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残忍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5:38本章字数:3026字

    李老头挠了挠头,我的心咯噔一下,我不是?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谁都想拥有别人没有的能力,包括我。

    “你,,我不太确定!”李老头接着说。

    我去,这算什么,我接着问他,“这还有不确定的?”我心想死不是李老头道行不够深啊。

    “规则允许下的事物,有些是天生的,比如一棵草,长出来时候就是神药,谁吃了都会变的厉害。古代的李元霸,就是吃了这种规则允许下的事物,所以力大无穷,所向披靡。但是也有后天觉醒的,就是这种事物有这种能力,但是要有契机,才能发挥出来。你身上,我看出了一丝不寻常,但是不肯定。”

    听李老头这么说我明白了,我突然想到自己梦游预知的能力,可是,,,我不太愿意给李老头说,在我心里,可以信任的人,就是重案组,还是师傅和齐叔。对于其他人,还是不敢百分百信任,我心想既然齐叔能那么说,等他来了问他就知道了。所以我没说出来,出门在外,一定要多加个小心。

    忙活完都半夜一点多了,李果坐那直打瞌睡,我们就告辞了。出来以后我和郭头商量,既然小帅是安全的,那么我们不必担心,神秘人的提醒,我想应该是杨静的事。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商量着睡觉吧,也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要是小帅有事李老头会通知我们的。今晚警力都被调到了宾馆,害怕神秘人来袭,倒是局子里有点空虚的意思。不过我们没多注意,这么晚了,就在宾馆安排房间都睡了。

    回到房间,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张凯的死亡现场我拍照了,上次的眼纹和电梯里的眼睛,就是照片发现的。虽然这次知道是人为,我还是觉得看一下的好,小青看到我拿起相机,饶有兴趣的凑了过来,“怎么,想亦情了啊?”我笑骂了一句,“你大爷,我想她干嘛。”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小青一提醒,我还真有点想她了。摇了摇头,甩掉这些思绪。打开相机翻到那天拍的照片。

    “这怎么回事。”我大喊一声。

    照片不对劲啊,那天现场不是这个样子啊。

    “是不是你相机有坏了?”小青问道。

    我摇了摇相机,心想不会吧,这可是我赞了一年的钱才买的。我拍了俩张照片看了一下,没问题啊!我又把现场的照片翻了出来,照片上其他地方跟现场一样,不过,,烟雾缭绕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奇怪的是每一张都那样,门口的要好一些,,唉,,我实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心想算了,不看了。我跟小青洗漱了一下,就睡下了,忙活了一天,这时候确实是困了,明天说不定还有什么事呢!

    想着我可能是规则允许的事物,一会就睡着了。

    在房间里,一个人跟另一个激烈的争吵着,吵了一会其中一个妥协,递给了对方一个蛇皮袋。对方拿到以后好像很高兴,不过距离好远,,我实在是看不清他们的脸,我想靠近一点,可是靠的越近,脸越模糊。他们好像看不到我,交接完以后,拿到蛇皮袋那个人就走了,我跟了出去,一路上四周的东西都是模糊的,什么都看不清。到楼下以后,我转身看,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院字,,其他的就看不清了,我再转头要跟那个人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了。

    我去,好心塞,我准备回楼上看另一个人,一转身,楼不见了。

    “李伟,,,李伟,,李伟。。”

    我听见有人叫我,四周看了一下,不知道是谁,突然感觉有人拉着我摇,,,我就醒过来了。

    “李伟,,你又做梦了?”我在地上站着,小青在拉着我胳膊摇。大爷!不知道梦游叫醒了会出事啊!我暗骂一声,说了句,“对啊?你不做梦吗?”这货,刚才说不定就有线索了,被他给打断了。小青看到的脸色不好,尴尬的笑了笑。

    我走床变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五点多了,,还挺困的,睡个回笼觉吧,想到这,我又躺床上睡了起来。

    再醒来的时候就七点多了,小青在那做俯卧撑,我想起昨晚对小青态度不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起来凑过去说,“小青。。”小青头也不抬说道,“干嘛?”

    这小子还跟我置气,“你屁股喽出来了!哈哈。”小青急忙拉了拉裤子,,我接着说,“骗你的。哈哈哈,,”小青笑骂,“大爷!”兄弟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解释,一个玩笑,什么恩怨都没有了。

    匆匆的洗漱完毕去餐厅吃饭,说不定今天还有什么事呢,我正这么想,事还真来了!

