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看光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0本章字数:2542字

    定睛看着这个妹子,刚擦干的额头又开始冒汗了,因为地上我没有看到影子。喉结滚动了下,颤声问道:“你是南山大学的?”

    “是啊,刚才不是说过了?”

    “之前住我家隔壁?”

    “嗯哪。”

    我立刻把浴室的门关了起来,靠着门,心跳直窜两百而去。

    这下确凿是有鬼了?还是新鲜出炉的美鬼!

    我拿起手机,哆嗦着想给张阿姨打过去,可惜刚刚摔的太狠了,屏幕已经花了看不清。

    “你洗好了吗?”任莹莹在外面喊道。

    “快……快了,你等会。”

    我窜到了窗口那,打开的时候才想起来这里是二楼,外面都被防盗窗堵死了,想跑路都没的跑了。

    慌乱了片刻,我深吸几口气,逼迫着自己镇定下来,同时梳理一下思绪。首先,我和这个任莹莹是没仇没怨的,她应该不会害我。不然的话,直接在我睡着的时候,就可以动手了。

    想到这里,我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给自己打打气,一边穿衣服,一边琢磨着怎么面对眼前的窘境。

    门开了之后,露出个不太自然的笑容:“洗好了,你要用吗?”

    “嗯,我今天也忙的一头汗。”她有些腼腆的说道。

    我有些愣愣的看着她,无论如何我都没法接受这样娇媚的女孩居然是个鬼,可是物业张阿姨总不会拿这么大的事情跟我开玩笑吧。

    定了定神,按照我在浴室里想好的托词,说我有些累,让她自便,我去休息了。

    进了自己的卧室,我立刻四处搜寻出那根甩棍。这是我平日里最趁手的家伙,找到了捏在手心里能有点安全感。虽然我也知道这玩意纯粹的是自我安慰,可一想到外面那个妞不是人,我就松不开手。

    “哎呀!”正琢磨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尖叫声。

    我透过门缝偷偷瞄了眼,浴室的方向传来任莹莹的哼哼声。

    一定是陷阱,她这是要骗我进去吗?

    “怎么了?”我故作镇定的问道。

    “滑倒了,好疼啊。”

    “摔到哪里了?”

    “没事……没事。”

    好奇和畏惧同时包围着我,脑海里脑补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面来:一个是娇柔的妹子摔到在地上的惹人心疼的模样,另一种则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趴在地上翘首以待我进去。

    “需要我帮忙吗?”我还是多嘴了一句。

    “不要,你千万别进来!”任莹莹断然拒绝。

    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难不成她要搞什么以退为进,还是提防着点,看她到底玩什么花样。

    过了好一会,任莹莹才从浴室里出来,衣服都穿好了,可爱的小熊睡衣。

    这会儿我已经没那么怕了,打量了下,除了地上没影子之外,她暂时还没有表现出其他异常的特征。

    “有跌打药膏吗?”任莹莹犹豫着问道。

    “摔疼了?我家里有个比那个更有效的药,我拿给你!”我灵机一动的说道。

    任莹莹点点头,小脸红润润的。美人出浴后这模样让我又吞了一嘴的口水,就算这妞真是个女鬼,也算得上女鬼中的佼佼者了!

    我进了卧室之后,从药箱里翻出一瓶红色的药水。是老虾给我的,这哥们说是驱邪镇妖专用,有机会我会用上的。本来我没当回事,随手塞在药包里,没想到今天还真派上用场了。

    把小瓶子递给任莹莹,她眉头皱的更紧了,并没有伸手接过去。

    “怎么了?”我盯着她问道。

    “这个是什么药啊?连名字都没有,看起来就像是过期的!”

    我故作淡定道:“正红花油,跌打圣药,拿去擦吧,你该不会是需要我帮忙吧?”

    我这么一说,小妞白了我一眼,一脸纠结的把药水接了过去就进了小卧室。

    呵呵,这回我倒要看看她是人还是鬼,老虾这宝贝会不会把她打出原形?

    当初给我药的时候老虾信誓旦旦的告诉我,就是黑白无常来了也怕这红药水的。就在我瞎捉摸的时候小卧室里果然传来了一阵尖叫,这声音好刺耳,我都能脑补出任莹莹痛苦的翻滚模样。

    妖孽,是时候把你揪出来了原形了!

    我猛地踢开了房门,本以为能看到一滩血水什么的,可是我错了。眼前的模样我看得眼睛都直了,任莹莹趴在床上,很艰难的扭着身体给自己屁股上擦药。

    这白嫩嫩的一幕,我哪里还能转的开眼睛啊。

    任莹莹看我闯进来,愣了片刻,再度尖叫起来。

    我这才醒悟过来,背过身子,心虚的说道:“我……我以为你又摔倒了!”

    “你……快把门关上啊!”

    “好的,我这就关!不过,提醒你一下,你没擦对位置,再往左边去一点!”

    还没说完,任莹莹就拿起枕头砸了过来,我立刻闪了出去,把门关上。气喘吁吁的蹲在地上,刚刚看到的了不该看的地方了,心里一阵扑通扑通的。

    难不成这个妞不是鬼?

    我盯着地板胡思乱想着,却突然发现地上的我也没有影子!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我的手伸了出来,在地上晃了晃,看到那晃动的阴影,便松了口气。影子还是有的,只不过很淡。我又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天花板,周围亮堂堂的都是灯光。

    妈的,我姓逗,名逼!

    当初自己改的家装吊灯我都忘记了,这么多明晃晃的灯,效果接近手术室的无影灯了,地上哪里还能看到影子!

    可是光这个还不能确定那个妞到底什么来头,隔壁死的人又是怎么回事,我捉摸着要不要绕着弯子再问问。这个时候任莹莹把门开了,气嘟嘟的看着我。

    “你擦好了?”我挤了个自认为最好看的笑容。

    她羞愤的把药水塞给我,瞪着眼睛说道:“谢谢你的好心了,流氓!”

    “我怎么成流氓了?”

    “故意给我这么烈性的药,辣的我疼死了,然后借口冲进来把我都看光了!”小妞撅嘴生气的模样还真可爱。

    我尴尬的挠头道:“真不是故意的,大不了给你看回来呗!”

    论起耍流氓,我的功底还是很深厚的,任莹莹果然抵挡不住,气的直跺脚,转身又要进房间。我连忙拉住她,拱手作揖的道歉:“真不是故意要看你的,以为你又摔了,对天发誓!”

    我的发誓从来都不值钱,任莹莹还真被唬住了,瞥了我一眼道:“那你以后进来记得要敲门!”

    “没问题,为了表达歉意,明天请你去吃顿好的,补一补屁股!”我很爽快地应了下来。

    小妞明显经不起我开玩笑,羞红着脸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击,我便接着问道:“对了,有个事问你下,你们房东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把你直接赶了出来,你和他签了合同吗?”

    “签了啊,不过里面有个霸王条款,说是房子有了买主,我必须在三天内搬走。前两天我手机停机了,没收到他的短信,就被他直接赶出来了。”任莹莹有些幽怨的说道。

    我微微点头:“这么黑,这个公道我一定帮你讨回来,你把合同拿来我看看。”

    听到这话,任莹莹总算露出了笑脸,不过还是摇了摇头:“算了,也怪我自己没注意,手机停机都不知道。”

    “这可不行,不能让这种人嚣张,我这个人没其他优点,就喜欢抱打不平。”我卷起了袖子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

    任莹莹听话的把合同从包里拿了出来递给我,我简单扫了两眼,直接翻到了结尾,果然看到了户主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只需要一个电话,我就可以查清楚到底这个妞到底是人还是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