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毕生功力传授于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0本章字数:2536字

    我仔细琢磨着自己的长处,实在是没相处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人懒,喜欢吹比,好逞能。想来想去,也只剩下一个脸皮厚勉强算得上长处了。

    可是脸皮厚不能驱鬼辟邪,能做到这个的只有虾哥他们的司异局。脸皮厚也不能帮眼前这个妞找回失去的魂魄,一番叹息之后,手机响了。

    是早上刚抛弃我的虾哥打来的,我以为这是一个雪中送炭的电话。

    “叔啊,你打过来干什么?”我故意带着怨气说道。

    “帮你查了下,最近咱们南山市里流窜了几个恶鬼,其中一个神通鬼被你们打回原形了。其他的,十有八九还要来找你们。”

    我立刻坐了起来,紧张道:“他还有同伙?”

    “是的,不过你也不用怕,短时间他们应该还不敢再上门了。我临走的时候给你家门口弄了点东西,记住别弄没了,这样可以保你们不受另外两个恶鬼骚扰。”

    我走到门口,仔细搜找了一番,才在门框上看到三点红色的墨汁。我连忙感激道:“虾哥,还是你对我好啊。”

    “少废话,你抓紧泡个妞倒是正经,省的你爸妈每次跟我叨叨你小子怎么还是单身呢。”

    我叹了口气,爸妈跟我联系的次数远不如和虾哥,我这个儿子就和没有似得。不过老天爷还是公平的,给我补偿了个妹子。

    我转头盯着潇潇,问道:“你还记得你以前的事情吗?比如曾经在什么地方生活的?你不是说你还有个老师吗?”

    任莹莹点头道:“记得一些,不过还有有些事我也想不起来了。我的师父是个道士,庙在东华山那。”

    我打了个响指说道:“那就有谱了,东华山离咱们这里也不远,你师父不在了,那肯定还有能帮上忙的人。以后晚上,我就叫你潇潇,省的和白天那个姑奶奶弄重叠了,我都快整的精神分裂了。”

    潇潇抿着嘴笑的很腼腆,我们两个窝在沙发上闲聊着,顺便帮她回忆着。可惜这个妞大概是丢掉一魂三魄的原因,很多东西怎么也记不起来。

    “对了,那天晚上你从哪里弄来的苍蝇拍啊,我家里没有这个东西的。”

    “这个……我比较讲究卫生,特别讨厌这些虫子,所以买了把。”

    我颇为汗颜,之前家里和狗窝没啥区别,我搪塞有些困了,连忙败退下来。

    可惜夜晚心里有些燥热,一直没法安稳的睡着,心里莫名有种想出去走走的冲动。

    我披着衣服蹑手蹑脚的出去了,鬼使神差的又来到了那个公园里。此刻是深夜了,公园里一片寂静,连青蛙的聒噪声都没了。

    坐在冰冷的石椅上,我摸了摸口袋,想掏出根烟却被一只手挡住了。

    “人不大,居然喜欢抽烟,毛长齐了吗?”

    我刚想发飙,就看到丁大爷笑眯眯的看着我。

    “雷大爷,哦不,丁大爷!”

    “你大晚上来这里,胆子够肥啊。”

    我叹口气道:“丁大爷,你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居然撞鬼了。听虾哥说,还有两只厉鬼没有现身,看模样还要找我下手呢。”

    听我抱怨,丁大爷笑道:“两只?看来老虾的情报系统要更新了,据我所知,单单昨天晚上南山市就涌入了五只厉鬼。”

    我哆嗦了下,心慌慌道:“您别吓唬我啊,怎么又多了五只?为什么会有鬼来纠缠我呢?”

    “这个你问的好了,人和鬼有什么区别你知道吗?”

