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11本章字数:4429字

    五年前,雷雨交加的夜晚,秦芬做了阎浩明的女人。

    对他来说,她是最低廉的发泄工具。

    而对于她来说,他却是她的救世主。是他给了钱,让她有钱替妹妹动了心脏手术,救活了她在这世上仅存的一个亲人。并有富余让妹妹出国留学,拥有了前途光明的人生。

    整整五年,她和阎浩明在一起做了多少次她都记不清了,却仍旧看不出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就像现在,他们刚刚结束一场风雨,他就毫无感情的将她推下床,鄙夷的盯着赤-身-裸-体的她,如同在看一堆垃圾。

    而她伸手挡住重要的部位,低着头,忍住羞辱,低声问道:“为什么又突然这样对我?”

    她记得,五年前她偷偷爬上他的床,完事后,她就被他像现在一样,推下了床。她也因此和他达成交易,以五十万低廉的价格,卖给了他五年。

    这五年来,她和他除了在床上见面外,其他时间根本没有见过面,更别说是和颜悦色的谈话了。当然,这五年来,他也不曾将她推下过床。

    “因为结束了。”他淡漠的话语,如同像是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而不是和他同床共枕了五年的女人。

    秦芬在想,就算是一块石头,时间长了,也该被焐热了不是吗?可他却比石头还冷漠。

    “结束了?”秦芬抬起头,看着台灯映照下,他完美无缺,堪比谪仙的脸庞,自嘲的一笑,“是了,五月一号,五年前的今天,是我和你达成交易的日子……”

    秦芬毕竟没有他那么冷情,所以,做不到无所谓,此时,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视线,看不清他那张俊颜了。

    “这五年你表现不错,所以,这张支票是给你的额外奖励!”就在秦芬为即将离开他,而感到有些失落时,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一张支票,扔到了她的脸上。

    支票划过她白嫩的脸颊,脸不疼,心却疼得无法忍住。

    她骨子里是冷傲的,所以,她再次低下头,不想让他看到她狼狈的一面。可泪水却悄无声息的在她低头时,顺睫而下。

    这五年来,她告诫过自己无数次,让自己不要爱上他,可她这颗心就是不争气,偏偏一点点沦陷在他每一次的温存之中,以至于现在被他冷漠无情的样子,而伤的千疮百孔。

    “我对你来说……”

    “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物美价廉的工具而已。”不等秦芬的话问出口,一向洞察人心的阎浩明已经打断她,早早回答了。

    闻言,秦芬的眼泪便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再也止不住,滚滚而落。

    屋内瞬间安静到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还有她默默坠泪的声音。

    她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只是他的工具而已,可听到他赤果果的说出来,她的自尊心以及那颗真心,还是被伤的片甲不留。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屋外响起了一声雷响,屋内才传来阎浩明那让人压迫的男音,“拿上支票,马上离开这栋别墅。”

    他好无情,连最后一晚都等不及,就要赶她走了。看来,这五年来,他真的不曾对她有丝毫留念。

    秦芬回过神,只感到冷的打颤,腿脚发麻,艰难的捡起地上散落的衣物,在他面前,屈辱的一件件穿上,然后站起身子,拨弄了一下挡脸的长发,将支票递给床上静静看着他的男子,强压颤音道:“阎总,那五十万是我应该得到的!而这张支票,并不是我该得的!”

    阎浩明闻言,深邃的黑瞳内闪过一丝诧异的瞳光,却并没有接她递来的支票。

    秦芬手举得有些累了,便将支票工整的放在床头柜的台灯边,目光落在支票上才发现,那数额是二十万。

    她不禁嘲讽的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他真的把她当成了为钱卖身的妓-女了。

    许是看到她脸上的自嘲笑容,睿智敏感的阎浩明以为她是再嫌钱少,不禁鄙夷道,“你不是为了钱刻意爬上我的床,祈求我保(包)养你的吗?现在又故做什么清高?真是讽刺至极!”

    秦芬此时已经转身走到了门边,听到背后传来这句话,她捏门把手的手,颤颤发抖,如果不是为了救妹妹,她怎么可能出卖自己!可是,和他解释有什么意义?不信任她的他,只会当她是在找借口为自己洗白,反而会更加鄙视她。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转过满是泪痕的脸颊,朝他最后说道:“我知道,当初我费尽心机的接近你,爬上你的床,我在你的眼里,已经无法抹灭低贱的印象。可是,我毫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因为,如此才能得到那五十万!”

