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木匣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093字

    茅无名刚从电梯出来,忽然看到黑子铜钱古剑一闪,脸上顿时吓得没了血色,当听到黑子问话之后,一脸诧异说道:“阴灵体?在哪里阴灵体?”

    黑子怒哼一声:“别装蒜!快说!”

    茅无名连忙解释:“我刚才去取东西了!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阴灵体追来了?”

    我见架势不对,连忙上前给黑子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冲动,黑子却不理我,冷冷盯着茅无名,手中铜钱古剑依旧架在他脖子上,似乎随时都会给他来一刀。

    我皱了皱眉头,对茅无名说道:“茅道长,阴灵体的确来过,只是刚被黑子给赶走了!而且这大半夜的,看你消失在了房间,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茅无名一脸尴尬的说:“我怎么会出事,刚才我也没遇到什么阴灵体啊。”说着,他将背着的漆红色木匣子从挎肩上拿下来,继续解释:“我之前在镇上某处藏了点东西,凌晨时分醒来才突然想起,然后赶着去拿了回来,不信你们看!”说着他将木匣子朝我一递。

    我听了他这话,瞥了一眼那漆红色木匣子,也没怎么在意,而后便深深的瞅了他一眼,心中忍不住怀疑,凌晨时分去拿东西,这老道士当真古怪。黑子也是跟我一样想法,阴冷的眸子中除了杀气之外就是怀疑。

    “臭道士,别想隐瞒真相,那阴灵体到底跟你什么关系?”黑子再一次逼问道。

    茅无名听了他这话,脸色忽然阴沉下来,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那阴灵体是我引来的?还是说,你怀疑我就是那阴灵体?小子,我看你实力不错,对你忌让三分,可你不要太放肆了!”

    黑子却一脸阴冷,并不说话,目光如刀,就那么冷冷的盯着他,手中铜钱古剑依旧架在茅无名脖子上。

    我见茅无名脸色不对,口气也是变了,担心他会跟黑子打起来,连忙劝说:“好了茅道长,黑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刚才阴灵体出现,差点要了我们的命,还害的黑子又受伤,而你却突然在凌晨消失,难免会让人怀疑,所以你不要怪黑子,当然,黑子,你也不要冲动,我相信茅道长出身名门正派,怎么会跟那阴灵体这种至阴至邪的鬼祟有关联!”

    茅无名听我这么说,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直接背起那漆红色的木匣子,朝房间走去。黑子被我这么一说,身上那股子阴冷杀气倒是也减弱不少,只不过他性格看似极为倔强,虽然收回了铜钱古剑,但一双冷眸还是紧紧盯着茅无名背影,神情凝重。

    等茅无名身影消失在阴暗的楼道里,我长长吁出一口气,朝黑子问道:“兄弟,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如此怀疑这老道士吗?是不是之前胖子开车撞人那会儿,你跟他出去追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子冷眸瞅了我一眼,说道:“我已经跟你说了,我没兄弟,我刚才欠你一命,会还给你!”

    我顿时一头黑线,这人真是古怪的很,简直就像是冷硬的石头,我这么随和一人,他竟然对我如此冷漠。我叹了口气,说道:“好吧,随你!”说完就很无语的朝房间走。

    不过这时候,黑子却又突然说道:“你先告诉我你又为什么怀疑茅无名这人有问题?”

    我停下脚步,扭头说道:“因为在簸箕屯浅坳那边时,刚才跟你打斗的阴灵体我遇到过,还看到过它的脸!”

    黑子深邃眸子霍然一亮,古怪眼神看着我,问道:“是不是跟茅无名一样的脸?”

    我一听黑子这话,心头猛地颤动,连忙说道:“你怎么知道?”心里也更加好奇起来。

    黑子漆黑眸光闪烁不定,像是沉思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因为来的路上那会,我深入黑夜去追阴灵体时,也看到了那张脸,是跟茅无名一模一样的脸!而且,我本来感觉茅无名追上了我,可一扭头,他却像凭空一样消失。”

    “啊?”我心头莫名感觉诡异起来,尤为心悸,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了,看来当初在浅坳时,我看到的阴灵体那脸,的确跟茅无名一样,绝对不是幻觉!可是,既然不是幻觉,茅无名为何当初告诉我说是因为心怀芥蒂才产生幻觉呢?

    我已经被这诡异和疑惑搞的脑子有点乱,瞥了一眼黑子断臂,问道:“黑子,你这胳膊被阴灵体砍掉之后,剩下的断臂去了哪里?还有,为什么茅无名追赶上你后又突然消失?这太诡异了吧!”

