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任务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1本章字数:2562字

    这场迎新会不知道开到什么时候,结束的时候,我好想躲在桌子底下不出去了。通常领导树立的典型,那在我们眼中就是反动典型啊,我他妈的成了反动派了!

    我都想顺着墙根,跑路了,系主任把我拽住了,他脸上都乐开花了,拽着我说道:“还好今天你小子给我找回场子了,不然今天我这张老脸就丢大发了!”

    “主任,我家里还有点事,咱们回头再聊吧。”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用诡异的眼神看我了,这铁公鸡不肯放我说是校长要找我聊聊,聊个妹夫的,我搪塞家里一个重要的朋友来了。

    “什么亲戚?也是科学院的?是不是刚刚台上的领导?”这老家伙倒是挺会联想的。

    “差不多的,也是个领导。”我狐假虎威道。

    铁公鸡连忙说道:“领导重要,校长那你改天再去。”

    抹了把汗,一溜烟跑路了。宿舍什么的也不好意思去了,还是家里安稳点,今天真是把自己坑苦了。没事鼓动那孙子上什么主席台,把自己连累了。

    唉声叹气的往回走,没想到迎面那个川妹子走过来了。

    我左右扫了两眼,没其他人,沉着脸我问道:“怎么了?又来打探情报了?”

    “你别误会,方子健那是他自己活该,我可不是他的狗腿子。”

    “你这样的妹子肯定不是狗腿子,但至少是帮凶!”

    川妹子撅嘴道:“有这么难听吗?我和他从小就是朋友,我这也算是关心朋友,他是不是和你打赌了?”

    我打了个响指道:“对了,这小子今天是把我坑惨了,这茬我一定要找他。”

    “他今天已经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想问你能不能不要全校面前向你道歉,以后见面叫你大哥没问题。”

    我呸了一声道:“我还不想收这样的小弟呢,你既然是他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那我就可要和你划清界限了,这小子太二了,你回去告诉他,两样条件都不用了。不过……这帐我记着,等我想好怎么收的时候再说。”

    “你就这样放过他了?”川妹子有些迷糊了。

    我拱拱手道:“我已经这么惨了,没心思找人报复了,我心里健康,不是那种损人不利己的货色。你要是他朋友,让他好自为之吧,我得走了,再不走遇到熟人肯定要埋汰我了。”

    川妹子一把拽住我道:“不行,你还不能走!我的琴还没着落呢,你那个朋友的琴房我看了,都是劣质货!”

    这个妞还有点不好打发了,我打了个电话给潇潇,这个妞肯定懂古筝的。潇潇很快就来了,小脸通红的,看来是一路小跑的。

    “这个是我们学校的,开学那天我弄坏了她的古筝,你应该在行,咱们市的琴行你随便逛,逛到她满意为止。”

    潇潇乖巧的答应了,可是这川妹子一脸的不乐意,大概是我这冷漠的态度让她有些不爽了。我忙着脱身,没工夫接着搀和。让潇潇把她打发了,我麻利的跑路。

    随后,我没有直接回家,绕道去了一个本市最神秘的地方,司异局办公大楼。窝藏在市中心一个居民楼里,外表看上去和我们家小区完全没区别。

    这个小区位置不偏不斜,正好在市中心这里,寥寥十几栋小高层住宅,只有一栋是办公的。

    这栋办公的七层小楼,一共有七个人,七个活人。虾哥办公室在六楼,没有电梯,爬上去的时候我气喘吁吁的。

    “哥啊,七楼了你们就不弄个电梯吗?”我抱怨道。

    “有啊,不过不是向上的,都是向下的。”老虾指了指房间里的一个门说道。

    卧槽,原来这里电梯都是在房间内的,而且还是直通地下的。这司异局看来门道挺多啊,我一脸好奇道:“哥啊,我来报道了,有啥内幕什么的给我介绍点呗。”

    虾哥从抽屉里丢出厚厚一沓的文件给我,标题就把我镇住了。《南山市灵异事件调查报告》,里面搜罗了从建国起历年南山市里的灵异事件,基本十有八九都是鬼怪造的孽。

    “这周围一共十三栋楼,除了这栋都是活人办公之外,其他的都是死人办公。司异局从生到死都是司异局的人,这点你明白了吗?”虾哥盯着我道。

    我缩了缩脖子道:“那个罗御风呢?”

    虾哥冷哼道:“算他运气好,魂飞魄散了,不然肯定被丢进无尽涡旋,直通十八层地狱,都不用见阎王。”

    说的这么渗人,不由得更有兴趣了。虾哥继续解密最近这起轮回通道泄漏的我问题,原来并不是泄漏,而是那七个厉鬼擅自逃脱打坏了轮回通道,跑出来了。跑的时候带走了一批替死鬼,南山市因此被弄的乌烟瘴气。现在他们潜伏在南山市里,已经附在一些无辜的人身上,暂时躲起来不敢出来。

    “现在应该还有四个,有线索了吗?”

    虾哥摇头道:“这就是我打通各种关节,让你进来的原因。之前负责A组缉捕任务的老丁现在撒手不干了,你是他唯一的徒弟,所以你现在担子很重哦。”

    这么说来,我是被抓壮丁了!

    “哥,既然这么说,那我岂不是可以讨价还价一番?”

    “少啰嗦,给公家办事,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不顾待遇方面我可以放宽。说吧,要房子还是要车?”

    我不屑道:“哥,我是那种贪图物质的人吗?我愿意来帮忙,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自保,不过现在来看我也不怕那帮孙子了,我来可全都是因为虾哥你的面子哦。”

    “少扯淡,你来的目的老子清楚的很,你是想让我们帮你调查你家里那个妹子身世,八百年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那个谜底!”

    好吧,他都门清了,我就不胡扯了,笑嘻嘻道:“哥,自家人不用这么生分,你给我什么任务,我一定保证完成!我就一个要求就成了。”

    “任务自然会有,你的要求恐怕有些难度,但是现在有个能让那个潇潇灵魂回归的法子,是我查了好多资料才找到的。潇潇这种灵魂寄居在别人身体,又魂飞魄散的情况实在是少。”

    我连忙握住虾哥的手,激动道:“哥,你就是活菩萨啊,啥话不说了,尽管派任务吧,我现在憋了一肚子火,就像找那帮厉鬼开刀。”

    虾哥又丢了一张纸给我,上面丢了好几个人的资料,我挠挠头问道:“这些都是干嘛的?”

    “现在他们是被怀疑对象,但是他们都是政府官员,大商人,所以需要谨慎。你现在身份未公开,又是个学生,很适合做这个调查任务。记住,千万别打草惊蛇,如果发现他们有和那群厉鬼接触的迹象,立刻汇报。”虾哥叮嘱道。

    卧槽,这上面我居然发现了一个人,就是那怂包的父亲,这个居然也是被怀疑对象。

    “你们既然都怀疑到他们头上了,肯定有点证据吧!”

    虾哥摇头道:“不能算是证据,如果有证据,我现在就动手了。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金身鬼袭击我们那天,同时不在监控范围,去向不明。我现在只是怀疑他们和厉鬼勾结,然后低估了我们那天的战斗力,只派了金身鬼过来。”

    “幕后黑手?和恶鬼们勾结能有好下场?”我惊叹道。

    “有多大利益就有多大的胆量,好好查,需要什么资源尽管开口。”

    我搓搓手,正准备狮子大开口,电话打过来了,一接听,就是任莹莹那狮子吼:“萝卜,老娘给你气死了,让潇潇带着那婆娘去买什么古筝,这婆娘太难搞,你自己来搞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