    “你就那么喜欢钱?”

    “不喜欢。可是没有它,我会失去我最亲的人!”

    秦芬这句话一出,阎浩明才第一次认真的看向她,当看到她那双饱含真诚的美目时,他俊眸内划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对于你来说,五十万什么也不算。而对当时的我来说,那五十万是一切!”不管他信不信,秦芬还是将久压心底的话,说了出来,说完,她朝他恭敬的鞠了个躬道,“谢谢您的五十万!再也不见,阎总!”

    话末,秦芬抬起满是泪痕的头,走出房间,却突然被一个娇小的身影堵住去路,紧接着,她的脸颊迎来了一抹沉重的巴掌,“秦芬,怎么会是你!我未婚夫包养的情人居然是你!……”

    突然袭来的耳光,以及这句悲伤绝望的话语,只让秦芬震惊的呆立在原处,不可思议的看向眼前比她矮一个头的女人,苏姗!她同母异父的亲妹妹!

    她刚才说什么,说她被她的未婚夫包-养了?!

    妹妹刻意制造假身世,攀上的高枝,居然是她卖身的买主阎浩明?

    看着妹妹不断坠泪的清秀面孔,秦芬只感到自己的世界天翻地覆!

    “姗姗,你怎么在这?”

    屋内的阎浩明听到苏姗的声音,顾不得穿衣服,就简单的围着浴巾推开秦芬走了出来。

    他一走出来,就目露紧张的拉住苏姗的手,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对这个女人没有丝毫的感情。并且刚才正在打发她!”

    原来,他脸上还会表现除冷漠以外的其他表情啊!

    看着阎浩明脸上紧张的表情,秦芬眼一酸,泪水又不争气的缓缓滑出眼眶。

    “为什么你的情人偏偏是她!……呜呜……”苏姗伸手锤着阎浩明结实的胸膛,哭的像个孩子。

    阎浩明见状心痛的将她搂进怀,然后冷冽的朝秦芬剜过来,“你认识她?”

    看着阎浩明那冷厉如刀的眼神,秦芬的心不自觉的又泛起痛来。

    苏姗却在这时停住了哭泣,从阎浩明的怀中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向呆立在一边哭泣的秦芬,半晌,才冷冷道,“她……她是我朋友的姐姐!”

    朋友的姐姐?!秦芬不禁被这句话惊的后退两步,泪水再也忍不住,如断线的珠子一样纷纷滚落:“姗姗……你说我是谁?”

    她放弃自尊,出卖自己换钱来救的亲妹妹,居然说她是朋友的姐姐!

    自从养父和母亲十年前出意外去世,年幼的她早早辍学,打工养活的妹妹居然不认她了!还用那种鄙夷的眼神看她,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秦芬……你不配我喊了你这么多年的姐姐!你居然做出这样天理不容的事情……你让我觉得恶心!认识你而感到恶心!”

    “恶心……”秦芬被这句话刺痛的呼吸都快要不能继续,伸手扶住门框,勉强维持住身形,“你既然说我恶心……”

    秦芬此时脸上的泪水滚落,怎么看怎么可怜。

    苏姗见状,心虚的别过头不再看她,而是将目光转向阎浩明,“浩明,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不是说,今生除了我,再也不会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吗?这算什么!”

    阎浩明从秦芬的脸上收回目光,有些愧疚的看着苏姗解释道,“当年是她设计爬上我的床,拍了视频威胁我用五十万买她五年……当时担心那段视频影响阎氏股价,所以,不得已我和她达成了这个交易。姗姗你放心,她对我来说,只是个发泄工具而已……”

    “五十万……”苏姗闻言看向秦芬,先是惊讶,随后又归于冷漠,“原来只为了这曲曲五十万,秦芬你居然爬上别人的床!”

    秦芬本来以为阎浩明的话一出,苏姗就知道当初她付得五十万手术费是这样来的,会内疚会理解她,却没想到苏姗居然更加鄙夷的看向她。

    这让秦芬的心骤然跌入谷底,冷的她打颤。

    而苏姗还没说完,居然愤恨的指着泪眼婆娑的秦芬,对阎浩明怒道,“我要你立刻赶走这个下-作的女人!永远也不许你再理她!”

    下作女人……

    秦芬终于被这四个字激的瘫软倒地,她舍弃一切救活的妹妹,居然骂她下作!

