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摄魂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010字

    阿奴听了我跟女鬼老婆的话,显得极不情愿,不过还是彩光一闪飘到了无道子身前。

    此时无道子身躯连连后退,脸色也是煞白如纸,手中拂尘已经被阴灵体那猩红煞气给侵蚀的所剩无几,就连天机镜都是一阵嗡嗡乱响,透射出来的金光涣散而又凌乱,其上的裂纹越来越深。

    眼见无道子就要败掉,阿奴飘然而至,连忙帮他扶住,不过无道子扭头一看阿奴是女鬼,作势就要对付阿奴。

    阿奴连忙喊道:“我是帮你的!”

    说着就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利齿朝着阴灵体攻击了过去!

    无道子这才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快速跟阿奴一起攻击阴灵体。

    阿奴是女鬼,似乎并不害怕阴灵体周身的猩红煞气,一下子窜到阴灵体神身前,张嘴就在他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阴灵体疼的一脸狰狞,胸前一股子血柱猛地激射而出,阿奴鬼影躲闪不及,被那血柱冲击到,身子顿时倒飞出去。

    不过无道子却是身躯快步上前,再将阿奴接住,随后猛地将阿奴朝前一推,阿奴再一次张开嘴,朝着阴灵体的身上噬咬下去,阴灵体一阵挣扎,周身猩红鲜血顿时四溅而飞,鲜血触及地面,地面上青石板立马哧啦啦冒出来白烟。

    而无道子这时瞅准机会,大喝一声:“收!”那半空中的天机镜倏忽间回到他手中,紧接着他快速咬破嘴唇,一口鲜血喷在天机镜上,然后口中念叨几句古怪咒语,再次一抛,天机镜悬在半空,顿时透射出来一股子强大的虹光朝阴灵体笼罩而去!

    阴灵体被那虹光笼罩住,黑色袍子如龙蛇般舞动挣扎,无道子咬紧牙关,口中古怪咒语符音不断,声音也是越来越高,一时间,阴灵体竟然渐渐化为一滩血水散落在地面上,黑袍也一阵松软铺展在地。

    无道子看到阴灵体似乎被降服,松了一口气,阿奴也是身子一闪落在地上。

    不过就在这时,那地上的血水竟然再一次如趵突泉喷水一样的缓缓浮起来,形成一道人影,阿奴跟无道子两个都是一阵诧异,随后再一次朝着那阴灵体开始攻击,一时间,三道身影混战在一起,场面颇为忐忑激烈,看的我跟胖子两个人都是一阵呆愕。

    此时再去看黑子和茅无名,黑子不愧是个高手,虽然对付阴灵体略显吃力,但跟茅无名打斗却是游刃有余,他虽然断了一条手臂,但是看似枯瘦的胳膊却雄浑有力,铜件古剑劈砍出去,给人一种铿锵厚重之感,茅无名青光剑虽然凌厉之极,但是却一时间被黑子给压制住了。

    茅无名倒退出几步之后,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而黑子步步紧逼,铜钱古剑在挥动间仿佛上面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青色光晕,凌厉无比,这时,茅无名神色忽地一变,大手猛地又朝外面一扯,顿时两道血柱冲进来,直接朝着黑子攻击过去。

    黑子眸光陡变,身躯快速一闪,铜钱古剑猛地一颤,其上铜钱顿时飞起在空中形成诡妙阵法,道道红晕光束从铜钱镂空中透射出来,一个大大的咒符生出,顿时将那两道血柱给抵挡住。

    而就在这时,茅无名忽地诡谲一笑,青光剑突然朝着黑子抛射过来!

    黑子此时忙于控制符咒,一时间未能分神,眼见着那青光剑就要刺中他喉咙,我心头剧颤之下大喊了一声,下意识的朝黑子跑。

    不过这时女鬼老婆却冲我厉声说道:“退一边去,有你什么事!”

    话音未落,她那曼妙的身影便一闪来到黑子身前,单手直接快速一抓,硬生生的将那青光剑给抓住了。

    我心头一喜,看来女鬼老婆终于肯出手了,心里也不免有些感激,估计她是担心我为了救黑子有危险,所以才出手的吧,其实我也知道,这只不过是她变相的保护我。

    茅无名看到青光剑被我的女鬼老婆抓住,脸上神色非但没有惊讶,深邃的眸子里却忽地闪现一抹诡谲,嘴角也是微微扬起来,像是在奸笑,紧接着,他忽地朝着道观大堂后面喊道:“哑婆婆,你还等什么!”

