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梦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6本章字数:3074字

    我越想越不对劲,心想柳天赐不会故意吓唬我吧,就不确定的问他,“天赐,你唬我呢对不?”说完我还认真盯着他看,希望从他眼神里看出什么,可是我失望了,他很认真的说,“我骗你干什么。”看他这样,我头皮发麻,心想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我低头想着,柳天赐看我不说话,就过来拍了拍我肩膀说,“李伟,你是不是梦游?”

    梦游?以前听别人说过,好像中途被叫醒了还会死人的,可我是怎么没事。我转头看着柳天赐,多希望他突然对我说。李伟啊,我跟你开玩笑的。可他没说。我就开始想,以前没听说自己梦游啊,出去拍摄的时候,经常跟别人一起睡。难道是别人睡太死,没发现?

    反正听到柳天赐说梦游,我就不由的害怕,可是害怕也没用,算了,听天由命吧。就对柳天赐说,“可能是这几天压力大,早点睡吧。”说完我就回到被窝了。

    柳天赐看我这样,说了一句好梦,也去睡了。

    我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以前听说梦游的人半夜起来会去把坟头挖了,然后躺棺材里跟死人睡一起。我就想不通我怎么会梦游呢,还是明天问问师傅吧,说不定他知道。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不过这次没做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一看天赐,他也醒了,在那呼哧呼哧的做俯卧撑。我突然想到昨晚的事,就问他,“天赐,我后面没事吧?”他知道我问啥,就是后半夜有没有梦游。

    柳天赐又做了几个,站起来拍拍手,走过来对我说,“没事,你可能是压力太大了。一会让亦情带你去问问法医。”说完还煞有其事的摸出电话准备给苏亦情打。

    我赶紧拦住他,心想可算了吧,我已经吓的不轻了。再去找法医的话,非把我吓出个好歹来,法医那是给活人看病的吗。

    “我去洗漱了。”我也不敢再继续跟他说了,说不准这小子真敢把我拉去见法医,丢下这么一句话逃似得离开会议室。洗漱完回到会议室的时候,柳天赐不知道去哪了,不过苏亦情倒是在,我就凑过去打了个招呼。

    苏亦情转头回应,好像看到我情绪不高,就关切的问我,“李伟,你怎么了?脸色怎么不太好,是不是会议室睡着不舒服啊?”我心想不舒服你能咋,难道跟你一起窝你办公室啊,当然这些话我没敢说出来。梦游的事,我也不想说,就说了句压力大,睡不着,她也没多问。

    就在这时,小李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些早餐,看到我们就招呼,“都起来了,来吃饭吧。”我也没客气,过去拿起我那份就吃了起来。这时柳天赐也回来了,看样子是去洗漱了。于是大家就围在会议室吃了起来。

    柳天赐手里拿着面包啃着,用力吸了口牛奶,慢吞吞的说,“小青今天回来,估计一会就到了。”我听完到觉得没什么,毕竟他是一个人,而且身手比柳天赐差一点,来了又能怎样。不过苏亦情听完到是露出了笑容,高兴的说,“小青回来,我们就没那么被动了。”说完俩人还高兴的笑了起来。

    然后我就问了一些小青的事,柳天赐说小青名叫幕青,是特种部队尖子兵,来重案组不到俩年,但是立的功劳可不少。有一次,孤军深入恐怖分子的老巢,搜集罪证,援军到的时候,还挟持了恐怖分子头目,不费一兵一卒就全部抓捕,为警队减少了伤亡。要知道,那些恐怖分子手里可有重武器,要是没有小青,那次抓捕伤亡是不可避免的,还可能会威胁到市民的安全。

    正说着,柳天赐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恩了俩声说了句马上,就挂了电话说了句有事出去了。我心想这啥事啊,饭都不吃了。我准备问一下苏亦情,没想到我看她的时候,她也起身收拾一下要出去,我就赶紧问,“你们干啥呀?”他俩离的近,可能柳天赐打电话她听到什么了。她丢下一句,“等会你就知道了。”然后也出去了。

    我就纳闷了,对我还保密。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说我还不稀得听呢。就低头继续吃饭,小李到是没走,在那大口的吃着。我吃了几口就没心思了,心想还是给师傅打电话问问我梦游的事,就走到洗手间给师傅打过去。师傅接了电话很兴奋,一个劲夸我好,估计是因为前俩天我给他打钱的事。我没心思听这些,直接打断他说,“师傅,我以前梦游过吗?”师傅听我说完半天没吭声,我也没催,心慌的紧,师傅不说话,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过了一会,他叹了一声说,“阿伟,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梦游的?”我就给他说昨晚,还把最近的事给他说了,师傅把我臭骂一顿。说我要是觉得不安全,就回去,呆警局像怎么回事,我说不知道真相,我是不会走的。

