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鬼冢(1)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21本章字数:3166字

    七月十三,鬼节将至,邙山上的一片荒坟地里,一群东倒西歪的墓碑前飘飞着冥币燃烧过后的纸屑,也不知是谁在这墓地里点了一堆火,然后草屑纷飞,给人一种极其阴森的感觉。

    风吹的很低,天空里,一排孤傲的雁雀拍着节奏分明的曲调往落日的余晖里扎去。

    落霞散发着千万道光芒毫不吝啬的撒在邙山的原始树木上,裸露的岩石万般无奈的反衬着霞光照耀在一行人的脸上。

    邙山北侧的石道上,一行数十人步履维艰的走在每一层石梯上,咚咚的脚步声硬是生生的被一群原始的树木的哗啦声响稀释干净,也只有那袅袅的山雀扑哧的喳喳几下,还依稀的证明着这里并不是没落到荒芜踪迹。

    打头的赵有天举着手里精致的望远镜看着远方那片裸露的岩石处一丝不苟,那里霞光万道,似有神人一般,看着远处的光景,他心里突然无比兴奋起来,因为他知道散发霞光的另一侧正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由于干渴,他的嘴角已然干裂,脸上也因为脱水,一层层白色的皮把他的本来就枯燥苍老的老脸描绘成了鬼魅一般。

    他突然一声浅笑,对身后的数十人说道:“兄弟们,再坚持一下,我们就快到了。我们就快发财了。”

    一句话下来,人群顿时像炸开了锅一般,个个脸上都像是中了几百万彩票一样,他们身上的那股兴奋劲别提有多高兴了。

    赵有天指了指离他不远,正在喝水的李二瓜说:“二瓜,别把水喝完了,给我留一口,我都快渴死了!”

    李二瓜傻笑了一下说:“大哥,你可不能死,你要是死了,谁带我们去发财啊,得,水给你!”

    说罢,他把水壶扔了过来。赵有天接过水壶,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喝完水,他整个人明显就精神了许多,他露出笑容,仿佛这一刻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晚霞不再灿烂,逐渐褪去了光芒。

    一只大鸟嗷的一声扑打着翅膀从他们头顶掠过,着实把众人吓了一跳!

    赵虎累的够呛,他看了看夜色降至的邙山,心里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他总感觉今晚会有什么不详的事情发生。

    他问赵有天说:“大哥,你看天色也晚了,兄弟们都走了好长时间了,也都累坏了,不如我们今晚就先找个地方露营,歇息歇息,明日再出发。”

    赵有天突然生气的说:“我说老二啊,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看你一天都神经兮兮的,我看你不是累的,是害怕了吧!你要是害怕,当初就不应该和我一块过来。”

    “大哥,你这是哪里话,我怎么会害怕呢,我跟着你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了,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我只是感觉今天兄弟们走了那么长的路,都累坏了,让他们歇息歇息,明日才有精神上路啊!”

    赵有天没有好气的说:“老二啊,你不害怕我就放心了,可是你也不算算今天是什么日子。明天就是鬼节了,阴气最重的时候,你说到那个时候,我们之中谁还有胆进古墓去!”

    李二瓜上前圆场说:“大哥说得对,今天既然都来了,那我们绝对不能再等了,我们带的符咒也不多,万一明天鬼节小鬼都出来的话,我们可就惨了,还不如今晚进墓,把宝贝都弄走,一劳永逸呢。”

    赵虎不耐烦起来说:“不是,你们看天上的星宿都移位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害怕了。”

    赵有天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说:“别给我整这一套套的,老子有符有枪,不管它是阴山小鬼,还是虎豹豺狼,来什么老子杀什么,谁要是敢挡老子的财路,老子就弄死他。”

    赵有天一脸杀意四起,眼神狠狠的看着赵虎,把赵虎看的一身冷气。

    赵虎无奈的说:“那就听大哥的办吧!”

    赵有天对眼前的兄弟们喊道:“兄弟们,把家伙都拿出来检查一下,别放生锈了,待会进入墓地,万一碰上了虎豹什么的,也好直接干掉。”

    他接着说:“现在,金银财宝就放在我们的眼前,但是要不要就看你自己了,如果有害怕的,你现在就可以滚回去,想要的就跟我进去!”

    众兄弟齐声高呼:“发财了,终于发财了。”

    再说了,摆在眼前的金银财宝,不是个傻子的话,是人都会贪恋几分的。

    赵有天见其他人兴奋至极,自己也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身上充满了力气。他说:“好,我们也不耽搁了,现在就立即出发!”

    说完,带头往山上走去。

    赵虎心里不断的感觉难受,说是什么感觉,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嘲的说道:“可能是我太紧张了,想太多了吧!”