    “哈哈……我下作?!”秦芬怒极反笑,只是笑着落了一地的眼泪。她失望的看着苏珊,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她宠溺对她的画面。厨房内她早早为妹妹做好食物,洗手间里,她蹲在水池子旁为妹妹洗衣服,下雪的街边,她解下自己的围巾,替妹妹围上……

    她一直都觉得这是应该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回报。可是,她却没想到,她的妹妹居然这样回报她!

    下作的女人!

    她难道不知道,她的下作都是因为维持她的精贵吗?!

    “滚,立刻滚出去!”阎浩明闻言,极其烦躁的朝秦芬吼道。

    秦芬被他这声如雷的怒吼,立刻从记忆中回过神,质问的看向躲在他怀中哭的娇弱的妹妹,“苏姗,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这五十万是……”

    “闭嘴秦芬,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不要再缠着浩明,他是我的未婚夫!谁也别想抢走我的幸福!”苏珊抖动着下巴,哭着打断秦芬的话道,“就算你曾是我最亲的人也不允许……”

    抢走她的幸福?!

    秦芬觉得可笑至极,她何时想要抢走她的幸福了?反而为了让她幸福,她让自己卑微的活在社会最底层!

    为了她舍弃一切,得到的居然是她如此绝情的话语!

    “苏珊,我和她确实已经没有瓜葛了,谁也夺不去你的幸福!”阎浩明这个时候,再次将苏珊紧紧搂住。

    看到这,秦芬扶着门框,缓缓的站起身子。

    而这时,阎浩明却冷厉的朝她再次吼道:“我希望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快滚!”

    秦芬闻言,呆滞的看着阎浩明完美的俊颜几秒,终于被他那双眫子中投来的凌厉目光激的身心俱溃。

    再也忍受不住屈辱和委屈,猛地跑到正厅,拉开门就冲进了雨夜。

    她在瓢泼的大雨中,漫无目的得奔跑着……

    雨水打在她的脸上,冰冷而又刺痛,她却浑然不觉,因为心更痛更冷。

    一夜之间,她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更失去了一个她不该爱的男人。这一切的悲剧,只是因为她为了从他手里挣到那五十万的卖身钱,而救妹妹开始的!

    想起来,真的荒谬至极!真的蠢不可及!

    也不知奔跑了多久,直到她筋疲力竭的瘫倒在街边,雨水无情的淋在她的身上,她才抬起头,看着路灯下纷纷坠落的雨线,大吼的问自己:“秦芬,你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他们如此羞辱你,鄙视你!……”

    即使妹妹如此无情的对待她,她还是舍不得恨她,真是可悲!

    哭了许久,秦芬扶着路灯的杆子起身,准备走回自己的出租屋,却突感眼前一辆黑色轿车朝她撞了过来。

    她惊恐的睁大双眼,连连后退,直到被逼下路边的海中……

    “砰”一声,她被冰冷的海水包围,等她回过神,往岸上爬上来的时候,轿车内走下了一个健壮的男子,他长得很丑,丑到令人惧怕的地步。他冰冷的目光,随着雨水落在海中挣扎的女子身上,大声道:“秦芬,你挡了姗姗的路,所以,就算你是她的姐姐,她也不会放过你!你还是去死吧!”

    挡了她的路?!

    她就算误和阎浩明有了交集,可现在已经分开了不是吗?苏姗为什么要杀了她!她真的不明白她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狠心!

    她更不相信这是真的,可看着路灯下,岸上那张熟悉的丑脸,秦芬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的妹妹居然让她的爱慕者对她痛下杀手!

    岸上的丑男就是从小爱着苏姗的男人唐列,他为了苏姗可以做任何事!

    她不会游泳,苏姗深知此事,所以让他逼她掉入海中,然后,事后警察也查不出任何讯息,就算发现她的尸体,也不会怀疑到苏姗的身上!

    好毒的计策……

    秦芬最后精疲力尽的停止挣扎,慢慢沉入海中时的最后一刻,她笑了,笑自己可悲到这种地步!

    为了救妹妹失去贞洁,卖了灵魂和肉体,得到的竟是她残忍的杀害,太可悲了!

    恨意瞬间充斥了秦芬最后的意识,如果她还能有机会,她一定不会放过她这个狠毒的妹妹!

    慢慢的,秦芬失去了意识,落入了空寂无边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