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076字

    我一脸茫然,冲黑子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你刚才没看到我在睡觉吗?”

    黑子皱了皱眉头,一脸阴冷,没有说话直接打开门冲了出去。我被黑子这举动搞的紧张兮兮的,心中同时在想,茅无名怎么突然消失了,难道这家伙跑了?瞅了一眼床上背对着我熟睡的胖子,不再犹豫,紧随着黑子身影冲了出去。

    黑子身影如狸猫一般迅速,我刚冲出门口,就见他背影在楼梯拐角处一闪而逝,此时正是凌晨时分,整个楼道里面都比较阴暗,寂静的有些吓人,我莫名的有些紧张,不过还是赶紧追上去,可跑到拐角处,我却并未发现黑子身影,就在我疑惑黑子去了哪里,忽然听到电梯竟然“叮”的一声响就关上了,我下意识跑过去想要摁住,可电梯已经下去了。

    我心头疑惑,黑子坐电梯下去干什么,追的是谁?茅无名吗?来不及多想,赶紧跑到楼道口开始朝下跑,不过我刚冲到下面一层楼,在楼道口又听到了“叮”的一声,我以为是黑子,转身去看,但是电梯打开,却并未有什么人出来,这时候我心里有些发毛,电梯里面难道没人么,心里的恐惧开始放大,不过我还是鼓足了勇气颤颤来到电梯瞅了一眼,果然,电梯里面什么人都没有。

    这就让我疑惑了,宾馆里就这一个电梯,除了走楼道爬,上下都得用它,可刚才黑子从上层坐电梯下来,不过半分钟时间,竟然不见了人影,当真让我疑惑,难道刚才坐电梯的不是黑子?可要不是黑子,难道是茅无名?就算是茅无名,电梯开了,怎么什么影子都没见到呢?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不经意的一瞥,我看到阴暗的楼道拐角处,竟然有一个模糊的黑影背对着我站在那里,我瞥到一瞬,顿时吓得头皮头发麻,这种在阴暗的环境里突然看到一个身影的感觉,真是让人心脏颤抖的不行。

    我连忙冲那边喊了一声:“黑子?是你吗?”

    那黑影听到我喊声,缓缓扭转过头来,紧接着,一张煞白的脸出现在我面前,那第一感觉,像是女人敷面膜只漏出来几个黑洞窟窿,吓得我顿时喊叫一声倒退出几步!浑身都被吓得有点不受控制,心脏剧烈跳动,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过下一秒,那张诡异煞白的黑洞脸竟然嘴角微微扬起来,朝我诡谲一笑,黑影轻飘飘的倒退进阴暗的楼道深处,旋即消失不见。我瞳孔放大,愣愣的看着那里,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终究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就在这时候,我身旁的电梯却再一次“叮”的一声响,然后自动关闭,显示朝着楼上去了。

    我被这诡异的现象吓得已经不行,连滚带爬朝楼道口跑,想着赶紧跑回房间找胖子,这样身边有个活人,总不会太恐怖。

    可刚来到楼道口,黑子那身影却闪电一般出现在我身前,吓得我连忙倒退一步,凝神去看他,只见他单手提着铜钱古剑,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呼吸极为粗重,浑身透着一股子阴冷杀气,而且那冰冷眼神瞥了我一眼后,冲我问道:“看到那阴灵体了吗?”

    我顿时一愣,难道刚才在楼道阴暗里吓到我的是阴灵体?连忙说道:“它,它消失了,而且刚才电梯也自动上去了!”

    黑子冷眸盯我一眼,二话没说,身躯再一次朝着楼上冲去,我也赶紧追赶,心想要是阴灵体真的跟来了,那么我们是十分危险的,或许跟在神秘的黑子身旁会安全点,不过黑子速度真的太快,我刚要跟他,他却已经冲到了楼上楼梯口!

    “畜生!还想跑!”

    忽然,我听到楼道口的黑子大喝一声,连忙抬头去看,只见他单手持着铜钱古剑,势大力沉的朝着身前劈砍了下去。

    看到黑子手中动作,我顿时恍然,刚才电梯上的古怪定然是那阴灵体在作祟,连忙冲上楼去,只见此时黑子正在跟身穿黑袍的阴灵体打斗。那阴灵体脸面虽然被黑袍遮住,不过我能感觉出来,它就是在浅坳那边从锁魂中逃离的阴灵体!

    阴灵体不愧是厉害的鬼祟,黑子的铜钱古剑招招凌厉,但它却轻松躲开,长长黑色袍袖挥动间碰撞在铜钱古剑上,竟然传出金戈交击之声!

    眨眼之间,两人交锋十招,这时黑子单手把握青铜钱古剑,振臂一颤!

