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进入工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7本章字数:3086字

    我看了一下眼前的局势,他们三个,我们三个,俩青年看起来很壮实,以我的经验来看,身手也不错。这个中年人的身手倒是看起来一般,不过也保不准我看走眼了。

    小青眼色刚甩过来,就率先一拳打向刚才挑事的青年。我也没含糊,拳套一直在手上戴着,挥舞着右拳打向另一个青年,苏亦情在我俩背后,看我和小青都动手了,就迅速的跟中年人打在了一起,这次我还真没看走眼,中年人在苏亦情手上没走俩招,就败下阵来。

    “留个舌头。”小青急忙回头说道,这时候要不是我在跟人打架,我都差点想干掉面前的人了,这情节好像坏蛋里的情节,留个舌头,其他的全干掉。

    我甩了甩思绪,继续跟面前的人打在一起。这俩个青年身手差不多,但是力气还行。我跟小青放倒他俩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这时苏亦情把中年人打的半跪在地上,从背后压着他,手铐也带上了。苏亦情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个口罩塞到中年人嘴里。我心想这妮子挺狠的啊,中年人满脸痛苦的表情,看来没少吃苦头。

    小青明显的加快攻击速度,抽空说了一句,“速战速决。”我心想也是,这时候他们还没喊,可能是放哨的人都在这里,以为我们只是来检查的,没想到我们是硬渣子。

    听小青说完,我也准备来几招狠的,不管伤不伤,先打晕再说。正当我跳起来准备侧踢的时候,苏亦情掏出手枪指着我面前的青年说,“住手,安装了消声器的。”这么一说,青年果然停下来。我顺势一拳打向他太阳穴,青年闷哼一声倒了下去。打太阳穴可是技术活,这地方打不好可能打傻,也可能直接打挂了。

    接着苏亦情把枪指向跟小青打的青年,说了同样的话,那青年也停手了,可是小青靠近准备打晕的时候,他大喊一声救命。你大爷,这不是找死嘛,苏亦情这姑奶奶你都敢惹。果然,苏亦情听到青年喊叫,作势就准备开枪,我赶紧拉住她。

    小青乘着青年大喊的时候,饶到他身后一个掌刀把他打晕了。

    这时候听见工厂里有人走动,我心想这下麻烦了。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中年人,我灵机一动。把枪从苏亦情手里拿过来,指着中年人的头说,“朋友,我们只要钱,只要你乖乖的识相,我们不会为难你的。”说完我努了努嘴,指向门口。然后语气变的狠狠的说,“你知道该怎么做,不然的话……嘿嘿。”我没说完,嘿嘿笑着,不过我眼神瞄了一眼手里的枪。

    中年人戴着手铐,嘴里塞着口罩。看到我的动作,果然吓的俩腿发软,都跪不住了,耷拉着快要倒了。我知道这时候正事震慑他的时候,我走跟前单手拉着他衣领,拉到我面前,狠狠的跟他说,“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这时候我都听见门响了,估计人很快就出来了。我心里暗暗着急,虽然手里拿着枪,可是这帮人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万一只是普通的工人,我要是开枪,那我指定玩完了。

    我刚才那么说的意思,就是让中年人误以为我们是道上的,要是他知道我们是警察。肯定不会害怕了。但是让他误以为我们是道上的不一样了,他肯定会害怕,警察不能杀人质,可是道上没这些规矩,不听话,就一个字,打!可我这时候没时间打他,手里还有枪,让他感觉我明显不是一般人,他就害怕了,怕我干掉他!

    我慢慢的把中年人嘴里的口罩拿下来,他慌张的看了我一眼,我能肯定,他是真的怕了。至于他说我们的证件是真的假的,纯装腔作势,证件的真假,只有相关部门能验证。

    我又用枪指了一下他,这时候已经没时间跟他慢悠悠的说了,中年人清了清嗓子,大声说,“你们俩个小兔崽子,别玩了,还有很多活要做呢。”

    我心想这中年人还挺会来事,中年人说完,门内传出来声音,“常头儿,是你啊,没啥事吧?”中年人害怕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没事,俩小兔崽子闹着玩呢。小兔崽子,是不是皮痒了?欠收拾就早说,我收拾不死你俩。”中年人回答完门里的话,用气急败坏的语气说了后面的话。我这时都有点佩服他的演技,太逼真了,要是门里的是我,也肯定不会怀疑。

