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第二次推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0本章字数:2740字

    黑暗没有持续多久,灯又亮了起来。任莹莹眉头紧皱,坐在沙发上,一肚子心思。

    “你刚刚的苍蝇拍呢?”

    “干嘛?你想挨两下?”任莹莹似乎有些不开心。

    我挠挠头说道:“我现在脑子里乱哄哄的,我好像一下子进入了光怪陆离的世界,这个世界还真有鬼啊。”

    “岂止有鬼,还有我们这样的活死人呢,你是不是怕了,怕的话赶紧躲远点吧。你这个房子被鬼光顾了,他们肯定还要再来的。”

    还要来?这怎么遭得住啊,今天要不是任莹莹大发神威,我肯定逃不过去的。想来想去,现在只有一个人能让我定下心来。

    “莹莹,这东西你收好了,我这次去找真正的帮手!”

    任莹莹愣愣的看着我,这唯一的克敌法宝我交给她,小妞似乎有些感动。她摇头道:“我不怕那些鬼怪,这个你留着才有用。还有……晚上的时候不要叫我莹莹了,我叫潇潇。”

    白天是任莹莹,晚上则是潇潇,还好两个妞脾气秉性南辕北辙,我点点头,不由分说的把那瓶药水递给她,匆匆出去了。

    我的心里乱乱的,一路疾行。我要去找一个帮手,一个传奇人物。

    他叫老虾,是我爸妈的朋友,比我大了十多岁,一直受爸妈委托比较照顾我。他现在是南山市司异局副局长,司异局一个奇葩组织,专门管人世间奇闻异事,尤其是神鬼之事。今天这档子事,他是最有办法搞定的人。

    近乎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了几条街,总算来到他别墅门口,对着门口的门铃就是一通狂按。

    “姓名”冰冷的电子音问道。

    “你大爷的,是我,冯黎庶。”

    “错误,亲友名单中没有你大爷的,非亲友不得进入!”

    这狗日的安全系统,我气的猛砸大门,立刻就是一阵尖锐的报警声。很快老虾穿着睡衣就出来了,一看是我,无奈道:“你小子又惹什么祸了?”

    “虾哥,虾叔,闹鬼了!”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老虾噗嗤笑道:“你还能找到更好点的借口吗?什么鬼?你自己就是个麻烦鬼,哪个鬼会缠着你?”

    话虽如此,老虾还是把门打开把我扶了进来,我的腿还真有点发软了。

    坐在他家沙发上,我总算把气捋顺了,把这两天的遭遇说了一遍。老虾皱着眉头,从口袋里摸了摸,掏出烟刚想点上,立刻又把烟塞了回去。

    “虾哥,至于吗?这么怕老婆,抽我这个!”

    说完我从口袋里掏出了软玉溪,比他那个万年红双喜好多了。老虾老脸一红,冷哼道:“你小子倒是会享受,家里有小孩,你也别抽!”

    我乖乖的把手里的烟收了回去,整个人倒在沙发上,有些疲惫。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老虾这里,再大的事情我都能淡定的面对了。

    “你确定那瓶红药水擦在她身上了?”他居然先关心的是任莹莹。

    我连忙点头道:“看的清清楚楚,绝对错不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嗯,我想也是,在屁股上擦药,你肯定不会漏看的。”老虾还不忘损我两句。

    “看来那个妹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东西,倒是你提到了老丁还真不是一般人。”他接着说道。

    我有些困惑的看着他,追问道:“虾哥,这个老丁不是你们的人吗?”

    “他三十年前就是我们的人,一年之前就退休了,没想到如今又冒出来了,看来和最近发生的泄漏事件有关啊。不过他肯定不是什么坏人,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

    不是坏人就好,不过什么是泄漏事件?我没好意思深问,因为老虾干的活大多数都是保密的,一般人接触不到的。

    老虾脸色有些阴郁的解释道:“人死了大多数都会回到轮回之道,该转世投胎的投胎,该下油锅的下油锅。但是最近,往下的门坏掉了,发生了泄漏。无数的恶鬼,厉鬼都四处逃逸,我们最近为这个事情忙的焦头烂额。至于你今天碰到的鬼绝对不是什么神通鬼王,最多是个小虾米,不然那药水也不会那么有效。”

    我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恐。老虾叹气道:“这个不是什么保密事件,上面正在处理,其中的诡秘之处,暂时还没有人能搞清楚。你既然碰到了,明天正好我去陪你看看,因为其他的小鬼都不是什么问题,那个任莹莹我要会一会。不管她什么来头,我也给你把她镇住了!”

