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鬼沼府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2本章字数:3163字

    黑子的动作堪称迅疾果断,看的我心里惊颤之余也是大呼过瘾,这哑婆婆人长的丑也就罢了,没想到心地也是也么坏,竟然跟茅无名和阴灵体勾结在一起,当真该死。

    这时,我也顾不上跟无道子他们解释一些了,连忙冲到摄魂棺前,此时的摄魂棺已经被茅无名紧紧封印住,我心中忐忑,不知道女鬼老婆跟阿奴两个在里面怎么样了。

    我连忙去推摄魂棺棺盖,可是棺盖竟然未动分毫,我皱了皱眉头,扭头冲着黑子他们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帮忙将棺盖推开啊!”

    黑子皱了皱眉头,站在那里不说话。无道子却是走上前来对我说道:“这摄魂棺很难开启,凭借着我们现在的实力,估计很难打开,而且,这摄魂棺估计被茅无名给施了术法,只有先将他的术法给破解掉才行!”

    我一听,心里郁闷的很,连忙说道:“道长,那你能破了茅无名的术法吗?”

    无道子苦笑一声:“说实话,要是那会儿没有用天机镜帮你窥视你姥姥遗体和棺椁去处的话,我有把握打开,可是我刚才耗费了太多精力,加上又是经过一场恶战,现在伤痕累累,所以我也无能为力了!”

    黑子听无道子说完之后,朝我点了点头。

    不过紧接着,他走过来,说道:“这摄魂棺一旦关上,的确很难打开,不过,我受伤不是很重,还是试试吧。”说着,他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闪开。

    我连忙退后一步,紧接着,他振臂一挥,手中铜钱古剑青光一闪,犹如霹雳一般的朝着摄魂棺上劈砍下去。

    “砰!”的一声,青铜古剑劈砍在摄魂棺上。

    可是,摄魂棺上就像是蒙了一层乌光一样,一剑劈砍下去,乌光骤然一凝,竟然硬生生抵挡住了这一剑,紧接着,黑子在强大的反弹力道下倒退出几步,脸色十分难看。

    “哎,我打不开!”黑子摇了摇头说道。

    我看黑子失败,心里更着急了,女鬼老婆跟阿奴在里面,要是再打不开,很可能会出事。

    这时小昭拉了我一下,对我说道:“去病哥哥,你不要着急,总会想到办法的。”

    苏尹也对我说:“是啊,反正现在茅无名已经死了,阴灵体也已经离开,我们慢慢想办法,总会将这棺材打开的!”

    我听了她们两个话,心里的忐忑稍微松了点,可是,我还是感觉不妙,冲无道子问道:“道长,鬼魂被吸进摄魂棺中,对她们没什么影响吧?”

    无道子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脸色却很难看。我心里一沉,连忙再去看黑子,他也是一脸阴郁,默不作声。我瞧出门道来了,知道这摄魂棺绝对不只是将鬼魂摄取进去就完事,肯定会被女鬼老婆和阿奴有影响,所以我更加着急起来。

    胖子看我急的不行,灵光一闪,说:“去病兄,刚才从你骷髅戒指里面出来的那个鬼獠很厉害,你能不能让它出来帮你把这棺材打开?”

    听到胖子这话,我眼睛顿时一亮,对啊,那怪物虽然长得恐怖,但是实力很强大,而且还是姥姥留给我的,刚才救了我们大家,应该会听我命令,所以我连忙点头,回想一下刚才鬼獠出现之前的画面,接着跟黑子借了铜钱剑,在手臂上划了一刀。

    鲜血渗出来,我直接滴在了骷髅戒指上。

    那一滴鲜血先是在戒指上悬浮了一下,随后顿时就被骷髅戒指吸收了,紧接着,我感觉到一股子阴冷的气息从戒指里传出来,一道血红的光晕闪现,那鬼獠竟然真的出现在我面前。

    这鬼獠之前我没看清楚,现在仔细一看,虽然长得恐怖一点,但是观察,却是有点可爱,它通体都是猩红的,整个头部就像是穿山甲一样尖尖的,还有一个血红的尾巴,两只眼睛很小,身上弥漫着一股子阴煞之气,但是那阴煞之气在我感觉来,却是极为舒服。

    我瞅了它一眼,问道:“你能帮我把这摄魂棺打开吗?”

