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8,我要她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13本章字数:3276字

    秦芬看到这里,紧紧咬住唇瓣,看向苏姗。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来,有点痛也有点苦涩。

    “我要她死!……贱人……”苏姗现在满眼里都是秦芬,她伸出一只手要拽住秦芬,可总是抓不住,她恨啊……

    恨自己居然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居然还借机毁了她的子宫,让她今后无法生育!

    这让她怎么能甘心,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恶气!

    她不但要她进监狱,还要她死……她要秦芬死!

    “浩明,你给我杀了她……替我还有孩子报仇……杀……呃……”苏姗这句话最终因为气力不足,而只说了一半,就昏迷过去。

    这次,她倒是真的昏倒了。

    阎浩明见状,忙将她的身子搂紧,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从他的眼眶流出,他记得自己曾经发过誓,在法国她第二次救他时,就发过誓,今生再也不松开她的手,这辈子都好好爱护她……

    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下,阎浩明冷着脸,将苏姗放躺在病床上,替她盖好被子,然后怜惜的擦掉她脸上的泪痕。

    随即,目光阴狠的瞪向秦芬: “为什么你要这么狠毒?!”

    秦芬从来没见到他拿这样阴狠的眼神看向她,这让她呼吸瞬间不稳:“阎浩明,不是我,我是冤枉的!”

    “还狡辩!”阎浩明从病床上下来,站起身子,一步一步走向秦芬。

    秦芬看着他凶神恶煞的俊颜,条件反射的向后倒退着步伐,心碎的吼道:“真的不是我!我没有试图伤害过她!”

    “好,你没有伤害的话,那么你说,哪来的这么多巧合?为什么苏姗早不摔倒晚不摔倒,偏偏在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摔下楼梯?还有,昨晚你为什么会从周院长的办公室走出来?”

    “我说了……那是因为我要取……”

    “要取婚检报告?”阎浩明冷笑,“秦芬你撒谎都不会专业一点!婚检报告是领结婚证的时候用的,而你和我爸爸的结婚证已经领了,你才拿婚检报告,不觉的这个谎言太假吗?”

    “……”秦芬退无可退,身子直接贴到了冰冷的墙上,仰起头,恐惧的看着他那张熟悉的脸庞。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他产生了害怕。她相信,此时的他真的有可能想要杀了她。

    可是,她真的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反而是苏姗一直在陷害她……

    说出来,只信苏姗的他,又会信吗?

    在场人除了周院长,其他人在得到阎浩明再一次的证明,得知秦芬昨晚真的去过周院长的办公室,由此更加肯定了秦芬的嫌疑。阎风看她的眼光开始闪烁怀疑……

    “你不信我……从来都不信……”秦芬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至耳边,此刻,他的冰冷阴狠的目光,就如同一把利刃正在凌迟着她的心。痛的她连呼吸都无法正常下去。

    “闭嘴!你这样狠毒的女人,为什么不去死?!”阎浩明伸出绑纱布的手,一把捏住她的脖子,恨不得一把掐断。

    秦芬被他掐住脖子的这一刻,泪水滚动的更快,一颗颗坠落在他的手背上。同样是他受伤的手,他会用这只手给苏姗擦泪,劝她不要哭。而对她,则是用这只手伤害她,让她流泪……鲜明的对比,已经让秦芬在这一刻,再也伪装不了高傲和冷漠,只狼狈的就将那个心痛的表情浮在脸上……

    “你有什么资格哭!受伤的是苏姗,是你害她至此,你怎么还有脸哭!”阎浩明看着她流泪的模样,恨的咬牙切齿,但是多半是在恨自己,恨自己居然会因为她的哭泣,而心痛!

    手加紧了捏她脖子的力度,秦芬不挣扎,闭上眼,泪水却依旧往外涌出。

    “阎先生请住手!”秦芬刚闭上眼睛,两个警察就走过去拉开了阎浩明,对他劝道。

    阎浩明本也不想伤了秦芬,所以,收了手,朝警察道:“赶快带她离开,我不想再见她!”

    “好,我们这就带走他们!”矮个警察同情的看了眼阎浩明后,就伸手将秦芬的胳膊捉住了。

    高个那个警察则走向周院长。周院长叹了口气看了眼表情呆滞,满面泪痕的秦芬,深叹一口气道:“夫人,如果你再不说出真相,就会连我都要连累进牢房了!”

    果然,秦芬被他这句话激的,一下抬起头,看向周院长,见高个警察正要给他戴手铐,她慌了。

    她要怎么办?

    目光移向病床上的苏姗,在看向转过身,懒得看她的阎浩明宽阔的背影;以及阎风怀疑的眼神;还有阎素琴得逞的笑容 ……

    她真的要为了苏姗,而害的自己和周院长受不白之冤吗?

