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千鬼叩拜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1本章字数:3754字

    我虽然跟阿奴认识不到半天时间,可她是姥姥炼的厉鬼,我感觉跟她有感情,加上刚才过阴桥的时候她救过我的命,还又帮助小昭输气,所以我不想看着她就这么死了,她刚刚冲我那一笑,我看出来她眼神中的决绝,我心里难受极了,连忙冲出去打算帮助她。

    可我刚跑出去两步,小昭跟女鬼老婆却一下子拉住了我衣服,小昭说:“去病哥哥,你别去啊,我们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阿奴姐姐这么做有她的道理,你去救她,只会白白搭上性命!”

    我摇了摇头,说:“不行,不能让阿奴就这么死了!”我倔强的性子上来了。

    “去病哥哥,我求你了!”小昭顿时急的眼泪都流出来。

    而这个时候,忽然一股子更加浓郁的阴冷气息从远处压了过来,我忍不住浑身汗毛竖起,打了个寒颤,扭头去看,只见更多的阴兵已经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它们速度极快,一个个脸色呆板僵硬、目光却如冷刀般阴森诡谲。

    而头顶纸符、身上罩满金光的茅无名此时也是踉踉跄跄一脸黑气的跑了过来拦住我说:“你不要命了!赶紧跑啊!那女鬼或许能够抵挡一阵子,只要我们冲出去簸箕屯,就算是捡了一条命!”

    我听了茅无名这话,狠狠瞪了他一眼,再看小昭那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一时间犹豫不定,我不想让阿奴死,但是我也不想连累了小昭,扭头再去看阿奴,她此时已经被数十名阴兵重重包围住,我心里顿时难受的要死,难道我就要这么放弃阿奴了吗,我很不甘心。

    就在我犹豫不决之时,女鬼老婆却忽然对我说:“你跟他们先走吧,我留下来帮助阿奴,放心吧,我们两个加起来,肯定能够拖住阴兵一阵子,这样你们就会有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了!”

    我听她这么说,心里更加难受起来,阿奴对抗阴兵是必死无疑,她再加入,那不还是一样的羊入虎口吗?毕竟阴兵足足上千,现在已经都发现我们,就算是她实力再强,难道还能抵挡住这么阴兵千军不成?

    我连忙摇了摇头,说:“不行!”

    女鬼老婆听了我这话,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冲我笑了笑。忽然,我便十分突兀的感觉周身冰凉彻骨,瞬间犹如跌落冰窖之中,当再抬头时,却看到一张出尘脱俗如天山雪莲般高贵冷艳的绝美脸颊。

    我愣了一下,那张绝美脸颊上微微浮现笑意,随后将红润欲滴的红唇贴在了我嘴上亲了亲,说道:“万去病,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虽然平时有点呆傻,却是重情重义之人,不过这阴兵极难对付,这次我若不出手帮助,估计你们是逃不掉的,记住我,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说完这句话,她那清澈如泓的眸子里闪现一丝柔情,紧接着便身躯一闪,化作一道彩光朝着阿奴飘了过去,我顿时感觉周身那股子如入冰窖的彻骨寒意消失了,不过这时,我却愣住,眼角不知道何时已经有一滴泪水滑了出来。

    是的,刚才那张冷艳到令人心颤的脸就是我女鬼老婆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楚的看清她的脸,可是,第一次看清她,她却要为我牺牲,莫名的,我感觉心里被狠狠的揪了一下,我望着女鬼老婆的身影,说不出的酸楚。

    这时小昭跟茅无名又冲过来拉住我,我却顿住身子一动不动。

    我从来都没这种感觉,这是一种一下子坠落爱河的感觉,从看清楚女鬼老婆那张出尘脱俗的脸蛋一瞬,我就沉沦了,再加上平时性格傲娇的她,却又肯为我去死,我的心,一下子就被她揪住了,死死地揪住。

    “去病哥哥,走吧!求求你了,走吧!”小昭还是紧紧拉着我,哭着喊道。

    但是我此时已经不想走,我对着小昭说:“你跟茅道长走吧,赶紧离开!”说着我抬头用请求的眼神去看茅无名,茅无名一副很无语的样子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走过来抓起小昭胳膊就拽着走,小昭却忽然扭头在茅无名的手上咬了一口。

    “去病哥哥不走,我也不走!”小昭挣脱开茅无名,泪水顿如决堤洪水冲我喊道。

    茅无名看了看我,一脸无奈的站在了那里。一时间,我们三个人都没有走掉,而此时,远处已经传来一阵阵的惨嚎声,我急忙扭头去看,只见女鬼老婆手中已经抢夺过来一把青色长刀,一下一个的劈砍在阴兵身上,阴兵直接被女鬼老婆一刀砍死化为乌光消失,阿奴实力也是不凡,妖媚的身影轻飘飘的,每当落在一个阴兵身上时,都是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将阴兵脖颈咬断,然后大口大口的吸食鬼血,阴兵瞬间血被吸干,化为一具骷髅,随后崩碎散落在地上。

    这一幕看的我心惊胆颤,没想到女鬼老婆跟阿奴的实力的确不能小觑,竟然上来就杀死了几名阴兵,可是好景不长,阴兵毕竟是足足上千,很快阿奴便是被五六个阴兵从半空中扯住,然后重重摔在地上,无数阴森森的刀光剑影朝着阿奴刺去,我心头猛然一跳,担心阿奴,可就在这时,女鬼老婆身影骤然闪到阿奴身前,长刀一挥吓退掉几名阴兵,紧接着她双手猛然大开大合,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再次从她双掌间生出。

    随着她这般动作,忽然之间,原本还将她和阿奴包围的密不透风的阴兵们,在看到她双掌之间那巨大黑色漩涡之后,呆滞目光里竟然浮现崇敬之色,紧接着,齐刷刷的将手中兵器丢掉一旁,然后又齐刷刷的跪拜在了地上,三拜九叩。

    这一幕,前后差距太大,我根本都没反应过来,完全不知道这阴兵们是怎么了,刚才都还想置阿奴和女鬼老婆于死地,我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可是怎么一下子却又跪拜起来了呢?我朝着那边看去,发现女鬼老婆跟阿奴也都是诧异神色。

    而这时,女鬼老婆迟疑片刻之后,手中黑色漩涡消失,朝着那跪拜在地上的阴兵厉声喊道:“还不赶紧给我滚!”

