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失魂引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9本章字数:3123字

    吻分很多种,有女人之吻,男人之吻。父母之吻,情人之吻。很显然眼前这个是我最不想得到的。

    鬼手被划掉,玉尺落在地上。我猛地得到自由,原本心中窃喜不已,忽地就见梦流川张开嘴巴要跟我来一个亲密接触。

    梦流川几十岁的老男人,舌头红扑通地像一根什么,找不到像什么了。舌头还在动,我本能要躲开,已然晚了。

    噢噢……

    一股浑浊的尸气顺着梦流川的嘴巴传来。

    没错,是尸气。

    没错,是嘴巴对嘴巴。

    梦流川嘴里吐出来的是黑色尸气,若吸入肚子里面定然晕厥倒在地上,生气耗尽而死。一个活人嘴里吐出尸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难道梦流川是个死人,还是把自己变成跟死人一样?

    只要一想想被一个活不活死不死的男人堵住嘴巴,我的节操似乎就找不回来了。忘了这件事情吧。

    其实刚才戒色所说的话并不完全对。看官们,应该记得我曾经说过,尸气有几种,一种是白色的尸气,需要肉眼眯起来快速地一瞥,才可以看到淡淡的颜色;一种是黑色的尸气,在灰暗的灯光之下,可以看到,十分要命;最狠的一种是红色的尸气,传言只有千年旱魃一类的极品僵尸会发出此等尸气。

    梦流川充其量是第二种尸气携带者,算不上最极致。所以说戒色说错。要不然,独我吸进去第一口,就化为血水魂归九泉了。

    我的眼珠子瞪的大大的,梦流川把我一抱,在地面上面一滚,先是吐出了一口尸气,晕得我七零八落,没有知觉。然后猛地一吸,要把我全部的气息吸走,把我的生气也给夺了。

    何小猫喵喵地叫了两下,有点不知所措,好似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一样。谢灵玉轻灵地走了上前,把玉尺捡了起来,道,梦流川,你从未想过今日遇到克制你的法宝了。

    猛地一用力,玉尺抵着梦流川的后背上面。尸气快速地上涨,不断地缠绕在玉尺上面,缠得快散得也快。梦流川通体黑通通湿滑滑的上山慢慢地退却,变成了原来的白色皮肤。

    梦流川整个人也软了下来,我一把推开,跑到一旁干呕起来。戒色走过来,这小你不能叫我女色大师了吧。我白了他一眼,一把推开,跑到了纪千千的面前。

    何小猫整个仓库到处跳跃,把梦流川饲养的丑鬼一只只撕碎咬碎……

    戒色跟着我,去看纪千千,看了一会,喊道,纪千千女施主好像已经死了……我怀里面的纪千千脸色越发苍白。谢灵玉扭头一看,你说什么。收了玉尺,也走了过来,伸手探了探纪千千的鼻息,良久不说话。

    晓晓眼睛通红,看着我,忽然张开嘴巴,在我左手小臂上面,恨恨地咬下去一口。这一口咬得很用力……

    军哥走到了梦流川面前,伸出皮鞋,一脚蹬下去,踩在梦流川的手掌上面。梦流川吱呀叫着,我是外宾,你敢伤我。军哥脚上用力,说,你用了什么妖术。梦流川吃定军哥不敢要他性命,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军哥一用力,一身手骨被踩碎的声音。梦流川全身痉挛,尸气被废掉了,已和常人无异,你狗日敢把我的手废了……

    戒色把晓晓抱了起来,喊道,萧棋,别在啰嗦了,赶紧送医院去。我回过神,把纪千千抱了起来。大胆叔已经把猪头给割下来了,装在袋子里面,说带回去祭奠祖先。

    谢灵玉道,纪千千没死也没有活,怕是要成为了植物人,梦流川下的毒手,本就是死招,杀了他也无济于事,但是鬼泪珠项链戴在脖子上面,暂时无碍,可能她感受到世界,身体有了变化,还是先去医院看看。

    军哥一皮鞋踩下去,梦流川另外的手掌完全碎了,骂道,算你命大,要是人死了,我就要你的命。晓晓被戒色抱了起来,放在车后面。我把纪千千抱起来放进了车后座,由谢灵玉照顾。狗小贱和何小苗也跳到了车后面。

    谢灵玉给狗小贱处理了一下小脚。

    我喊道,军哥,你把车子开远一点等我。军哥说,萧棋,你要干什么?