    “可是……她对我没什么坏心啊。”

    “你个小屁孩给一个女鬼糊弄住都不知道呢,好不好不是你一句话能说清楚的,晚上你就在我这里睡吧。”

    我很想反驳,不过老虾作为专业人士肯定有他的道理,而且还是为了我好,我就老实闭嘴了。晚上,我就在老虾的客厅沙发上凑合了一夜。到了大清早的时候,连嫂子们的面都没见过,老虾就把我拖起来了。

    迷迷糊糊的回到家里,任莹莹刚刚起床,没给我什么好脸色。虾哥则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说道:“这就是弟妹啊。”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虾哥这是干什么呢?

    “弟妹?切,他还不够格!”任莹莹一脸不屑。

    我差点又吐血三升,这两个吃错了什么药啊!

    “认识下吧,我叫潘岩,你也可以跟着他叫我老虾。”老虾伸了伸手说道。

    任莹莹一巴掌把老虾的拍掉,冷哼道:“这么绅士干什么?我知道你,你也是个流氓头子,和他没什么两样,不想和你认识!”

    我差点笑岔气了,我还从来没看到老虾在什么人面前吃过憋呢,这会儿他的脸色快成猪肝色了。

    老虾立刻用冰冷的眼神盯着她说道:“不认识也好,不过话我要和你说清楚的,凤梨是我朋友的儿子,我不希望他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缠上了,如果你有什么目的或者要求可以跟我说,我可以考虑帮你解决下!”

    气氛一下子变得僵硬了,我都能感觉到空气中带着电闪雷鸣的味道了。

    任莹莹上下打量这老虾,好奇的问我道:“这位是你爹还是你哥?”

    “我算是他兄长,有问题吗?”老虾黑着脸说道。

    “那你意思是我是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咯?我倒要问问潘先生,你是风水师还是看相的?刚和我见面就这样说话?司异局就可以随便这样给别人定性吗?”任莹莹有些咄咄逼人。

    老虾瞪着她,有些发飙的迹象了,我连忙拉住他说道:“有话咱们问清楚,虾哥你冷静哦!”

    “放心,我不打女人的,不过这个妞是女人吗?不对,你是人吗?”老虾突然从背后掏出了手枪指着她。

    任莹莹双眼圆睁,怒气从她的身体里迸出来,颤声道:“有枪?司异局的人都喜欢这样?居然拿枪指着我!还问我是不是人?老娘不是人难道是妖怪吗?”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

    “好啊,那你就朝我开枪啊,打不死我,我就变成妖怪把你吃掉!”任莹莹居然朝着老虾走了过去。

    冰冷的九二式枪口对着任莹莹的脑壳,子弹已经上膛,保险都打开了,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老虾稍稍迟疑了片刻就把枪收了起来,盯着任莹莹说道:“很好,很有胆量,我只留一句话,如果你有什么其他图谋,最好直接说出来,告诉我。如果你有不轨之心,我相信你知道后果的。”

    他说完就把枪收了回去,朝我拍拍肩膀悄声说道:“妹子不错,好好把握。”。

    老虾这是几个意思啊,昨晚还跟我说任莹莹这个妞问题很严重,这就溜了?

    他走了,我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因为我直面的是任莹莹怒气冲天的模样。我这才想起白天的她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标准的女汉子。

    “美女,商量个事情成不?”

    “说吧,趁我还没发火之前。”

    “我知道你想打我,别打脸成不?”

    “不成!脸伸过来!”

    我连忙捂住了英俊的脸蛋,可是这个妞蛮不讲理的扑了过来,将我压倒在沙发上,似乎这是她第二次推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