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魂瓮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3230字

    我们连忙扭头去看,发现这个时候大堂的木门竟然直接被撞倒了,瞬间便有无数的血蝠跟血尸冲了进来,于此同时,那种腥臭的刺鼻气息,连长寿香都压制不住了。

    不过让我欣慰的是,冲到最前面的鬼怪,刚接触到楼梯顿时便是一阵凄厉惨叫,随之化为腥臭血水。

    我连忙抬头去看,发现头顶上的符阵大放金光,笼罩之处,鬼怪不敢前进半步,小昭本来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躲到了我身后,当她意识到我们有符阵保护之后,这才吁出一口气。

    可是,不一会儿那些血蝠、乌鸦、血尸们,在吓得退了一阵之后,竟然又开始拼命的朝着楼梯上冲过来,我心中大惊,难道这些东西都不怕死吗,这时小昭拽了我衣服一下,说:“去病哥哥你看那符阵。”

    我再次抬头去看,却发现符阵的金色光芒似乎随着一波一波鬼怪的冲击变得越来越暗淡下去。明白这一点,我顿时焦急起来,麻痹,这些鬼怪真是聪明,看样子,姥姥布下的这符阵也不是长久之计,每当鬼怪冲击,威力都会减弱一份。

    茅无名似乎早就知道这点,脸上表情十分凝重,他对我跟小昭说道:“咱们得赶紧离开了,现在天越来越黑,鬼怪的实力也越来越强,要是我们不尽快离开,等到凌晨时分整个天地都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这些鬼怪实力我们根本没法抵挡住!”

    我跟小昭听了茅无名这话,连忙都是点了点头,觉得现在赶紧离开才是最重要的,毕竟符阵也不能保住我们一直平安,只有尽快离开,才能够逃脱了鬼蜮之门打开后带来的危险。

    茅无名见我们点头,说道:“你们两个跟在我后面,我暂时给你们开辟出来一条道路!”说着,他将后背上的桃木剑猛地抽出,咬破手指将血涂在上面,然后又从怀里掏出来几个纸人,随手一抛,那纸人顿时涨大,手中拿着兵器,活灵活现的守护在他两边。

    看到茅无名的纸人,这让我想起来那会儿他施展出来的两个,连忙朝门口那里去看,发现之前纸人早就被乌鸦咳出来的脏血给泡囊了,甚至,就连茅无名用红绳打的辟邪结都被踩烂了,看来这些鬼怪真的是越到了晚上实力越强。

    心中忐忑的不行,我感觉小昭已经抓住了我的手,我却安慰她说:“没事,小昭,跟在我后面,不会有问题的!”

    小昭点了点头,紧紧揪住我的衣服跟着我走。

    “你还挺会怜香惜玉的哈!”就在我护着小昭同时跟在茅无名身后时,耳朵边上突然响起来女鬼老婆的声音,我吓得打了个寒颤,反应过来是她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说老婆大人,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啊?”我扭头朝着声音来源处说。

    小昭听了我的话,还以为我称呼她老婆大人呢,脸蛋红红的,低着头,白嫩小手紧紧抓着我。

    “切!这么紧张,拉着人家小姑娘的手,我看你心里有鬼!”女鬼老婆说道。

    我一听顿时无语,心想这女鬼老婆不会是吃醋了吧,紧接着我就坏笑,说:“老婆大人,我怎么敢呢,你说我心里有鬼,我当然有鬼了,你不就是鬼吗,我心里当然有你啦!”

    小昭听到我这么说,原本红扑扑的脸蛋上浮现出来疑惑,抬头瞅了我一眼,说:“去病哥哥你刚才说什么?”

    我连忙尴尬笑了笑,说:“没什么。”这种感觉真古怪,跟女鬼老婆说话,小昭还不知情。

    小昭就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了看我,随后嘟了嘟红润小嘴巴,没说什么。

    这时女鬼老婆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瞧瞧,人家小昭看你就像是看神经病似地,还有,没想到你这么油嘴滑舌,这是病,得治,不过你说的我心里挺舒服的,所以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我听女鬼老婆这么说,顿时一头黑线,我油嘴滑舌吗?好吧,看在她说要保护我的份上,我先不跟她计较,等我有了机会,非得弄她哗哗淌血不行。

    “你们两个跟紧点!”茅无名这时候回头提醒我跟小昭。

    我见他手持桃木剑,电光火石之间就杀死了十几只血蝠,心中暗叹佩服,连忙点了点头拉着小昭手就跟了上去。

    这时我也想到了姥姥给我留在信封里的纸符,所以掏出来两张送给小昭作为防身之用。

    茅无名不愧是茅山一派传人,手段着实不赖,施展出来的两个纸人别看是纸糊的,但是竟然也能够抵挡住血尸的攻击,手中兵器,碰到血蝠鬼怪,鬼怪立即化为一滩血水。

    就这样,我跟小昭算是在茅无名的开路下,下了楼梯,此时整个楼梯两侧已经血水淋淋,腥臭难当,茅无名祭出来几道火焰,烧死了一大片血蝠之后,速度便是加快了,我跟小昭也斩杀掉了几只落单的乌鸦,紧随在茅无名身后。

    不过,刚刚来到大堂门口,忽然茅无名的身子就停顿住了。

    我跟小昭都是问道:“怎么不走了?”

