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被偷袭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6本章字数:3217字

    我就走过去看了一下窗户四周,有被敲过的痕迹,再顺着窗户看下去,大大的防盗网落在地面上。原来凶手从这里跑了,怪不得。

    柳天赐看到我的举动,就走了过来说“有什么发现?”我没说话,可是我的眼神代表了一切,他顺着我的目光看下去,微微叹息,“又让他给跑了。”

    从他这句话里,我就知道,昨晚他没追到,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惨案了。

    “我们回警局了,你继续跟着还是?”柳天赐转过头来问我。我想了想,齐叔要我过去,我还是去看看吧,毕竟人家那么担心我,就说“我有点事,就不去了,要帮忙可以找我。”

    柳天赐没说什么,客套了俩句我们就一起下楼。跟他一起到电梯那,苏亦情突然转身看着我,说了句“我觉得你在警局能安全点,办完事没地方去的话,来警局。”说完不再看我。

    她跟柳天赐耳边说着什么,边说还边拿眼神瞟我。尼妹,明显把我当外人,还防备我。我一看这架势,我快走吧,留在这讨人嫌。

    柳天赐一看我要走,急忙说了句,“亦情说的没错,办完事你来警局吧。”这么一说还把我说迷糊了,这俩人罐子里卖的什么药啊。

    答应了一声,我就打车去齐叔的五金店了。到了的时候,看见门是开着的,我一想这不会是招贼了吧。齐叔这么关心我,我可不能让他受损失,想着,我就慢慢的走了进去,虽然我身手比不上柳天赐,但一般小毛贼根本不放眼里。

    走进去以后我闻到一股香味,是饭的味道,突然想到,我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顿时觉的饿的不行,肚子也配合着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臭小子,一听脚步就是你,进来吧。”我一听声音是齐叔,心想,他是怎么把门打开的。顾不得那么多,齐叔可能在吃饭,我就走了进去。“好香”我不由的说了句。“饿了吧,一起吃。”齐叔招呼着我。

    齐叔此时坐在小凳子上,面前的小桌子摆着几个菜,卖相倒是一般,不知道是不是我饿了的缘故,闻着特别香。我也就不客气,拿起筷子大口的吃了起来。齐叔看我狼吞虎咽的,就把筷子放下了,点了根烟,慢慢等了起来。

    当时我脑海里就一个字‘吃’也就没注意到齐叔的动作。当我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注意到齐叔边抽烟边看着我。我一看桌子上的几盘菜,都快被我吃完了。就弱弱的说,“齐叔,您别光顾着看啊,您也吃啊。”

    齐叔看了一眼盘子里的菜,脸抽了一下,说“你吃吧,我吃饱了。”

    我瞬间老脸一红,也不好意思再吃了,这时也吃个八分饱了,就端起粥喝了俩口。

    齐叔不说话,好像知道我自己会说,就在那悠悠的抽着烟。我就把昨晚到现在的事给齐叔说了一遍。齐叔边听边点头,时不时的皱一下眉头,当我说完的时候,齐叔面前的烟灰缸,又多了几个烟屁股。

    “就这些?看来我这个阴阳倒是没用处了。”齐叔自嘲的笑了笑说。我一看齐叔这表情,就心里内疚,昨晚好像还病了,心里更内疚了。“齐叔您别这么说,我父母去世以后,除了师傅,您是对我最好的人了,虽然见了俩次面,但我心里已经把您放在跟我师傅一样的位置上了。”我着急的说。

    齐叔听完,咧开嘴笑了,露出一口大黄牙,要是看到其他人这样,我肯定恶心的离远远的,可是看到齐叔,我确没有这样的感觉。

    “臭小子,还拍我马屁啊。”齐叔笑骂我,看到齐叔这样,我心里也就高兴了。他继续说,“既然事情是这样,那你真的是去警局安全一点,虽然我年轻的时候也练过俩手,多少年都没用过了,早忘的差不多了。”

    齐叔好像挺喜欢别人捧他的。于是我就继续捧了下去,说他还年轻,身手肯定没退步,电视里不是都演,年纪越大功力越强么。齐叔很受用,一直咧开大嘴笑着,他练过,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这邋遢的样子,怎么也不像练过啊。我们爷俩就这么聊了一会,感觉关系又亲近了许多。

    就在这时,我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柳天赐。我就接了起来,他说案子有进展,吕达夫妇落脚处找到了,但是吕达身手不好,可能是雇凶杀人,怕凶手狗急跳墙,让我到局子里跟他们一起。

    我一想也是,万一我在这里连累了齐叔,我就更内疚了,就应了下来。

    给齐叔说了一下,他也表示可以,我就又去了警局。

    到了以后才知道,刘天赐口中的进展,原来是这样的。民警抓到一个叫赵斌的扒手,搜他住所的时候发现了吕达夫妇的生分证,钱包,银行卡,民警看过通缉令,就把人交到了重案组手里。

