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免费宽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50:46本章字数:3167字

    我从牙缝里挤出三千块钱配了台电脑。

    刚把二百五买回来的电脑桌摆好,还没将杂七杂八的各种电源线、鼠标键盘线归整好……

    “砰!”

    “砰、砰、砰!”

    门外传来敲门声。

    一个穿黑西服打领带,戴墨镜的男人站在门口,手上提个黑色公文包。

    我跟二柱子才刚搬到这间顶楼住,房东是个少妇,说起话来甜甜美美的,签下租房合同收了租金就让我们住下。

    难道这男人是房东丈夫?

    我推开门,满脸疑惑打量起他。

    还没开口询问,男人捏起手上一张广告纸戳在我脑门子上,开门见山道:“小伙子,办宽带吗?”

    办宽带的?

    那真是来的巧了,电脑买了,宽带还没办呢!

    刚才二柱子出门买饭的时候,我还特意嘱咐他,留意下周围哪家的宽带便宜。

    我接过男人给的广告纸看一阵,觉得挺稀奇。

    十六开的广告纸,写着“六道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几个大字,然后用变体艺术字印着广告词:

    “地纤入户!250M超高网速用到爽!”

    “六道行,我看行!”

    “六道宽带,哪里不通联哪里,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网络延迟啦!”

    这广告词都他妈抄袭的吧?

    而且我只听过光纤,这地纤又是个什么东西?

    还有广告纸上说的250M超高网速,虚假宣传吧?我读书少,但是也从没听过有这么家通信公司啊?!

    可能是看出我的疑惑,墨镜男不动声色解释道:“我们这是下界阴曹刚刚注册成立的通信公司,现在正打算扩展业务,争取年底覆盖全国,并打算和国外的撒旦通讯、雅典娜通讯竞争全球业务,现阶段宽带入户、使用都完全免费……”

    我说:“你说啥?”

    他前面蹦豆子似的说话,一句没听明白,反倒是最后一句“完全免费”被我听得一清二楚。

    墨镜男重复道:“完全免费!”

    我一听就乐了!

    我好不容易咬牙跺脚地从牙缝挤出三千块钱买电脑,他这时候上门说宽带免费,那不就跟天上掉馅饼似的?

    先甭管他什么光纤地纤的,反正不花钱,不要的话那不是傻嘛!

    “你想体验使用的话,我现在就能给你办好……”

    墨镜男从公文包迅速掏出两份合同,说起话规规矩矩道:“不过,你得跟我们签个用户体验合同,到时候方便我们回收用户建议和意见。”

    合同上也没见什么别的特殊条款,我又是法盲,草草看过之后就把这事情定下。

    我问他:“同志,啥时候能给办好?”

    “现在就能办。”

    我还想问问他用不用我帮忙去楼下帮他拿东西,谁知他只是站在我刚配好的电脑前面看一阵,在兜里掏出个烟盒大小的东西,从上面拉出两根天线,接着抽出一根带水晶头的网线插在机箱屁股后面:“好了。”

    我愣神。

    光见他拿个路由器一般的东西摆上去,却也没见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啊?

    还想再问问,男人已经将签过字的合同收起来,又一字一句提醒道:“按照合同,你可以免费使用我们公司的宽带,但是前提是你不得损坏我们的设备,不然的话要照价赔偿。”

    他手指地板:“地下有我们的信号发射端口,你完全不用担心网络质量。”

    临走前他还给我一块手机,说是绑定的,同样不收钱,有问题就用这个手机跟他联系,然后给我张名片。

    送他到楼下。

    男人头也不回的走了,二柱子这时候也刚好拎着两袋馄饨从外面回来,问我:“什么人啊?”

    我说:“办宽带的,不要钱!”

    二柱子嘀咕一声:“还有这好事?”

    拎着馄饨走回房间,我啪嗒一下开了机,刚切到桌面,然后就看到底下通知栏弹出窗口:250M宽带已连接。

    这网速,还真是快!

    我挂上QQ,一边吸溜馄饨,一边迫不及待打开斗地主,打完两场后,别说!还真是一点都不卡!

    不过我的手气有点背,手里没啥好牌,对家一个叫狐小媚,一个叫北邙山扛把子鬼王的,一会功夫就把我的欢乐豆都给赢光了。

    我打字:不玩了!不玩了!

    狐小媚回道:哥哥再来一把嘛~

    北邙山扛把子鬼王却很是鄙夷地打出两个字:菜逼!然后潇洒的离桌了。

    切!

    我轻哼一声,退出游戏,打开QQ想给二柱子发个表情得瑟得瑟,结果他不在线,不但如此,我QQ里还多了一大堆杂七杂八我不认识的好友。

    名字也都挺奇葩,什么绣花鞋、修罗、白玲珑……

    “二柱子!”我大喊:“你怎么没用手机挂QQ啊?”

    二柱子在隔壁房间喊:“你眼睛聋啊!我这不是挂着呢?还给你发表情了!”

    瞎扯淡!

    我怎么没看见?