    茅无名缓缓扭转过身来,脸上神色已经煞白,嘴唇哆哆嗦嗦的说:“估计出不去了,外面有血蝠和咳血乌鸦,而且还有一个血尸!”

    我听了,连忙说道:“这有什么,你不是斩杀了这么多了吗?”

    茅无名身子一闪,说:“你们两个自己看吧!”显得一脸惊悚似地。

    我跟小昭看了他那还恐惧的神色,都是疑惑,朝着大堂门外看去,当看到外面情况之后,顿时感觉有凉气从脚底下窜上来,而且血液都似乎开始倒流了。

    麻痹,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血蝠,从来没见过那么诡异的乌鸦,更加没有见过那么恐怖的血尸。

    守在门口的血蝠,足足有一人高,那张原本就丑陋如老鼠般渗人的脸看上去令人汗毛倒竖,而那乌鸦也足有半人之高,浑身血淋淋的,周围缭绕着一层血红煞气,令人作呕的腥臭气息就是从它身上散出来的,而那血尸更加恐怖,脖子似乎拗断了,耷拉着脑袋,舌头伸出来老长都快耷拉到地上了,最要命的是它竟然半躬着腰,脖子断了后看上去就像是倒着脑袋,泛白的眼球诡异盯着你看,令人忍不住打寒颤。

    小昭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吓得尖叫一声躲到了我身后,我本来就害怕,被小昭这么一声尖叫,吓得差点尿出来,茅无名这时候也害怕了,倒退着催促我们说:“赶紧找其他出口吧!”

    我心中焦急万分,这里可是大堂正门,哪里还会有出口啊!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阴风从我身边刮过,女鬼老婆的声音响了起来,说道:“我能够对付那咳血乌鸦,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我听了女鬼老婆这话,连忙对茅无名说:“道长,你能对付那个血尸吗?”

    茅无名脸色苍白的说道:“能,可是加上那血蝠跟咳血乌鸦我就无能无力啊!”

    “这个你放心,剩下的由我来对付!”我此时我已经想到了姥姥留给我的两个魂瓮,姥姥说过,接下来我还有两场劫难,现在是非常时刻,我觉得很有必要摔破一个魂瓮帮助我们逃离这里。

    茅无名听我这么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似乎对我的能力有所怀疑,不过我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对付血尸,剩下的你们两个娃娃对付吧!”话音落下,他挥动着手中的桃木剑,朝着身旁两个纸人念叨了一句古怪咒语,便是朝着血尸冲了过去。

    小昭却拉了我一下,问我:“去病哥哥,你有把握啊?”

    我摇了摇头,说:“没把握,但是现在再不离开就完了!”说完,我直接掏出一个魂瓮摔在了地上。

    小昭看到我摔了魂瓮,这才知道我为什么刚才有底气说那话。

    随着魂瓮摔碎,顿时,两道黑影一下子腾然出现,一股子弥漫般的阴冷气息在整个大堂之内生出来,我朝那两道黑影一看,原来是两个穿着黑袍的鬼影,不过,这两个鬼影一旦出现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站着,似乎是在等待我给他们下命令。

    我意识到这一点,连忙对着那两个黑袍鬼影命令道:“去把那个血蝠给我杀了!”我朝那血蝠一指。

    那两个黑袍鬼影听到我的命令,都是点了点头,身躯顿时化作两道乌光,朝血蝠冲了过去。

    这时,我也感觉到鬼老婆离开了我身边,而且那咳血乌鸦开始跟女鬼老婆打斗起来。

    小昭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惊呆了,我却连忙提醒她:“留意其他的鬼怪,赶紧将纸符护住身子!”

    小昭连忙点头,就跟我拿着纸符站在一旁。我跟小昭手里有纸符,那些鬼怪都是害怕,不敢上前造次。

    扭头看去,此时茅无名已经跟那血尸打斗起来,手中桃木剑挥舞的呼呼响,另外两个纸人手中的兵器也是在血尸身上砍着,每一刀,血尸身上都会掉落下来大块的腐肉,腐肉落在地上,化为脏血水。

    不过那血尸实力很强,就在茅无名手中桃木剑朝着他头上刺去时,它原本耷拉着的脖子一下子竖立起来,那苍白的眼珠也一瞬间猩红,张开大口,竟然直接将桃木剑给咬在了嘴里,嘴里乌光缭绕,一缕煞气直接朝着茅无名冲击过来!

    茅无名眼中闪现惊骇神色,身躯急速倒退,可是那煞气来的太突然,也太快,一个躲闪不及,一条胳膊顿时鲜血淋淋,森森白骨霎然裸露,看上去,半条胳膊算是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