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围城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1本章字数:2517字

    潇潇瞥了我一眼,一脸的惊讶,似乎我这老实模样干不出虾哥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虾哥是个传奇,除了身世显赫之外,他有几个女人也成了知道内幕的人最津津乐道的事情。潇潇对那个五个人合照的婚纱照震惊不以,但是外人是不知道其中的秘辛。我也是后来在虾哥一次酒醉的时候听他讲过的,果然非常人才能驾驭这样的家庭啊。

    今天听楠姐这么潇洒的承认着,潇潇大概三观都要被刷新了。气氛有些尴尬,我挤着笑容道:“楠姐,你别逗我了,我能摆平一个就烧高香了,我到现在还单着呢。”

    “少耍嘴皮子,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

    说话的功夫,外面安全系统突然报警了,刺耳的声音让我开始紧张起来。楠姐顿了下冷哼了一声,完全不理会就进了厨房。

    我好奇的趴在监控录像那看着,外面有不少小黄毛聚集着,似乎试图硬闯。不过他们失算了,这座别墅的安保系统是虾哥亲自设计的。想要进来,没有他的通过,除非把这座房子炸掉。

    我招招手让潇潇来看热闹,这场景平日里可少见了。监控那清晰的显示出几个聒噪的小混混的脸庞,他们嘴里骂骂咧咧的,但是对这铜墙铁壁有些束手无策了。

    “大哥,要不要拿个锤子来砸?”

    “蠢货,虽然咱们已经和察二哥那打点好了,但是也别太嚣张了,动点脑子!”脸上纹身的胖子骂道。

    我和潇潇差点笑喷了,这帮小混混大概就是公园里那帮人的同伙。拦在他们面前第一道砍就是一扇朱红色的大门,这扇门材质可不是普通玩意。虾哥曾经吹嘘过,最先进的出口坦克MBT3000的复合装甲都没他们家大门坚硬。

    今天正好瞧瞧虾哥有没有吹牛了,不过让我大跌眼镜的是这帮混混真的开始动脑子想办法去了。结果一个小子想着去拿乙炔焊枪来对付大门,这倒是个靠谱的想法,高温是任何金属的大敌,无论怎么铜牙铁齿也不是烈火的对手。这帮孙子说干就干,搞来了乙炔焊枪就开始动手了。

    青色的火苗蹿了出来,不停的炙烤着大门。我也捏了把汗,我和潇潇盯着视频瞧了几分钟了,这帮家伙似乎毫无进展。

    “大哥,烧不动啊!”

    “邪了门了,这什么破门啊!”

    “大哥,要不咱们就上大锤吧!”

    为首的那个狠狠的敲了下说话的小弟脑壳,骂道:“焊枪都搞不定,你还想用大锤?”

    “那咋办?翻墙吗?”

    翻墙?亏他们也想得出来,这围墙的确不高,也就三米出头,拿个梯子就能爬上去。不过上的去就下不来了,因为上面密布着高压电网不说,还有高温激光防护。

    我还想继续看热闹呢,潇潇一句话把我问住了,她气呼呼道:“怎么朗朗乾坤的,这些人没人管吗?警察呢?”

    我随口答了句:“没听他们说吗,已经和察二哥打点好了。”

    说完,我就怕了下自己嘴巴,瞎扯淡呢,这是虾哥的别墅!那帮警察就是再黑,也不会视而不见吧。从虾哥今天受伤来看,这里面就透着不同寻常的意味。我仔细琢磨了下,如果上面突然发布裁撤司异局的决定,最后到执行绝对不会如此的迅速。想来想去,我怀疑很可能裁撤的命令是南山市内部出的问题,有人要对付司异局,对付虾哥!

    我顾不得看外面热闹,连忙去找虾哥,他这会儿并没有去睡觉,而是呆坐在书房的电脑旁。

    “虾哥,是不是有人要对付你啊?我怀疑裁撤这件事只是南山市内宣布的。”我急匆匆的说道。

    老虾抬眼看了下我苦笑道:“还真让你说中了!我仔细核对了下那份组织部发来的红头文件,居然他娘的是假的!”

