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又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6本章字数:3087字

    此时电梯门正在缓缓的打开。

    门打开的一刹那,“啊——”人群中的女性大叫了起来,我心想不会真的有人吧,就凑过去看了一眼。我真后悔,刚才踏出去的步子没有继续迈出去,此时电梯里有一个女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等电梯的这么多,而这一部电梯只有一个人。

    此时这个女人正靠坐在电梯里,头无力的耷拉在胸前,鲜血顺着嘴巴,鼻子,“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我一看就明白了,她一定是被电梯下落活活震死了。

    我头皮发麻,为什么一天连着俩次遇到这样的事?还都是在电梯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还不知道是职业习惯,顺手拿出照相机“咔嚓—咔嚓”拍下一组照片。

    此时我的胃里已经没有东西可吐了,不知道是不是上一场事故给我的震撼太大了,此时我反而不太怕了,就盯着这个女人看了起来。看这女的年岁不大,虽然头低着看不见脸,但是身材还是不错的,腿从膝盖开始向前弯曲,横落在地上。

    怎么今天碰到的事都是年轻女人?难道这直接有什么联系?人群很慌乱,报警的报警,还有一些心理承受能力弱的一部分跑出去了,一部分已经吓的不会跑了,在原地尖叫。

    尖叫声,加上女人凄惨的死相,给本来就名字有点邪气的宾馆,蒙上了更恐怖的氛围。

    警察一会就来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可能我也想知道,这俩件事的背后,有什么联系吧。我突然发现人群中有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早上跟我一起等电梯的夫妇中的丈夫吗?我正想上去打个招呼,虽然这种场合下不太合适,但我们同时碰见这俩件事,说什么也是一种缘分不是。

    “怎么又是你?”早上给我录口供的年轻警察惊讶的看着我。这也打断了我上去打招呼的冲动。他身后年纪大一点的警察听到他问我,也凑了过来,疑惑的看着那个年轻警察说“小李,这人你认识?”年纪大一点的警察好像是小王的上司,此时小王恭敬的对年长的警察说,“胡头儿,中午那起电梯意外的案子,这小子也在场。”

    被称为‘胡头儿’的警察听完后惊讶的说了句“什么?”说完脸色凝重的看向我,老警察长期的跟犯罪分子打交道,身上自然而然的流出一股霸气,没霸气,怎么震的住人。

    “把这小子带回去,我看这件案子没那么简单。”老警察话音刚落,就有几个年轻点的上来把我拷了。我再转头看的时候,那个丈夫已经不见了,去哪里了呢?

    来不及多想,我就被压上车,带回警察局了,真的是压!一点都不客气了。脑袋迷迷糊糊的,我一想今天真特么背到极点了,连着撞见俩场惨案就算了,现在还被当成了嫌疑人!

    到了警察局了,这次不是询问了,变成审问了,虽然还算客气,但是从警察的站位来看,我就知道,他们是在防我。这些师傅都教过我。

    问了一系列问题以后,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都忘了这时还在警察局。

    “哥们,我想睡一会,头好晕啊。”说完我就后悔了,这是在局子里!

    “你还挺会享受,这不是你家,说吧,为什么杀人,说了让你睡。”那个胡头儿坐在我外面问道。

    “因为——我没有杀人,真的是巧合,我要说什么你才相信?”我脑袋一短路,差点顺着胡头儿的话说下去,反应过来以后,暗叹:姜还是老的辣啊,三眼俩语差点把我套进去。

    胡头儿还想继续说话,这时审讯室的门被推了开来。

    我抬头一看,是早上那个美女警察。她此时也看向我,眉头微皱。又看向几个审讯我的警察,威严的问道“这怎么回事?”,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上位者的气势,要不是当时我被拷着,真想凑她跟前回答她的话。

    老警察站起来爬她耳边轻声说着什么,我想是在说我俩起案子都在现场吧,我怎么这么冤,难道真像师傅说的,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了?想到这里,我突然有点怕了,不会下一个就是我吧?

    美女警察听完老警察的话,微微皱眉沉思,此时其他人都不说话,我也不敢说话,搞的审讯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突然抬起头说,“人不是他杀的,但是他不能放,凶手在误导我们,他可能是破案的关键!”

