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无道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239字

    望着阴灵体消失的地方,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慌,此刻我就算是再傻,也已经明白,之前这一片坟地里用来镇压阴魂的鬼桩,肯定是被阴灵体拔了!

    看来,这阴灵体还真是阴魂不散,不过,我很疑惑,它为什么老是针对我们呢?而且,既然他的实力那么强悍,为什么又不干脆直接把我们都杀了?

    我有点搞不明白,不过我有一种直觉,关于阴灵体甚至茅无名背后的阴谋,很快就要浮出水面了。

    这时胖子朝我喊道:“去病兄,别发愣了,赶紧帮我把黑子扶起来吧,看样子他受伤不轻啊!”

    我回过神来,连忙去看黑子,只见此时黑子还在大口咳血,咳出来的血都是紫黑色的,我连忙跟胖子将他扶住,关切的问道:“黑子,你感觉怎么样?还能撑住吗?”

    黑子摆了摆手,自己站稳,缓缓吸了一口气,脸上稍微恢复了点血色,说道:“我没事,暂时死不了。好了,鬼祟暂时封住了,我们还是尽快赶路吧!”

    我瞅了他一眼,感觉他问题应该不大。不过此时我心里却担心的要死,现在小昭跟苏尹两个还不知道下落呢,这么贸然离开,我总感觉心里像是牵挂着什么东西。

    茅无名这时走过来,却说:“是啊,赶紧走吧,刚才我制作的鬼桩法术并不强,要是坟墓里面那些厉鬼拼死挣扎,说不定会破除封印,到时候我们想离开就晚了!”

    我心里正难受呢,听到臭道士这话便有些生气,连忙口气十分强硬的说道:“茅道长,你作为一个修道之人,难道就这么怕死吗?小昭和苏尹两个现在下落不明,要是我们现在为了保命离开,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啊?”

    胖子也是点头,说道:“是啊,小昭和我小师妹还没找到呢,也不知道刚才闹鬼之后,她们两个被鬼祟带到哪里去了,真是太诡异了,我们现在要是离开了,那岂不是对不起她们?”

    茅无名被我跟胖子这么一说,脸上神色一滞,皱了皱眉头便不再说话。而黑子却是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对我和胖子说道:“你们两个不用担心了,现在小昭和小师妹不会有危险,我们赶紧走吧!”

    “啊?”几乎同时,我跟胖子都是惊讶出声,随后,胖子冲黑子说道:“小师妹跟那叫小昭的姑娘就这么莫名的消失了,你竟然说她们没事,黑子,你不会刚才伤到脑子了吧?”

    我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黑子,心里在想,难道他察觉到了什么吗?

    黑子先是用古怪眼神看了一眼茅无名,然后才用极为冰冷的眼神瞅了瞅我跟胖子,口气十分坚定的说道:“你们两个不要担心,我保证她们两个没事,赶紧走吧,不要再浪费时间!”

    胖子跟我互相对视一眼,一时竟然都是无话可说了。

    对胖子来说,他比我更了解黑子的性格,既然黑子这么坚定的说小昭和苏尹没事,我心里其实也稍微松了口气,毕竟黑子在我印象中十分稳重,不可能会说毫无根据的话。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坚定,他到底知道了什么呢?还是说,刚才他也留意到了阴灵体,知道这只不过是阴灵体策划好的?

    想了想,我朝周围看了一眼,将原本空落落的心收了回来,然后跟胖子互相点了点头。

    紧接着,黑子便又是用古怪眼神瞅了一眼茅无名,然后倏地将铜钱古剑从古怪符咒上面拔出来,兀自朝着凤凰山的方向走。

    我跟胖子相信黑子,暂时将忐忑的心放下,紧紧跟在他的后面。而茅无名也是没说什么,跟我们一同前行。

    从小树林走出来,我们花了约莫半个小时便是来到了凤凰山脚下。

    此时虽然已经是傍晚时分,但是隐约能够看的出来,周围树木郁郁葱葱,仔细去听,远处还有山涧倾泻。其实在来的路上,我用手机上网简单查了一下,这凤凰山算是国家二级旅游经典区,只是不知为何,来这里旅游的人竟寥寥无几。

    在凤凰山脚下,我们瞧见一处院落,院落建的跟道观差不多,一眼便知道那里就是茅无名和他师兄们居住的地方,只是,让我隐约感觉不对劲的是,在傍晚的夜色里,那道观的顶端,仿佛有一片模糊的云彩飘在那里。其实我本以为那就是一片乌云,可是走了三四分钟之后,那模糊云彩却并未有丝毫改变,仿若就定格在那里,当真让我感觉古怪。

    而黑子似乎也留意到了那一片乌云,不时的留意一下,脸上神色愈发凝重。

    快步前行,我们不一会儿便是来到道观前,道观门口两侧,挂着两个很大的灯笼。我感觉,这道观远时看,虽不是很大,走进了却感觉出来格外宏伟,外观雕梁画栋,门前漆红原木柱子上雕刻着一些图案,或有龙腾四象,又有金凤成祥,只不过这里人烟稀少,倒显得有些寂寥。

