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抚慰(加更)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1:02本章字数:2530字

    虾哥回头看着我,拍着大腿道:“声东击西了!”

    东是这里,西在哪里?最有可能的就是我的家里!我拽着潇潇就要往回跑,虾哥连忙喊住我:“蠢蛋,上车!”

    虾哥开着大JEEP,像野牛一样狂飙,车还没停稳我就冲出去。拔出匕首,我火急火燎的上了楼。

    二楼的大门敞开着,家里乱七八糟的被彻底洗劫了一遍!根本没有任莹莹的影子,我对着空荡荡的屋子一阵咆哮。

    “别喊了,这里有份信!”虾哥赶过来说道。

    信就在门口,我进来时候根本没注意到。撕开一看,怒火中烧,果然是黄德彪这老东西写的。

    黎庶,见信如唔:

    本以为你能识时务,和我一样做俊杰,奈何你被人当枪使。如果你愿意和我共事,这南山乃至这个世界都会翻开新的一页。不要以为你有以及逃脱我的追捕,这南山市我经营了三十多年,那群司异局的黄口小儿岂是我的对手。

    希望你回心转意,看清楚未来的趋势,鬼终究比人厉害,你愿意和我携手的话我保证你的那位女鬼红颜安然无恙。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把她打的魂飞魄散,让你们永生不能再见。另外,我知道罗御风也在找她,如果她的魂魄落入罗御风手里恐怕就是另外一番情景了。罗御风这个急色鬼必然会好好享受下如此娇媚的姑娘,这后果我都能想象的出。

    大道理我就说到这里,最后提醒你,我只讲究结果,从来不考虑过程。你愿意的话,今晚半夜子时三刻在广德门那等我。如果你带了其他什么朋友过来的话,我就不能保证你这位红颜的安全了。

    落款是黄世仁,这老东西居然居然还有这么个名字,真是日了狗了!

    我把信捏成一团,恨不得把那老东西也揉捏成团,放在烈日下炙烤一番。

    虾哥连忙把信抢过来仔细看了看,冷笑道:“这狗日的还真是够狠毒的,午夜子时三刻,最阴的时间,你那些童子尿和童子血对他几乎无效。他还真会挑时间,晚上你怎么办?”

    我咬牙切齿:“既然他约我,我当然要去,不仅要去,还要把他脑袋割下来!”

    “先别说大话,他现在是金身鬼,不破了他的金身你拿什么伤他?”虾哥摇头道。

    金身鬼算是厉鬼里非常难对付的一种,师父的笔记里也只有寥寥几次的对战记录,每次都是惨胜。今天夜里十一点多,这个时间点,我根本没有办法破他金身。

    “萝卜,我陪你去!我的笛子应该有效的。”潇潇挽着我的胳膊道。

    这倒是不错的手段,今天在垃圾场那潇潇算是一战大展雌威,把虾哥那些高科技装备全都鄙视的无地自容。

    我考虑下,摇头道:“不行,太危险!你去了说不定会成为他们的目标,我不能让你冒险。今天晚上你就去虾哥那,让楠姐陪着你。如果有什么意外……”

    说道这里,潇潇立刻用手堵住了我的嘴,眼里变的晶莹剔透的,有液体聚集起来。我心里一软,顾不得虾哥在旁边,我紧紧抱住了她。

    潇潇反手也搂紧了我,第一次我们如此的缠绵着。虾哥看情况,立刻对我使了个眼色,先下去了。

    “你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你也不容许有什么意外!你答应帮我找回丢失的灵魂,你还没做到呢。”

    潇潇的每句话都撞击着我的心扉,能有这样的红颜知己,我真是无比欣慰。我们两个有着八百年的纠缠和牵挂,但是之前我还没意识到我们的心会如此的靠近。现在我明白,眼前这个妞就是我的心儿时刻牵挂的那个。

    “放心吧,我可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这次把那个男人婆救回来,我们好好奴役她一番,每天让她伺候好我们!”我宽慰她道。

    潇潇眼角的泪水还是滚落下来了,滴在我的肩头,把我的心都融化了。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样的缠绵,男人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女人的柔情。

    “不哭了,想想每天让那个妞给咱们做什么好吃补偿吧!”

    终于把潇潇逗乐了,她扭捏道:“我才不会像你一样口是心非呢!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莹莹也是我们的好朋友,你不能厚此薄彼,今天晚上你去了就一定要救出她。”

    什么叫厚此薄彼啊,我没纠正她的错误,此刻抱着她好好享受着温柔比什么都重要。

    两个人抱了一会,潇潇有些脸热的松开我道:“你多带些防备的东西,那个金身鬼肯定难以对付,我在楠姐那等你们两个回来。”

    我有些不舍的说道:“再抱一会呗!”

    “回来……再说!”小妞脸皮真薄,要是虾哥在估摸着我都没多少福利了。

    我偷袭的啄了下她的小嘴,惹得小妞羞恼的背过身去,我心满意足道:“妥了,这下浑身都是劲,看为师这次怎么弄死这个鳖孙!”

    虾哥随后把潇潇送去楠姐那,跟着我一起来到了司异局大楼。这下子司异局三个组的活人都聚集齐全了,这算是非常难得的一次了。

    “你们都是大忙人,简单的几句话。这是南山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件案子,牵扯到前南山首富,以及上次的轮回通道泄漏事件。我们需要做的是保证人质安全,最好能制服这只金身鬼。”虾哥的声音很凝重。

    开会这几个活人,除了我和何思琪两个算是新人之外,B组和F组都是老江湖了。但是他们一听到金身鬼,都有些惊诧。

    “子时三刻,还是金身鬼,对方还有人质!这怎么搞嘛!还在广德门,那个地方邪乎啊!”B组的组长廖平叹气道。

    F组的那个瘦高个组长武天成一直在把玩着手里的钢笔,默不作声。气氛变的比虾哥的声音还凝重了,我清清嗓门说道:“各位前辈,这个事是因我而起,但是需要各位竭诚帮忙,我先在这里谢过大家。另外,我有几个细节上的事情通报下。”

    这个时候先摆低姿态,那两个老江湖脸色总算好看点了,听我把黄德彪变鬼的过程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黄德彪现在有伤,并不算真正的金身不破?”

    我点头道:“他成为金身鬼不到一个月,在和我的搏斗中受创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后背有伤。”

    “对付金身鬼,只要有破绽,有弱点,那就不难了!”一直沉默的武天成开口了。

    虾哥立刻吹捧道:“武组长经验丰富,作为局里的核心骨干,这次营救行动就由你承担重任了。小冯去露面,我们提前潜伏在周围民房里,具体的行动交给武组长来指挥。”

    虾哥这是要当甩手掌柜?看我一脸不解,虾哥不动声色的摆摆手。我是明白了,虾哥这混蛋居然拿这件事来整顿纪律,给这群老江湖点厉害瞧瞧。

    这刚上任没多久的局长还不能服众,真是让我有种日了狗的感觉,这可是人命啊,这个时候还管你那套官僚作风干嘛!

    虽然有不少怨气,我还是服从组织安排的。会上我立刻表态支持领导的决定,散会的时候虾哥自然把我留下来。

    “说吧,你准备怎么骂我!”虾哥那一脸贱相的说道。

    我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憋着火我吼道:“人命!哥你这是开玩笑吗?”

    “我再开玩笑也不会拿弟媳来开玩笑的,这事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虾哥贼贼的笑道。

    看着虾哥递过来的东西,我长大了嘴巴,惊呼道:“你怎么不早说呢,我的亲哥哥哟!”