    霎然,古剑上镶嵌的数十枚铜钱腾然飞起,在虚空中形成一道诡妙阵法,阵法一旦形成,铜钱嗡鸣响动,朝着阴灵体攻击过去,阴灵体见得阵法似乎有些害怕,身影急速倒退,不过下一秒,阴灵体两道黑色袍袖一挥,其中却是兀然窜出两道乌光,乌光一闪,半空中竟然呈现十字交叉状,朝那铜钱阵法上劈砍。

    “嗡!”一阵剧烈的响动传出,周围空气都像是震颤了一下,紧接着,那铜钱阵法顿时溃散掉,悬浮在半空的铜钱阵法一旦被破,顿时嗖嗖被吸回古剑上面,黑子也是倒退半步,脸上血色一下像是被抽空一样,看上去十分苍白。

    看到这里,我心头一紧,忍不住为黑子捏了一把汗,恨不得冲上去把阴灵体给消灭,可我又没什么实力,只能干着急。

    这时,那阴灵体得势,黑色身躯急速飘过来,两道凌厉乌光直接朝着黑子脖颈绞去!这一下,若是被乌光击中,黑子必然身首异处,我下意识的心脏一颤,连忙喊了一声黑子,可他脸色煞白难看,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眼见着乌光就要绞在他脖子上,我脑海一闪,响起怀里姥姥留给我的纸符,直接掏出来朝着空中一抛。

    顿时,纸符竟然片片散发出来金光,那乌光碰触在纸符上面,立马收缩回去。而这时黑子也算是有了反应时间,手中铜钱古剑再次一震,上面铜钱立马飞起悬浮,他赶紧咬破嘴唇朝着铜钱上喷了一口血,然后手中古剑朝着阴灵体一挥,口中大喊:“疾!”

    一瞬间,沾满了黑子鲜血的铜钱,嗡鸣着再次形成那诡异阵法,而且这次阵法看上去比着之前厉害许多,阵法形成的一瞬,铜钱镂空里顿时透射出来道道煞红光束,阵法浑然一体,一道更加强大的煞红光束如笼罩灯一般朝着阴灵体罩过去!

    阴灵体吓得身影急速倒退数步,但是那煞红光束却直接将它给笼罩住,它那黑色袍子顿时在半空中一阵剧烈扭曲,一滩滩腥臭脏血从袍子里哗啦啦流淌出来,而这时,那黑袍中一道模糊的阴灵突然一闪,直接冲破黑子的诡妙阵法朝我冲击了过来!

    那模糊的阴灵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是冲到我身前,黑子来不及反应,我心头猛然一颤,暗道这阴灵体的阴灵估计是想杀了我!下意识倒退,却忽然感觉身后冰凉,扭头一看竟然是女鬼老婆那张模糊而又标致的脸蛋,千钧一发之际,女鬼老婆模糊身影一旋,直接挡在我身前,双手乍然张开,黑色漩涡裂空出现,那阴灵顿时化为一张死人脸,面露惊慌,随后一个转身快速逃离了!

    我看到阴灵体的阴灵消失掉,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了下来,冲着身前女鬼老婆笑了笑,女鬼老婆瞅了我一眼,身子轻飘飘的凑到我耳边说道:“这阴灵体十分古怪,以后你一定要小心!还有,这个叫张羿的黑子也不简单,竟然能感觉到我身上微弱的鬼气,我先藏你身体里,以免被他怀疑!”话音落下,她那模糊的脸便是消失掉。

    黑子这时收起铜钱古剑,长长吁出一口气,似乎因为刚才的惊险和紧张,并未留意到女鬼老婆出现过。他长长吁出一口气,阴冷的眸子瞅了我一眼,说道:“刚才,多谢你救了我!”

    我深呼吸一下,笑着说道:“没事,兄弟之间多关照!”

    黑子又深深瞅了我一眼,眼神古怪,随后口气冷淡的说道:“我没兄弟,也不会把任何人当兄弟,你刚才救了我一命,我会还你一命的!”说完,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块锦帕,十分仔细和爱护的擦拭着铜钱古剑上那沾了血的铜钱。

    我顿时有些尴尬,说实话,之前感觉黑子这人神神秘秘的,知道不会很好相处,可是没想到我救了他,他还是这么冷淡,心里难免有点不爽,当然我又一想,或许他就是这种性格的人,冷漠而又沉稳,神秘而又有实力,这种人总是异于常人也难免,我反倒是有点更加佩服他了。

    然而就在这时,电梯竟然传来“叮”的一声响,我跟黑子都是扭头去看,只见茅无名竟然背着一个漆红色的长方形木匣子走了出来。

    看到茅无名的一瞬间,我真想掐死他,大半夜的消失掉,肯定跟那阴灵体有关!黑子也是眸光如刀,身躯一闪,手中铜钱古剑直接朝茅无名脖子上就架了过去!

    “快点说!你到底跟那阴灵体什么关系?刚才去哪里了?!”黑子脸色阴冷,身上透出来一股子冰凉如刀般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