    整理好枪支弹药后,他便大步跟了上去。

    此刻,被赵有天的一逼迫,他忘了他师傅风水大师张宝兰曾经对他说得一个禁忌,其实也只有一句话。

    “星宿移位,小鬼杀人。四兽同现,天诛地灭。”

    意思也就是告诉他,当他发现天上星宿移位的时候,千万不可下去盗墓,更为担心的是一定不能碰见积怨至深的鬼魂,一旦相遇,将九死一生。当然如果不幸进入了四大凶兽饕餮,混沌,梼杌,穷奇镇压的墓穴内,哪怕只有其中一只,也定能让人有去无回。

    此刻,天上星位移动,乌云暗涌,一轮巨大的月盘正慢慢的变成月牙一般的形状,月色下,一只巨大的怪鸟散发着火红的光芒从天空里盘旋飞过,飞落到了邙山的北侧。

    这一路上,赵虎都很压抑,他努力的摇头晃脑的使自己清醒一些,然而,越想保持清静,心里越乱的如麻。

    他走在队伍的后面,停在那里观察了一下地形,这一刻他才发现山上居然安静的出奇,没有风声掠耳,没有虫鸣蛙叫,甚至都听不到一只蚊子嗡嗡的声音。他们似乎除了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以外,再也没有听见过任何一种声音。

    他心里觉得压抑,正想喊住李二瓜说下情况时,却突然听见有人惊叫一声:“你们快看,这是什么东西?”

    赵虎走了过去,看见李二瓜和赵有天已经蹲在了地上,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东西。

    借着月色,人们隐隐约约的看地上有一盘乌黑的东西,头上有玻璃一般的如鸡蛋一般大的东西,看起来像是眼睛。

    赵有天惊讶了一下,不知所已然,说:“这是章鱼吗?”

    李二瓜淡定的回了一句:“这里怎么可能有章鱼呢!”

    李二瓜从怀里偷出一把短刀,对着草丛里的东西使劲一挑,然后抬在半空中仔细的查看。

    被他用刀挑着悬在半空里,那章鱼一般的东西顿时变长了许多,身上有很多藤蔓一般的脚垂泻而下。据赵有天目测,这东西起码有一米多长。

    赵有天打开手电筒,对着那东西刚看了一眼,立马恶心了起来。

    “奶奶的,这啥东西啊,看着那么恶心!赶快拿走,拿走!”

    李二瓜却乐了起来,说:“大哥,这是剧毒蜘蛛,你不用害怕,它已经死了。”

    赵有天又忍着恶心看了一眼说:“这里怎么会有剧毒蜘蛛,它奶奶的,还长了那么多腿。”

    电照灯下,众人也都侧目看清了李二瓜用刀挑着的剧毒蜘蛛。有两个反着光的大眼睛,数不清的脚密密麻麻的缠在圆鼓鼓的头上,让人看起来,不禁觉得恶心。

    “剧毒蜘蛛的确不同寻常,这是世界上非常罕见的一种蜘蛛,它的毒性特别强,只需要一点剂量,就能瞬间要人性命。而且它的脚特别多,爬行速度几乎可以和世界上速度最快的黑曼巴蛇相提并论。一旦遇上它,除非你能跑得比它快,要不然你很可能死无全尸,这东西吃人的。”

    一句话下来,让众人瞬间紧张了许多,不禁哄闹起来说:“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赵有天怒火中烧说:“二瓜啊,这种情况下可千万不许开玩笑,蛊惑人心啊,我们得团结。”

    李二瓜一脸笑意,接着解释说:“其实大家也不用害怕,我们手里有枪,这种大个头的虫子,分分钟钟都能干掉。”

    赵有天嘘了口气,说:“还好我们弹药充足,碰上这种吓人的虫子我们也能应付。”

    解释清楚后,众人又准备夜上邙山,看仗势,好像不干一比大的生意挣比大钱就对不起自己浑身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

    李二瓜对着剧毒蜘蛛呸了一口,然后又扔到了地上,擦了擦刀后随即转身离去。

    李二瓜甩刀的那一刹那,从剧毒蜘蛛的身上迸出了一个白色的东西。

    正好,被赵虎看在了眼里。

    赵虎蹲了下去,重新捡起剧毒蜘蛛,然后小心翼翼的用刀把白色的东西从蜘蛛的肚子里给挖了出来。

    仔细一看,他心里猛地一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白色的东西居然是一个人的手臂骨头。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只蜘蛛居然是被撑死的。

    这种蜘蛛奇毒,也很难对付,除了是吃了人的手臂骨给撑死了以外,好像其他的推理也都不太合适。

    赵虎站起身,一身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衣服。

    他忽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他看着那断臂残肢,不禁喃喃自语起来。

    “这种荒山野岭,还有谁会来这里呢?被吃了的这个人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