    “阿伟,你父母走的时候,你梦游过几次。后来就没有了,我以为你压力大,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就没管,没想到现在又开始了。”听师傅说完,我就感觉凉气从脚底窜上来。心说我不会半夜跑去挖坟头吧。师傅又说让我找个医生看一看。别跟着掺和这事,可是他越让我别掺和,我越想掺和,越想知道真相。

    挂了电话,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恨不得立马找个医生问问我这到底怎么了,正想着,小李走了进来,“李伟,你在这啊,到处找你呢,有凶手消息了,出发。”我一听这,就来了精神,找医生的事,看来得放一放了。就答应着跟着小李到门口上了警车,我上去的时候,柳天赐跟苏亦情已经在里面了。

    在车上,我又想起昨晚梦游的事,就多嘴问了一句。“吕豆豆在哪?”柳天赐眉头微动,但是没说什么,可能知道我问的意思吧。苏亦情看了我一眼说,“一直在警局,你还挺有爱心的,呵呵。”我心想我的爱心只体现在美女身上。又问了一下吕达夫妇,和那对年轻男女。苏亦情说他们嘴硬的很,什么都不愿意说。

    柳天赐就说起了这次出警的目的,原来上次抓住的那个扒手赵斌后来给放了,这人很孝顺,母亲重病,靠上班挣的钱不够看病,没办法就出去偷东西。后来胡头儿调查发现情况属实,就发动警局的人募捐了一次,够给他母亲看病了。赵斌为抓捕吕达夫妇提供线索,胡头儿就申请把柳斌给放了。让柳斌当警方的卧底。

    没想到胡头儿这一步棋走对了,赵斌还真带来了重要情报,他在本市没房。平时就住在城中村的廉价出租屋里。这几天发现一个可疑的人,在他隔壁住着,昨晚回去带了一个人,还在屋里惨叫。赵斌母亲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赵斌就想过去给他们说说,让声音小点。

    没想到赵斌刚打开门,就在门口发现血迹,心想这不会是受伤了吧。当时心系母亲安慰,也没管那么多。就敲开了门,这时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出现在门口,赵斌就表达了想法,那人也客气,说会注意。赵斌就没说什么了。

    赵斌虽然觉得可疑,可是当时也半夜了,就没注意什么。第二天一大早,赵斌要去上班,就准备出门,但是门口的垃圾桶引起了他的注意,垃圾桶里有很多血。赵斌心想这俩人也不像是去不起医院的人啊,觉得事有蹊跷。就报告了胡头儿。

    胡头儿知道我们昨天抓捕的事,也知道木楔子受伤的事,听完赵斌的报告,觉得这一定是木楔子,于是就禀告柳天赐。柳天赐觉得人多怕打草惊蛇,就决定由我们几个人去抓捕。

    正说着,车慢慢停了下来,小李说了一句,“头儿,到了。”于是我们就下车走了起来,其实我心里对这个木楔子是有恨意的,俩次暗算我,都跟他有关系,就想着一会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就在这时,拐角出来个人,我一看,可不是赵斌么,他看到我们,隐晦的招了下手,我就知道是让我们过去呢。怕打草惊蛇,这时穿的是便衣。我们就分开慢慢走进拐角。我是最后进去的,进去的时候,赵斌已经在说了,我只听到人在屋里,就有点兴奋了。

    接着赵斌带我们来到他住的地方,城中村,烂尾楼,跟违章搭建似的,看到这,不由对这个赵斌起了一丝好感。我和苏亦情对视一眼,看她的眼神,应该跟我一样,柳天赐就命令大家拿出武器。苏亦情掏出配枪以后,从腰间拿出个电棍甩了过来,我心想这玩意虽然不如枪,但比没有强,就试了一下看顺手不。

    这时候烂尾楼附近人不多,大概都出去挣钱去了,我们就慢慢靠了上去。柳天赐拿出电话看了一眼,说,“小青来了,就在这。”

    (喜欢的朋友点击追书,投个推荐票,要是来点打赏就更好了,觉得哪里不好请书评,谢谢支持。书友群:84756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