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线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1本章字数:2564字

    天一亮,我连忙起床了,摇醒了还在沉睡的潇潇。

    “那个……你的魂魂呢?”我问道。

    潇潇左右看了看,她这张床上,只剩下那片黑布披风了。潇潇的魂魄完全消失了,我有些慌乱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她,怎么就消失了?

    “昨晚任莹莹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潇潇摇头道:“她昨天晚上和我的魂魂聊了好久,天快亮了的时候才睡着的,会不会白天的时候魂魂是看不见的?”

    卧槽,我真是个二,这点怎么想不到?她都说过了会躲在这片披风里的,我连忙把披风收好了。

    今天我的初步打算是让潇潇和我去仔细了解下八百年前这里的历史,现在只是知道我的前生和潇潇是那个年代的人。

    好在古代人有个很好的习惯,写书,记载着各种奇闻异事。除了这个,当地的县志也是我们重点要查的材料。

    我和潇潇一大早就去了当地的博物馆,在虾哥的几通电话后,我们获得了翻看那些已经泛黄的县志影印本。

    找了好半天,我才找到了八百年前的那本。很薄的几页纸,里面记录了当年出了什么大官,当地遭遇了洪水灾害等等。唯一让我感兴趣的是有一条,上面写着开禧元年,通明观建成,天地之间出现紫色祥云。这是祥瑞,被县志记录了,还多提了一句,通明观方丈冯黎庶收养一名背部长角的女婴。

    卧槽,着一定是我!一定是我!八百年前我就叫冯黎庶,这是天意吗?

    通明观,总算有线索了!可惜我继续翻查所有县志,这后面没有任何关于通明观的记载了,这线索又他娘的断了!一座八百年前的道观,仅存于记载之中,我翻出手机搜了下方圆百里都没这么个道观了。

    “会不会是改名字了?”潇潇揣测道。

    “如果是改名字,也会记录于县志之中的。咱们继续查吧,我就不信了,咱们找不到它!”我发狠似得说道。

    我和潇潇开始一起翻查这书山似得县志了,其实查找起来也不难,但是生怕遗漏,我每页都是看两遍。从开禧元年,我一直翻到了天黑的时候才看到崇祯二年。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提醒道:“对不起了两位,我们要闭关了。”

    我伸了伸懒腰,无奈道:“算了,明天再来查了。”

    “你们查什么呢?”

    “一个道观,叫通明观。”

    没想到工作人员居然知道,他哦了一声道:“那个道观已经拆了,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破四旧就拆了。”

    我差点就给这哥们鞠躬了,千恩万谢,我问清楚那道观的方位拽着潇潇就去了。

    原来这通明道观后来渐渐的衰败了,但是好歹是座有年头的东西,一直没动。没想到四十年前那帮疯子都给拆了,到了地方,这里早就是一片荒芜了。

    这杂草长得都快比人高了,我蹲下来叹口气,这下怎么找线索呢?这个时候我后面的妞踢了我一下,骂道:“大男人的整天唉声叹气干什么,要找就再找找呗,说不定能翻出点什么。”

    我看了下手表,正好六点了,任莹莹接班了。这个大小姐嘴还挺毒的,我拉着她走进杂草之中,故意逗她:“你可当心哦,这地方年代久了,指不定出什么鬼呢。”

    “臭流氓,你再吓唬我试试,我可是带了剪刀的。”

    这个妞还真是不能招惹,扎手!我打开手电,在这断壁残垣里四处翻查着,没想到还真找到个没拆掉的厨房。这里都是一些锅碗瓢盆,都已经破了,里面堆了很多杂草。

    “对了,潇潇的魂魂呢?”我突然想起这个,她或许能有印象。

    我连忙把那件披风展开了,果然潇潇的魂魂渐渐的显露出来。她揉揉眼睛,看到我欣喜道:“师父,你醒啦?”

    “我早醒了,你还记得这里吗?这就是通明观!”我满怀期待的问道。

    小丫头眨巴眼睛,摇摇头,指着这灶台说道:“那个时候都不是用这种锅做饭的。”

    好吧,又是空欢喜一场,不过小丫头左顾右盼了一会儿,说道:“我记得这里有个地方埋着师父的宝贝!”

    卧槽,这么关键的问题怎么不早说啊!小妞踢了踢墙角,指着这说道:“师父,就在这里,你说墙里面有你的宝贝。”

    一面已经坍塌的墙壁里居然藏着东西,我连忙用手推了推,墙体还挺解释。从背包里拿出了万用铁锹,开始挖掘工作。苍天不负有心人,挖出来一包油纸包,这可是八百年前的油纸包啊,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螺丝和使用说明什么的。

    打开一看,一张羊皮纸,还有一块玉,没了!羊皮纸上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玉倒是块宝贝,通体透明,泛着淡淡的绿光。

    “这玉是什么来头?”

    “是一个丑八怪送给师父的,你一直收着当宝贝呢。”潇潇回忆道。

    丑八怪?且不提这茬,任莹莹仔细翻查着羊皮纸,惊喜道:“萝卜,你看,这里写着字!”

    这黑乎乎的羊皮纸上的确有类似于文字的东西,只是我看不懂。再度翻查了下周围,没有其他线索了,我们准备回去好好研究下挖出来的东西。

    当我们几个人准备走的时候,突然一阵尖叫把我们镇住了。这声音有些熟悉,我一回头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影在晃动着。

    “谁!是人是鬼?”任莹莹大声喊道。

    我摸出了匕首,这荒山野岭的,突然冒出来的东西绝非善类。

    “你们躲我后面,别乱跑。”我提醒道。

    捏着匕首,一步步往前走着,强光手电照了过去,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丁大爷,我的师父!

    老头被另外一个人掐着脖子,动弹不得。我连忙窜过去,一脚踹翻了这家伙,把师父扶了起来。

    “师父,你怎么在这里?”我惊喜道。

    “你来的正好,当心后面!”老头喊道。

    还是晚了,撕拉一声,尖锐的刀刃刺入了我的后背。钻心的疼袭来,这一瞬间我的肾上腺素快速分泌,我额头的汗大颗的向外渗出。

    支撑着转身就劈过去,匕首砸中了对方的刀刃,在黑暗之中划出了火花。

    “是你!”我瞪大眼睛。

    是那个姓罗的,他居然追到这个地方来了。

    “很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们师徒两个人,我一起灭了,让你们再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姓罗的,没想到你藏的这么深,你有本事冲着我老头子来。这些小家伙和你无冤无仇,你放过他们我就把通明玉在哪里告诉你!”师父喊道。

    姓罗的冷笑道:“丁老头,你年纪大了,脑子还是挺好使的。别废话了,今天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后背的痛处越来越厉害,我挣扎着站起来道:“狗日的,你以为你有这张人皮就能为非作歹吗?任莹莹,是时候拿出你看家本事了,庖丁解牛刀法就朝这家伙身上招呼。我看拔了这狗日的骨肉之后他拿什么来装逼。”

    任莹莹关键时候一点也不怂,走过来扶住了我,接过我的匕首道:“萝卜,今天姑奶奶就让看看什么叫庖丁解牛!”

    大小姐手里抓着刀,气势立刻就不一样了,小小的刀刃在她手上翻飞着。这是我看她在家里做饭的时候耍出来过,用她的话说,就是几百斤的老黄牛放她面前一百零八刀一刀不多一刀不少就能把骨头和肉完全分离开。

    姓罗的根本没把任莹莹放在眼里,他的眼神一直盯着站在一旁的潇潇,充满着狂热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