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笙箫默,笛声起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2本章字数:2506字

    这次受伤,我足足在医院里躺了十来天,好在不用讨好那位何师太了,他侄女现在居然成了我下属了。

    出院第一天,我正式走马上任,成为南山市司异局A组组长,接班师父的职务。我的办公室就在虾哥的楼下,里面的摆设都是师父当年留下的。

    “恭喜上任啊,领导!”第一个报道的居然是何思琪。

    “我这个祸害千年的,不用恭喜了,到是你姑姑那边,帮我多美言几句,我安稳的度过大四剩下的日子就千恩万谢了。”我苦笑道。

    “美言几句?我自己都要泥菩萨过河了,下学期我姑姑要求去教微电子基础,这完全是冲着我来的。我怕我自己都要过不了关了!”何思琪恼火道。

    我忍着笑说:“谁让你姑姑一直没找到她的过儿,五十多的老姑婆性格肯定会极端的。”

    我没说变态已经很客气了,宿舍的牲口们都说何师太绝对是有重大心理疾病,何思琪居然深以为然道:“我也觉得姑姑有些古怪的,听说是三十多年前失恋导致的,哎那个时候谈个恋爱真不容易。据说她男朋友那会儿带她去公园边搂搂抱抱的被当成耍流氓典型,差点没枪毙了。后来那个傻瓜男朋友就一脚踹了我姑姑,从此我姑姑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卧槽,那男人这么缺德?这又不怪你姑姑,明明是他自己X虫上脑了,你姑姑也挺可怜的。”

    何思琪瞪大眼道:“这话要是让我姑姑听到了,你都不用去上课,直接满分通过吧!”

    “我这随口说说的,真要是当她面说,估摸着她那脾气指不定想岔了。对了,说个正经的,你那古筝是怎么对厉鬼产生压制效果的?”

    何思琪摇晃着脑袋得意道:“秘密!不过可以汇报给你,不是什么难事。那天主要是那把古筝给力,一曲将军令里的阳刚之气从古筝里迸发出来。这对那些厉鬼有很强的杀伤力,可惜我的技法不够纯熟,还要多练练。”

    “除了古筝,还有什么适合便携的,又可以声波杀伤的?”我对这个还挺感兴趣的。

    感兴趣的重要原因是我的童子血和尿是有限的资源,最近几次鏖战已经让我失血过多了,需要换个思路了。我曾经问过虾哥,司异局的专业武器有什么值得推荐的。虾哥掏出他的九二式放在桌子上,然后耀武扬威道:“威力,准头刚刚的!”

    可是枪对付不了厉鬼,虾哥却不屑道:“厉鬼又怎么样?鬼只要露了原形,都挨不了几枪就倒下。”

    把厉鬼打回原形,最靠谱的就是拿厉鬼们最害怕的东西逼他们显形。比如童子尿,童子血,虾哥那还有一些高科技产品也能勉强达到这个效果。可是局里那些药水都是宝贝,不到危及情况都不拿出来的。

    何思琪上次救我让我有了新的思路,这声波伤害是条路子。小妞也不吝啬,推荐了几样乐器。

    “笛子,笙箫都不错。”何思琪掰着手指说道。

    我琢磨了下问道:“箫似乎很有逼格的样子,好学吗?”

    “你要学吹箫吗?”何思琪神色古怪道。

    我开始还没明白过来,可是这个妞止不住的笑了起来,我老脸一红道:“小丫头比我还懂啊!”

    “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整天把硬盘里放这些恶心的东西,还套上文雅的名字!”

    好吧,我替男同胞们躺枪了,我举手道:“那好,学笛子!”

    “笛子靠谱,因为笛声比较悠扬动听,表现力更好点。箫太低沉了点,曲目少。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好吧,这下我又多了个老师,还是我的下属。何思琪给我在网上订购了几本乐谱,和入门的书,让我回去先自学一番,过段时间去学校找她。

    打发走了这个妞,虾哥神色猥琐的进来了。

    “哥啊,你虽然是我领导,你也不能不敲门就进来了。”

    “嘿嘿,你小子刚刚还和那个新来的妞讨论什么吹箫,我在外面都不好意思敲门呢!”虾哥鄙视道。

    这还真是让我不知道怎么辩解了,板着脸我义正言辞道:“不能凭空污人清白啊,我可不像你搞办公室恋情,搞个小老婆回家!”

    这下戳到虾哥的软肋,他捏着鼻子道:“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

    “你来不会就跟我说这个的吧?”

    “你小子是有脑子的,所以我来咨询下你,如果黄德彪现在不在他那个别墅,你认为是什么原因?”虾哥锁着眉头问道。

    不在别墅?他自己的身体都被我戳个稀烂了,没有了皮囊难道还能躲到其他地方去?

    “他那个别墅还有什么其他人吗?会不会附身在什么人身上?”

    虾哥摇头道:“别墅只有几个佣人,全都死了!就在你们逃出来的那天晚上!从现场的监控录像看,都是被黄德彪弄死的。他自己不知道怎么跑的,反正我们把别墅围起来之后就没看到他。”

    这就古怪了,没了皮囊,难不成还能插翅膀飞了?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问道:“那个阳炎鬼你们找到了吗?”

    “早就魂飞魄散了,去哪里找?”

    “不对,阳炎鬼有一层皮,这是抵御阳光的皮!你们现场没有看到吗?”

    虾哥拍着大腿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

    我脑后的敲了下桌子,说道:“当时就该毁掉那张皮的,没想到被那个老鬼派上用场了。现在他肯定躲在我们找不到的角落里,说不定找了个人附身了!”

    “附身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一般人身强体壮,这些鬼没附身上去还把自己的魂魄给搭进去。他们如果附身可能会选一些老弱病残,但是那样的身体煎熬不了多久就要废弃。一次附身之后,不是鬼王级别的厉鬼,要等好久才有力气去附身第二个人。黄德彪现在处于困顿期,不会这么不明不白的附身。”

    听虾哥这么说,我仔细揣摩了下,推断道:“那就要严查垃圾场,下水道,越是污秽的地方他们越安全。”

    “对头,哥这就去发稽查令,你小子来了我简直是多了个胳膊干活啊。”虾哥也吹捧起我来了。

    我对这个黄德彪暂时没放在心上,更多的心思放在罗御风的行踪上,这个家伙直接威胁到潇潇的安全,必须先解决掉。

    下午的时候,潇潇订购的东西居然送到家里了,这快递小哥还打电话问我家里怎么没人门开自动开了。当然不是没人,任莹莹在家里呢,我连忙让他把东西放家里就成了。

    我风风火火赶回来的时候,任莹莹翘着二郎腿一脸淡定的对我说道:“我给那送快递的把门开了,他贼眉鼠眼的瞄了几眼,要是他敢闯进来我就一棍子把他瞧晕掉。”

    “姑奶奶你一个鬼魂在家里,为什么要开门呢?”我一边拆快递一边质问道。

    “想吓唬他来着,可惜他看不到我。”

    这位真够无聊的,我把书都翻出来,掏出里面木盒子打开一看,很满意。这是一只做工很考究的笛子,我尝试着吹了下,音色也很好。

    “你要学这个?”

    “有意见?”

    任莹莹摇头道:“没意见,只是我嗅到了你有出轨的苗头!”

    看我傻看着她,任莹莹接着质问道:“老实交代是不是因为那个姓何的你才想起学吹箫的?你是不是看上她了?你说你对得起潇潇吗,她为你,已经进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