    刚才隐约的听到别人称她为‘苏组长’可能这位警官姓苏吧。说完话转身不屑的看着我,可能早上给她留的印象不好吧,我暗骂晦气。

    “这不是事故,是谋杀,痕迹专家已经确定过了,俩个电梯都被动过手脚,组长,带上他,去现场。”苏组长强势的说。

    我去,又来,那地方我可不想再去了!我话刚开口“我不…”就被那个叫天赐的组长强拉上了警车,他力气好大!我能感觉到,他是高手,我肯定不是对手,就乖乖的跟着去了。

    在警车上,我跟天赐套着近乎,他知道我不是嫌疑人,可能是凶手推出来的替罪羊,对我态度还行,交谈中我知道,他叫柳天赐,重案组组长,力气大,但身材一点不壮,一米八的个子,显的很精神,好像说是在某个特种部队服役过。可是直觉告诉我,他说假话,绝对不是这么简单,我见过特种部队的人,绝对不是他这个样子,他没有特种兵身上的的气质,他身上,更多的是睿智。

    警车上有我和柳天赐,还有苏组长,近距离接触我发现这个苏sir也是个练家子,不知道跟我比起来怎么样,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难道是某个局长的…?

    此时的现场都拉上了警戒线,电梯已经关闭,我们坐另一部电梯来到了顶部。

    “警官你好,你们是不是来看拉电梯的绳索的?”此时一个穿着维修制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拘谨的对着我们以行人说道,但是看了看我手上的手铐,眼神就没那么好了。

    “对,你是这里员工?”苏sir严肃的说。中年人回答“嗯。”这时柳天赐站出来说“我们看一下绳索,麻烦带一下路。”

    他可能是觉得苏组长太墨迹了吧,我也觉得这娘们有点墨迹。苏sir疑惑的看向柳天赐,柳天赐给了苏组长一个确定的眼神。

    苏组长就转过头去跟着中年工人去拉绳索的地方了,柳天赐带着我随后跟上,我疑惑的看着他俩,心想这打的什么哑谜啊。细细一想,觉得柳天赐的眼神,应该是在说‘这个人没问题’想到这,我禁多看了柳天赐俩眼,好缜密的观察。

    “到了,就是这里。”中年人指了这打开的门口,苏组长向里望去,随后走了进去,柳天赐看了我一眼,把我也带了进去。里面就是电梯的顶部,我们踩的钢板上,身下就是几层高的电梯,想想有点害怕,我想向外躲躲。

    苏组长一个眼神看了过来,我就不敢乱动了,这娘们怒气来的样子挺吓人的。

    柳天赐捂嘴偷笑,好像又觉得这场合不适合笑,又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压根就没笑过,表情帝啊。

    “这绳索被凶手动过,肉眼看不出破绽,痕迹专家用放大镜找到了蛛丝马迹,这是被巨力拉断的,但电梯加上一个人绝对没有这样的力量!所以,这肯定是人为。”苏组长对着柳天赐说道。

    人为?我吓出一身冷汗,什么深仇大恨,用这么残忍的的手段啊 “监控看过没有。”柳天赐此时有模有样的四周慢慢观察,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痕迹专家呢。

    “看过了,没发现疑点。”苏组长肯定的说道。“既然你说没疑点,那肯定是没疑点,说不定监控也被动过手脚,找专家看看监控。”柳天赐一边观察四周,一边对苏组长说。

    柳天赐突然蹲了下去,捡起地上的木屑看了起来,他一看,我也发现,地上有些木屑,难道是凶手留下的?

    我就凑过去仔细看。“走吧,这里没什么线索了,只能从死者身边的人下手了,可能是情杀”柳天赐说完,拍拍手像外走去。

    苏组长带着我随后跟上。“你不觉得蹊跷吗?电梯顶就那么大点地方,凶手是用什么拉开的绳索?”苏sir略微不高兴的看着柳天赐说。

    柳天赐突然转过身来说,“我觉得凶手没有走!还在这座楼里。”

    听到他这样说,我脱口而出“什么?那赶紧抓呀?”苏组长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柳天赐过来帮我解开手铐说,“看来你不是凶手送来的替罪羊,到是巧合了。”

    我真想大喊一声,特么的,你终于知道了,拷了这么久手都有点酸了。苏组长向电梯口走去,头也不回的说,“去电梯里看看吧。”

    我就跟着他们又来到一楼,电梯虽然打扫过了,可我还是觉得空气中还是飘着淡淡的腥味,可能是心理作用吧。苏组长在电梯里四处看着。突然,她大叫一声,“天赐,你看这里。”

    (喜欢看的朋友请点击追书,推荐,谢谢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