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我不会给她下跪(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11本章字数:2021字

    秦芬这句话一出,就像一个导火索,顿时让现场的人都忍不住双目喷火,咬牙切齿!

    “你……你害死她的孩子,我让你给她道歉有错吗?”老太太伸手拍着轮椅的扶手,情绪激动的吼道。

    “奶奶消消气!”

    “妈,千万别生气!”见状,在场的小辈除了阎宏景默默站在一角,冷眼旁观以外,其他人均面露担忧的看着老太太。

    阎风更是松开秦芬的手,走到老太太跟前,轻拍她后背为她顺气。

    而老太太则气喘吁吁的推开阎风,骂道,“都是你,娶这么个害人精回来!我让你立刻将她赶出阎氏……不……将她送进警察局!”

    “妈,芬芬已经和我结婚了。你现在送她去警察局,只会让我的名誉受损,公司的股票也会因此下跌!”

    “怎么,你这是不听我的话了?”老太太又开始呼吸不稳,“公司的事现在我管不着了,这个家里的事,我还管不了吗?”

    “秦芬,快跪地给妈认错!”阎风见老太太态度强硬,忙朝秦芬使了使眼色道。

    阎风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秦芬,等待着她接下来的举动。

    一时间,病房内安静到,只能听到呼吸声和病房外过道行人走动的声音。

    无疑,在他们眼里,这是秦芬最后的机会,如果她不主动承认错误,恳请苏姗的谅解,只怕不但在阎氏呆不下去,还得进监狱。

    而秦芬则环视了在场众人一圈,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最后目光落在阎浩明的脸上,看着他阴沉俊颜的样子,坦然道:“我没有推她下楼梯,凭什么要给她下跪!而且,苏姗你能受得起我这一跪吗?”你如此恩将仇报,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后面的一句话,秦芬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知道,苏姗根本不怕。

    “你……秦芬你太过分了……”苏姗似乎早就料到秦芬会狡辩,这会她装的一副气的声音发颤道,“我本来还打算,只要你肯认错,我既往不咎……就当自己真的不小心摔下来的……可是你太过分了……不是你推的我,难道是我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故意跌下来吗?”

    说话间,她更是哭着倒进阎浩明的怀里。

    阎浩明顺手搂住苏姗,用之前受伤缠了纱布的手,替苏姗擦完眼泪,又抬起头瞪向秦芬,“你还狡辩,我亲眼看见姗姗跌下楼梯的时候,你就站在楼梯上。而且,当时小玉也在喊是你推姗姗下楼的!”

    “有些事情,不像你表面看的那么简单!”秦芬不在乎所有人的误解,但是,却无法忽略阎浩明的想法。

    “够了!”阎浩明突然将目光转向阎风,冷音道,“爸,如果你再不带走这个女人,那么我就喊警察了!”

    秦芬听到阎浩明这句无情的话语,心如刀绞。他真的很无情!她和他五年来的同床共枕,在他眼里都抵不过苏姗的一句话。

    “浩明……”阎风为难的看着阎浩明,张开嘴想替秦芬解释什么,可张开嘴半天,找不出任何能替秦芬辩白的理由。倒是阎浩明那眼神,冷的他都忍不住后背发寒。

    “就算是法官判人死刑,也该给犯人自白的机会不是吗?”秦芬整了整精神,傲然的抬起头,掀开挡脸的长发,扫视了一圈众人,“你们为什么不肯听我解释?难道你们亲眼看到了当时的场景?”

    秦芬这句话一出,在场人均面色一诧。似乎没想到她大祸临头,还能如此淡定。

    就在大家都愣神的这几秒钟时间里,秦芬将自己的长发掖到耳后,豁然伸手,往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两个清脆的耳光,“啪……啪……”

    两个耳光打的很重,重到秦芬的嘴角都渗出一丝血迹来。当阎氏一家人,看到她白嫩的下巴上,滑出一抹刺眼的鲜红时,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芬芬……”阎风第一个开口,不解的看着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现在,她明明脸颊发红,可她似乎像是没感觉一样,只倔强的盯着阎浩明看。彷佛她刚才打的并不是她自己。

    而阎浩明长睫俊眸里,在她自己打自己耳光时,瞳孔微不可闻的缩了缩,随即,他的胸口起伏有些大。附带,搂苏姗的手也紧了紧。

    苏姗感受到他的异样,眼中划过一丝紧张。随后,将身子往他怀里又拱了拱,假装被秦芬这举动弄得害怕,“浩明……她在做什么?她好狠心,连自己都下的去这么狠的手……”

    一句话,秦芬又被她扣上了狠毒的帽子。

    众人的眼神又从惊愕中变得鄙夷。

    秦芬却微微扬起唇角,苦涩一笑,“我如果不对自己狠毒,你们又怎么相信我接下来的话呢?我这是用事实,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秦芬那抹浅笑,凄美的令人有些不忍。

    “你所谓的证明,就是自扇耳光?” 一直保持沉默的阎素琴闻言,忽然鄙夷的笑了笑道。

    可是她笑完,发现并没有得到秦芬的理睬,有些尴尬的收了笑容。

    “秦芬,你到底要证明什么?!”阎浩明这个时候,紧皱浓眉,朝她怒了。

    “你急了?我是不是可以由此推算出,你其实已经猜到了我这么做的原因了?”秦芬冷笑。见阎浩明不答,她又将目光移向苏姗的脸上被指甲划伤的伤口处,一字一句道,“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你们难道真的看不出,我的脸和苏姗的脸不一样吗?如果我是打了苏姗一巴掌,让她因此从楼梯上滚下来的话,我刚才自己打自己耳光时,脸上就该和苏姗一样……有指甲的划痕!”

    在场人闻声,除了苏姗一脸惊愕以外,其他人都将目光在秦芬的脸上和苏姗的脸上来回移动。

    阎浩明则只看向秦芬,看着她那张渐渐红肿起来的脸颊,目光有些恍然。

    “你……你撒谎!肯定是你刚才来的时候,剪掉了指甲……”苏姗没想到秦芬会找到这个证据来,有些惊惶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