    在道观门前,放有一尊四方大铜鼎,大鼎足有一米多高,其内插着三根金箔香,每一根都有手腕那么粗细,袅袅缕缕的烟飘散开去,让周围环境平添了几分静谧之感。

    就在我们打算跟随茅无名走进道观时,忽然,从那四方大铜鼎后面闪现出来一个模糊的人影。我们扭头去看,却猛不丁吓了一跳,在灯光照耀之下,只见那模糊人影弓着腰,仿佛四脚走路似地,驼背极为厉害,整个头都触及地面了,手里还扶着的一把扫帚,比他都高上去好几公分,而她的脸更是恐怖至极,倒脸看我们,鼻孔异常大,眼珠子也是泛白,头皮几乎全部脱落了,看了令人心里直发毛。

    胖子吓得骂道:“哎呀我草,这什么鬼东西!”说着连忙躲到黑子身后,黑子顿时皱了皱眉头,身上一股子冷意透射出来。

    我也是被这人的恐怖面相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怪物呢,在傍晚十分看到这身影,着实瘆人。

    不过茅无名却尴尬一笑,连忙解释道:“哦,你们不要害怕,这是我们道观里的哑婆婆,天生驼背,虽然面相长的丑陋了点,但是人心很善。”说着,他冲那哑婆婆笑了笑,问道:“哑婆婆,我师兄在吗?”

    哑婆婆泛白的眼珠子转了转,咧开嘴笑,触及地面的头皮在地上蹭了蹭,算是点了头,她这动作看我的心里一阵发寒。胖子似乎感觉恶心,一副想吐的样子,不过却被黑子那冰冷的眼神给制止住了。

    “好的,多谢哑婆婆!”茅无名又冲那丑哑婆笑了笑说道,随后扭头对我们说:“跟我来吧,我师兄正好在呢!”

    我跟胖子连忙点了点头,朝茅无名跟了上去,而黑子却是用十分古怪的冰冷眼神瞅了一眼那哑婆婆,哑婆婆被黑子冰冷的眼神吓得趔趄着驼背身躯倒退了几步,似是很害怕黑子一样。

    我扭头喊了一声黑子,他这才跟上我们。只是,我在不经意间,发现哑婆婆歪着脑袋朝我看过来,她龇着一口黑牙,泛白的眼珠子里忽然像是闪现了一抹诡异的猩红,让我心头忍不住跳了一下,感觉瘆的慌,连忙紧跟在黑子身旁。

    不一会儿,我们跟随茅无名来到道观大堂,大堂里灯火通明,正面墙壁上挂着几幅仙人图,画中人身着一袭灰色长袍,白须飘飘,仙风道骨令人心声敬畏,我瞅了那仙人图一眼,心里仿佛有种欣赏了玄妙音律似地洪钟大吕之感。

    紧接着我朝大堂周围环境去看,发现这道观规模虽不小,却是显得简朴,整个大堂里的摆设并不是很多,只在地上摆放了几张蒲团,还有靠墙处摆设几张板凳桌椅,仅此而已,而且整个道观里只有一名道童正在香炉前添香,那道童也像是哑巴一样,见了我们并不说话,只是低头做事,给人一种古怪感觉。

    这时茅无名对我们说道:“你们先在这里等会,我估计师兄正在房间打坐休息,我去叫他出来!”说着就要往大堂后面走。

    不过他还未动,两道身影却从大堂的拐角处闪现出来,我扭头一看,发现为首的是一名身材瘦小,脸色略显苍白,身着一袭灰色道袍,手中持着拂尘的老道士,看来定然是茅无名师兄无疑,不过当我朝那人身后看时,心头却是禁不住颤了一下,跟在他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门口的哑婆婆。

    哑婆婆驼背极为厉害,简直就像是被人从中间折叠了一样,可是他走起路来十分古怪,就像是动物四脚着地,刚才我还没反应过来,认清是她后很是错愕,她怎么走的这么迅速?刚才还在外面的,忽然一下子就出现在茅无名师兄身后了!?

    黑子和胖子两个也是在看到哑婆婆之后脸上神色显得诧异起来,估计他们两个心中跟我犯一样的嘀咕。

    茅无名见到师兄,十分恭敬的说道:“师兄,几天不见,你的气色好多了!”

    那道士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淡然,说道:“是的,这两天一直都在静养,感觉比之前好点了。”紧接着,他朝我们看了一眼,轻咦一声,问道:“这几个人是谁?”

    茅无名连忙解释:“师兄,他们是我这几天在外面游历时遇到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小娃娃叫万去病,这是黑子,这位是名警察,叫江国良,他们随我来,是有事情需要师兄帮忙的!”

    他将我们一一介绍给师兄,紧接着,他又对我们介绍道:“这就是我师兄了,号无道,人称无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