    低下头,却发现底下图标确实闪了闪。

    不过不是二柱子,而是个狐狸头像的大妹子,给我发消息:哎呀,哥哥~我们还是好友啊,我是刚才跟你斗地主的狐小媚啊。

    呦!

    还真是!

    我旋即不再去管二柱子,跟她聊起天。

    她一口一个哥哥的喊,我看得心花怒放,没聊几句,又见她问我:你是什么妖什么鬼啊?

    还从没见过这么问话的,什么鬼?我叼着烟卷,手指头上下飞舞:我是大帅哥啊!

    消息回道:骗人!

    我淫荡地笑:“不信我们可以出来见个面啊!”然后将这句话发过去。

    结果,她还真就答应了,再度询问过之后,更巧!原来我们还是同一个城市的!

    她约我晚上八点公园门口见面。

    我心里那叫一个美啊,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妹子主动约我呢!

    坐在电脑前玩一下午捕虾达人,晚饭后,二柱子说拿我电脑玩会,我应一声,穿上外套来到公园南门。

    手插兜刚站好,一个甜甜的女声问:“你就是‘一川大帅哥’?”

    我名字叫陈一川,网名叫‘一川大帅哥’。

    我回头道:“对!我就是……诶?”

    一个身材娇小,细碎短发,穿得清清凉凉的小美女站我跟前,头上还竖着两只像狐狸耳朵一般毛茸茸的……发夹?

    她眼神如水,含情脉脉,樱桃小嘴上涂着淡淡的唇彩,果真是活泼美丽。

    除了平胸和矮,再也挑不出半点毛病,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气,我整个人都陶醉!

    不仅人长得好看,性格也落落大方,她诱人的小舌头舔起嘴唇,伸手抛个媚眼道:“人家就是狐小媚哦。”

    我连忙颤抖着握紧她伸出的手。

    相互介绍过后,我们来到广场选个烧烤摊坐下,我请她吃烧烤,然后要了一堆烤串、两个大腰子,并跟她深刻地交流了斗地主的游戏经验。

    期间她问我喝不喝酒,我连忙点头。

    几瓶过后。

    她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居然生出醉意,还特小心地跟我说:“天色这么黑,人家走夜路好害怕!而且,好像还喝醉了,哥哥送我回家吧。”

    我听完嘴角浮现出笑意,连忙拍着胸脯应承下来。

    本来想打个车送她,但是狐小媚坚持让我徒步送她,还说这样比较有情调,浪漫!

    才刚刚见面,就跟我谈浪漫,其中含义不言而喻啊!

    她歪倒在我身边,还总把头往我脖子上凑,手指南边一直喊再往前走就是她家,还跟我说家里就她自己一个人住。

    一直走出市区,都没看到她家。

    心里忽然打起寒颤:再往前走,就是郊区的荒地了吧?

    正诧异,狐小媚说:“哥哥,前面就是我家了哦,这么晚了,要不你今天就在我家住一晚上吧?”说着话,还冲我使劲眨了眨眼睛。

    我忙说:“好好好!”

    偏头看过去,这边原本空荡荡的荒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座大房子。

    狐小媚说这就是她家,拉着我进她家门。

    推开门,迎面一阵香气,接着我整个人忽然就像醉了一般,脑袋变得沉沉的。

    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躺在一张松软大床上,狐小媚此刻依偎在旁抿嘴看我,娇声娇气道:“哥哥,醒了嘛?”她还舔着小嘴唇:“人家好想吃掉你呢……”

    嘿嘿!

    心里巴不得她现在就吃掉我呢!

    睁开眼睛想要好好欣赏一下她的粉唇小舌头,结果瞪大眼睛的时候,我却发现小美女不见了,一只白毛的狐狸眯眼出现在我身旁!

    卧槽!

    哪来的狐狸?

    我一下子就懵了,而且那狐狸想咬我脖子,还会说话:“哥哥,不要动嘛……”

    我擦!

    谁他妈是你哥啊!

    这是……狐狸精吧?

    我虎躯一震,顿时清醒过来,当即扬起拳头直接在它脸上揍上一拳,拎起白毛狐狸将它像个皮球似的踢出去,跳起来就往门外跑!

    见鬼了!

    我推开门跑出去,一路上真是速度飞快,一直撵上郊区路面的大货车,拍着车门求救道:“救命!救命啊!”

    司机从车窗探出头,叼着的烟卷都掉下来:“我擦类!劳资开车可是六十码的时速!”

    使劲拍着车门求救,鞋底都快跑烂了,结果这司机不给我开门,反而一脚油门加速跑远了!

    卧槽!

    真没同情心!

    我呼呼喘着大气,一气跑回小区门口,上了顶楼推开门,这才腿脚一软坐在地上。

    这当,二柱子从屋里出来,嘟囔道:“靠!陈一川,你办的啥破宽带啊?连个网页打不开,还总连些乱七八糟的网站!挂上QQ也没法正常聊天,还莫名其妙多出一堆叫什么鬼、笔小仙、狼人大壮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