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解释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141字

    第二天醒来,我感觉头疼欲裂,就像是经过一场宿醉似地,扭头去看却发现黑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就站在床头,一双冷眸紧紧盯着还在睡觉的茅无名,我心头疑惑,问道:“黑子,你干嘛呢?”

    黑子没有回头,口气冰冷的说道:“我昨晚上睡床上了!”

    我没反应过来他这话,打了个呵欠说:“是啊,睡床上了,怎么了?”

    这时黑子忽然扭头,冰冷眸子盯着我,说:“我这是第一次睡床!我身上的禁忌被打破了,命运也就改变了!天命劫运开始了!”

    我听了他这话,微微一愣,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笑说道:“你这人真古怪,什么禁忌,难道这世上还有不让人在床上睡觉这种禁忌一说?天命劫运,你说的太玄了吧!”

    黑子一脸凝重,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将后背上的铜钱古剑抽出来,剑刃对准正熟睡中的茅无名。

    看到他这般诡异的举动,我连忙问道:“黑子,你这是想干嘛?”

    黑子冷冷说道:“我从来都不会在床上睡觉,昨晚上肯定是这道士施了手段,让我身上的禁忌破除,我断定这人十分古怪,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他杀了,以免接下来多生事端!”

    听了他这话,我心里顿时开始回想昨晚上事情。也是,昨晚上本来好端端的,忽然就困意浓郁起来,而且黑子本来十分清醒,却忽然眼神飘忽空洞,竟然直挺挺躺床上,这里面的古怪,肯定跟茅无名有关。难道昨晚上我们都中了迷魂香吗?

    我皱了皱眉头,脑海里隐约浮现昨晚邻睡前茅无名那诡谲笑意,然后直接站起来拽了拽黑子衣服,给他使了个眼色,黑子扭头疑惑着瞅我,我小声说:“你跟我来!”

    他迟疑了一下,收起铜钱古剑跟我出了房间,然后问我:“怎么了?你难道不觉得茅无名这人很有问题吗?现在杀了他,免得以后闹出什么事来!”

    我苦笑一声,说:“黑子,我看你平时比较沉默,感觉你也算是个稳重的人,可是你为什么在对待茅无名的问题上又这么冲动,说实话,我也感觉茅无名有问题,可你也不至于杀了他啊,我们是处在法治社会,能随便杀人吗?再说,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到底搞什么名堂,先稳住他,我相信依你的实力,即便是他真的有阴谋,到时候也能应付!”

    黑子听我这么一说,想了想说道:“可我就怕这家伙隐藏了实力,到时候难以对付,再说,我现在怀疑他跟那阴灵体有着某种关联,阴灵体可不是好对付的玩意,到时候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

    我叹息一声,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但是你还不能杀他,一方面杀人可是要坐牢的,胖子和刘瑾都是警察身份,你在警察面前杀人,这很不明智,另外一方面,我还有求于他,我需要他帮我引荐他的师兄,然后去找我姥姥的棺椁跟遗体,再一个,你杀了他我们就不知道他到底跟阴灵体是什么关系了!难道你不想调查出来吗?”

    黑子漆黑的眸子深深看我一眼,良久,他才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不过紧接着他又问我:“对了,之前在小李庄相遇时,你说你的姥姥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姥姥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够布置下那么厉害的锁魂阵,刚才你又说需要茅无名的师兄帮你去找姥姥的棺椁和遗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看黑子那一脸好奇的样子,感觉他这人不错,然后就将我身上发生的事情以及姥姥是炼鬼师的身份告诉了他,黑子听了之后,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似乎我说的都像是胡乱编造的一样,看上去,他对这件事情也感觉着实诡异。毕竟,姥姥的坟墓被掘,棺椁被抬走,这的确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皱了皱眉头,黑子说道:“我现在胳膊已经断掉,怀疑是那茅无名的阴谋,接下来也没什么事情做,而且我的天命劫运也开始了,不如就跟在你身旁,一方面可以帮你解决点麻烦,另外一方面,我一定要查清楚茅无名跟阴灵体的关系,揪出来那阴灵体,报我这断臂之仇!”

    我听他这么说,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说道:“好,以后咱们是兄弟,我也会帮助你调查阴灵体的,现在我们的目标也算是一致了,接下来就跟我一起去找茅无名师兄吧!”

