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怪阴阳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8本章字数:3045字

    做完着一些,我疼的躺在了床上,烫伤跟打伤不一样,揉都不能揉,一碰就疼的要死,我只能等着胖周快点来,好把我送医院去,不是我矫气,要是不及时处理,会感染的。

    等了一会,门口有人叫门,听声音就是胖周,这人声音特别大,我努力起身,疼的我直咧嘴,慢慢悠悠的走到了门口,平时几步走到的距离,硬是走了好久,向好太太一样,一动就牵动伤口,疼的我停下休息一下。

    好不容易到了门口,我使劲把门打开,尼玛!终于得救了,胖周进来看到里面的场景以后,问我咋了,我这时候额头还冒着汗,他把灯打开,看到以后摸了我头一下。

    “你发烧了?”

    我说不了话,就指了指肚子。

    “这么红!你干嘛了?”

    我快急死了,你特么看不出这是烫伤的吗,好在胖周没纠结这个,跟身后民警把我送到了医院,我这样子都不能背,他们手忙脚乱的给我套上了衣服,把我抬到了车上。

    到了医院,值班医生给我伤口上抹药,看我是民警送来的,就没多问什么。疼的我直咧嘴,,医生挺贴心的,问我感觉好点没,我说不了话,指了指嘴巴。医生就用手电在我嘴巴里检查了一下,说我嗓子发炎,很厉害!给我开了点消炎的吊瓶,躺病床上打了起来。

    胖周让民警回去,自己守起了我,这点倒是让我挺感动的。

    肚子摸了龙珠以后,凉凉的挺舒服,躺床上突然一阵困意袭来,我都没来得及给胖周打招呼,就睡着了。

    我想胖周看到房子里的小太阳和我肚子上的烫伤,应该已经想到,我差点被杀了吧。

    睡了一觉起来以后,天已经亮了,揉了揉有点发胀的头,吊瓶已经打完了。想起昨晚的事,就有点后怕,要不是神秘人来的迟,我可能已经疼死了。

    我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力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肚子还有点疼!胖周这时候爬在病房放东西的桌子上睡着了,我想了想,没叫醒他,轻声给我肚子上摸了药,小心翼翼的走出了病房。

    小青这时候可能还不知道我的事,我也正好想问一下阴阳师那边怎么样了。就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小青办事的时候,都调的静音,不过像这种没水平的阴阳师,他肯定调的震动。

    “喂,,”

    电话一接通,小青就没精打采的喂了一声,我心想这不对呀,小青以前任务几天不睡都没事,这一天就没精打采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小青,你那边怎么样?”

    我着急的问他,按理说那个阴阳师有问题,但不会对小青造成威胁。

    “正常的我都快睡着了。”小青没精打采的说道。

    这不科学呀,阴阳师怎么会没问题呢?我捋了捋,既然小青这么说,要么就是阴阳师没问题,要么,,就是有大问题!能骗过小青的眼睛,绝对不会简单。

    案子到了这里好像进入了胡同,没有突破点了,这事郭头还不知道,要是知道了,难免会着急。

    “一点异常都没有?”我不甘心的问。

    “确实没有,就是干一些烧纸点蜡的小事。”

    什么?烧纸,我昨晚就是闻到烧纸的味道才着了道的,这个味道已经可以确定,有迷晕人的效果,但是头脑很清醒,这个药效让我想起了神药,十香软筋散。

    听到这里,我就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小青听到我受伤,马上着急的要过来,我心想算了,还指着能在这个阴阳师身上破案呢,这时候过来肯定是不行的。我一合计,干脆我过去把。小青因为我受伤的事很内疚,不太想让我过去,我说没事,小伤。

    我挂了电话以后,一转身,发现胖周站在我身后,睡眼朦胧的,估计刚睡醒吧。

    我给胖周交代了一下,宾馆那边,人一定要看好,说不准凶手还会出手,凶手能民警眼皮子底下溜进去,手段非常高明。我就让胖周给郭头打电话,最好能安排民警配枪。

    做完这一切,我突然发现,我特么能说话了!一问胖周才知道,昨天医生给我用的是激素!见效快,复发也特么快!不过我觉得没什么,喉咙发炎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次肯定是凶手的迷药的作用。

    交代完胖周,我俩就分头行动,我向着阴阳师家里去,胖周回宾馆了。

    到了阴阳师小区,给小青打了个闪挂,能省一点是一点吧。过了大概五分钟的样子,小青从小区里走了出来,这个小区的安保工作一般,门口都没什么人拦。小青说他租了一间能观察阴阳师家里的房子,晚上还能翻过去。