    我呆呆的摇摇头,丁大爷感慨道:“人鬼殊途,人有人的路,鬼有鬼的道。鬼要在人的路上走,就必须有人的这身皮囊,不然光是这晃晃烈日就能把他们烤的魂飞魄散。这些厉鬼纠缠上人,大部分就是为了这身皮囊,好让他们变成活死人,继续在这花花世界里活下去。他们现在十有八九已经找到皮囊附身了,想要找到他们就难了。”

    我恍然大悟道:“他们之前看中了我这身皮囊了?”

    “呵呵,你小子长的细皮嫩肉,大概平日里听招小姑娘喜欢的吧?厉鬼们就喜欢你这样的小鲜肉了,他们会夺走你皮囊把你自己的魂魄打散,让你成为孤魂野鬼。加上你能看见鬼,他们更要找你了。”

    我咽了口吐沫,嘀咕道:“长得帅还有这样的副作用?”

    “哼,你少得意,现在不光是这些恶鬼看中你,他们还看中了那个小姑娘。”

    我啊了一声道:“任莹莹也有危险?也对哦,她那么水灵,这帮恶鬼们倒是会挑的。”

    “不光光是这个,那个女娃身体里的鬼大有来头。他们就是来找那女娃身体里的鬼,这次恐怕你要多加防范了。”丁大爷沉着脸说道。

    “虾哥已经在我家门口那点了三个红点,说能护着我们。”

    “那你们总不能一辈子都不出门吧?像你现在晚上出门溜达怎么办?防范这些厉鬼,还是得多手准备,拿着这个!”丁大爷把手上的红袖章摘了下来递给我道。

    我愣愣的看着手里的红袖章,问道:“这个干嘛的?”

    “当然是驱邪用的,这红袖章跟了我四十年了,你可得收好了!白天出门的时候就戴在胳膊上,至少可以护你周全。”

    我张大嘴巴,心里一百头草泥马在奔腾着。这玩意我要是带在胳膊上,我还能出去见人吗?玩COSPLAY吗?

    “别发呆了,快收好了,你的问题不严重,严重的是那个女娃。她身上有鬼,不能带那些驱邪的东西,会伤着她的。”丁大爷接着说道。

    我连忙收好了红袖章,追问道:“您这意思她暂时还不能出去咯?”

    “没错,她最好窝在家里,等我处理掉这些恶鬼。”

    “丁大爷,多嘴问一句,您都退休了,怎么还这么……”

    “积极?我这把老骨头在彻底沉寂之前,总要把最后一把火烧的旺点。怎么,你终于有兴趣当我徒弟了?”丁大爷坐在我旁边说道。

    抓鬼?我呵呵干笑道:“也不是有兴趣,就是好奇而已。”

    “小子,如果你想跟我一起干的话,我倒是乐意带你一程。这天已经变了,你要是学会我这门手艺,以后至少不会在这满世界都是鬼的海洋里淹死了。”

    我眨巴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丁大爷这表情可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老虾难道没告诉你吗?这地下的通道出问题了,厉鬼都逃了出来,以后就是不见天日的世界了。”

    说的这么惊悚,我的呼吸都变细了,有些惶恐道:“丁大爷,您可别吓我,这鬼难道就抓不完?”

    “鬼和人一样,都有善恶之分,那些厉鬼数量并不多,当然有抓完的那天。可是会抓鬼的人太少了,整个司异局里只有寥寥几人,还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我看你小子和我挺有缘的,你要是愿意,我这三十年的抓鬼本事毫不保留的教给你。”

    我缩了缩脖子道:“丁大爷,说句实话您别笑,我干啥都不怕,被十个混混堵在死胡同都能杀出一条血路。可是我就是怕鬼,还是那种没来由的怕,上次就吓的差点屁滚尿流。”

    “是吗?那好,我也不强迫你,我相信你会回来找我的。”说完丁大爷又变成透明的,渐渐消失了。

    这个时候我后背渗出了许多汗,一阵风吹过,凉飕飕的。四周空无一人,我连忙弹了起来,一溜烟就跑了回去。

    回到家门口,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真的是被鬼吓破胆了,怎么这么怂啊!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我猛然发现家门口的三个红点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