬间就破了他的鬼身,当称世上第一猫。

    梦流川见鬼手被破,张开自己的黑色双手,把我紧紧抱住。

    张开嘴巴,迎面就朝我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