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潜意识长这样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6本章字数:3086字

    柳天赐继续慢慢的说着豆豆的笑容问题,吕达夫妇去看过很多医生,家里的钱大部分都花在这上面,房子都卖了,可是孩子的脸部肌肉也不见好,只能通过整型,也就是常说的整容手术。

    可是做这个手术,需要一大笔钱,还是小孩子,要顶尖的医生操刀,需要的钱就更多了。所以当有人找上他们的时候,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最关键的问题,吕达不愿意说出幕后主使,他当时也只是起辅助作用,真正杀人的,是在电梯里面的那个人。

    他老婆什么都不知道。说到这里,大家都眉头紧皱。

    我不甘心的问,“要不再去审审?”他们三个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苏亦情撇撇嘴说,“这里的重案组,我们的审讯方法是最顶尖的。”她说完我就明白过来,人家是专业的,到是我多心了。忙活了一天,大家也都饿了,小李就出去买了点外卖带回来。

    柳天赐说反正没事,就带着苏亦情去停尸房看第三个死者了。会议室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反正等的也无聊,就坐那想了一下案情,从死者的‘眼纹’,再到昨晚的警局偷袭,凶手为什么要杀我,还有,今天的死者,不是电梯故障,是偷袭我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三个案子,不是一个人做的,也有可能是凶手故布疑阵。越想越头疼,想到凶手连警局都能混进来,我感觉这里也不安全了起来。

    想到这里,我赶紧疑惑的四周看了一下,还好,一切正常。

    突然,门哐当的一声开了,吓我一跳。我定睛一看,是小李,俩手端着餐盒,怪不得不用手开门,我心想你怎么不用袋子提啊。

    赶紧上去接过来摆到桌子上,柳天赐和苏亦情还没来,我和小李就吃了起来,快吃完的时候他俩回来了。柳天赐一来就扑向餐盒,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苏亦情虽然没那么夸张,可是从吃像上看,也应该饿坏了。

    我也没好意思追问有什么发现,还是等他们吃完再说吧,胃口真好,从停尸房出来开能吃的这么开心。

    柳天赐吃完以后抬起头打了个饱嗝,看到我跟小李正眼巴巴的看着他的时候,故作神秘的说“第三个死者身上,有重大发现,她的眼球上,—没有‘眼纹’”

    我一听,跟我想的一样,可是,这能说明什么,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要是能撬开吕达的嘴就好了,可是这家伙油烟不进,就是不肯说。柳天赐都答应帮豆豆申请手术费,他还是不肯说,只说了一句“我要是说了,全家都得死,手不手术都无所谓了。”柳天赐就不好再说什么。

    反正也帮不上忙,我就抽空出去给师傅打钱,师傅虽然没钱,但是对我很好,总不能让他老人家饿肚子吧。可是警局附近的银行人很多,我排了好久都没排上,眼看半小时就下班了,就打车到远一点的银行去打了。

    这回终于把钱给打了过去,我就打电话给师傅说了,师傅问我齐叔有没有给我破局,我心想什么局啊,就是巧合,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我说完师傅不说话了,一个劲的干笑。

    这回把他弄尴尬了,师傅难得的不好意思起来,给我说了句需要帮忙就找他,就挂了电话。我心想能需要你帮什么忙啊,就他这俩下子,现在保不准都不是我对手了。

    一边想一边像马路边上走去,突然,身后传出了“救命,救命”的声音,我一看,是条小胡同里传出来的,这条路本来就人少,此时过路的几个人,都看了一眼继续忙自己的事了。

    我心想算了,去吧,说不定把这妹子救了还来个以身相许什么的,就太好了。

    这回我留了个心眼,给柳天赐打电话说了我的位置,要他过来帮忙。干完这些,我胆子就大了起来。

    走进小胡同里,‘救命’的喊声越来越大,我慢慢凑了过去,看见一个男的正把那女孩抱的靠在树上非礼。我心想这也太猖狂了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干这种龌龊事,就走上去准备拉那男的。

    我的靠近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那男的转过头来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不对劲啊,那女的脸上怎么没有惊慌失措的表情,还一片潮红,明显在享受嘛。

    那男的面色不善的说了句,“你要干什么,?”我特么还想问你们呢,要干什么,亲个嘴还喊救命,那要是上了床,不直接翘辫子了。现在的年轻人,胆子真是大,玩游戏玩到大街上来了。

