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僵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1本章字数:2511字

    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怎么对付他,却忽视了这家伙的目标了。

    姓罗的身上只有一把小匕首,这家伙是个用刀高手,至少在虾哥的说法里司异局的人各个都有拿手绝活。我一直盯着这把匕首,打架的时候一般是不会带这种武器的,因为十有八九排不上用场,作用甚至比不过搬砖和钢管。但是面对一个用刀高手,这就是随时能取人性命的关键。但是我们这里还有个用刀高手,任莹莹。

    第一次看她用刀,把那块嫩豆腐居然切成了豆腐丝,我当场就有跪的冲动了。后来我亲眼目睹了任莹莹更犀利的刀功,果然食神的女儿不是虚的。她拿着我的匕首,悄无声息的朝姓罗的刺了过去。

    姓罗的根本无视刺过来的匕首,反而突然向我扑过来,匕首朝我面门而来。身体已经不容许我再做多少反应,我只是向后一躺,本能的躲开。但是姓罗的匕首并没有停止,继续向后刺去。

    原来劈我是虚招,姓罗的是想找我后面的潇潇。糟糕,这个家伙一直以来的目标正是潇潇,关键时刻我居然忘记这个事。潇潇直愣愣的站在那,毫无反应。

    姓罗的匕首刺向潇潇的胸口,我只来得及喊一声:“躲开!”

    潇潇依然不为所动,姓罗的匕首已经刺到她的胸口,然而潇潇身上的那层布突然张开,像是保护伞一样挡住了这一击!

    “找死!”

    任莹莹的匕首跟着过来了,准准的刺入姓罗的后颈,黑色的血液如泉涌一般。这血带着腥臭味,我捂着鼻子向后退去,任莹莹丝毫不畏惧,匕首在他手里像是穿花蝴蝶一样飞舞着。

    任莹莹的庖丁解牛刀法再次表演了一番,这个表演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惊悚的。一个大活人被任莹莹划拉着几刀,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向下掉落。姓罗的一阵阵狼嚎,却动弹不得,因为他已经丝毫没有挣扎的力气了。

    任莹莹的动作越来越快,疯狂的挥刀,姓罗的上半身不到五分钟,只剩下一块骨架了。

    我师父丁大爷也看得目瞪口呆,赞叹道:“厉害厉害!这女娃胆识和刀法老头子大开眼界!”

    任莹莹摸了摸脸,皱眉问道:“脸上没溅到血沫吧?”

    “没有,绝对没有沾上,你这刀法让他怎么死就怎么死!”我一脸激动道。

    师父却摇头道:“别高兴的太早,你们看到了吗,罗御风的心脏不是肉的!”

    强光手电照射过去,姓罗的身体里仅剩下最后一个器官,硕大的心脏。不过这颗心不是跳动的,而是一块石头!

    “卧槽,他早就死了?”我惊讶道。

    师父点头道:“看来你小子已经熟读我给你留下的笔记了,这种活死人和我们不同,他已经是真正的死人,外表只留下躯干而已。他的身体已经彻底腐化,连灵魂都没有了。通常,我们叫他僵尸。”

    任莹莹连忙拽了拽我的胳膊,嘀咕道:“怪不得我刚刚切他心脏的时候被挡住了,这个臭僵尸怎么处理?”

    “火烧!”师父面色凝重道。

    我们身上有登山时候的必需品,包括露宿用的煤油。洒在僵尸的身上,师父对着两个妹子说道:“你们两个女娃,扶着他先扭过头,我得……处理下。”

    我忍住了笑意,那本秘籍里记载着僵尸捕获后的处理手段。我撇开两个妞跟着师父过去了,我低声说道:“师父,我这童子尿也管用的。”

    老头和我相视一笑,掏起家伙就朝着一片血肉的罗御风尿了起来。一阵青烟冒出来,混合着煤油,这味道还真够难闻的。

    丢下打火机,砸了过去,僵尸熊熊燃烧起来。

    “你的伤……”师父关切道。

    “没事的,只是表皮,没伤到骨头。”我忍着疼道。

    老头还是不放心我,让两个妞送我去不远处的医院,他随后再过来。

    医院里我简单包扎了下,都不用住院,可是等我收拾好了,怎么也没等到师父的出现。这老头说好过来的,怎么又放我鸽子呢?