    就在她犹豫时,手腕处突然传来一阵冰冷的金属感,这让她骤然一惊,低下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手已经被警察戴上了手铐……

    “不,我们没犯罪!这一切,都是别人陷害我们的!”秦芬不能连累周院长和她一起含冤入狱!恶人不是你忍让他们就会知错能改的!

    她秦芬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不是为了在被陷害而终的!

    秦芬在这一刻清醒!

    “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阎浩明皱了浓眉,转过身,愤恨的看着她。

    “二少,她没有狡辩,其实,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更善良的女人了!”周院长在秦芬出口前,忍不住替她声辩。

    “果然是一伙的……你看,这都帮她说话了。”阎素琴这时候戏看完了,忍不住插嘴道,“唉,弟弟,这下你看清楚了吗?你的妻子还真是会勾搭人呢!这么快就连你的手下都勾搭上了,帮她做事……”

    “阎素琴!”阎风捂住胸口,朝她气愤的吼道。

    周红见状,一把将他扶住,劝道:“董事长,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你不要听信她的挑拨。我哥哥什么人,你明白的!”

    周家兄妹在他身边跟了二十年,他们的为人他当然了解,至于秦芬,虽然认识不久,可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她也绝非是个恶毒的女人。所以,阎风是信任他们的。只是,他这会心里是在担心他们。

    “周秘书,立刻联系谭律师!” 阎风稍稍恢复,就推开周红命令道。

    现在他已经冷静下来,开始想着对策了。

    “弟弟,你还真是倔强的可以,事到如今还要帮他们吗?”阎素琴见阎风不信她的挑拨,不禁有些怒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阎素琴,为了点财权你至于这样逼迫你弟弟一家吗?陷害她妻子,诬陷他的手下,又想刺激他病发,难道,你觉得他们都死了,你就能得到阎氏吗?”这次打断阎素琴的是秦芬。

    秦芬这句冷静的话语一出,所有人都向她投去了惊讶的目光。似乎没想到刚才坏哭的凄惨不已的女人,会突然这么冷静。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

    “妖精,你别血口喷人,小心我告你诽谤!”阎素琴被她看穿心思,不免紧张,这人一紧张,就容易情绪不稳。

    “那我还告你诬陷!”秦芬不疾不徐的看了眼身旁的警察问道,“警察同志,请问如果我现在向警方出示一份证据,证明我没有推苏姗下楼,而且我和周院长耳语吩咐的事情,以及去他办公室吩咐他做的事情,并不是让他对苏姗不利的话,是不是,就不必带我们回去审讯了?”

    “那得看看你所提供的是什么证据了!”警察认真的说道。

    秦芬闻言,微微一笑,朝打完找律师电话的周红,“周秘书,麻烦你去阎董之前的病房里,将沙发上放的黄色文件袋拿来。”

    一听黄色文件袋,阎浩明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不解的看着秦芬。

    秦芬其实感觉到了阎浩明在看她,可她这一刻,却不想再看他。

    “好。”周红放下手机,看着秦芬一眼,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但看到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便利落的转身去阎风的病房拿东西了。

    阎风则在这个时候走到秦芬的身边,替她将披在她身上,快要滑落的外套重新披好,借机轻声在她耳边问道:“芬芬,你真的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秦芬没有回答他,而是朝他微微点点头。

    阎风至此深深舒了一口气,“我相信你。”

    不一会,周红就拿来一个黄色的文件袋递给了秦芬。

    一看到这个黄色的文件袋,周院长就舒了一口气。

    阎素琴见他如此,眯缝眼里划过一丝不安的神色,难道秦芬真的有什么证据证明她的清白?什么证据呢?

    秦芬手上戴着手铐不方便,吃力的打开了文件夹后,取出里面的文件报告后,就扫了眼阎浩明。

    这时阎浩明也正在看着她,目光相接的那一刻,秦芬率先移开了目光,然后,将手里的文件报告举起来,大声的说道:“我让周院长做的事情,不是要伤害苏姗,而是要周院长给苏姗生下的死婴做了DNA比对!”

    =======

    PS:

    后情故事透露:

    阎浩明在第二次参加她的婚礼上,拉着她的手死死不松开:“秦芬,我不允许你嫁给他!因为我无无法忍受自己的孩子叫别人爸爸,更无法忍受,你再喊别人老公!”

    秦芬在阎浩明送她去警局前,她朝他笑的绝望至极:“阎浩明,我爱你!……这是我第一次说,也是最后一次说!”

    阎宏景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捧着秦芬满脸泪水的美颜,痛苦的笑道:“芬芬,拥有你是我今生最大的成就……”

    苏姗站在楼顶,狠掐着齐齐的脖子,对秦芬吼道:“秦芬,你不配有孩子,所以,这个孩子必须和我一起死!”

    欧阳烈站在秦芬的楼下,任凭大雨瓢泼,他只抬着头,一瞬不瞬的盯着站在窗户边的她道:“芬芬,我错了,请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走进你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