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半路变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134字

    时间过的很快,当我们接近茅无名所说之地时,已经是傍晚十分,这也难怪,卧龙镇是沂閖县最东靠北方向,而茅无名所说的地方是正南靠西,加上早上花费太长时间,中途休息吃饭之类,很快天就起了黑影。车子穿过一片树林时,茅无名对我们说道:“前方不远处就是凤凰山,我师兄他们就住在凤凰山脚下,要是加快速度的话,天完全黑下来之前就能赶到了!”

    我跟黑子在听了茅无名话之后,都是打起精神来,也喊了一声差点睡着的小昭和苏尹两人。而胖子开车有些累了,嘟囔了一句,说道:“这里的路是越来越难走了,可惜我这好车,轮胎要严重磨损了!而且,他娘的怎么感觉车子加大油门也跑不动似地?”

    他话音刚落下,忽然车子外面传来一阵哧哧啦啦的声音,紧接着,竟然一下子熄火了,胖子连忙一个急刹车将车停下,啐了一口,骂道:“不会运气这么背吧?再跑一会儿就到了,轮胎他妈的竟然好像出了问题!”说着他就自己开门下了车。

    我跟黑子对视一眼,也是连忙下车,不过刚从车上下来,我不经意朝周围小树林里看了一眼,却发现这里到处都是墓碑,甚至,还有一些像是欧洲风格似地那种十字架埋在地里,只露出来断壁残垣,周围阴风阵阵,令人不自觉汗毛竖立。

    皱了皱眉头,我心想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刚想问茅无名,却忽然听到胖子破嗓子似地尖叫一声,然后顿时一屁股吓得跌倒在了地上。

    我听到胖子尖叫,连忙朝他那边跑,可是刚跑出去没两步,忽然感觉脚底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低头一看,差点吓得我胆汁都吐出来,只见此时地面上,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像头发一样的东西,我脚踝被缠住,根本就动弹不得,条件反射一样的抬脚,却发觉那头发竟然已经开始顺着我的裤管朝里面爬。

    感受着腿上那种软软而又冰凉的感觉,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就在我慌乱的挣扎着时,却瞥到小昭跟苏尹两个要从车上下来,我连忙大喝一声:“小昭,你们俩留在车里,快点把门关上!”

    小昭跟苏尹都是怔了一下。看了下地面,意识到不对之后,小昭这傻丫头却不听我的,想要下车来救我,可是却被苏尹一把扯住,然后关上了车门,我看小昭安全,心里稍微松了口气,接着不断的扯着那些诡异的头发。

    此时去看茅无名,这臭道士也是被眼前情况吓到了,连忙祭出几道火焰,将地上的头发给烧掉,可是,头发密密麻麻,就像是凭空从地里冒出来的一样,刚被茅无名烧掉,他身旁顿时又从地里冒出来,一簇一簇的,瞬间将他给缠住。

    倒是胖子这家伙比我们轻松,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后,那些头发也不知为何,竟然都像是害怕他屁股上什么东西一样,倏忽地扩散开,给他腾出来了一个范围,而黑子此时双腿也被瘆人的头发给缠住了,只不过他手中铜钱古剑着实厉害,一起一落就是将周身的头发给斩断,那些头发似乎也有灵性,被铜钱古钱斩断之后,竟然有点害怕了黑子,也都围绕在他周围,不敢上前。

    而我可惨的要命,瘆人的头发瞬间就将我腰部一下给缠住的密密麻麻,裤子里面都是,还痒痒的难受起来,我来不及看胖子和黑子他们了,慌乱中连忙去掏姥姥留给我的纸符,可他妈是真是要命了,姥姥给我纸符,现在只剩下一张,我心中无奈,感觉内裤里面都有头发钻进来,连忙将纸符伸到裤子里。

    那头发十分害怕姥姥纸符,我内裤里面顿时安全,算是保住了后代,可是头发竟然顺着我后背朝着身上爬,我感觉脖子都被勒住,瞬间就无法呼吸了,一口闷气憋了几秒钟之后,我心里疑惑,女鬼老婆怎么还不出来帮我啊,难道想看着我死不成!

    我这个念头一生出,女鬼老婆却冷笑一声,模糊身影忽闪出现在我身前,紧接着,我身上那些缠绕住我的瘆人头发,都像是逃命一样的倏忽间溃逃,一秒钟时间都不到,头发从我身上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这时阿奴也从骷髅戒指里面飘出来,毫无征兆的张开血红的尖牙利嘴撕扯着地上那诡异头发,这头发鬼祟似乎都有生命,被阿奴一阵撕咬,发出来像是老鼠一样吱吱的怪叫声。

    而女鬼老婆也不会袖手旁观,身躯顿时化作一道乌团朝着地上头发席卷过去,那头发一旦被女鬼老婆幻化的乌团碰触到,顿时化为一滩滩的脏污,我低头瞅了一眼,感觉那脏污就像是铺路用的沥青一样粘稠,气味却像是腐烂的尸体一样恶臭。

    扭头再去看胖子和黑子他们,此时胖子竟然四爪朝天,只是屁股着地,而裤子里面的裤衩竟然散发出来一层淡淡的金光,金光所照之处,诡异头发不敢侵犯半步,我心头这才明悟,看来胖子之前说的符咒裤衩能辟邪,还真不是他这逗比开玩笑。

    胖子一脸尴尬扭头,着急的冲我说:“去病兄,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让阿奴来帮我啊!”

