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高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8本章字数:3051字

    我骂了声草,都这个时候了,还卖什么关子。催促小青赶紧说,小青顿了一下说,“杨青是个高手,而且,用枪也是高手。”

    我赶紧问为什么,小青说,“杨青一般情况下很隐秘,做事的时候都把手藏的很好。今天我故意找了个事,注意了扬青的手,他虎口茧子很厚,这绝对是用枪使出来的。”

    用枪的人虎口都有茧子,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好抢手都是子弹喂出来的,小青原来说过,他跟柳天赐去练枪,一天打了一万多发子弹,练完以后,手肿了好几天,不过枪法倒是真的进步了。

    “杨青跟丁磊在一起住,会不会是同伙?”胖周疑惑的问道。

    我没有回答他,反问“杨青的底子查了吗?”据小青观察,杨青是高手,而且还是用枪高手,这只有俩种解释,要么是职业杀手,要么就是当过兵。

    “查了,很白,白的跟一张纸一样。”胖周严肃的说。

    “小青,虎口的茧子有没有可能是干其他事留下的?”

    小青想了想说,“有可能,有些特殊的工人工作时间长了也会在虎口留下茧子。”

    我认真的想,希望能把这些事都连起来,胖周说很白的时候,我突然灵光一闪,可转瞬就忘了。我记得,是一个连接点,能把这些事都连接起来,可到底是什么呢,想补起来了。

    “这样把,先审丁磊,看看他怎么说吧。”

    吃完饭,驴友们陆续回去,不过丁磊被留下了,小军还以为我要跟丁磊怎么样,我说警察在这里,我能怎么样,他就没话说走了。

    李果临走的时候,神秘的把我叫到一旁问我,“李伟,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真的阴阳师。”听完我脑子里只有俩个字,病的不清。不过我突然想到她爸在家那个罐子里的小孩骷髅头,觉得有点慎。

    “不是,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不耐烦的说,事这么多,没时间陪这小姑娘玩,不过我看到,小帅跟那女孩聊的不错,看样子,已经到手了,我不禁暗骂长的帅真特么好!

    李果看到我不耐烦的表情,变的气呼呼的,鼓着嘴,很可爱的样子,“那我问你,杨静怎么样了?”我谨慎的看着李果,她问杨静干什么,看着李果气呼呼的样子,我突然有种错觉,张口就把杨静的事说了,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这算不算给嫌疑人透露案情进度?

    李果听完狐疑的说了句,不应该啊。我心想哪不应该啊,不过我没问,心里盼着她快走,我还要去审丁磊呢。

    “杨静的事,绝不会这么简单,她眉心浊气真的很重。”

    听李果这么说,我突然感觉浑身慎的慌,不是因为李果的话,而是现在见到李果就想起阴阳师家里的小孩骷髅头罐子了。

    “知道了,这事跟我没关系,杨静的事你给警察说好一点。”

    我不耐烦的说,李果气呼呼的看了我一眼,嘀咕着昨天还说喜欢人家,今天就这态度,哼,然后转身走了。

    送走了李果,感觉舒服多了,自从看到罐子,我就觉得阴阳师和李果,都有种神秘的感觉,这种神秘,会让我很不舒服。

    我和小青把丁磊带回了局子,和郭头一起审他。

    “我劝你老实交代,不然,可少不了吃苦头。”小青严肃的对着坐在对面的丁磊说,丁磊无奈的说了声,说什么啊?小青听完,双手用力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恶狠狠的大声说,“你自己说,还是我让你说?”小青的气势很足,我坐旁边都被吓一跳,丁磊被猛的一吓,椅子一倒,直接坐在了地上。这就可以说明,丁磊不是冤枉的,要是心里没鬼,这么怕干什么。有些人觉得,警察抓人的时候,响警报是给人放信号,提醒人赶紧逃跑,但事实不是这样,犯了事的人,听到警报声,就会吓的腿软跑不动,这是一个道理,你理解不了,只能说明还没犯过事,不信试试?

    小青略过审讯桌,走到丁磊面前,一个手从胸口抓住把他提的站起来。丁磊这时候已经快哭了,哭丧着脸说,“我说,我说,别打我,,别打我。”其实小青不会真打,只是在他临近奔溃的边缘,加一个因素让他奔溃。

    “能给根烟吗?”