    任莹莹安慰道:“老人家或许有其他事情呢,咱们回去吧。”

    不一会我们回到山上的旅馆里,我把那块黑漆漆的羊皮纸翻了出来,仔细研究下上面的图案。可惜我完全看不懂,倒是任莹莹机灵的把图形画了下来,然后试图在网络上找到点线索。

    让我吃惊的是,还真让任莹莹找到点线索了,这个羊皮纸上的图形是一种古代的猜谜游戏。

    “这个猜谜游戏是从一首诗里勾画出来的,谜底就在诗里面。”任莹莹总结下说道。

    卧槽,这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我这语文水准纯属抠脚级别的。我一脸窘迫的看着任莹莹,小妞也摊摊手道:“虽然我家学渊源,但是祖上是厨子,一群没文化的。”

    “今天那个罗御风用刀刺潇潇,没想到这块布居然挡住了!”我突然想起刚刚战斗中让我最提心吊胆的一幕。

    “这个是师父的宝贝,当然不是一般的布,那些牛鬼蛇神伤害不了我的。”潇潇一脸骄傲的说道。

    我很想伸手去摸摸那块布,不过任莹莹不知道要给我多起几个外号。倒是任莹莹自己先动手了,小手在潇潇单薄的身体上摩挲着,惊叹道:“哎,你这个师父太抠门,得给你换几件漂亮的衣服,省的他整天眼神不正。”

    得了,这妞还是把矛头指向我了。我也不解释,收起了羊皮纸,仔细捋一捋今天的收获,大概知道了自己和潇潇曾经的故事。我居然是潇潇的那个师父,我的前世居然是个道士,当然更离谱的是潇潇是个后背长角的妞,只是现在我看不到她的角在哪里了。

    收获不少,但是隐忧同样也有,罗御风为首的那几个恶鬼现在神出鬼没的,根本找不到他们在哪里。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师父一直没有来找我了,我得把罗御风变成僵尸的事情告诉虾哥。

    一通电话之后,虾哥居然告诉我个更加震惊的消息,原来不只是罗御风,那几个厉鬼都是先把人杀了然后再操控他们的尸体的。整个南山市已经有好几个高官躺枪了,目前南山还处于戒严之中。

    “虾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回不去南山了?”我连忙问道。

    “谁说回不来,只是增加了很多排查巡逻队伍,那群恶鬼已经成了瓮中之鳖,除了那个罗御风其他的恶鬼没多少时间就会显形了。”

    本来还有借口可以跟这两个妞继续旅游的,现在只能收拾收拾,明天回去了,因为后天就是学校开学登记报到的日子了。

    这天晚上,潇潇没有和任莹莹继续闲聊,我能睡个安稳觉了。可是半夜的时候,一个柔软的身体钻入我的怀里,我立刻惊醒了。

    潇潇那张娇媚的脸就在眼前,她满脸红晕的悄声道:“师父,我好想好想躺在你怀里!”

    我的心里一软,伸手搂住了她,我不能想象自己如果这样等待八百年的滋味。这个傻妞究竟是怎么坚持到如今的。她只是一魂三魄中的一魄,也不知道另外一魂两魄现在在什么地方受罪。

    “潇潇,以后你就在我身边了,我会把你当成……亲人一样对待的。”我感叹道。

    “哼哼,我看你是大舌头了,不是亲人吧,是情人吧!萝卜,你这个臭流氓一秒钟不盯着你,你就勾搭不懂事的小女生,你也就这点能耐了!”任莹莹突然爬起来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