    “常头,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小青配合着苦哈哈的说道,我也清了清嗓子说不敢了不敢了。里面的人果然相信,说了一声自己去干活了,听见几声脚步声,过了一会就没声了。

    我心想人肯定走远了。就把枪还给苏亦情,中年人刚想开口说话,“朋友,你们说不为难我……”我没理会,又把刚才的口罩塞他嘴里。苏亦情力气也挺大的,直接从背后拉起中年人,向车子走去。

    我跟小青一人扛了一个,心想着先拉回车里吧。

    苏亦情把中年人压到车跟前停了下来,我直接把我抗那个塞后备箱了。我刚才用的力气小,怕打出毛病,这样的后果就是,人醒来的也早。接着从他裤腿上撕下来一大块布,塞他嘴里,当然,手铐是必不可少的。做好这一切,我看了一眼,还挺满意,这肯定跑不了,还出不了声,我就把后备箱关上。

    小青把另一个塞车里,接着我们就开始审中年人了,还是我上,我连哄带吓的,中年人一股脑的全说了。

    原来这个工厂表面的老板是钟政,其实老板另有其人,不过可惜的是,他也没见过真正的老板。这也就是钟政被抓,工厂还能继续运转的原因。

    接着我们问了一下工厂里生产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中年人说工厂不让外人进是钟政下的死命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至于生产什么,中年人支支吾吾的不愿意说。我心想都到这一步了,藏着掖着有什么用,就准备来点狠的。

    小青拦住了我说,“生产什么,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接着小青问了中年人里面的安保情况,和大致地图。

    这个工厂的安保工作做的一般,除了雇来几个身手好的,其他都是工人。我心想这感情好,这样我就能进去了,我眯着眼睛看小青,小青微微皱眉,然后点点头。嘿,都有默契了,我一个眼神他就明白了,我意思是安保一般,我也一起进去,小青考虑一下说可以。

    这时候要问来这的主要目的了,那就是吕豆豆是不是被抓这来了。中年人摇头说没有,我不信,就给了他俩暴栗,中年人吃疼低声哼唧。我没理会,继续狠狠的问他。我心想今天我也做了一回恶人,感觉良好,怪不得那么多人明知道黑道难混,还非得去混,这感觉,完全是靓昆的感觉嘛。

    我又准备给他俩爆栗,手刚举起来,中年人慌忙说,“大侠,等等,我想起来了,今天来了一个人,是老板朋友。来的时候带进去一个行李箱,你们说的小孩会不会在箱子里!”

    有门!我赶紧问他这个人长啥样,如果猜的没错的话,一定是意外的血!可是中年人摸了摸头,嘀嘀咕咕的说描述不清,长的很普通。我心想普通那不就是意外的血吗。那里面肯定是吕豆豆无疑了!

    “那这个人现在哪?”小青问道,我看到小青的拳头已经握了起来。娘西皮,这个意外的血害的我们这么惨,我也很窝火。要是柳天赐在这里,估计也忍不住。

    中年人继续说,“他进去呆了一会,就走了。”

    这特么就像把妹子都扒光了,然后妹子害羞的说,亲戚来了,太窝火了!我一合计,既然走了,再想抓他就难了,还是先把吕豆豆找到把。

    这时候我们支援也快来了,我们就跟苏亦情商量了一下,我俩进去找吕豆豆,苏亦情跟胡头会合,等我俩信号。找到吕豆豆以后,我们就会发信号,然后就包围这个工厂。里应外合,一定要把这工厂里的不寻常找出来。

    既然商量好了,我和小青就换上那俩青年的工作服,万一被发现也能周旋一下。场子这么大,不可能每个人都认识吧。

    真悲催,早知道我刚才就不把人塞后背箱了,还得把人拽出来换衣服,我这倒霉催的。

    换好了衣服,我们就给苏亦情示意了一下,然后转身快速的走向工厂侧面。我刚转身的时候苏亦情拉了我一把,然后把枪给我了。低声说了声,“小心。”诶玛,这妮子终于知道疼人了,我感动的呀。不过再感动这时候也不是矫情的时候,我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快步跟上小青。

    工厂侧面的墙不怎么高,那也肯定没人,小青就翻上去冒了头,快速的又缩了回来。低声跟我说,“没人。”说完他就翻了过去,我心想翻墙我也在行,以前跟师傅学艺的时候没少翻墙。

    我翻过去的时候,小青正在四周看着,按照中年人给我们说的大致地图,这时候,我们应该是在员工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