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斩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3120字

    茅无名被血尸一缕煞气所伤,半条胳膊上血肉开始融化,眨眼之间便是成为黏糊糊的血水,我跟小昭看到这情况,都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汗,不过茅无名似乎不为所动,手中桃木剑挥动的更加起劲,只见他猛地咬破嘴唇,一口鲜血喷在那桃木剑上,桃木剑顿时缭绕起一层虹光,剑雨一般朝血尸劈砍。

    我虽然不懂剑术,但是我看的出来,茅无名的剑术也是十分了得,加上他手中桃木剑威力似乎变强许多,只几阵虹光闪过,那血尸身上便被穿了几个血洞,鲜血流出,流到地面上竟将青石板都灼烧的哧哧啦啦冒出白烟。

    茅无名在这时逮住机会,对着那两个纸人命令道:“给我捆住它!”说着,手中一抛,数十条红线疾速射出,两个纸人目光呆滞,但能够听懂他的话,身子轻飘飘的冲到血尸身前,扯住红线开始一阵旋转,只是几秒钟的工夫,血尸就被红线缠绕住,红线缠绕之处,身上开始传来一阵砰砰炸响,鲜血四溅,煞气弥漫周围,不过两个纸人在这一刻却猛地一阵吸气,直接将血尸身上透出来的煞气给吸到了肚子里,与此同时,两个纸人也像是气球般继续膨胀。

    在这时,茅无名眸光之中杀气迸射,口中念叨古怪咒语,单手把持住桃木剑,纵身一跃,直接将桃木剑刺在了血尸头颅上,整个桃木剑贯穿血尸头颅从脖子里伸出来,血尸身躯轰然炸响,茅无名双脚一蹬后退,最后落在地上,而那两个纸人这时候似乎已经被煞气迷失,那原本呆滞的眼神里面透射出来血红煞光,茅无名瞅了一眼两个纸人,来不及休息,一个翻身来到纸人身前,将他们给点燃,煞气顿时烟消云散。

    我跟小昭看茅无名灭掉血尸的整个过程,看的惊心动魄。

    此时再去看我女鬼老婆,老婆大人身躯化作一道模糊黑影,轻飘飘的,在咳血乌鸦身旁,那咳血乌鸦似乎对女鬼老婆有所忌惮,先是倒退两步,随后猛地朝她咳出一大口血,女鬼快速躲闪,地面上青石板顿时哧哧啦啦冒白烟。

    我不知道为何在看到这一幕后心跳急剧加速,仿佛跟咳血乌鸦战斗的是我一样,女鬼老婆的每一个动作我都为她紧张,双手都开始冰凉起来。

    这时,女鬼老婆竟然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她的样子虽然模糊,但是轮廓上看却是极为标致漂亮,我心头一颤,只见咳血乌鸦已经再次咳出一大口血朝她喷去,吓得我啊的尖叫一声。

    不过她却十分轻松的闪开,紧接着,女鬼老婆便开始去抓咳血乌鸦,这玩意周身都蒙着一层血红色煞气,但是她却并不害怕,冲到咳血乌鸦身前,双手就开始在乌鸦身上扯动。

    顿时,一片片血红的乌鸦羽翼被她扯下来,化为道道黑色雾气,消散在空气中。

    那咳血乌鸦被拔了羽翼,性情顿时大变,忽地摆动双臂,咳出来的血就像是两道箭矢一样朝女鬼老婆射过去。

    不过就在这时,女鬼老婆模糊身影陡然一变,整个鬼影看上去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血箭射在血洞上没了踪影。

    我看到这情况,感觉女鬼老婆这样跟咳血乌鸦战斗下去不是办法,毕竟她也是个鬼,没有什么法器,所以我嘱咐了小昭一声让她注意就朝着女鬼老婆跑了过去。

    而小昭眼是看不到女鬼的,她还以为我是去对付咳血乌鸦,拉了我一下,但是最终没能拉住我,吓得她站在那里脸蛋苍白如纸,为我提心吊胆。

    我冲到女鬼老婆身旁,直接朝着递出去纸符说:“给你,用姥姥的纸符对付这畜生!”

    女鬼老婆直接狠狠瞪了我一眼,说:“你傻啊,老娘也是鬼!你想害死老娘啊?”

    我顿时一头黑线,是啊,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正在我不知如何是好时,女鬼老婆又朝我喊道:“笨蛋,我抓住他,你来!”说着女鬼直接化为一道黑影窜到咳血乌鸦身上,双手紧紧掐住乌鸦脖子,喊:“把纸符塞进它嘴里!”