    我摸了摸头,算是见识了,见了几出这事,都一个操性!我递了根过去,给他点上。丁磊用力吸了一大口,开始说,“报驴友团那天,我见到一个人,他给我五万块钱,让我准备一些小太阳,藏在宾馆里。第一天晚上的时候,我买了几台小太阳,藏在了杂物间,我猜这些东西可能会被用来犯罪。所以,我没走监控,从杂物间的窗台上吊上来的。第二天发现张凯出事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摊上事了,我想走,可是警察不让走,说案子完之前,一个人都不能走!我就心惊胆战的在宾馆住着,第二天,又有一个警察死了,一样的死法,,我就害怕,想去把小太阳扔掉,可是我又一想,我不做什么可能还能逃过一劫,做了被发现,就玩完了。”

    “别人这几天都吃素,为什么你吃肉?”我把想问的话问了出来。

    丁磊连忙说,“我喜欢吃肉,从小就喜欢,你问我家人就知道了。”

    我们到不至于因为这个事去问他家人,我好奇的不是这个,而是看到张凯死那么惨的时候,竟然还能吃下去肉,这就有点奇怪了。

    “你觉得张凯死的惨吗?”

    “听说挺惨的。”

    听说,难道他没去现场?我仔细想了想,想不起来了,我看小青,小青点了点头表示真的没去。

    我有点尴尬,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怎么搞的,这么大的事都能忘!既然丁磊只是炮灰,那么只能期待他主子了。

    “给你钱那个人,你能联系上吗?”

    丁磊摇摇头,“他只给我钱,还让我不要乱说,不然会死的很惨,刚开始以为他是吓唬我的,可是知道张凯死后,我就不这么想了。”说到这里,丁磊突然开始哭,“几位大哥,我都老实交代了,你们能不能保护我,凶手很残忍,我不想死,我还要养我妈!”

    看着丁磊连哭带喊,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犯罪之前都会有侥幸心理,被抓住以后才后悔莫及。

    “他长什么样你记得吗?”郭头不高兴的问。郭头的地盘上出了这样的事,位置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破了案子还有缓和的余地,要是案子没破,妥妥的下岗!在丁磊这没得到有用的线索,他肯定不高兴。

    丁磊飞快的点着头,“记得。”

    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丁磊的不是凶手我相信,但是收钱?我觉得有点奇怪,不过现在还想不清楚,不过我相信,纸里包不住火,狐狸肯定会漏出尾巴的。

    丁磊被带到画师那里描述凶手样子去了,我们几个一筹莫展,都有点头大,我就问郭头,阴阳师那边有什么异常没有。郭头说还是老样子,每天给罐子烧点符纸放进去。我心想烧那么多灰罐子能放下吗,可我那天打开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纸灰不是很多呀,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画完画像,丁磊的行李被宾馆民警带了过来,一查,果然有五万块钱,丁磊胆子挺大,这么多现金带身上,也不怕丢,他可能是没时间去存吧。

    想起阴阳师家里的罐子,我就有点阴森的感觉,真的有小鬼吗?

    “李伟,那个杨青,要不来带来问问?”郭头问我。

    我觉得这时候带杨青不是时候,保不准这个杨青是在特殊部门工作过,所以底子很白,这时候还没有证据指明杨青有问题,所以,杨青暂时不能动,先看着吧。我把想法说了出去。

    “对了,小帅查那个女孩查的怎么样了?”

    郭头说不知道,然后打了个电话给胖周询问,胖周说,小帅觉得那女孩除了花痴就没啥了。我寻思着是不是这个小帅,能力太差了啊,,不过当郭头的面,我没好意思说。

    “郭头,你没事吧?”

    我看郭头的时候,觉得他情绪很不好,郭头叹了口气,缓缓的说,“其实当警察有些年了,一步一步爬上来,也从没怕过什么。其实,X市还有一股力量,不过他们保护的不是治安,是3号信箱。这些事,在内部不是秘密,你们也都是警察,知道保密条例。只要是威胁到3号信箱的事,这股力量就会管!”

    3号信箱的事,以前听说过,很神秘的研究中心,一个叫李金的科学家,还做过演讲,我看过,很精彩。3号信箱肯定会有一股保护力量,郭头这么说的意思,是X市的安保非常重要,出了这档子事,乌纱帽下了是早晚的事。

    我和小青还想安慰郭头,突然,郭头电话响了起来,郭头说了句阴阳师那边的,然后就接起了电话,我看到郭头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说了句马上到,就挂了电话,“阴阳师,跟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