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大凶之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3168字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紫黑色腥臭脏水,顿时恶心的想吐,不过我又十分疑惑,刚才那团火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把血蝠和乌鸦烧成灰烬,而是化成了一滩臭水呢?难道那血蝠跟乌鸦不是常物?

    扭头一看,是刚才那个道士,是他用火焰救了我,我连忙站起来感谢道:“这位道长,多谢您救了我,要不是您,我现在已经死了!”

    那道士仔细的打量了我一下,神色凝重的说道:“快点跟我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我皱了皱眉头,指了指天上说:“我姥姥的棺材被一群蝙蝠和乌鸦给抬走了!我想去找回来,重新厚葬我姥姥。”

    “傻小子,刚才那些不是蝙蝠也不是乌鸦,是鬼!”老道士说道。

    我微微一愣:“鬼?”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那紫黑色的腥臭血水,明白了为什么它们被火烧了后不是化为灰烬,而是化成一滩血水了。

    “是的,是鬼,现在整个簸箕屯鬼蜮之门打开,怕是一场大灾难降临,你若再不走,真的就来不及了!”老道士再次严肃的说道。

    我听了,感觉莫名其妙,什么鬼蜮之门打开,这里明明是簸箕屯,哪来的鬼蜮之门,不过看着周围的大雾和古怪现象,心里便是感觉老道士所说的应该不假。

    “好,我跟你走,可是我姥姥怎么办?她刚刚被埋葬,竟然就被血蝠和乌鸦将棺材抬走了,我要到哪里找呢?”我还是关心姥姥死后能够安息的事情,要是她死了都不得安息,感觉我这个外孙子真是对不起她。

    老道士瞅了我一眼,或许认为我是个一根筋,皱了皱眉头,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赶紧跟我来!”说完,他直接不管我是否愿意,大手猛然抓住我肩膀,拽着我就快速的朝着簸箕屯那边赶去。

    这老道士,看上去年纪不小了,瘦了吧唧的,没想到手上的力道竟然如此大,他只不过是在我肩膀上这么轻轻的一抓,我就被他抓起来,这让我心里顿时对他有点崇拜,这人不愧是个道士,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估计他是茅山一派的道家传人。

    很快,在迷雾之中老道士带着我一路前行便是来到了簸箕屯,现在大雾越来越浓郁,两米开外都看不清东西了,老道士带着我快速在簸箕屯查看了一下,却是没找到我爸妈和舅舅他们,甚至,屯子里其他人也不知去向了。

    “看来你爸妈他们已经离开这里了!”老道士松了一口气后,对我说道。

    我听了他的话,也放下心来,说实话,要是真如老道士所说的是什么鬼蜮之门打开,那么最好是尽快离开的好,现在在簸箕屯找不到我爸妈他们,也是好事。

    接着我问老道士:“道长,什么是鬼蜮之门,这鬼蜮之门是怎么打开的?”

    老道士听我这么一说,皱了皱眉头,说道:“其实,簸箕屯本来就是一所鬼蜮之门,多少年前这里是深山老林,荒无人烟,是你姥姥来到这里之后,才将这边的鬼门给封住了,然后发展成了这个簸箕屯!”

    说到这里,老道长紧接着瞪了我一眼,口气变得凌厉起来,继续说:“至于这鬼蜮之门是怎么打开的,估计还得问你姥姥吧!”

    “啊?问我姥姥,可是,我姥姥已经死了,怎么问。”我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他的口气为什么一下子就变了。当然,我也有点不相信,我姥姥就是个神婆,封住鬼蜮之门,她有这么大能耐吗?我令我疑惑。

    “哼,这件事情,你姥姥脱不了干系!”老道长怒哼一声说道。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对他的印象不好了,这老道长竟然说这件事情跟姥姥有关,可是我姥姥心底那么善良,平时都是帮助屯子里的人治病辟邪,做法事什么的,怎么可能会做出来打开鬼蜮之门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我姥姥好像真的知道鬼蜮之门要开,毕竟她之前托梦给我,要我埋葬了她之后赶紧离开。

    想到这里,我瞅了一眼老道长,说道:“我不相信这事跟我姥姥有关,好了,现在这里十分危险,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老道长深邃的目光看我一眼,随后朝天上看,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道:“恐怕我们暂时是离开不了了,已经太晚了!”

    “为什么?”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这里的阴气已经越来越重,我都感觉浑身有种透骨的冰凉,要是走不了,那岂不是极度危险?

    “你看!它们已经来了!”老道长朝着天上指了指说道。

    我抬头一看,果然,半空中仿佛有一大块乌云黑压压的飘了过来,当我再仔细看了看后,才认清楚,竟然又是血蝠跟乌鸦!

    妈蛋的,这群畜生刚才抬走了我姥姥的棺材,现在又来这里想害人吧!