    那鬼獠竟然能够听懂人话,点了点头,猩红的尾巴一下子翘起来。

    顿时,一道虹光激射出来,冲击在摄魂棺上,轰的一声巨响,摄魂棺上那一层乌光立刻就被冲击的溃散掉,而棺材盖也随之被击飞出去。

    下一秒,两道彩光飘出来,我心头大喜,看到女鬼老婆跟阿奴出来,而且并无大碍,我松了一口气。黑子和无道子两个人在看到鬼獠将摄魂棺打开之后,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浮现诧异,看样子,他们并未想到鬼獠这种厉害的东西会这么听我的话。

    女鬼老婆那模糊的曼妙身姿来到我身前,她用一种很深情的眼神看了看我,什么话都没说,直接钻进了我的体内,阿奴妩媚的身影却飘在那里,冲我说道:“主人,多谢你!要不是你,我们只要再在摄魂棺里多待一会儿,估计魂魄就会变得涣散了!”说完,她竟然飘到我身前,冲我感激而又暧昧的笑了一下。

    胖子却连忙冲着阿奴说道:“阿奴,是我想出来让鬼獠出来帮忙的!”然后咧开嘴很得意似地。

    阿奴瞅了胖子一眼,眼神之中,之前对胖子的冰冷消失了几分,然后她冲胖子妩媚的笑了一下。胖子顿时乐的屁颠屁颠的样子。

    说实话,的确是胖子够机灵,要不是他,在慌乱和忐忑之中,我也不会想到让鬼獠出来帮忙。

    此时,鬼獠两只小眼睛瞅了瞅我,我似乎能够跟它心灵相通一样,马上就知道它是在问我还有没有其它的吩咐,我冲它笑了笑,说道:“鬼獠,谢谢你!回到戒指里去吧!”

    鬼獠那尖尖的脑袋点了点,然后匍匐在地上,周身蒙起一层猩红的光晕,随后化作一道光晕钻进了我的骷髅戒指里面。

    黑子跟茅无名似乎对鬼獠颇为了解,看到这一幕,两个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我冲他们一笑,说道:“好了,现在没事了,阴灵体跑了,茅无名已经死掉,摄魂棺也打开了,我们暂时可以喘口气了!”

    无道子眼神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长长吁出一口气。

    黑子却扭头看了一眼茅无名的尸体,然后,他直接朝尸体那边走过去,铜钱古剑一闪,直接将他之前的断臂给砍下来,装进了之前那个漆红色木匣子,背在了肩膀上。

    我看到黑子动作,知道他肯定会跟茅无名一样将断臂接上的,也没说什么。紧接着,我扭头冲无道子问道:“道长,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刚才用天机镜窥探到的我姥姥遗体和棺椁的下落了吧?”

    无道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虽然通过天机镜帮你窥探到了,可是,我不建议你再去找了,其实……我也不想告诉你。”

    “啊?”我愣了一下,连忙问道:“为什么?”

    无道子皱了皱眉头,说道:“因为,我不想你死!”

    我听他这话,顿时料想到了什么,然后皱了皱眉说道:“道长,你告诉我吧,我姥姥棺椁被血蝠和乌鸦那些鬼祟抬走,这让我心里很不安稳,姥姥从小对我很好,我不能让她在死之后都不安稳。”

    无道子叹息一声,说:“可是,接下来的路,会是极为的凶险,而且这里面阴谋重重,完全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即便是我告诉了你,恐怕你还没找到棺椁就已经死了!”

    “可是我不会让我姥姥遗体就这么消失的!道长,你就跟我说吧,我知道接下来的路会是十分凶险,可这件事情放在你的身上,你亲人的遗体消失,你难道不着急?不想去找回来,重新厚葬吗?我们都是人,都是有感情的,有句话叫死者为安,可是我姥姥现在死了都不能安稳,我心里怎么可能会好受!”我因为着急,说话的口气有点激动了。

    我知道,无道子是为我好,他肯定也透过天机镜窥视到了其他什么信息。

    可是,人是有感情的,即便接下来的路很难走,可我还是要找到姥姥棺椁,再说,我听茅无名临死之前说,姥姥是被她最信任的人出卖了,这足以表明姥姥的死算是一场谋杀案!

    难道我不应该为姥姥报仇吗?这可是血海深仇!我不得不报,接下来的路,我一定要走!

    无道子听了我这话,再次叹息一声说道:“哎,我也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好吧,我告诉你,其实我通过天机镜查到了,你姥姥的遗体和棺椁在鬼沼府。”

    “鬼沼府?”我一听这个名字,就预感到接下来的路的确是凶险万端了。

    黑子在听到鬼沼府三个字之后,也是顿时愣了一下,冷眸朝无道子看去,似乎是在询问无道子有没有搞错。

    无道子点了点头,脸色看上去很不好,而后说道:“是的,鬼沼府!”说到这里,他又瞅了一眼黑子,继续说:“如果你们去鬼沼府的话,这么几个人绝对不行,暂且不说阴灵体逃掉,它会在半路上阻拦你们,单单是鬼沼府那几道关口,你们就很难闯过去,所以,我建议你们要是去的话,先去找我一个朋友,或许,他会帮到你们。而且,鬼沼府十分凶险,我建议你们去之前都准备好法器!要不然,在那活人禁地之处,你们即便是有九条命都不够丢的!”

    我听了无道子这话,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