    我看他只用两瓣屁股着地那狼狈样,心里不免感觉有些好笑,不过现在不是笑的时候,我连忙扭头对着阿奴使了个眼色,阿奴明白,也没有说什么,身子快速飘到胖子身前,露出尖利牙齿,对着地上那头发就是一阵撕咬,顿时,那头发都吓得退缩出去,然后一部分诡异地钻进了地里。

    而这时候茅无名已经再一次祭出当初遇到阴兵时候的那种纸符,头顶纸符,周身金光笼罩,诡异头发不敢靠近,黑子也是单手把握住铜钱古剑,振臂一挥,咬破嘴唇,一口鲜血喷在那铜钱上,一个诡妙的阵法形成,道道霓虹光束从铜钱古币镂空里透射出来,在地上映射出一个古怪符号,紧接着他口中默念一句咒语,那符号在地面忽闪一下扩大,虹光四射,顿时将身躯周围头发驱散的一干二净。

    看到胖子和黑子、茅无名三个人都已经没事,我心里也松了口气。

    可是,回头再一看,却发现胖子的轿车兀然间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心头再次剧烈跳动起来,小昭和苏尹两个还在车里啊,可是车子竟然一下子消失了?这诡异的感觉,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恐慌!

    赶紧冲到黑子身前,问道:“车子呢?怎么消失了?小昭和苏尹还在上面呢!”

    黑子这时也已经留意到车突然消失不见,阴冷的眸子里闪现出来跟我一样的焦灼,而这时胖子跟茅无名两个都是凑过来,一脸诧异的看着车子消失的地方,每个人脸上神色都是说不出的疑惑。

    毕竟,车子上一秒钟还好端端的在那里停着,可是眨眼之间就消失无影无踪,而且我们都没察觉到,这当真诡异之极!

    我心头担心小昭安危,连忙冲茅无名问道:“茅道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离凤凰山不远,也算是阆苑福地,怎么会出现这种古怪?”我因为着急小昭,所以说话的口气有点强硬。

    茅无名眉头皱了皱,说道:“你没发现旁边小树林里到处都是墓碑吗?之前这里的确闹鬼,可是我师兄在这里打了鬼桩,将所有鬼祟都牢牢困在墓地之中,看来是有人最近将鬼桩拔出来了!所以我们才会遇到这种事!”

    我连忙问他:“鬼桩在哪里?赶紧再把鬼桩打好,将这群鬼祟封印住啊!”

    茅无名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以为鬼桩是那么好打的啊!鬼桩是符阵的另外一种衍变形式,需要道行很高的人才能打,而且鬼桩的制造形式也颇为玄妙,我现在虽然勉强能够制造出来鬼桩,可是我道行还不够!再说,现在鬼祟藏匿在周围,等我们体力耗尽,法术也施展不出来,到时候就有大麻烦了,所以,趁着现在还能自保,还是赶紧逃命去找我师兄吧,再晚点就来不及了!”

    我听了他这话,一阵无语,这臭道士就知道保自己命,真是妄称名门正派!想着小昭跟苏尹两人连带着车忽然不见了踪影,我心里焦灼不安。胖子也是一脸担忧,苏尹可是他的小师妹,虽然现在他追求的对象转移到了女鬼阿奴身上,但是小师妹丢了,这里面他可是有着责任的!

    而就在我们心头如白爪千挠时,一直沉默脸色尤为凝重的黑子却是突然说道:“这鬼桩,我能打!”

    我跟胖子听到黑子这话,眼中都是浮现喜色。可茅无名却当头一棒,说:“要是你能打鬼桩,这再好不过了,但当前我们要先将这鬼祟驱散,你瞧,它们都躲在暗处,看上去紧紧盯着我们,只要我们法术耗尽,他们随时都会要了我们的命!”

    我扭头去看,远处昏暗的地面上,果然又冒出来很多的诡异头发,漆黑如墨的头发越冒越多,翻滚着,如墨浪,都堆积的老高,形成一堵墙似地,而且,再去看那小树林里,到处都是漆黑如墨的鬼祟,张牙舞爪狰狞可怖,仿若我们一下子深陷进了地狱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