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每个人都古怪起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13本章字数:3259字

    而假和尚实力也丝毫不弱,手中金色铃铛不断摇晃,围绕在身前的僵尸竟是不敢靠近,而猛不丁他手中铃铛一下子抛出,那金黄色铃铛周身竟是兀然之间散发出来一层金光,金光嗡的一声鸣响,虚幻之中仿若形成了一个更大的铃铛,一旦笼罩在红毛僵尸身上,顿时那红毛僵尸就像是被血滴子给摘掉了头颅一样,脏血一下子从断掉的脖颈那里喷射而出,场面十分血腥。

    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我整个人都是有些发愣,看来这边果然是大凶之地,竟然有着如此多的鬼祟!

    就在我们准备上前帮忙之时,忽然,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血池之中竟然泛起来一阵古怪的猩红水泡,水泡翻滚破裂,一团团红色光雾缭绕而出,我们凝神去看,倏地,一道血柱冲天而起,下一秒,血柱还未落及水面,猛地,一道猩红色的光影蹿过来,砰的一声落在我们面前。

    我心脏顿时一颤,拉着小昭下意识后退两步,这才仔细看清楚,原来是一只看上去就像是被活生生剥了皮一样鲜血淋漓的水猴子!

    水猴子站在那里,张开大嘴,獠牙外翻,浑身血水滴下,马上就将它身躯所在地面淋湿的血水横流,而更加诡异的是,这水猴子此刻竟然歪着头,用一种看上去极为邪恶的眼神盯着我们!

    我被这水猴子那猩红的邪恶眼神吓了一跳,那感觉,就仿佛是一个睿智而又阴险的人在盯着我们看。

    下一秒,水猴子直接朝我跟小昭扑了过来!

    我连忙把小昭护住,刚要用手中五雷令牌,忽然阿奴身影一下子飘飞出去,张开獠牙就跟水猴子咬在一起,水猴子反应极为灵敏,猛地在阿奴身上咬了一口,急速蹿起就要朝着我们扑过来,阿奴却倏地伸手一把拽住它一条腿猛甩,水猴子顿时在地上打了个滚,可是这家伙十分凶残,再一次朝着阿奴咬去!

    阿奴刚才被咬了一下,已经暴怒,直接猛地朝着水猴子扑过去,锋利的指甲一下刺穿它后背,水猴子猩红的身躯一阵挣扎,而阿奴趁机却是张嘴露出尖锐牙齿,直接在它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这时水猴子猛地一个滚翻,挣脱开阿奴,身上血流出来,竟然呈现紫黑色,而此刻它似乎也意识到了阿奴的厉害,那古怪的眼神狠狠瞪了我们一眼,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水池之中。

    我看到这古怪玩意逃掉,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问阿奴:“你怎么样?”

    阿奴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只是刚才这畜生太暴戾太凶残了,我被咬了一口,但这点伤势对我来说不会有太大影响!”

    我点了点头,扭头朝黑子那边一看,只见上百只幽狸子已经将他跟苏尹给包围住了,所以我连忙冲阿奴说:“你先保护好小昭,我跟洛曌去帮助黑子!”

    阿奴点了点头,小昭也十分懂事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跟夏洛曌冲到黑子身旁时,也没来得及跟黑子打招呼,直接开始对付那些幽狸子,幽狸子嗅觉和视觉极为迟钝,但是它们听觉却是十分敏锐,一旦听到我的动静,顿时呼啦啦十几只就朝我冲过来,而且它们就像是不怕死一样,就那么硬生生冲过来!

    这时我手里只有五雷令牌,要想对付这么多幽狸子肯定是忙不过来,幸亏女鬼老婆在,她身躯猛地化作两道凌厉之极的乌光,乌光飘在半空,闪动间,十几只幽狸子顿时就被斩杀掉!其实在我看来,幽狸子实力并不是很强,所以它们遇到夏洛曌,那简直就是找死。

    忽地,我感觉后背上猛地一疼,下意识扭头去看,只见一只水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身后,而且,它那锋利的爪子在我后背上狠狠抓了一下,这时我才听到小昭跟阿奴两个大喊了我一声,不过我心里吓得一颤,连忙用五雷令牌去打,可那水猴子竟然朝我诡谲一笑,半躬的身躯刺溜一下蹿到一边去了,动作极为敏捷!

    我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动作太快,要说阿奴跟女鬼老婆还能对付,可对我来说却极难,扭头一看,女鬼老婆已经又跟几十只幽狸子打斗在一起,鲜血四溅,黑子也是无暇顾及我这边,苏尹已经吓得蹲在了地上。

    “去病哥哥,你旁边有枪!”就在这时,小昭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我一听,连忙扭头去看,果然,在旁边一堆石头上,竟然真的放着一把枪,于是我连忙跑过去拿,可是水猴子这时意识到我要拿枪,猛地一个跳跃,直接蹿到了我后背上,两只爪子在我肩膀上使劲抓,我顿时感觉后背和肩膀上巨疼无比,骨头都要断掉了,连忙用五雷令牌去砸,可是这畜生竟然一下子又从我身上跳开了!

