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试用期的未婚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42本章字数:1767字

    八年前。纽约。

    乔继琛的办公室让人过目难忘。

    作为美国艺术文化界最大控股集团“琛威”的负责人,乔主席的办公室可以说是一种另类的奢华。

    ——乔继琛的办公桌是一张废弃的旧船,倒扣在两截树桩上,上面摆着一台老式的纯黑色打字机,以及一张用树藤做的相框。

    相框里是他和太太带着两一双儿女的合影。一家四口,笑容和美。

    乔继琛有一双看起来饱经沧桑的眼睛,整张脸看起来非常年轻,唯有眼角的鱼尾纹如刀刻一般。

    他亲手为我倒了一杯咖啡,“那墨,这批广告牌你画的不错。你上次帮我画廊选的几件艺术品,也都拍出了好价钱。”

    “乔先生过奖了。”我帮他剥了一粒方糖,说,“您信任我,我才有机会为琛威做事。”

    “其实,不光公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家里更加需要。”乔继琛笑着看我,和蔼的目光中夹杂着审视和期许,他说,“我儿子比你小三岁。按照中国的文化,听说这样很好,可以生财。——‘女大三,抱金砖’是这样说的吧?”

    我有些诧异,我记得他女儿跟我同岁,儿子是哥哥,怎么会比我小?

    乔继琛爽朗地笑了几声,看着我的眼睛,他忽然追问道,“那墨,你愿意成为我儿子的未婚妻吗?”

    我重重一怔。

    乔继琛是美国艺术文化界的泰斗级人物,平时低调谦逊,名下却有知名电影公司和拍卖行近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平时多以画廊老板的身份低调示人,可是福布斯排行榜早已把他的身家公诸于世。

    千亿美金,那是什么概念?我从来没想过,一个这种级别的富豪,有一天会问我想不想当他的儿媳妇?

    “您的意思是……”我下意识地看一眼他桌子上的全家福。

    “不是照片上这个儿子。”乔继琛温和地看着我,“我还有个儿子,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那墨,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我点了点头。

    秘密总是会改变两个人的关系,因此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他叫乔昱非,是我的小儿子。”乔继琛递给我一张照片,上面的少年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和一对深深的酒窝,“那墨,我认为,他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孩。”

    我没有说话,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小口。

    “黑咖啡很苦吧?苦过之后,却有回甘。”乔继琛幽幽地看着我,又说,“那墨,我会给你丰厚的回报。”

    “比如说?”我问的很直接。既然谈生意,自然不需要掩饰什么。

    乔继琛眼中有欣赏的神色闪过,他说,“试用期三年。这三年里,你的衣食住行全走公账,外加十万美金的年薪。”

    “我的责任是什么?”乔继琛是个商人,而且是玩艺术的商人,他想从我这儿索取的,一定远多于他给我的。

    “陪在乔昱非身边,助他成材。”

    “为什么选中我?”乔继琛身边怎么会缺少优秀的年轻女性,他为什么会挑上我?

    “Firstly(第一),你有才华,每年拿奖学金,做的项目也很棒。”乔继琛从倒扣的船桌里掏出一叠文件,轻轻放到我面前。

    “Secondly(第二),你需要钱。为了学费和生活费你每天打四份工。像你这个年纪的漂亮女孩,其实真应该好好享受生活。”

    “只是这样?”乔继琛这两个理由并不能说服我。在美国,有才华的穷女孩,不计其数。

    “Last but not least(最后一条但并不是最不重要的),你没有家人。那墨,你是个孤女,没有人在乎你,牵挂你;你也不需要去照顾和迁就任何人。你可以把你的一生,完整地献给乔昱非。”

    倒扣的旧船背后,是乔继琛沧桑而睿智的仿佛可以看透一切的双眸。

    一瞬间,我仿佛被击中了软肋,竟然不能再在他面前保持自信的仪态。

    ……表面上我是有家的,可是他竟查出我是孤女。

    对于我的身世,乔继琛还知道些什么?

    “也许是父子缘薄,我跟乔昱非不合,他做什么我都看不惯。”乔继琛叹了口气,说,“可是我也知道,我欠乔昱非很多。”

    ……乔昱非很幸运,起码乔继琛还关心他的死活。

    可是我呢?我的父母,又在哪儿呢?

    “那墨,我们可以给你一个家。”乔继琛把手伸过来,轻轻覆在我手背上,一阵暖意扩散开来,“签下这份协议,你便不用再颠沛流离,无枝可依。三年之后,如果你通过考核,就是我乔继琛的儿媳。”

    一个家……三年的青春。

    ……颠沛流离,无枝可依。

    不愧是艺术商人,乔继琛的措辞确实很有煽动力。

    一瞬间,我想到很多人,很多事。

    ……记忆深处的白寂云,还有我那美丽而狠毒的母亲。

    是的。我想要一个家。我不想再颠沛流离,无枝可依。

    ……我的手在微微发抖,终于,我狠狠握拳,抬起头望向乔继琛。

    “那墨,你需要多长的时间考虑?”

    我抬起头去看他,“不需要考虑了。

    ——我现在就签。”

    乔继琛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很快被欣赏取代。

    他站起来从鸟巢搭建的书架上拿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递给我,“那墨,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