    我吓了一跳,乌鸦咳血就是从嘴里咳出来的,这不是想让我死吗?不过女鬼老婆发话,我不敢违抗,硬着头皮直接将纸符朝着乌鸦嘴里塞。

    此时乌鸦浑身颤抖,周身血红煞气瞬间将我包裹住,只是,让我诧异的是,一旦煞气将我包裹住之后,我便感觉戴在手上的那骷髅戒指里面顿时传出来一股子凉飕飕的气息也将我给笼罩住了。

    “傻啊!愣着干嘛!”女鬼老婆见到一脸的疑惑,直接朝我喊。

    我连忙回过神来,猛地将几道纸符塞进了咳血乌鸦的嘴里,就在这时候,乌鸦咳出来一团脏血,可直接被骷髅戒指给吸收了,我连忙倒退出几步,女鬼老婆也身子一闪来到我身旁。

    再看那咳血乌鸦,此时一脸的恐惧,它被我将纸符塞进嘴里,此时纸符进入它肚子之内,原本血红肮脏的肚皮竟然透射出来几率金黄光芒,下一秒,乌鸦身躯开始抖动,最后砰的一声化为一阵血雨散落在地面上。

    小昭看到这情况,直接跑过来挽住我胳膊,说:“去病哥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我一脸尴尬,心想要不是有女鬼老婆帮忙,我怎么可能对付的了这么厉害的咳血乌鸦啊!

    不过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血蝠那边传来一阵嗬嗬怪叫,来不及回答小昭连忙去看,只见被我摔碎了魂瓮之后冒出来的那两个黑袍鬼影,手中此时都拿着一把黑色璞刀,身形快速的绕着血蝠旋转,旋转中手里璞刀一下一下的朝着血蝠身上砍着。

    每一刀,血蝠身上都迸射出来鲜血,那场面,看的我十分过瘾,心中也是惊叹,那两个穿着黑袍的鬼影真是厉害无比,看样子应该是姥姥以前炼化出来的实力卓越的厉鬼了。

    不一会儿,那血蝠就被厉鬼手中璞刀砍得不成样子,最后软塌塌的倒在地上化为了一滩血水。

    随之,那两个黑袍鬼影也是化为两道乌光,一下子消失了。

    我知道,姥姥炼化的这两个厉鬼,应该是只能帮我度过这一次劫难,所以他们消失掉,我也没有怎么深究。

    此时,一直坐在地上的老道长茅无名虽然受伤,但是也一直观看着这边情况,在看到那两个厉鬼的厉害之后,眸光之中闪现惊骇神色,口中喃喃自语说道:“厉害,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竟然能够将厉鬼炼化到这种地步,我茅无名真是佩服!”

    我听了茅无名这话,心中觉得挺骄傲的,看来他是被姥姥炼鬼的实力震撼到了。

    不过现在三个最大的威胁已经消除了,我们也应该赶紧离开,要不然肯定还会有更多厉害的鬼怪前来要我们的命。

    “道长,你没事吧?”我连忙跟小昭来到茅无名身前关切的问道。其实问出来这句话,我就感觉自己挺傻的,茅无名半只胳膊都变成森森白骨了,我还问他有没有事,当然我也只能这么问了。

    茅无名额头上挂着冷汗,咬了咬牙说:“我还撑得住,咱们现在得赶紧离开这里!”

    我跟小昭都是点了点头,连忙将茅无名扶起来,而在将他扶起来的时候,茅无名竟然有意无意的在我手上的骷髅戒指上摸了一下,脸上神色一阵古怪。

    当我看他时,他脸上却又恢复了本来神色,这让我心里感觉有些古怪,但是我没有问他。

    “好了,咱们快走!”茅无名意识到我有所警觉,皱了皱眉头掩饰脸上古怪神色后就快速的包扎了一下胳膊率先朝外门走。

    从大堂之内出来,周围还是一团迷雾,而且迷雾的能见度更低了,这感觉,就像是身置于云彩里一样,一米之外的人只能看到模糊影子,所以小昭一直紧紧抓着我,加上现在又是晚上,我们走的十分缓慢,抬头去看,黑压压的一片,也不知道是乌鸦和血蝠还是云雾,总之就是感觉十分压抑。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三个一直往前走,可是走了约莫五六分钟,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一座桥,看到桥上云雾缭绕,我心里感觉十分诡异,要说,我的确是离开簸箕屯一段时间了,可是我知道簸箕屯里根本就没什么桥,但是呈现我们面前的,就是一座桥!

    “去病哥哥,这里怎么出现了桥?我们是不是迷路了啊?”小昭率先疑惑的问道。

    我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可能是迷路,你想想,簸箕屯东边是深山老林,南北两面都是山脉,只有西边能够走出去,经过小李庄到镇上,可是在我的印象中,我们才走了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进到深山老林里面,更不可能走出簸箕屯,这桥肯定有鬼怪!”

    说出来这话之后,我跟小昭两个人都是一阵的惊恐,感觉不可思议,紧接着我们就扭头去看茅无名,或许他知道为什么。

    茅无名此时也是一脸的凝重,他深邃的眸子朝着那阴桥看了看,随后倒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这是阴桥!”

    “阴桥?”我跟小昭都是一愣,不知道茅无名口中的阴桥到底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