    “道长,那我们该怎么办?”我又怒又紧张,那些血蝠和乌鸦都是鬼,他们的厉害我刚才已经领教了,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了。

    老道长皱了皱眉头,说道:“赶紧跟我去你姥姥家!估计那里应该有对付这些鬼的法器!”

    我点了点头,跟随老道长朝姥姥家赶,不过,刚走到半路的时候,上百只血蝠就朝我们冲了过来,我吓得连忙后退,老道长却一脸凝重的再一次祭出一团火焰,上百只血蝠和乌鸦顿时化为腥臭的脏水。

    “跟紧我!”老道长对我大喝一声,我连忙点了点头。

    可是,这时候,迷雾之中竟然走过来几个人影,我看到那模糊的人影,心中大喜,要是有人跟我们一起的话,心里还是会踏实点的,对付这些血蝠和乌鸦也会更容易一些,就在我打算跑过去喊他们的时候,忽然,老道长却一把揪住了我胳膊。

    “不要过去!”老道长连忙大喝一声。

    我微微一愣,问道:“为什么,人多了好办事!再说他们现在也很危险啊!”

    “他们不是人!”老道长一脸凝重的说道。

    “不是人?”我一听他这话,心中一颤,连忙再次朝着那边看去。

    这一下,隐约看清楚了,那些人影动作都是十分缓慢,看上去,就像是瞎子摸索着走路一样,一阵阴风刮过,将迷雾吹散一点,我顿时看的更清楚了,原来那几个人影真的不是人。

    我看到那几个人影真的面目之后,第一感觉就像是丧尸,可是又跟丧尸不一样,他们的脸十分古怪,看上去就像是老鼠的脸,还有的脸上长了黑色的怪毛,通体也是覆盖着乌鸦一样的羽翼,十分渗人!

    “他们本来是人,但是被血蝠和乌鸦咬了,所以才变成这样!”老道长对我解释道。

    我心中一阵凛然,回想之前在姥姥坟前时候差点被血蝠和乌鸦攻击,我现在后背都开始有些发凉起来,幸好被老道长给救了,要不然我现在恐怕也跟这些人一个模样吧!太渗人了!

    “不好!他们似乎嗅到我们的味道了!”老道长再一次提醒道。

    紧接着,他的手在胸前一摸,掏出来几张画着古怪符号的黄表纸,口中念了几句咒语,随后将手中纸符朝那几个人影扔了出去!顿时,那看似轻飘飘的黄表纸竟然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朝着那几个人影飞了过去。

    我看到,纸符飞到那几个人影身前,几个人影顿时转动了一下血淋淋空洞洞的眼珠,然后裂开大嘴,露出獠牙朝着纸符追赶。

    “趁着它们没识破,快走!”老道长对我喊道。

    我连忙应了一声,跟随老道长的脚步。看来,这老道的道行真是够深的,竟然用区区几张纸符就引走了那几只鬼。

    我们快步前行一段路程,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大雾的原因还是怎么的,我们跑了约莫十几分钟,竟然还是没到姥姥家,其实簸箕屯并不大,我们刚才找人的时候只是转悠到了屯子最西边,但是从最西边到最东边,也仅仅不过一千米的距离,可我们走了十多分钟,还是不到,这就有点奇怪了。

    就在我疑惑是不是迷路的时候,老道长皱了皱眉头,说道:“不好,好像遇到鬼打墙了,现在这里阴气极为浓郁,必须破了这鬼打墙才行。”

    我听他这话,表示十分赞同,我之前听说过鬼打墙,就是遇到了鬼之后,鬼魂作祟,老是引着你在原地打转,让你分辨不清楚方向,更找不到想去的地方。

    老道士皱了皱眉头,先是朝东面作了揖,随后猛地从后背上抽出来一把桃木剑,快速咬了左手中指将血涂在那桃木剑上,顿时桃木剑通体都是散发出来霓虹一样的红色光晕。

    紧接着,他念叨咒语:“都天雷公,霹雳虚空,神兵借路,急急如律令,疾!”

    手中桃木剑猛然朝着前方刺了出去!

    顿时,一股子清风从桃木剑上透体而出,原本挡住去路的迷雾一下子驱散了不少,屯子里那条道路也是清晰起来。

    我看到熟悉的路,心中一喜,说道:“姥姥家就在前面不远了!”

    老道士点了点头,收起桃木剑跟我快速前行。前进几步,我们已经看到姥姥家院落,可忽然之间,天上却下起雨来,雨滴低落下来,我感觉头顶跟皮肤上一阵灼痛,低头一看,雨滴竟然是紫黑色。

    “不好,乌鸦咳血,大凶之兆,赶紧躲避!”老道士冲我大喊一声,身躯快速一闪便是冲进了姥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