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姥姥的遗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3503字

    我连忙掏出来手机看,女鬼老婆说:“有你这样的笨男人我真是跪了,姥姥给你托的梦你都忘记啦,快把那个塞着红锦帕的魂瓮打开,老娘要进去还魂!还魂之后就不用跟你发短信了,这样发信息,真是麻烦死了!”

    看到这短信,我也差点是跪了,没想到这女鬼老婆真是女汉子啊,竟然以老娘自居,我顿时一头黑线,不过仔细感觉一下,这女鬼老婆如此任性,我也是挺喜欢的,看来她在我身体里面呆了这么多年,倒是有点人性化了。

    接着我就将塞着红锦帕的那个魂瓮打开了,一道阴风刮过,我感觉到女鬼老婆化作一道模糊影子钻了进去,不过紧接着,又是一道阴风袭来,随即一阵渗人的咯咯笑声在我耳边炸响。

    我差点吓尿,回头去看,虽然没看到什么,但是已经感觉到女鬼老婆就站在我身后面。

    “真笨,现在我已经还魂过了,可以跟你对话了!”女鬼老婆的声音传出来。

    我听到声音,眼睛顿时一亮,心里也就像是吃了蜜糖一样,因为女鬼老婆的声音好有磁性啊,听上去就是个大美女,不过有点遗憾,我现在还看不到她,真想目睹一下她的真容。

    我点了点头,说:“好,知道了,这样方便多了!”

    “是的,要不说你笨呢!”女鬼老婆说道。我又是一头黑线,这女鬼老婆有点放肆啊,敢说老子笨,哼,看我以后有机会不使劲摸你下面,摸到你求饶为止!

    我正在心里意淫着,小昭跟茅无名却朝我投过来疑惑的眼神,小昭问我:“去病哥哥,你跟谁说话呢?自言自语的好吓人啊!你不会是中邪了吧?”

    我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女鬼老婆小昭和茅无名是看不见的,女鬼老婆跟我说话他们也听不到,我尴尬一笑,解释说:“哦哦,没什么,刚才听错了!”

    小昭用古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但是茅无名却是若有所思。

    接着小昭说:“去病哥哥,你快点看看姥姥给你留下的东西吧!”

    茅无名一听小昭这话,眼中闪现一丝古怪神色,也是催促我说:“是啊,看看你姥姥给你留下的东西,说不定信里有想告诉你的什么话呢!”

    我点了点头,率先拿起来姥姥给我的信来,将信封拆开,我便看到有十几张画着古怪符号的黄表纸,我知道这些都是辟邪的纸符,估计姥姥是想让我用来护身,接着我发现信封里面还有一封信,展开看了看,眼泪顿时就留下来了。

    在信中,姥姥告诉我,说要离开我好长一段时间,临走之前没看到我一眼,她心里很遗憾,接着还说让我以后懂事点,要像个男子汉一样敢作敢当,看的我心里难受极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在信的后面,她透露了一点她的身份,她说她虽然在簸箕屯是一名神婆,但真实的身份其实是一名炼鬼师,当然,她没有告诉我更多详细神秘的细节,只是说我慢慢就会知道她神秘身份的。

    她还告诉我,其实她的死是一场阴谋,提醒我让我不要为她报仇,只要我能够安安稳稳的活着就好,让我对鬼媳妇好点,说我的鬼媳妇大有来头,日后必定能让我脱胎换骨,我看到这里十分疑惑,不知道女鬼老婆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信中姥姥称呼女鬼老婆为“曌”,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称呼她。

    看着姥姥的信,我心里伤心的同时又充满了疑惑,姥姥说,她要离开我好长一段时间,听这话音里,好像姥姥并没有死,但是我也不确定姥姥是不是真的没死,不过她躺进棺材我是亲眼目睹,而且棺材还被乌鸦和血蝠抬走了。

    在信的最后面,她提醒我,让我把“骷髅戒指”戴在身上,还吩咐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摔碎一个魂瓮,说我接下来想要离开簸箕屯,还会遇到两场劫难,魂瓮跟女鬼老婆会帮我度过难关,姥姥还说希望我能够好好回忆一下我小时候学的阵法和画纸符之类的知识,让我自己保护好自己,不要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一口气终于将信看我,我已经哭的不成样子,说实话,我跟姥姥的感情太深厚了,从小她就救了我的命,还对我那么好,现在姥姥离开了,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小昭看我哭,也是认不住梨花带雨起来,倒是茅无名总是盯着红漆木箱里面的那个骷髅戒指和魂瓮在看,这让我对他生出了一丝怀疑。

    之前小昭就说,不让我相信任何人,姥姥在书信里面又说了,我不得不提高警惕,说不定,这个茅无名来到这里,真的是别有所图,当然,他之前告诉我说来这里只是偶然,这些我也开始怀疑其真实性。

    “去病哥哥,我有点想姥姥了!”小昭眼睛红红的看着我说道。

    我看到小昭那模样,我心里很心疼,下意识的就将她抱住了,说:“傻丫头,我也想姥姥,哎,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姥姥说她的死是一场阴谋,不知道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阴谋,姥姥说不让我报仇,只希望我好好的,可是,我真的想调查一下姥姥说的阴谋是什么样子,要是姥姥的死是一场谋杀,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些害死姥姥的人!”