    一看没事,我也懒的管这些,我说了声不好意思,路过,转身往回走,同时掏出手机给柳天赐说不用来了。电话一挂我就觉得不对劲,再转身看的时候,那对男女已经不见了。

    我就纳闷了,刚还在,转眼就不见了,我一转头,感觉一阵风扑面而来,然后一个重物撞到我脸上,我就倒飞了出去。好疼,什么玩意,我揉着脸抬头看,是女对年轻男女,这时正向我走来,好家伙,一看就是练家子,妈的,看来我摊上事了。

    我赶紧拿出手机准备求援,那女的一脚就把手机踢飞了。手机落砸到了墙上,“咔嚓”一声,碎了,尼妹,我的手机。容不得我多想,二人就攻了上来,我赶紧向后滚去,同时站起来打量着这俩人,他们脸色都很平静,可也不像凶手啊,难道是寻仇的?

    我一想我除了这俩天的事,没得罪其他人啊。就试探的问“兄弟,犯不着这样把,我没恶意。”说完看着他俩的表情,可是我失望了,他俩表情还是原来那样,趁我楞神,二人又攻了上来,左右夹击,没几下我就后退了十几步。

    我一想这不行啊,再这么下去,我就拜了,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说不定会把我杀了。此时我在胡同里侧,他们守着外面,我要想得救,必须先出胡同到大街上,看能不能有人报警。

    打定主意,我就率先进攻,二人没想到我会主动进攻,楞了片刻,就怒气冲冲的跟我打了起来。

    好,要的就是你们生气。我赶紧用师傅原来教过我的扭曲打法打了起来,这种扭曲打法,就是把胳膊,腿,弯曲,攻出去以后,被挡住,然后弯曲攻另一个人,虽然造成的伤害小,但是猛的来这么一下,就稍微阻挡住了进攻。

    我看二人有点不好招架,对,就是这个时候,双拳同出,二人低档,我弯曲胳膊,拳头像俩人打去。此时看我的动作怪的很,弯曲以后,我再想攻击,就只能双臂抱着,但是力量大,二人像俩边退了一步,就是这个时候。

    我撒开腿像胡同口跑去,百米?从来都是冠军,哈哈。我刚跑了几步,感觉左侧微微发冷,好像要被冻住了,有杀气。赶紧低头,“吱”的一声,头顶过去一个东西。

    我哪里顾得上看是什么,继续撒开腿跑了起来,同样的感觉又来了。没办法,再躲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暗器,不敢接。这俩次的躲避,那对男女也追上我了。

    完蛋!看来今天要交代在这了。想到这里,我反而不怕了,大不了就是个死呗。

    正在这时,警报声响了起来,我一寻思,这肯定是柳天赐见我半天没回去知道我出事,支援来了。

    这俩人听到警报声对视一眼,作势要走。我心说哪那么容易,再不济也得拖住一个。就上去用弯曲法纠缠起来,可是暗中的东西时不时飞出来打断我,这时我看清楚了,是木楔子!

    看来他们是一伙的,难道这二人就是制造电梯意外案的凶手?一想到这,我更拼命了,用木楔子的主人看我这样,好像也着急了,木楔子一个接一个的发过来,我只能后退。

    二人眼看要跑,这时,柳天赐和苏亦情跑了过来。不用我说,就上去追二人,可是木楔子也在这时发了过来,这时我看到,是从胡同旁边的一个房间发出来的。

    我们对视一眼,兵分三路,我去追女的,苏亦情追男的,柳天赐去追最神秘的木楔子。

    别看这女的腿短,跑起来挺快,距离始终是那么一段,刚才三个人对付我,体力也下降了很多,眼看追不上,我就在路边捡起个石头冲她扔了过去。师傅没教过我暗器,不知道能不能砸到。

    没成想,这一下还真砸到了,不过她跑的快,砸到脚后跟上了。这一砸,速度还真慢了下来。我心说,这下你跑不了了。就快速追了上去,眼看距离越来越近,突然,路边来了一辆摩托车,那女的坐上就开走了。尼妹,跟丢了!

    我在路边等了半天不见出租车,伸手拦车,司机一看我这样子,也都摆摆手走了,这时我才看了下自己,全身灰不溜秋的,可能是刚才摔的,膝盖和肘子的衣服已经磨破了。我一想算了,先回去吧,我就回去在警车旁等了起来。

    (喜欢的朋友点击追书,投个推荐票,要是来点打赏就更好了,觉得哪里不好请书评,谢谢支持。书友群:84756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