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带她进警局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13本章字数:2034字

    “姗姗,浩明,我本来真的是想来看看姗姗的,我没想到她会这样激动。既然她不想见到我,那么我也没必要在这碍你们的眼!”秦芬无视周院长担忧的目光,转过头看向阎浩明和苏姗,真诚的说完这句话后,拉起阎风的胳膊道,“既然不欢迎我们,我们便走吧!”

    阎风见状,无奈的点点头,便和她一起跨步离开。

    站在门边的周红见状,忙拉开门……

    却在拉开门后,看到门口一抹肥胖的身影时,惊讶的睁大了双目:“素琴姐!”

    “闪开!”阎素琴一来,就推开了周红,直接扭着肥臀走到阎风和秦芬面前,伸出带着红宝石戒指的胖手指,指着秦芬的面门怒道:“哼,想走?你未免想的太简单了!”

    秦芬和阎风见状,脸上惊讶的神色瞬间变得愤怒,秦芬不好开口,阎风率先怒道:“阎素琴,你究竟想做什么!”

    这里老太太不在,阎风也不必顾虑她的感受,而直接朝阎素琴发火了。

    阎素琴见他对自己直呼其名,不悦的拧起眉:“阎风,你真要护着这个妖精吗?”

    “阎素琴,她是我妻子,我不护她护谁?!”阎风字正圆腔的回答道。

    他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在心里,重新定位了一下秦芬在阎风的心中地位了。

    看来,未来的阎氏走向,要朝着秦芬转了。

    “好!那我就让你认清她!”阎素琴显然没想到阎风会这样正面对峙她,以前就算她和阎风有过正面冲突,阎风也会尊重她几分。可现在突然为了个低贱的丫头对她如此,阎素琴骤然恼火。

    只见她伸出手指着秦芬,朝身后的走廊喊道:“警官嫌犯在这!”

    “嫌犯?”秦芬和阎风闻言,均面露不解的看着阎素琴。

    不但是他们,阎浩明他们也都面露不解。

    阎素琴的话音一落,两个身穿民警制服的警察就走了进来,进来之后,目光在屋内搜寻了一圈,分别将目光落在秦芬和周院长的身上,其中一个稍微矮一点的警察朝秦芬道:“你就是秦芬?!”

    “我是。”秦芬被两个警察盯得浑身不自在,他们的目光充满不屑和凌厉。

    “有人报警,你跟今早一宗自杀案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吧!”话说到这,这矮个的警察又将目光移向周院长道,“还有你!”

    “我?”周院长和秦芬一样,诧异的指了指自己道。

    “是的,自杀者也提到你,说你也是指使她作案的幕后者之一!”

    “警察同志,我想你们一定是误会了,什么自杀者,什么自杀案?我们根本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秦芬不可置信的看着警察,见他一脸正色,不像是说假。

    “对啊!”周院长这时慌了,已经走到了秦芬身边,看着警察激动的附和着秦芬,“你们不能冤枉好人!”

    “好人?”警察没开口,阎素琴却不屑的白了一眼秦芬和周楚,朝一脸惊愕的阎风奚落道,“弟弟,姐姐我都是为你好,你今天啊,就好好看看你的好老婆和好手下的真面目吧!”

    “警察同志,我妻子昨天一直和我在一起,不可能和什么自杀案有关联,所以,你们最好调查清楚再抓人,否则,我们阎氏的律师不会放过渎职的你们!”阎风大风大浪见多了,这会并没有和阎素琴浪费时间的争论,而是朝警察施压。

    两个警察闻言,站直身子,一直不说话的高个警察,开口道:“ 阎先生,如果我们没有证据,是不会过来带人的。”

    “警察同志,既然你们说有证据,那么还请告诉我们,我们究竟犯了什么事,又是什么证据证明我们有嫌疑的!”秦芬总觉得心中隐隐不安,那种被人陷害还蒙在鼓里的那种不安。此时,她忍住心中的疑惑,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警察问道。

    稍矮的那个警察看着她,怒道: “你别装了,自杀的罗洁医生留下的遗书中已经交代了,说是你指使院长,让他命令其对苏姗动手术时,故意导致苏姗子宫破裂,引发大出血,导致她险些丧命,现在虽然抢救及时,可今后也无法生育了。而罗洁怕东窗事发,有违医德,承受不了心理压力,自杀身亡……”

    “并且刚才我们已经在医院里调查过,有些护士说你昨天在苏姗进手术室前,曾对本院院长周楚耳语吩咐过几句什么话,昨晚又看见你进他的办公室,由此,我们有理由也有证据,证明你们和这起自杀案有关!”

    “什么……苏姗说的是我?我不能生育了?……”警察这句话一出,苏姗就如遭雷击一样的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说话的矮个警察。

    泪水顺着她的眼眶流出,她却毫无感觉一样,一瞬不瞬的睁着眼睛,死命的盯着警察。

    “……”那个警察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目露同情的看着她,张开嘴却没有说出话。

    见警察不说,苏姗将目光移向阎浩明,“浩明……你告诉我,警察说的不是真的!我不是不可以生孩子了对不对?”

    阎浩明看着苏姗那惊恐的目光,还有她紧紧捉住他胳膊的苍白小手,他没有看她的样子,只低下头轻声道:“姗姗,我们可以不要孩子……”

    “啊!……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苏姗闻言,立马崩溃般的哭喊道,“不可能的,只是摔一跤而已……”

    “不,是你……是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这样报复我!”

    苏姗情绪激动的掀开被,就要下床去捉秦芬,却被阎浩明及时捉住抱进怀里劝道,“姗姗,你冷静点,你伤口刚缝合好,你要是在这样动作剧烈的话,伤口震破,又会引发大出血……”

    “你放开我,我要杀了她这个贱人……呃……我要杀了她……”苏姗显然已经失控,她伸手对着阎浩明又打又锤,试图从他怀中挣脱。可是,阎浩明却越抱越紧,生怕她挣脱出去伤了自己。

    “姗姗,你不要这样!”阎浩明心痛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