    跟郭头一群正吃饭的时候,局子那边来电话了,今天早上查犯人的时候,发现丁磊死在了看守所!这倒霉催的,,郭头肯定会因为这事怪我,是我说今晚肯定有事的,所以才把人都调过来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有点怪那个神秘人了,话不能说清楚吗,老是说几个字让我猜,猜拳啊?

    饭又吃不好了,我赶集扒了几口,这凶手很残忍,我猜想丁磊的死相肯定很惨,看了估计吃不下饭了,小青想法跟我一样,狠狠的扒了几口,

    郭头坐不住了,招呼人往局子里赶,我和小青赶紧跟上。

    昨晚局子里人少,是个失误,而且还有很多下班就回去了,值班的人真心少。就三个。还一个门卫,看门的,难怪是今天早上才发现的。

    丁磊的死法跟张凯和杨静的都不一样,据发现的民警说,死法不惨,但是我感觉他脸色不太正常,,不由对丁磊的死法好奇起来。

    局子里的人已经把丁磊拉去尸检了,我们直接去的停尸房,到了以后法医正在解剖,我们很默契的没进去。郭头到是没怪我,至少,表面没有怪我的感觉,可能觉得我跟小青一直对这案子很上心吧。

    一人点了根烟,愁眉苦脸的对着吸起来,这时候,真的是一筹莫展了,小帅失踪还没有线索,又死人了!我们几个站着都说不出话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寻思等着也不是办法,就给神秘人发短息,问昨晚怎么回事,言语之中有责怪的意思。

    神秘人回短信倒是没在乎我的语气,不过还是很简单,四个字,昨晚有事。比较好理解,他昨晚有事。我拿着手机半天没不知道该问什么了,想了想,不能那么直接,就问他,‘有什么提示吗’,神秘人过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才回短信,三个字,不知道。

    X!我暗骂了一句收起手机,小青看着我,我微微摇摇头,郭头不知道神秘人的事,他问了句,“线人?”我点点头,说“没线索。”

    我刚收起的手机,响了起来,不是短信,我拿起一看,是齐叔,赶紧接起来。

    “在哪?”

    齐叔很直接,直接我问在哪,我寻思齐叔是不是已经到X市了,就赶紧说我在X市局子里,齐叔说好,我问他在哪,齐叔说快到X市了。这个快到,真的很难捉摸,到底有多快啊,可齐叔是长辈,我没好意思问。

    “齐叔是不是要来了?”小青问道,我说了声是,没想到小青突然说,“亦情也来。”听到亦情,我感觉心情也没那么不好了。我淡淡的哦了一声,想起苏亦情,不禁想起刚见面时候的场景,制服诱惑…

    “齐叔还说什么没有。”郭头问道,打算了我的遐想。郭头是知道齐叔身份的,我就说他来了会说。突然我想到,齐叔专查HM,这案子跟HM扯上关系,郭头会不会不用受牵连,毕竟据我所知,HM的力量,不是一个市的警力可以抗衡的。想到这里,我就把想法说了出来,小青低头想了一会,说也许吧。

    郭头听到这里,心情也好点了。这时候法医验尸结束了,郭头就凑上去问,法医说,丁磊属于自杀,在胃里发现迷幻药物,这些迷幻药物是在牙齿里的。就是说,他是自杀的,但是,,看守所里没武器,他难道是撞死的?

    “他是怎么自杀的?”我多嘴问了一句,法医想了想说,“猜测没错的话,死者是用指甲划开自己肚皮,把心脏掏出来的,而且死者对医学常识很在行,一次就抓出了心脏。因为发现死者死亡的时候,他手里握着自己的心脏。”

    听到这里,我禁头皮发麻,我能想到丁磊当时自杀的场面。慢慢用指甲划开自己的皮,忍着痛,分开肉和肋骨,一把把自己的心脏抓了出来。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哆嗦,觉得慎的慌,这得下多大的决心!才能对自己下那么狠的手。

    最重要的一点是,丁磊也有眼纹!这是上次我发现以后,法医专门注意检查的。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但是有一点,这又是HM的手笔。想到HM,我拳套握的嘎嘣响。这么残忍的手段,也只有HM才能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