    我去的时候,已经审完了,他交代了偷窃的地方,是一家黑旅馆,此时柳天赐正准备带队去抓人。我就跟着一起去了,这个叫赵斌的扒手也够冤枉,本来偷窃罪不重,可是牵扯出案件,还是这种大案子,就跟着受牵连了,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典型重判。

    去了一队警察,还有重案组俩个组长,我,还有那个赵斌。按照赵斌的指示,我们来到门口,俩个警察打着手势,‘啪’的一声把门撞开,柳天赐就率先滚了进去,后面警察陆续进去。

    “不许动!不许动!”进去的警察大喊着。

    “控制!”

    “控制!”

    局面控制以后,我和压着赵斌的警察带着赵斌走了进去,此时一个男的坐在床上,一个女的顿在地上抱着孩子,可不是那天的夫妇,吕达抬眼看到我的时候,疑惑的看着我。“老实点!”民警上去把他俩烤了起来。

    苏亦情抱着孩子,我们就坐上了警车。没想到元凶这么容易就抓到了,可是我坐在车上左思右想,完全不对啊,这对夫妇好好的,为什么要杀那三个女人呢?

    虽然我不懂破案,可是作案需要动机还是懂的,除了心理疾病的,谁会没事去杀人玩,还策划的这么周密。

    “想什么呢?”柳天赐问我。我就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柳天赐笑了笑,“是不是这样,回去审了不就知道了。”

    那小孩倒是挺乖的,乖乖的在苏亦情怀里,但是眼神一直看向我。我就凑过去问,“豆豆,你看着我干什么?”小孩不说话,就盯着我看,我就有点纳闷,一直看着我干嘛。

    我寻思这孩子是不是昨天被那场景给吓傻了。“他可能只见过你,所以看着你。”柳天赐说。他说完也凑上去逗里逗孩子,没想到那孩子真的笑了,可是可爱的孩子,笑起来怎么这么恐怖。

    对,就是恐怖,他的笑容没有人身上的亲和力,反而很恐怖,这大白天的,看着一个孩子在车里笑的这么恐怖,我怎么有点像在看惊悚片的感觉。

    “他的脸部肌肉很奇怪。”苏亦情说道,说完把孩子抱的远了一点,可能她也害怕吧。一般人笑起来很好看,就算是难看,也只是难看,可是这孩子笑起来怎么阴森森的,但是我们确实感觉到他不是故意这样的,是真的在开心。

    到了警局,苏亦情就抱着孩子去找法医看了,这女人,孩子不带去儿童医院看,给法医看个什么劲,法医那是治病的吗?

    柳天赐去审犯人,我就又被扔在了会议室!有了昨晚的偷袭,这时我坐在这,就警惕了许多,时不时的猛然转身看看。我真是被吓出毛病了,现在坐在会议室都感觉害怕,坐电梯的时候,要是配上点恐怖氛围一渲染,我估计都能吓尿裤子。

    不一会,柳天赐和小李就来了。

    “呀,李伟也在啊。”小李跟我打了个招呼。尼妹,昨晚还李哥呢,这会又变李伟了。我刚想损他一句,苏亦情就走了进来,这时重案组的三个人都在这里。加上我这个闲散人员,刚好凑一桌麻将。

    可是看大家严肃的表情,我也不好意思开玩笑。“小孩法医看过了,也给做了检查,肌肉很正常,也没有做过手术的痕迹,法医说可能是小孩小时候得过脸部疾病,也可能是受过惊吓,潜意识的长成了这样。”苏亦情严肃的说着。

    我晕!潜意识还能改变长相,第一次听说,要是我小时候潜意识长成刘德华那样,那现在不是可以以假乱真。

    “小孩子是奇怪,我说一下刚才审问的结果吧,俱吕达夫妇交代,他们是收了别人钱,帮他注意第一个死者的动向,向那个人汇报,当时他们是在死者的后面,可是没有进电梯,李伟出来的时候,电梯门刚关上,也就造成了李伟以为他们是等电梯的错觉。”柳天赐慢慢的说着。

    我当时也没注意,细细想一想,也是,他们是向外走的,看到我以后,才转身的。

    可是他们作案带着小孩干什么?作孽呀。

    柳天赐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至于小孩的笑容,是他一岁多的时候,趁母亲洗衣服的时候,打开电视看了恐怖片,当时吓的大喊大叫。母亲就把电视关了,没想到孩子以后很少说话,也不笑了。他们带豆豆去看过心里医生,医生说是惊吓过度。”

    “那笑容是怎么回事?”苏亦情迫不及待的问道。

    (喜欢的朋友点击追书,投个推荐票,要是来点打赏就更好了,觉得哪里不好请书评,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