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沉睡的美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40本章字数:3308字

    谢灵玉又告诉我,要救醒纪千千,需要七窍玲珑心.,说完后,她又深深地叹道,没想到世间一切都是轮回,又要发生同样的事情。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有天命,轮回永远无法躲过吗?

    我追问道,七窍玲珑心是什么,一颗心?还是一种植物?还是一种石头,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谢灵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可以救活她。

    我点点头把“七窍玲珑心”五个字刻在心中,把何小猫抱起来,去找白衣黑帽的勾魂人。深夜的医院并没有因为天黑而安静下来,人不会因为天黑就远离死亡。

    一到天黑,勾魂人就会降临。医院里面是世界上最悲伤的地方,看不起病的人睡在走廊里面,交不起医药费的人被赶出去,病死的人被送到太平间去。

    如果有可能,我宁愿一辈子都不要到医院去,走廊里面都是悲伤,都是痛楚。如果不能切身体会,你永远无法体会到躺在医院里。白衣黑帽的勾魂人提着一把铁钩子,边走边看,边看边勾魂。

    走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谢灵玉所说的白衣黑帽男子,反而在急诊部的门口,看着几辆停靠的车把高墨的奔驰车给围住,出租车司机脸上淤青,托着下巴叫道,妈`个`比,谁的车?

    围着一群人用着国骂在叫,没有天理王法了,开个奔驰就敢动手打人,还让不让开车上路。

    我说,又是你们,是不是要打架。折磨了一天,见惯了流血,我凭空多了几股杀气,他们若要动手,我一定不会留情。

    闻着风声,刘军和大胆叔都赶了出来。

    被军哥拎着脑袋撞车盖的大肚子叫做白飞烟,最近新认了一个大哥,被军哥打了之后,把事情给说了上去。新大哥火龙崛起于城中村,最近有意把黑车假出租车生意统一起来,听了电话二话不说叫了七八辆车就来医院面前堵人。

    火龙并没有出来,抽着软中华坐在车内,只有几个小弟出来商谈。

    白飞烟看了一眼弱不禁风的我,小子,别猪鼻子插葱。军哥上前问道,是找我吗?又对我说,这种人我好对付……

    白飞烟坐在奔驰车上,耍起无赖,车被你撞了,人被你打了,叫我怎么在江湖上面混。张大胆悠闲地抽烟,看着军哥,问要不要帮手。

    军哥说,屁大个事。走到车前,喊了一句,下不下来。白飞烟喊道,大哥就是这人。

    刘军二话不说,上了车盖,朝白飞烟腰带一提,把两百斤的白飞烟丢了下来。火龙一看有点镇不住的样子,自己来了七八辆车,十几人,对方上前就把人从车上丢了下来。

    完全没有商量的份。。

    白飞烟落在地上,叫道,你敢打我,大哥,兄弟们都看着,他打我,就是打你的脸。原来来的司机打手听说对方带了刀,腰上面都是放着家伙,可没料到就来了一个人,拔刀对付一个人,面子上都不好看。

    一群人见白飞烟被打,小子,下来,看不揍扁你。

    军哥从车上跳下,如狼入羊群,动作干练果断,拳风赫赫作响,不到两分钟地上面倒了一片。

    火龙一脚踢开车盖,手上握着用报纸包着的尖刀,气势汹汹地冲上来,要捅人,瞧着军哥,妈呀,这不是军哥吗,大水冲了龙王庙?连忙点头要递烟上去。军哥伸手一推,混成什么样子了,带着一帮废物,还不快滚。

    火龙灰头土脸,喊了一句,都回去吧。上了车,把刀往旁边一扔,一颗心才完全舒坦下来,旁边小弟问道,大哥你是怎么地。火龙道,不是猛龙不过江,刚才那个人,就是猛龙,不是一般地猛,是很猛。

    一曲插曲很快就完毕了,我让军哥带大胆叔回去,说,今天在江边旧码头发生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军哥笑道,没事,毛毛雨,以前打架照样废人。你还是废一个该死之人有情有理,大胆哥,那就晚上憋屈跟我睡一晚,我保证不动你菊花。

    大胆叔道,有个地方猫着就可以了。又对我说道,龙家孙子,明儿一早我就回去,你也不用送我,我自个回去就可以了,咱男人之间不用多说,你有事情就忙,听大叔的话,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走不通的路。

    我让军哥开着高墨的车回去,依依不舍地把大胆叔送走,他跟我一起,是担着坐牢的风险。

    车上面,张大胆一脸严肃地问道,你刚才说不动我菊花是什么意思……我又不喝菊花茶……

    病房里面的纪千千默默不语地睡着。戒色抱着晓晓,半个手臂都麻了,晓晓居然对他十分信任,暂且忘记了悲伤,没有母亲的陪伴静悄悄地睡了过去。

    坐在一旁的谢灵玉看着床上的纪千千,不由地叹道,沉睡的美人,你何时可以醒过来。

    见了我进来,示意我小声说话,那白衣黑帽的勾魂人找到了没有。

    我摇摇头,说没有看到,医院或许有人死了,他才来勾魂的吧。谢灵玉点头道,可能是我想多了,他应该不是来勾纪姑娘的。我把玉尺拿出来,谢灵玉卷缩进去,她实在是有些累了。

    病房下面的何小猫和狗小贱并排睡着,好似过了明天就是一个新的日子。我准备拉起纪千千的手,犹豫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拉。

    为什么,谢灵玉说一切都是轮回?