    黑子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他看我的眼神中多了一丝东西。我冲他笑了笑,心里有些高兴,刚才称呼他兄弟,他竟然没有拒绝,看来黑子似乎已经把我当成是自己人了,有这样的人在我身边,说实话,这种踏实的感觉我说不出来。

    接下来,我们两个返回到房间。此时胖子跟茅无名都已起床,茅无名背着漆红色木匣子站在胖子身前,说着昨晚上我跟黑子遇到阴灵体的事情,胖子听了后,吓得连忙从包裹里掏出来一条画着古怪符号的红裤衩换上。

    我看这胖子举动,忍不住想笑,问道:“国良兄,你干嘛呢?”

    胖子抬头看我跟黑子一眼,连忙问:“你们昨晚上真的在宾馆里又碰到阴灵体了?那鬼玩意真的盯上我们了吗?”

    我跟黑子都是点了点头。胖子顿时一脸错愕说:“哎呀妈,幸亏上次跟师父要了个符咒裤衩,要真遇到那阴灵体,估计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神灵保佑,阴灵体这畜生赶紧离我们远点吧!”他一脸的惊慌表情。

    看到胖子这反应,我心里一阵无语,怎么感觉这人除了猥琐外还有点逗比呢,问道:“你穿个裤衩有毛用,阴灵体实力极为强悍,就连黑子都被它断了手臂,你这裤衩能救你命吗?”

    胖子却很严肃的点了点头,显得一本正经的说道:“这裤衩可是我师父施了法术的,跟辟邪之物开了光一样,能够保佑我,再说,那阴灵体阴险狡诈,杀了我也就算了,要是不小心把我下面废了,那我这辈子就生不如死啦!”

    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无语的想撞墙去死,看来这家伙真是个猥琐的逗比,我对他的印象也定格成为一个猥琐的逗比胖子。

    这时黑子冷眸瞅了一眼胖子,说道:“好了,赶紧走吧!你哪里这么多废话!”

    胖子看了一眼黑子那张阴冷的脸,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来,看上去倒是很听黑子这个二师兄的话。一旁的茅无名干笑两声,朝我跟黑子说道:“对了,你们两个一大早去哪里了?”

    我跟黑子对视一眼,脸上神色不漏痕迹,说道:“哦,没去哪里,时间不早了,茅道长,我们赶紧去找你师兄吧?”

    茅无名深深的瞅了我跟黑子一眼,点了点头,背着木匣子便是朝着外面走。胖子穿上鞋跟我们一起从房间里出来,而这时小昭和苏尹以及刘瑾刚起床正在洗刷,所以我们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站在女生房间外面等的这间歇空挡里,黑子一脸凝重,十分沉默,我感觉,或许是我跟黑子对茅无名心怀疑惑的原因,气氛有些尴尬,当然,胖子还不知道我跟黑子对茅无名的怀疑,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天,这个逗比先是问了茅无名作为道士能不能娶老婆行房的事情,又问了一些稀奇古怪而又猥琐的问题,听的我心里很无语。

    不一会儿小昭她们从房间里出来,我们一行人就离开了宾馆。由于早饭没吃,于是便在宾馆旁边随便找个饭馆,吃饭时我把接下来的打算跟他们说了,小昭是肯定要跟在我身边的,而刘瑾因为公务在身,不能跟我们一起走,胖子虽然是警察身份,但他那逗比性格加上富二代,一看就是打酱油,在听到黑子愿意跟我一起后,也是要跟着,而漂亮女孩苏尹因为喜欢粘黑子,倒是也愿意尾随我们。

    这样一来,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就和女警刘瑾分开,然后胖子开车,朝着茅无名师兄的居住地赶去。

    茅无名出身茅山一派,他告诉我们,其实他的师父是茅山一派第九十八代传人,几十年前,师父因为跟茅山派的另外一位师兄在道教教义和文化宗旨上发生了一点分歧,所以便一气之下离开茅山,来到沂閖县一处山脉开山立派,之后却又因为跟师兄矛盾解除,终究再次归于茅山门下,只是山头已经立下,最后便成了茅山门下的一个分支。

    一路行程,茅无名絮絮叨叨说他们茅山派是如何的名门正派,是如何的广为流传,甚至还给我们灌输道教文化,听的我心里枯燥之极,说实话,我对他的门派半点兴趣都没有,我只是想尽快找到他师兄,帮我算出姥姥棺椁和遗体在那里,然后赶紧去找姥姥遗体重新安葬,我才懒得听他瞎叨逼,最后干脆都闭上眼,快要睡着了。

    而黑子自然也不愿意听茅无名的话,身躯坐的笔挺,就那么目视前方,一脸的凝重,小昭和苏尹两个现在已经成了好朋友,坐在后排说着她们女孩子的话题,倒是胖子个逗比乐呵呵的一边开车一边听茅无名讲述,看上去还津津有味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