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362字

    “不要啊!”我大吼一声。

    可是这时候女鬼老婆的手却挣脱开了,她曼妙的身躯顿时被摄魂棺吸收了进去。

    一时间,怒火和悲伤充斥在我的胸口,我脑袋里翁翁直响,眼睛都开始发红起来,我狠狠盯着茅无名,完全像是变了个人,直接朝着茅无名就冲了过去!

    胖子也是怒了,他喜欢阿奴,刚才看到阿奴被摄魂棺吸收的那一刻,他身上就透射出来杀气,手中紧紧握着手枪,跟我一块朝着茅无名冲过去。

    很快,茅无名就被我跟黑子和胖子三个人给包围住了,我现在整个人暴怒,完全忘记自己几斤几两,完全不顾一切的朝着前面冲,茅无名直接青光剑朝我刺过来,黑子却一把拉住我,身躯一闪挡在我身前,手中铜钱古剑猛地朝着茅无名劈砍,茅无名不屑的扫了我们一眼,气势大增,跟黑子对战。

    而胖子跟在我身后,手枪不断的瞄准,砰的开了一枪,却并未击中茅无名,反倒是打在了黑子的铜钱古剑上。

    黑子扭头,一脸严肃的朝我跟胖子吼:“你们两个暂时退一边去!”吼完,他再次祭出诡异的铜钱阵法跟茅无名和两个纸人打斗。

    我被黑子这一声大吼之下,倒是恢复了点理智,看着茅无名跟几个纸人凶悍无比,心中万般无奈,在这一刻,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实力不强是多么没用,就连为自己喜欢的女鬼老婆报仇都不可以,我感觉自己真是个废物,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复习一下姥姥之前教给我的东西。而胖子这时候也是倒退了两步,他手中有枪,虽然对付不了鬼,但是却随时可以给茅无名来一枪。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传来,我下意识扭头去看,只见无道子的天机镜一下爆裂开来,化为痱粉,而无道子身躯也一下倒飞跌落在地,瞬间,阴灵体抛射出来两股猩红粘稠的鲜血,鲜血想绳子一样,直接将他给束缚住了。

    紧接着,阴灵体身躯一闪,忽地来到茅无名身旁,大手一扬!

    蓦地,一道血墙拔地而起,而后,他步伐诡异,动作迅猛之极,朝着我们一阵旋转,那血墙也是旋转一周,竟然转瞬间将我跟黑子和胖子三人给围了起来。

    黑子脸色顿时变了,瞅了一眼血墙,铜钱古剑猛地就是一阵劈砍,可是,那血墙是由血筑,根本劈砍不倒,有抽刀断水水更流的感觉,当他打算用身体冲击时,却感觉猩红血墙仿佛有着很强的魔力一样,一旦靠近,脑袋都是一阵疼痛,还会生出古怪的幻觉,一时间,我们三个人都被困住了。

    血墙外面的茅无名朝我们看过来,一脸阴冷笑意。

    阴灵体那血红的身躯却又朝着无道子奔过去,随后,他竟然直接将无道子从地上抓起来,朝着血墙里抛了进来,一连串动作看上去,十分凶悍。

    “这一下你们几个老实了吧?”茅无名阴测测的冷笑着对我们说道。

    我胸中怒火燃烧,恨不得马上将他给杀掉,可是现在被困于血墙之中,我也只能忍着,黑子一脸阴冷,呼吸极为粗重,他握住铜钱古剑的手臂上渗出来鲜血,看样子应该是刚才劈砍血墙反噬造成的。

    胖子却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的绝望,仿佛自己就要完蛋了一样。当然,最为悲惨的就是无道子了,他脸色煞白如纸,被丢进来之后就盘膝坐在那里,闭着眼,嘴角不断的朝外面渗血,身上更是鲜血淋漓。

    我狠狠咬了咬牙,冲茅无名说道:“看现在你跟阴灵体的关系,你当初出现在簸箕屯,应该是早就预谋已久的吧!”

    茅无名听我这么一说,十分狂妄的冷笑一声,说道:“臭小子,你也太后知后觉了!你说的没错,我当初出现在簸箕屯,的确是早就预谋好的,其实你们一直都在被我牵着鼻子走,而且还总是像傻子一样落进我设计的圈套里!”说着,他又阴笑一声。

    “那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我姥姥是不是被你害死的!?”我一听他承认这所有一切都是预谋,心中怒火无以复加。

    茅无名冷笑一声,说道:“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做,会在你临死之前告诉你的!不过,你姥姥不是我害死的!她是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卖了!哈哈!”

    出卖了?最信任的人?

    我一听到他这话,立马将姥姥身边最信任的人想了一遍。

    难道,是簸箕屯里面的人?姥姥自从隐居于簸箕屯之后,跟屯子里的人相处的十分融洽,屯子里任何一个人都算是她信任的人,可是,到底谁才是姥姥最信任的人?难道是小昭出卖姥姥?这绝对不可能,小昭跟我从小一起长大,心地纯真善良,怎么可能做出来这种事!难道是我的舅舅?或者其他亲人?一有这个想法,我连忙将之挥去,因为这更加不可能,血浓于水,我相信他们都是很爱姥姥的!