    小昭梨花带雨的雪白小脸蛋在我胸膛上蹭了蹭,点头说:“嗯。我会跟你一起调查。”

    听小昭这么说,我长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心里什么感觉。现在的我,心里十分复杂,姥姥说她的死是一场阴谋,可是我一点头绪都没有,姥姥说鬼媳妇身份大有来头,可是我现在对鬼媳妇的身份也不清楚,姥姥给我留下了这么多令我疑惑的地方,真是让我又好奇又头疼。

    茅无名这时候开口了,问我:“小娃娃,你姥姥在信里面跟你说什么了吗?”

    我瞅了他一眼,问道:“你想知道什么?”一旦对他有了芥蒂之心,我就不想跟他走的太近。

    茅无名没意识到我口气的冷淡,笑着说:“我就想知道你姥姥跟你交代了什么。”

    我把信朝他一递,说:“怎么,你要是好奇,我姥姥给我的信你可以看看!”

    茅无名眼眸一亮,似乎真的想看,不过,当他瞅了我一眼之后,却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老道出身名门正派,这种看别人信的事情总感觉不太好,还是不看了吧,毕竟是你姥姥想给你说的话!”

    我心里冷哼一声,暗道这老道士真是虚伪,明明想看,却还拿名门正派来说事,当然,他既然这么说,我就将信收起来了,我本来就没打算给他看。

    茅无名笑了笑,不再说话。紧接着我就按照姥姥的吩咐将骷髅戒指戴在了手上,在将骷髅戒指戴在手上的一瞬间,我感觉一股子凉飕飕的气息从里面传出来,而且,我似乎还感觉到戒指里面晃动了一下,像是藏着什么东西,不过我也没多想。

    我又将魂瓮揣进了怀里,这魂瓮只有巴掌大小,带着十分方便。其实所谓的魂瓮就是用来装鬼魂的,要是按照姥姥说的她真是一名炼鬼师,那么估计这些魂瓮里面都藏着鬼魂吧,毕竟刚才我见到阿奴化为一道彩光钻进了其中一个。

    说起来这魂瓮,我之前听姥姥说的时候感觉有点吓人,姥姥说,魂瓮之所以能够成为魂瓮,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能够容纳鬼魂,至于魂瓮的制作流程,我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魂瓮是用死人的骨头,研磨成粉末之后掺杂特殊的土质烧制而成。

    将魂瓮和骷髅戒指都拿好,我也算是将姥姥给我的遗物都收到手了,现在古堡里面因为有那神秘符阵的作用,所以外面的鬼怪不敢侵犯进来,不过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

    于是我对小昭说:“我们离开这里吧?”

    小昭问我:“离开这里之后,我们去哪里呢?”

    我一想,也是,离开这里去哪里呢?回学校吗?还是去追查一下姥姥的死因?想了想,我皱着眉摇了摇头。

    不过茅无名却开口了,说道:“小娃娃,你们接下来要是不知道去哪里,不如去找一下你姥姥那口棺材吧,我的道行不够,不过我师兄神通广大,应该能够算出来你姥姥的棺材被血蝠和乌鸦抬到哪里去了,我想,你应该也很想把姥姥的遗体找回来重新安葬吧?”

    茅无名这话,一下子说到我心坎上了,是啊,姥姥的遗体现在还下落不明,我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将姥姥的遗体找回来,要不然,这算怎么回事?难道姥姥死了,棺材丢了,就这么完了吗,绝对不行,姥姥对我那么好,我虽然不知道她是真死还是假死,总之我得首先找到她的棺材才行!

    我点了点头,问茅无名:“你师兄真的能够算出来我姥姥遗体的下落吗?”

    茅无名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师兄的道行比我强很多,而且得到了祖师的亲传,掐指就能够算出来天底下大半的事情,相信一定能的,我带你们去找他,肯定能够帮你找到你姥姥的遗体!”

    小昭拽了我一下,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去病哥哥,小心被这个道士骗了!”

    我朝小昭笑了笑,说:“放心吧,只要能够找到姥姥遗体,给她重新安葬,就算是被骗我也愿意冒一次危险!”

    小昭用有点不可理喻的眼神瞅了瞅我,随后叹息一声,说:“好吧,不管怎么样,我都会跟随在你的身边!”

    她这话说的我心里有点暖暖的,不过仔细去感觉,怎么有种她以后就跟定我了似地,心里不免有点尴尬,鬼媳妇现在在我身边呢,难道我这是要找一个鬼老婆,再来一个人老婆的节奏吗?

    “笨蛋!我虽然任性,但是我可不那么小气!”

    就在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鬼老婆的话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一股子阴风吹过,吓得我忍不住一颤。

    这种感觉真让我难以习惯,猛不丁的耳朵便就响起鬼媳妇的话,我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我扭头对她说:“知道了。”

    小昭跟茅无名听我自言自语,又都用诡异的眼神看我,我连忙尴尬一笑。对于鬼媳妇这件事情,我不想告诉旁人。

    “砰!”

    忽然,就在这时候,大堂门口那边传来一声剧烈的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