    整个夜晚我都枯坐在纪千千身边,没有伸手过去拉一拉她冰凉的手。热心的护士找了一张很小的床,戒色把晓晓放在小床上面,小姑娘哭了一晚上,沉沉地睡了过去,她的衣服里面夹在沾满了猪血的三千块钱,是大胆叔留下来的……

    口袋里面的电话始终都没有响过来,沈易虎那边不知道怎样了。一晚上忐忑不安,到了病房熄灭的时候,我依旧坐在那里。未曾伸手去触摸一下纪千千。

    戒色睡在了外面走廊,倒也安逸。

    此刻的医院,声音慢慢地小了。何小猫趴在地上面睡觉,忽然伸长了脑袋,喵喵地叫了两声,我扭头看着病房外面,一顶黑色帽子快速地走过。

    勾魂人。

    我心中一惊,他难道是要来看纪千千的。猛地站了出来,推门走了出去,我喊了一下戒色,让他守在门口,不要让穿白衣黑帽的人进去。戒色揉揉眼睛,说,我知道,你要干什么呢。

    我听着走廊的脚步声,急忙追了过去,医院很大绕老绕去,前面的门关起又合上,只看到一顶黑帽子走在最前面,似乎故意和我保持一定距离,又不让我跟丢。

    越走声音越来越小,推来一间房门,冒出了白色的气息。我进门时候抬头看了一下,上门写着太平间三个字。太平间也就是古代的义庄,设立太平间一是给死者亲人朋友足够的时间准备丧葬的事情,二是,确定死者不会复活。从医学上,一般死者都有可能在三天之内复活过来,民间就有停尸三日再行入殓,并不是迷信而是有一定科学道理

    我走了进去,里面站着那人。

    白衣黑帽。黑帽上面画着两个圆圈圈,估计类似于麦当老送外卖的,统一带着大写字母M的帽子。

    我走过去,没说什么话。男子道,我叫fox,你可以叫我狐,你看看这一具尸体,死者叫做金百万,身家千万,但是肝脏上面长了一颗毒瘤,死了,几个儿子为了争财产,正准备打官司。

    我说,死不能因为有财钱百万而可以避免。

    Fox又拉出了一具尸体,这是一个年纪轻轻的漂亮的女子,她叫做赛西施,绝代的妆容,却遭遇了入室劫杀,身中八刀,没有抢救过来。我说,即便美貌倾城,也不能躲过死亡,灾祸随时会降临。

    Fox带我看了另外几具尸体,然后看着我说,你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摇摇头,不明白。Fox苦笑道,你是聪明人,何必装作不知道,你心中明白,我要告诉你的是,不管是谁,有钱有美貌,善良恶毒也罢,都是要死的,而纪千千也不例外。

    我问道,既然你是勾魂人,为什么要引我出来见面,如果鬼界真的存在,你就违反了鬼界的规则,你若真的带走纪千千的魂魄,为什么要跟我说?

    Fox道,有三个原因我要出来见你,第一个原因是你可以看到我,我才现身见你;第二个原因是因为谢姑娘;第三个原因是纪千千脖子上面的鬼泪珠,我找你来,是想让你把她的鬼泪珠项链摘下来,让我带走她的魂魄。

    我说,如果不呢?Fox摇头道,你知道风水师做事情太过分的话,会给自己带来报应,纪千千理该此刻魂归九泉,不能再耽搁了。我笑道,如果我不怕报应,不怕杀戮呢?

    Fox正色道,冥府不会简单地以你个人意志改变的,如果你一意孤行,你的三年之灾将会是一辈子的灾祸,你要想清楚了。

    我淡淡地笑道,狐,对不起,害你没能完成任务。她因我而沉睡,我绝不能让她如此离去。

    Fox骂道,不知天高地厚,年轻人,我希望你想清楚。不过,作为我个人,我还是会祝福你。

    我那晚上只看见了狐那顶黑帽子上面两个圈圈,他的脸上如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霭,怎么都看不清楚,好似是另外一张世界的脸一样。

    第二天早上,看守员在太平间发现了我,问我为什么在太平间睡着了,我说昨晚喝醉了酒走错了地方。看守员骂道,喝错酒能跑到太平间里面来,你真是古今第一人……

    太平间已经没有勾魂人Fox的踪影。早上又新近拉进了五具尸体。一个死于忧郁症自杀,一个是跳楼身亡,另外三个绝症……

    我跑回病房,从房间里面飘来了花的香味,是白玫瑰和百合香味。

    我推开房门,沈易虎已经等我半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