    我笑道,没事,你开就是。军哥把高墨的车左打死,点火挂档松离合踩油门,车子轻快地跑了出去。戒色阿弥陀佛一声,带着张大胆离开了,左手拎着一篮杀猪刀,右手拎着一个猪头。半个墨镜镜片一明一暗戴在脸上。

    我将黑星手枪捡了过来,里面还有两颗子弹……

    ………………………………………………

    我开着五菱车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车。戒色的一辆机车后面画了一幅伏虎罗汉的头像,很容易看清楚的。刘军车子开得很稳,路上面似乎出了意外,车子被堵在半路上面。

    刘军可劲地按着喇叭,忽然从前面撞上了一辆车。是一辆“X”字开头的假出租车,正是我到江城那天遇到的假出租车司机。

    车门一开,使劲拍打在车前盖,骂道,死婊子,下来,别以为开着好车撞车就不用赔钱。估计是看车型是女车,所以下来讹诈。

    刘军探出脑袋,又是你狗日的,一脚踢开门。假出租车司机瞧着刘军,见他身上沾满了血,不知道是猪血。

    刘军二话没说,上前一拉脑袋敲在车盖上面,下次看准了,不打你一顿不知道学点好的。

    戒色把机车一停,喊道,出什么事情了。张大胆叼着烟提着一篮刀框框作响,拎着一个滴血的蛇皮袋。司机一瞧,蛇皮袋都涨起来,得装几个人头,连忙点头哈腰,哥,我错了。

    晓晓哭道,去医院,去医院,救妈妈,救妈妈……

    刘军二话不说,上车,不等出假出租让路,咚地把车子擂开了。戒色松了刹车,奔腾而去。前面意外已经处理,顺着路再走两个路口就可以到市中心医院。

    出租车司机拿着手机,哥,车被人撞了,我被人打了……边打边说,忽然看着我目光扫过,急忙收起来,见我车子开远,接着说道,一辆女式红色奔驰,还有一辆破五菱货车,一辆暴走族的机车……

    带刀了吗?电话里面问道。带了一筐的刀,假出租车司机说道。

    干起……

    军哥一个漂移,把车子停在了门口。抱起了纪千千就往里面走,戒色跳下来把晓晓夹在腋下笔直也往里面冲。我的车很快跟上来,只见大胆叔站在门口的取款机钱排着队。

    大胆叔道,龙家外孙,你先进去,我一会就跟上来。我点点头,一路小跑跑了进去。谢灵玉越来越微弱,靠在医院长椅子上面昏昏欲睡。我说,要不进玉尺里面休息。

    谢灵玉道,还可以撑一会。我问她,是不是真的可以救醒,你不要骗我,我可以坚持下来的。谢灵玉道,我不用骗你,现代医学可以保持她的身体不死,我就有办法救活她,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相信我。

    军哥把我叫到一边,杀了没有?我摇摇头道,没有杀但是醒来也是个傻子。军哥又问,那枪呢?我又道,你教过我拆枪的。

    军哥点点头,那就好,我估摸着他们也不会报警,等风声过了再说。我想了一下,给沈易虎打了个电话,人我救出来,还在急救之中,日本人我没杀。沈易虎沉默了一分钟,说我知道了,有什么事情我告诉你,电话别关机。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可能是要通知我跑路。没有说再多的话,我俩默契地挂上了电话。

    大胆叔手上的鲜血没有洗干净,刚取出了三千块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多少钱,先拿去交费吧。

    戒色抱着晓晓回来了,晓晓手上还拿着几瓶爽歪歪,道,大叔,怎么能让你交钱呢,我已经交了。大胆叔钱憨厚笑了两声,习惯性地要抽烟,看着干净走廊,又把手收回来,看着满是泪滴的晓晓,也是不忍。

    想伸手去摸一下小脸蛋,看着自己沾血的手又收了回来。晓晓眼睛看着,我亲一下你。大胆叔有些惊慌失措,还是把脸靠了过来,晓晓伸长脖子,在胡须乱生脸上亲了一口,大胆叔脸上沾上了爽歪歪乳白色口水。

    还有那个叔叔。刘军笑道,好的。晓晓又在刘军脸上亲了一口。最后在戒色脸上亲了一口,瞪了我两眼,不再说话。

    医生开门走了出来,谁是家属?我说,我是,怎么了?医生说,身体基本正常,但是很奇怪,心脏似乎有些问题,人也醒不过来,最坏的打算是成为植物人了,或许就是中国古代医术说的失魂引。医生一多半话是自言自语,似乎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失魂引,那有没有办法救活,我问道。

    医生说,植物人能不能醒来,不靠药物,要靠她求生的意志。我看了一眼苍白的纪千千,医生,我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活她。医生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她最好药物就是你们,多陪陪她。

    医生说完摇摇脑袋边走了,边走边叹气,从未见过一个人心脏变黑坏死,还可以活下来的,还真是医学奇迹,或许只是最后一口气没有离开,肉体不死,似乎也有这样的事例。

    谢灵玉附耳说道,有个白衣黑帽男子,是来勾魂的。

    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