    黑子一脸沉郁,说道:“我的断臂被阴灵体砍断之后,也是莫名消失,当初跟阴灵体打斗,那鬼祟实力着实不弱,而且它趁我不备竟然在夜色里偷袭了我,然后忽闪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于为何当初追赶上我的茅无名也消失,我也是很纳闷,加上阴灵体跟茅无名有着一样的脸,不得不让我怀疑他!”

    听黑子这么一说,我心中恍然,明了当初为何黑子总是用怪异的眼神看茅无名,原来是因为也看到了阴灵体的脸,可是现在问题还是没有调查出来,到底茅无名是否跟阴灵体有着某种联系呢?要是有联系,会是什么联系呢?我心里忍不住开始猜测。

    黑子见我沉思,皱了皱眉头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感觉这茅无名不简单,甚至我怀疑,他当初跟你们从簸箕屯出来,也都是在他预料之中,只不过,他跟阴灵体到底是什么关系,还需要慢慢调查!”

    我点了点头,心里十分忐忑,愈发感觉这茅无名真是令人看不透了。说实话,我之前就有一种感觉,这臭道士当初出现在簸箕屯就显得突然,而且经过了走阴桥,遇阴兵,渡浅坳重重事端,我发现他身上的怀疑点越来越多,不知道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阴谋,而且,若是这一切事端若都在他预料中的话,那岂不是我们都在被他牵着鼻子走?

    越想我心里越感觉茅无名此人不简单,只是我还有一个疑惑,若这件事情真的是茅无名早就算计好的,那么他为什么要牺牲掉自己胳膊呢?

    忽然,一想到茅无名废掉的胳膊,我连忙瞅了一眼黑子的断臂,心头顿时一颤,一个诡异甚至可以说是变态的想法在我脑海里生了出来,我蓦然抬头盯着黑子,说道:“那,那漆红色的木匣子里肯定有古怪!”

    黑子一听我这话,瞅我一眼,漆黑眸子豁然明悟,紧接着他二话不说就朝着房间冲去,我也赶紧跟在他后面朝房间里跑,可是刚冲进房间,却发现茅无名此时正打开那漆红色木匣子,抓出来一把白色粉末朝着自己那早就废掉的胳膊上擦着。

    黑子一下子愣在那里,我也愣在那里。说实话,我还以为茅无名木匣子里装着的是黑子被斩断的那一截断臂呢,看到是白色粉末的一瞬间,我心里不免有些失望,黑子怔住,那眼神中也是古怪,看样子应该跟我一样失望。

    “茅道长,你这木匣子里装的是什么啊?”我心里虽然有些失望,可还是十分好奇的问道,心想莫不是止痛的药物?

    黑子却一脸凝重,眸光盯着那木匣子里的白色粉末,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茅无名抬头瞅了我一眼,说道:“这是尸粉,是用死人的尸油熬炼而成,对尸毒有着很强的疗效,我之前在簸箕屯被乌鸦咳出来的血废了胳膊,虽然用法术止痛,可还是剧痛难忍,所以用这尸粉擦一下,感觉效果真不错。”说到这里,他冷眼瞅了下黑子,道:“你胳膊中了阴灵毒,要不要来点?”

    黑子冷冷看了一眼茅无名,说道:“我身上的阴灵毒已经无碍,不用这种脏东西。”

    茅无名讪然一笑,低下头去继续抓起尸粉在胳膊上擦,而这时,我忽然感觉周围空气里像是弥漫着一种奇怪的味道,仔细的嗅了一下,却又若有若无的,心想这味道难道就是尸粉传出来的?再次瞅了一眼那尸粉,也没多想,只是感觉尸粉挺瘆人的,的确算是脏物。

    可当我扭头看黑子时,他那原本漆黑发亮的眸子里眼神竟然开始飘忽起来,紧接着,他眼神空洞的对我说:“时间不早了,赶紧继续睡吧!”说着,身子直挺挺的朝着床边走去,然后又直挺挺的倒在床上,很快便起了鼾声。

    我感觉黑子一下古怪起来了,他刚才看上去还精神抖擞,怎么突然就精神萎靡要睡觉了呢,而且之前他告诉我说,他睡觉从来都不在床上的,可这次却直挺挺的倒床上去了,连后背上的铜钱古剑都没来得及解下。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我忽然又嗅到了一股子古怪味道,紧接着,我感觉一阵困意袭来,眼皮也十分沉重,无意间,却是瞥到房间门后面竟然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不过这时我感觉那股子困意来的太猛,就像是被迷魂香迷晕了一样,身子直接朝之前打好的地铺上躺了下去,在倒下去的一瞬,我再次隐约看到茅无名那模糊的面容上闪过了一丝诡谲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