    我暗骂一声,这畜生真是他妈的太狡猾了,连忙冲到土堆那边抓起手枪就朝着它开始射击,但这手枪我不怎么会用,就只知道扣动扳机,瞄不准,根本连水猴子影子都没射到,那水猴子看我枪法着实一般,竟然咧开嘴发出来一阵嗬嗬怪叫,我皱了皱眉头,知道它是在嘲笑我!于是我继续朝它扫射!

    “砰!”忽然,我愣了一下,只见水猴子脑袋一下子爆裂开来,紫黑色的血水顿时洒了一地,我心里一喜,终于打中了。

    可这时胖子却晃悠着身子跑了过来,说:“去病兄,你能不能瞄准点,你瞧瞧,刚才流弹都打到我胳膊了!”说着他一脸阴郁的瞅了我一眼,“要不是我刚才帮你打死这水猴子,你还不知道要闹什么笑话呢!”

    我听他这么一说,瞅了他胳膊一眼,一脸歉疚和尴尬,才知道刚才那一枪是他打的。

    而这时,付航和假和尚两个人也跑了过来,付航冲我说道:“你们几个终于赶上来了,还以为你们刚才出事了呢!”

    我尴尬一笑,想到刚才他们走的是大凶之地,而我走的却是正道,心里一阵过意不去。不过胖子说道:“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帮黑子!”说着他直接再次举起手枪朝着半空中跳落下来的幽狸子开始射击。

    我也不敢迟疑,继续开枪,假和尚和付航两个人也是祭出法器对抗不断冲击过来的幽狸子,女鬼老婆魅影爆闪不断,一时间,我们都是大开杀戒,上千只的幽狸子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冲击过来,可我们这么几个人,竟然是硬生生抵挡住了。

    等到将最后的幽狸子给杀掉,我们都是松了一口气,互相看了看,浑身都是脏血淋漓,臭不可闻。

    而这时候我忽然留意到了一个细节,胖子之前不是受了重伤吗?现在怎么看上去生龙活虎的!还有,黑子的断臂什么时候接上的,从进入幽洞开始到这里,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时间,黑子既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接上断臂,为什么之前不接呢?

    我心里生出这个想法,于是问黑子:“你胳膊什么时候接上的?没问题了吧?”

    黑子脸上神色明显一怔,低头看了一下胳膊,这才笑了笑说道:“哦哦,刚才看到这里凶险之极,所以就接上了!去病兄,我的胳膊已经没事了!劳烦担心。”

    我看到他脸上那表情,顿时愣了一下!

    这还是我自从遇到黑子以来,第一次见他笑呢,他这么冰冷一个人竟然笑了,这让我心里莫名生出来一种古怪的感觉,而且,他这好像也是第一次称呼我为“去病兄”吧?

    “噢,没事就好!”我心里虽然感觉古怪,但还是冲他笑了笑说道。

    紧接着我又问胖子:“你身上的伤好了?”

    胖子咧嘴一笑,说道:“好了!之前那点伤势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事!”

    我下意识在他身上瞅了一眼,发觉他身上现在虽然鲜血淋漓,可我并未看到他身上有之前那种伤痕。这让我心里那种古怪的感觉又是增强了一份。

    我心里在想,这几个人怎么了,凭我直觉上,怎么感觉都是古古怪怪的,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似地。这时候,黑子和付航他们几个人互相用眼神交流一下,然后一个个都是沉默下来,像是在刻意的掩饰什么。

    我扫了他们一眼,也没有再去多想,冲付航说道:“前辈,咱们现在这是在哪里?到达鬼沼府了吗?”

    付航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是鬼沼池,离着鬼沼府还有一段距离,只是现在根本找不到前行的路,而且你四下看看,周围都是岩壁,一条通道都没有,感觉十分诡异!”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难道上次你来鬼沼府的时候,没有经过这里吗?”

    付航皱了皱眉头,说:“我也不记得了,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好像没有这地方!不过我若没有猜错的话,估计应该会有机关将前面的路打开,只是现在我们还找不到机关在哪里!”

    我听了他这话,心里再次疑惑,他竟然说不记得了?

    他之前不是说鬼沼府的经历让他意识到活在这世界上就得好好享受生活,不然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掉吗?而且当初他解释自己吸毒,就是这么说的!这么印象深刻的一次经历,竟然会不记得,当真令人疑惑!

    而就在我心中略微怀疑之时,忽然,远处一阵轰隆之声传来,我连忙扭头去看,只见一个人影从石门之中闪身出来,我凝神一看,心中顿时惊颤!

    那张脸……又是茅无名?!

    只见,那身影出来之后快速朝我们这边看过来,而当他看到我们之后,脸上神色忽变,旋即,倏忽转身返回到了石门里,石门也轰隆一声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