    那跪拜在地上的阴兵听到女鬼老婆这话,都是点了点头,紧接着,一股子极为强盛的阴气像是浓雾一样兀然弥漫周围,随后,阵阵阴风吹过,却再看那阴兵所跪拜之处,竟然不见了任何一个阴兵的影子。

    阴兵来的突然,消失的竟然也是这么迅速,只是一阵浓郁阴风呼啸而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被震撼到了,完全不知道他们为何会突然对女鬼老婆叩拜,也不明白为何女鬼老婆一声厉喝,他们就会消失,仔细去看她脸上神色,我看出来她也是一脸疑惑,似乎对这情况跟我一样不知情。

    这时小昭跑过来拉住我手,哭着说:“去病哥哥,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继续去看女鬼老婆,这时她的身影又模糊起来,不过我看到她冲我笑了一下,她那笑,虽然模糊,却是让我心旌摇曳,一时间我开始感觉,她的身份更加神秘起来。

    之前姥姥在信中和托梦时都提醒过我,让我好好对她,这一刻,我才真正意识到她的重要性。或许,姥姥早就知道她身份的神秘,所以才让我对她好点,而现在,我感觉已经沉沦,我喜欢上了她了,被她揪住了心,我想,就算我不想不对她好都不行了。

    茅无名此时脸上一脸的惊愕,他走过来对我说:“迫使阴兵改道而行,我茅无名这辈子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看来,阿奴的身份的确不简单啊!”说着,双眼放光的看着我。

    我瞅了他一眼,感觉这老家伙真是虚伪,明明知道刚才是女鬼老婆吓走了阴兵千军,却把这一切功劳归于阿奴,看来,他是想掩饰自己知道女鬼老婆在我身边的事实。当然,至于他为什么要隐瞒我还不知道,但是我已经猜测出来他不怀好意。

    想起刚才他为了自己保命宁愿丢下阿奴,我气不打一出来,但现在还不是我发火的时候,毕竟接下来想要找到姥姥的棺椁和遗体,还是需要他师兄帮助的,眼下我只能是闭嘴,并且在他面前装作没有识破他的心思。

    于是我讪笑一声,说:“是啊,阿奴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说着我去看阿奴。

    阿奴已经跟女鬼老婆那模糊身影都飘了过来,此时的阿奴在看女鬼老婆时,那妩媚的眸子里也是充满了崇敬和感激,当然,阿奴跟女鬼老婆都聪明的很,加上茅无名刚才在最危险时候暴露出贪生怕死本性,所以都不搭理他。

    “好了,现在阴兵改道,我们也算是安全一点了,刚才我看到远处有零星灯火,咱们还是尽快离开簸箕屯吧!”我深深的看了一眼女鬼老婆和阿奴之后,便是说道。

    小昭紧紧抓住我,点了点头。这傻丫头虽然精明鬼怪,但是心思却单纯的很,根本不会如茅无名那样城府很深早就料到我身边存有女鬼老婆。

    这时茅无名点了点头,说:“好,赶紧走,希望接下来不会再发生什么古怪事情!”说完这话,他不经意的朝着我身边女鬼老婆瞥了一眼,然后转身走在前面。

    我留意到他目光,心中哼了一声,随后拉着小昭就跟在他身后继续赶路。

    此时夜色深深,凉风习习,阴气虽然浓郁,但是却比之前稀薄许多,月光渗透雾气洒在地上,如点点磷光,而且我留意到,随着远离簸箕屯,阴气似乎越来越稀,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马上就要离开簸箕屯了。

    继续赶路,约莫走了十分钟,凭借感觉,前方不远处就是簸箕屯跟小李庄的交界处。

    其实簸箕屯跟小李庄之间只隔了一条浅坳,浅坳是簸箕屯北面山岭上延伸下来的,形成原因是每逢下雨,山脉上积水流下冲刷,只是这里地面表层都是花岗岩石,多年来只是形成了一道浅坳,并不能阻人去路。

    朝着前方看了看,远处零星灯火越来越近,我心头大喜,感觉看到光亮心里安稳了许多,刚才所有的经历,让我生出一种对光的迫切怀念。小昭跟茅无名也是看到了远处亮光,脚步加快。

    可是就在即将靠近那浅坳处时,前方一阵阴风吹过,阴风夹杂浓郁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我顿时恶心欲呕,小昭秀眉皱起,下意识捏起琼鼻说:“怎么这么腥臭!”

    茅无名也不自禁一口气憋住,脸色凝重朝前方看去,接着他连忙抬头看半空,又回头观望,霎时,眸子里就迸射出来惊讶。

    “真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强大的锁魂阵法!”他一脸惊叹的说道,然后又扭头对我说:“你姥姥真是不简单呐!”

    锁魂阵法?我心中正疑惑时,小昭忽然拉着我的胳膊指着半空说:“去病哥哥,你快看!你快看!”

    我当即抬头去看,只见半空之中十几只血蝠飞过,不过忽然,正在飞着的血蝠就像是遇到了屏障一样,砰的一声撞击到什么,一下子跌落在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