    我快速的猜测着,脑海里一片混乱,而且,我也想不明白,那个出卖姥姥的人,是出于什么目的!至于说出卖,到底是出卖了什么?才让姥姥死掉,才让簸箕屯遭受灾难,才让后来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呢!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为了理清思路,又把从学校返回到簸箕屯之后经历的所有事情想了一遍。

    仔细想来,前后经过先是姥姥棺椁被血蝠和乌鸦抬走,鬼蜮之门打开,接着就是茅无名出现,然后走阴桥,遇阴兵,到达浅坳的时候遇到姥姥提前布置的锁魂阵,还遇到了最强的鬼祟阴灵体,再之后就是黑子断臂,宾馆里面遭遇阴灵体,然后来的路上坟地里遇到阴鬼,再就是迫不得已的打鬼桩……这所有的事情仔细想来,我也想明白了许多。

    肯定是茅无名提前得知鬼蜮之门会打开,阴灵体会出现,所以才前往簸箕屯,跟阴灵体里应外合逃出来,但不料在对付血尸的时候胳膊废了,后来遇到黑子,于是又跟阴灵体配合,调虎离山,断掉黑子胳膊为己用,当初他在宾馆半夜消失,估计就是跟阴灵体汇合,拿到黑子断臂,提前做接臂准备。

    而,后来在小树林遇到阴鬼,也必然是阴灵体提前拔掉鬼桩,消耗黑子实力,同时摸清楚阿奴跟女鬼老婆底细,然后来到道观之后,再让无道子用天机镜窥视姥姥遗体和棺椁去处,削弱一部分无道子实力,等到时机成熟,最终变脸!

    我把这之前所有的疑点统统想了一遍,然后都一一说出来,茅无名听了我的推理,诡谲一笑,说道:“没想到,你动起脑子来的时候,还不是那么笨!是的,这些你说的都没错!你之前的怀疑和现在的解释,都对,可这又能怎么样?你们还不是被我牵着鼻子走?而且,你们现在马上就要死了!”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咬了咬牙又是问道:“那会儿阴灵体把小昭跟苏尹两人捉走,应该是你们为了以防万一,到时候好挟我们吧?”

    茅无名听我这么说,竟然十分变态的拍手鼓掌起来,然后冷笑一声,说道:“看来你果然不是表面上那么傻!你说的没错!”话音落下,他扭头朝着哑婆婆喊道:“哑婆婆,把那两个人带出来吧!”

    一直佝偻身躯站在旁边的哑婆婆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快速去了大堂后面,不一会儿,她就用绳子拽着被捆绑住的小昭和苏尹两个人走了出来。

    小昭和苏尹两个看到我们,都是一阵挣扎,只可惜她们现在手脚被捆住,嘴里被塞了东西,根本说不出话来,我看到小昭跟苏尹两个清纯而又可爱的丫头脸上,都画着晶莹的泪珠,心里着实难受。

    尤其是小昭,她何曾遇到过这种事情,早就吓得泣不成声,而苏尹倒还好点,只是看到黑子和胖子之后,眼泪就忍不住滚落出来。

    “你们现在可以团聚了!哈哈,我会让你们一起下地狱的!”茅无名冷笑一声,直接将小昭和苏尹两人丢尽了血墙里面。我连忙冲到小昭身前,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小昭一下子哭着冲进我的怀里,而黑子和胖子也是连忙给苏尹松绑,苏尹抱着黑子胳膊继续哭。

    此时,无道子一直盘膝坐在原地,脸上神色依旧煞白如纸,只是嘴角不再渗血。

    忽然,他睁开眼睛朝阴灵体看了看,然后又盯着茅无名,问道:“茅无名,你我师出同门,师父死后,这道观一直是由我来主持,我对你也比较放心,可是没想到你走了歪路,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最近这一段时间身体总是莫名的虚弱,看来是你之前吩咐哑婆婆在我食物里动了手脚吧?”

    茅无名一脸奸诈的笑了笑,说道:“师兄,你说对了,我要是不提前时间吩咐哑婆婆在你食物里面下毒,就凭借你的道行和法术,现在也不会就这么被轻易打败吧?”

    无道子苦笑一声,说道:“你的确是好心计!哎,我无道子这辈子以窥天机闻名,没想到,却最终没有窥视到你的天机啊!真是太失败了!不过我刚才也顺便洞悉到了,你跟这阴灵体的关系,所以,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也能够理解!若是迷途知返,我还能帮你走上正途”说着,他瞅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阴灵体。

    “呵!理解?正途?想当年我父亲跟你现在一样德高望重,但就因为他喜欢养鬼一道,却被你们合力斩杀,最终让他成了一具人不人鬼不鬼的阴灵体,最终被封印在了簸箕屯,你们所做的一切,我万万不能理解,更不能原谅!我也不知道你们所说的正途到底是什么!”茅无名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口气中透露着强烈杀气,怒瞪无道子吼道。

    我抱着小昭,听无道子跟茅无名的对话,心头猛地一颤!难道,阴灵体是茅无名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