    我心想这感情好啊,不用躺楼道了,去了以后才知道,是不用躺楼道了,睡地板。

    房子不怎么大,空空如也,只有一架望远镜,还有一地的烟头。房子就是阴阳师家的隔壁,小青说这个望远镜是360度旋转,可以直接看到阴阳师家里。不知道是这阴阳师个人习惯还是怎么样,他白天晚上都不拉窗帘。

    听到这里,我觉得有点奇怪,白天不拉窗帘可以理解,晚上还不拉,就有点不正常了。

    我问小青这望远镜是哪来的,来的时候没见他带啊。小青说找郭头要的,这大家伙确实不好拿,谁会带着它旅游。

    我准备去望远镜那里看看,小青说别看了没什么意思,我问他咋了,小青不说。过来查看我伤口,衣服撩起来,看到红红的肚皮,小青就怒了,大骂凶手。说逮住非给他扒皮抽筋不可。

    “为啥不让我看阴阳师啊?”我纳闷,什么没意思,搞的我头有点晕。

    小青看了下时间,嘀咕了一声差不多了,就对我说去看吧。我狐疑的走到望远镜那里,探头看。小青已经把角度调好了,我直接可以看到阴阳师家里。这一看,我下巴差点惊的掉下来。

    这阴阳师口味好重,和保姆直接在沙发上……诶,我去,不过我想不通他干这种事为啥不拉窗帘啊。怪不得小青不让我看,原来阴阳师在干这事。这时候已经完事了,俩人都在穿衣服。没什么看头了,我心想先跟小青合计一下,一会在看。

    “昨晚上的事,还有李果的话,你怎么看?”

    小青原来不太相信李果有问题,我和杨静出事以后,也由不得他不信了。我问他话,小青低头沉思了一会,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把昨晚迷药的味道说了一下,小青立马坐了起来。

    “这家伙昨晚就在那烧纸,烧完了还没倒,藏在了一个罐子里!”

    什么?

    基本上可以确定了,这个阴阳师就特么是制造迷药的!跟凶手肯定有来往,那李果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还有,阴阳师这么明目张胆的,窗帘都不拉,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我和小青商量,等阴阳师有事出去,我俩就过去查那个罐子。我问小青吃饭没,小青说吃过了,指了指墙角,我顺着看过去,面包,牛奶。

    “你就吃这个?”我好奇的问,虽然好奇,但是我挺心疼小青,不是基友那种,是兄弟间的心疼!我在宾馆睡大觉,他竟然一夜不睡在监视人,还吃的这伙食。

    “有的吃就不错了,以前在山里追犯人,逮什么吃什么,有一次饿的头昏眼花,逮了条蛇扒了皮就吃。”小青缓缓的说道。

    我有些不忍,“你去吃饭吧,我先看着。”

    小青看我不忍的样子,笑着说,“一起吧,这老头一会还要来一次。”我,,能力这么好,我不太信,“真的?”小青说,“真的啊,不信你留下来看。”

    我心想算了吧,会有阴影,没想到这老头女儿都那么大了,精神还这么好。甩了甩了抛开这些想法,我和小青去找了一家饭馆随便吃了点。

    回去的时候,我爬望远镜上看,阴阳师搂着保姆在吸烟,看神情,一副刚完事的样子,看来小青没有骗我,这阴阳师经历果然不错。保姆脸红红的,在阴阳师怀里轻声说话,我不会唇语,赶紧叫小青过来看。小青看了一会说,“你想知道?”我赶紧点头,小青叹了一口气说,“还是算了,我说出来网站不让写。”

    过了一会,保姆起身收拾了一下出去了,阴阳师看见保姆走了,打了电话,看样子很高兴,电话挂了以后带上钱包出去了。

    “小青,你来看。”

    我叫了一声咋没理我,我转身一看,小青躺墙角睡着了。我心想不叫他了,他昨晚一夜没睡,这会吃饱了,肯定困了,我自己过去把,可我不会开锁啊。四周看了一下,阳台,对,阳台可以跳过去,这是五楼,掉下去可有我的受了,不过我这身手,这么点距离应该不是问题。

    站阳台上,蹭一下跳了过去,大白天的,希望没人看到吧。过去以后,我蹑手蹑脚的打开门,走了进去,进去之前,我多留了个心眼,看地上有没有撒灰一类的东西,再仔细看了下有没有房间有没有拉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