    随着他话音落下,忽然,一口漆黑色的棺材就像是悬浮一样快速飘了出来,我下意识的扭头去看,竟然是驼背的哑婆婆背着出来的,只不过哑婆婆身材佝偻,被棺材压着,乍一看就像是棺材自己飘出来的一样。

    看到这一幕,我心头莫名讶异,这哑婆婆背着一口棺材出来干什么?而且听刚才茅无名吆喝的口气,似乎她跟茅无名是一伙的。我心里再一次忐忑起来,刚才场面混乱,我并未留意到哑婆婆,没想到她竟然趁着混乱去背棺材去了。

    哑婆婆动作极快,力气也是出奇的大,她背着棺材来到道观大堂中央后,身子以一个诡异的姿势一歪,然后单手一顶,漆黑色棺材就那么稳稳的落在了地上,这时茅无名朝着女鬼老婆那边冷冷的瞅了一眼,身躯一跃来到棺材面前。

    黑子看到茅无名动作,眼中先是闪现一抹疑惑,随后眸光一亮,连忙冲着女鬼老婆方向喊道:“是摄魂棺!赶紧回去!”紧接着又朝正在跟阴灵体打斗的阿奴喊道:“阿奴,你赶紧躲起来啊!”

    女鬼老婆跟阿奴都是被黑子这一声喊叫惊到了,扭头看过来。

    可是为时已晚,茅无名阴笑一声,大手猛地在那棺材木板上一推,霎时,棺盖掀开,一股子极为阴冷的气息透射出来,瞬间将整个道观都给弥漫了,而且,周围温度似乎就在这一瞬间下降了十度。

    而再看女鬼老婆跟阿奴,她们两道身影骤然像是被一股子强大的吸力给扯住一样,阿奴顿时不由自主的朝着棺材倒飞过去,而女鬼老婆意识到不妙,快速来到我身前,一把抓住我的手!

    可摄魂棺打开之后,那股子吸扯力道极为强大,女鬼老婆身躯在那吸扯力道下竟然飘起来,我被她抓住手,也是感觉到了那股子吸扯力。

    而此时,女鬼老婆脸上浮现出来不甘神色,她紧紧抓住我,似乎不愿意放开。

    我在这一刻,心里紧张的要命,连忙朝她问道:“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失去你啊!”

    女鬼老婆说道:“抓住我,不要让我进入摄魂棺,要不然我就会被困住!”

    我听她这话,抓住她的手更紧了,不过,那吸扯力道越来越大,我都被牵扯着朝着那摄魂棺移动过去。这时黑子一下子窜到我身前,冲我吼道:“松开手啊!鬼魂被摄魂棺吸收了还能有生还机会,可是人被吸扯进去,就是万劫不复啊!”

    我听了黑子这话,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看了一眼女鬼老婆那张模糊的脸,心里一阵发酸,下意识的却抓的她更紧了。

    自从上次见识到女鬼老婆那张出尘脱俗如雪莲花般的绝美脸颊之后,我就沉沦了,我知道,这辈子我已经爱上了她这个女鬼,即便是人鬼殊途,我也要跟她在一起,现在老婆遇到了这摄魂棺克星,我是怎么都不会让她被吸扯收进去的。

    黑子看到我在女鬼老婆带动下不断的朝着摄魂棺移动,咬了咬牙,大手抓住我的胳膊朝后扯,而一直站在旁边傻愣的胖子也是跑过来抓住我。

    而我扭头一看阿奴,她那妩媚性感的鬼影却在半空之中挣扎了两下,直接被吸进了摄魂棺中,她在临被吸进去的一瞬间,朝我投过来一个幽怨的眼神。

    此时,远处正在跟阴灵体打斗的无道子留意到了这边情况,脸上神色大变,不过现在他自保都成问题,根本无暇顾及我们这边。我和胖子以及黑子三个人,互相拉扯着,但那股子力道太强大了,即便是我们三个人合力,还是被扯动着快速朝摄魂棺移动。

    一旁的茅无名脸上挂着阴冷的笑意,那哑婆婆也是倒着脸瞅我们,咧开嘴露出黑牙,笑的十分阴森,泛白的眼珠里闪烁着诡谲的神色。

    就在我们即将在女鬼老婆带动下来到摄魂棺身前时,茅无名却快速掏出来两个纸人一抛,顿时,纸人膨胀成形,朝着我们攻击过来,黑子身上立马被纸人砍了一刀,他来不及拉我了,松开手快速跟两个纸人以及茅无名打斗起来。

    而随着黑子的力道撤消,我跟胖子两个人立马被强大吸扯力道一带,差点就钻进了那摄魂棺中。

    这个时候,女鬼老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她那原本模糊的脸似乎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她的脸蛋还是那么出尘脱俗,美到令人心碎,她就那么看着我,随后摇了摇头对我说:“去病,放开我吧,黑子说的没错,我和阿奴还能生还的可能,但是你是人不是鬼,要是被牵扯进来,那就是万劫不复了!”

    说着,她那清澈如水的明眸里滑落一滴眼泪,然后……被我抓住的手顿时挣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