    “这就对了,外面那帮人是有南山市的人故意来对付你的。”

    “你说对了一半,是鬼不是人!他们这次煞费苦心的要让我们司异局自己倒下,真是痴心妄想!”虾哥咬牙说道。

    居然是这样,那这次我们要麻烦了,现在这栋别墅简直就是个围城,进不去,出不来了。

    “虾哥,他们已经找上门了,你查到谁在背后下绊子吗?”

    “查不到,但是可以推断不是大老板就是二老板被那几个厉鬼附身了,现在已经成了他们的傀儡了。”

    怪不得,警察都对这边不管不顾了。虾哥此刻很淡定,似乎对外面的动静一点都不在意还回过头对我笑道:“这下把你卷进来了,你可别记恨我啊。”

    “虾哥,你这叫什么话啊,外面那帮人如果冲进来,我就是玩命也在所不惜。”

    “好,那我要告诉你,做好坚守一天的准备。”

    一天?这二十四小时坚守下来会有什么进展?我还没开口,外面潇潇就尖叫起来了。我三步并两步的赶了下来,原来是监控里那帮孙子找来了辆挖掘机。

    “他们试着爬进来,被电晕了,现在在想挖坑挖进来。”潇潇紧张道。

    “让他们挖吧,外面吃饭,白天不需要管这群小杂毛。”楠姐这个时候端着饭菜出来了。

    虾哥和楠姐都这么从容,我估摸着问题不大,多嘴问了句:“白天不管,晚上呢?”

    没想到虾哥脸色立刻阴郁了,叹气道:“现在还没到晚上,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挖掘机都开过来了,我看虾哥还是不为所动,淡定的在擦枪我就知道他们还是没戏。果然挖了半天,地面都塌陷了一截,还是没有挖痛。

    “操,地基怎么这么深,全是混凝土。”外面叫骂着。

    “凤梨,别看了,我带你看点好东西。”

    虾哥带着我去了地下室,一进去我就惊呆了,这他妈的就是个小型军火库啊。我激动的喊道:“虾哥,我总算是开眼界了。有这么多家伙外面那帮孙子还不束手就擒。”

    “这些可不是为外面那帮家伙准备的,你挑个顺手的吧。”

    我摩挲着这些重火力,挑了把八一杠,这东西虾哥带我去靶场玩过。拿在手里有分量,也有底气,我笑着说道:“有这个,来多少我干翻多少。”

    虾哥却冷哼道:“你还真够自信啊,晚上我们开门迎客。”

    “晚上到底来什么人,虾哥你好像很担心啊。”

    “不是人,是鬼!”

    我心里咯噔一声,虾哥接着说道:“外面这群渣渣不过是他们派来送死的,能闯进来他们也省事,不能的话晚上他们亲自动手。”

    我脑子立刻有股热血上涌,我拍着胸口说道:“虾哥,今天我就陪你战到底。”

    “傻小子,你人生还长,别总把生死挂在嘴边。热血是好的,不要热过头白白搭进去。如果……他们还是冲进来了,你带着我老婆还有你那个妞一起从这里的地道出去。这地道出口很远,他们找不到的。”

    我心里一凉,虾哥何曾说过这么没底气的话,难不成今天晚上真的躲不过吗,那七个厉鬼究竟什么来头居然掀起这么大波浪。

    这个时候远处的钟声再度响起,响了五下。

    楠姐敲门进来了,皱眉道:“你们两个哭丧着脸干什么,饭都凉了。”

    这顿饭吃的好没有滋味,倒是楠姐一直招呼着我和潇潇,女主人的风范一点没落下。饭吃到一半,外面的门铃响了,是熟人!因为只有熟人才会激活门铃,可是虾哥却有些激动道:“好了,来客人了,带上家伙去迎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